Actions

Work Header

食性

Work Text:

 

尹钟宇刚进入杀青会场便被一阵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吞没。太久没出席这类活动,眼睛自然受不了得揪紧眼皮,幸好还不至于要抬手挡光,否则真的像被狗仔队拍到那样狼狈了。经纪人申在浩跟在他身后,半搂半扶地送他进去,躲过这一批凶狠的光,还压低声音跟他耳语,叫他这次打起精神。
“你现在话题性是有了,但在电影播出前千万别又出什么问题。”他这么暗示说道,转眼就熟练地把尹钟宇引到台上,在白色桌布后坐下。尹钟宇只来得及跟他对视一秒,什么都没传递到,申在浩点点头便下台了。
尹钟宇盯着面前桌上的东西,在会场吵杂的人声和混乱的搬动椅子的拖拽声中保持微笑。聚光灯下水瓶在发光,名牌也是,但是只有他在灯下蒸腾,后背微微出着热汗。他有些煎熬地、目不转睛地等着,这一长条桌子基本满座,尹钟宇才朝两边望望,和别人对视,点头微笑,这样拍出的照片里他就是一个友好礼貌的人了。再过一会儿,会场基本安静,尹钟宇身边的位置还空着。他目光不受控制地看着那块名牌,强迫症般看了一眼就会再看一眼,内心祈祷不要有任何人察觉他眼神里的焦急与不安。
坐在尹钟宇另一边的人用肩膀撞撞他,尹钟宇下意识要让开,反应过来对方是要跟他说话。他抬头看对方的脸,居然迟钝得现在才想起这位是和他一块搭档拍戏的演员。
“你不舒服吗?这么多汗?”对方问,光正好将他的面部分割,一半发亮一半陷在影子里。
尹钟宇只敢盯着他的嘴,看他说话时偶尔闪露的牙齿,然后就像拍戏时那样,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去看他的眼睛。
“嗯,只是热而已。”他说完就坐正身子,目光先是从空位名牌上滑过才落回面前的桌面上。
对方又撞了下他,有轻微的笑声溢出。
尹钟宇心想着之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不看眼色,扭头的时候耳边的闪光灯响声骤然增大,像一场光的暴雨轰然而至,轰隆地笼罩住尹钟宇转向台外的右耳。他的眼睛摆脱了他思绪的控制,不由自主地往右边滑转,而那个演员挨近他的左耳,笑嘻嘻地说道。
这句话短暂直白,像这场媒体风暴中劈下的一道闪电,消失后留下一股烧焦尹钟宇心脏的气味。
“哟,徐导演来了。”
徐文祖就像尹钟宇身边人所说的,从会场的门口那边出现,在一片闪烁的光中面带微笑地过来。尹钟宇的目光跟随,徐文祖一路上却从未给他回应。他面对镜头点头微笑,等挨近台边,招牌地懒散好玩朝自己的演员们笼统地打着招呼。尹钟宇自然也要在镜头前笑着,大家都专业地展现出客气的一面,友好也不过界,只是当徐文祖看向其它地方,尹钟宇的目光便留在他身上,再也不转了。他看着徐文祖接过对方给的话筒,看着他开口讲话,看着他习惯性稍微驼背的身影,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看着他笑,看着他结束开场白后紧闭的嘴巴,看着他稍微回头寻找自己的空位,看着他走到桌子那头再绕过来,看着他越来越近,看着他越来越近……
看着他在身边空位坐下——是迟迟等来的最后那块拼图的按落,画面便完整了,声音色彩都顿时鲜明生动。尹钟宇内心不再焦灼。
“不错吧,刚才讲的。”徐文祖偏过头,对尹钟宇笑笑,单手抓着椅子往前挪了下。“这个给你。”他把小盒子放在尹钟宇面前,手即刻收了回去,像一只藏在他浅色西装袖子里的寄居蟹。
尹钟宇盯着盒子,描绘它绸面的包装,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撤下笑容,导致脸蛋肌肉有点僵硬。徐文祖倒是干脆地摆脱了从他一进门就被尹钟宇粘上的目光,将它完全赖在这个淡青色的盒子上,自由自在地第一个回答记者的提问。
尹钟宇抬头,张望面前的记者群,而后看向一旁从容的徐文祖,心里突然愤然不平起来。徐文祖轻松地跟记者开了个玩笑,整个会场便笑声轰动一时,尾音即刻降回去,只剩下镁光灯的声音,零碎不断,但在尹钟宇耳里,一声比一声清晰,都被刻意放大加重。
如同菜刀剁下的钝钝震响。

尹钟宇的目光从砧板上移开,从一场梦里醒来那样大吸一口气,鼻子里都是温热的生肉味道。金厨师也停下剁菜。他把菜刀平放,双手沾了点点绿色的葱片,在灯下闪着一层好看的油光。
厨房里充满尹钟宇喜欢的那种浓汤咕噜滚动的动静,满足感溢到喉咙,久久不肯下落,胃也被阵阵暖意包裹,而金厨师站在厨房中央,亲切地望着他,天花板的光加深了他面部轮廓,阴影在眼眶里汇集成幽林中偶然发现的深水潭。
“你该回去了吧?”金厨师轻轻地问。
“还没到时间,反正……”
“停。”
徐文祖扔下发卷的剧本,头也不回地从摄影棚走出去。
全部人面面相觑,尹钟宇更是愣在原地。他还保持着撑在案台的姿势,目送徐文祖推开棚门,室外的光闪了一下又被门关上。
“那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助理导演出来打圆场,大家也便松了口气地四下散开。尹钟宇挨着案台站好,金厨师来到他身边,无奈地耸耸肩,也离开了镜头范围。
尹钟宇看着申在浩朝他走来。
“你不去休息下?”申在浩叉着腰问。他不耐烦地回头看着徐文祖出去的位置,大大咧咧地摇摇头。“果然是徐国宝啊,合作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呀,不过钟宇你不要担心,这种导演真的可以出好作品,以后就算不和他合作,你都有好剧本挑了。”
申在浩说完,见尹钟宇还在神游般地站着不动,便搂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外带。他把尹钟宇安置到休息室里就接着电话出去了,尹钟宇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着。他发了一会儿呆,也不想看剧本,便拿出手机,强迫症般再次点开推特个人主页。
徐文祖依旧没有回fo他。
啊,果然是在讨厌我吧。
尹钟宇想起来当初拿到剧本时,申在浩就在自己面前叨叨絮絮地说什么差点是别人的戏,现在公司帮他争取到这个机会,不要浪费之类的话。所以是迫于公司压力才让我演的吗?当下尹钟宇直白地问出来。申在浩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他,最后也没回答,又像以往那样接着电话出门逃避去了。
徐文祖是南韩的国宝导演,作品总会成为热点外,据说他还在深夜的18禁节目里含蓄暧昧地坦诚当年是拍成人片出道的。结果一讲作品的名字,又是一个曾经风靡中日韩的热门系列。
这家伙简直就是神话吧。尹钟宇身边的人在电视上见到徐导演后这么感喟道。还有什么是他不能拍的?不过还是很期待他能再拍一部色情片啊……尹钟宇厌恶地看了朋友一眼,没有搭话。所以当他收到徐文祖编导的剧本后,过了一天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是情色片,不是色情片。”那天申在浩不停在电话里跟所有前来询问的人解释。“对,文艺片,色情文艺片,对,这个意思!”
是一个讲财团大佬的情人和公寓邻居厨师暧昧偷情被发现的故事。
烂俗进骨子里,正如成人色情片那样恣意妄为的自大的剧情。
尹钟宇一开始是拒绝的,结果被公司上层叫去开会,帮他疏通思想,前前后后反复提他之前闯的祸。
“有戏就接吧,还能和国宝导演一块合作,你说曾经因为打人上新闻的人有谁能有这种运气?”
尹钟宇只好准备第二天和剧组还有其他演员的见面会议。那晚他并没有感到兴奋,这种感觉和他第一次接到戏的喜悦不一样,但同样剧烈得令他睡不着觉。翻来覆去间尹钟宇想着毕竟是个大导演,就去了对方的推特逛逛,顺便较为主动地fo了徐导演的推特。没过几分钟他便安然入睡。
第二天他乘车去往会议地点时,拿出手机,想着再逛逛徐导演的主页,发现对方对他的邀请无动于衷。这样尹钟宇的心便从平静立即转换成忐忑不安了,他无法接受自我安慰的理由,一路上都在焦急地期盼快点到达会议点。车一到他就撇下刚停好车的申在浩,自己率先上楼。会议室里放着椭圆形的长桌,参会人员几乎满座,正因为尹钟宇过于急切的开门都朝他望去,脸上表情不一。尹钟宇忘记打招呼,他看了一圈才发现徐导演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正低着头玩手机,对外界干扰形成一股看不见的墙。尹钟宇恍惚地道歉,在一处空位落座,然后开始漫长的会议。
糟糕的第一印象。尹钟宇的心在这个独立空间里煎熬,僵硬地写着记录,但凡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他先猛地看向徐导演,才继而寻找招呼他的人,迟疑地露出他被人称赞全明星里最友好的微笑。
笑得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因为打人上了头条?
散会后尹钟宇专门等着徐导演,看他在那和制片人助理谈话。徐文祖的样子比起当导演更适合当演员,所以媒体喜欢拍他的各种小道消息——有脸又有才,谁会不喜欢看?尹钟宇想起来他经常听到徐文祖的名字,但从未看过他的作品,这一暂时的发现又令他陷入一种内疚的职业道德困惑中。他感到自己和徐文祖完全就是被外界强硬捆绑在一块的娱乐工具,毫无关联,从未私底下见过面,圈子也不一样,甚至连一个简单的情面上的回fo都不做。
“是尹演员啊。”
尹钟宇抬头,徐文祖正站在一旁对他笑了一下。那个制片人助理收拾东西,没有理会这边的事态发展。
尹钟宇赶紧站起来,自然而然地与他握手。他想说这是第一次见面,希望日后可以合作愉快,还想开玩笑地提他昨晚逛了徐文祖推特这件事。
“今后好好合作吧。”徐文祖抽回手,对他礼节地笑笑,跟着制片人助理离开了会议室。
尹钟宇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他差点还保持着搞笑的握手姿势站在原地,幸好申在浩随即进来,要接他去下一个档期参加发布活动。
之后他们开拍,忙碌赶期,也经历了偶尔的工作聚会,尹钟宇没能和徐文祖在工作外有接触,推特上列表依旧没有徐文祖的账户名字出现。尹钟宇渐渐习惯了这位导演奇怪的忽冷忽热,正好拍戏的忙碌让他不再胡思乱想,专心地陷入眼下的工作中。
唯一令尹钟宇困惑的,便是徐文祖的那双眼睛。有时候,在尹钟宇全然放松正进入电影情绪的状况,他总会被迫接收到一股锋利的目光,像一把刀从他后颈上掠过,惊得他不由自主地缩起脖子。尹钟宇摸着脖子回头,徐文祖就会在那里,坐着或站着,也不躲避尹钟宇困惑的目光,危险安静地与他对望。
总是尹钟宇先中断目光的交接,当成没事发生那样走到片场的其它位置,直到徐文祖不再看他,才不由自主地松口气。相比起这种莫名其妙的目光,徐导演这样中途喊停自己跑出去抽烟的举动已经是再正常不过了——虽然这两样哪一个让尹钟宇遇上都让他内心引起阵阵焦虑。
我在自卑个什么啊。
尹钟宇放下手机,对着惨白的休息室天花板,仰头叹了口气。
这时有人敲门,尹钟宇刚看过去,一个剧务便探进头,说徐导演找他有事。
“……哪里?”尹钟宇迟疑地问。
“就是他经常抽烟的那里。”
尹钟宇一推开门就看见在室外安全楼梯的尽头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懒散地靠着围栏抽烟。
“徐导演找我有事吗?”尹钟宇轻轻来到安全楼梯上。
徐文祖吐完那口烟才缓慢地扭头看他,眼神阴翳得不行,透过卷曲黑色刘海直直盯上尹钟宇。尹钟宇被他看得从头冷到脚,有一口气难受地哽在胸口,如果徐文祖下一秒要冲过来揍他尹钟宇也不会感到意外。
“你看过剧本了吗?”徐文祖收回视线,问完又吸了一口烟,脸颊凹陷下去,整个人显得更加尖锐刻薄。
尹钟宇没有回话,他知道导演这是要骂他了,就稍微低着头,等着对方劈头盖脸的臭骂。
“你还记得你在戏里的名字吗?”
“OOO”
“哦,你还记得啊。”徐文祖哼地笑了下。“我以为你还在演尹钟宇呢。”
他说完又看了尹钟宇一眼,这次有了笑容,但脸色依旧难看。尹钟宇叹口气,想着他和徐国宝是无论如何不能好好合作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徐文祖都在默默抽烟,尹钟宇也不好说什么,就装乖地等在那里。他看着徐文祖骨骼娇好的头颅被一团烟雾萦绕,像一个被熄灭的火球,碳化冒烟,湿漉漉地散发无法形容的气味和诡谲的氛围。烟雾消散后,尹钟宇才发现徐文祖的那双眼睛不知道从何时起就看着他了。
“你该回去了吧?”徐文祖轻轻地问。
尹钟宇听到浓汤在锅盖下咕噜翻滚的声音,厨房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鼻间有生肉的干净新鲜的气味,徐文祖的双手沾了点点葱片,闪着一层温暖的油光。
“还没到时间,反正公寓里就我一个人。”尹钟宇开心讨好地回答道。接下来徐文祖应该要走上前,绕过案台,用食指在尹钟宇鼻尖一抹,而后亲他的额头。厨房的灯会在他的黑发顶上照出一圈光,他的身上都是食物原始的新鲜味道。
“嗯?你说什么?”徐文祖用鞋后跟碾灭烟头,面无表情地问他。“你在对我念台词吗?”
尹钟宇愣了一秒,赶紧红着脸从门那里跑进室内,完全把徐文祖撇在外头了。
十分钟后徐文祖进来,大家继续拍刚才那场戏。尹钟宇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中强装镇定,一眼都不敢给徐文祖,但这一幕就这么顺利地拍下来了,一次都没有NG。金厨师友好地搂搂尹钟宇,算是安慰他又渡过了一个关卡。尹钟宇被对方抱着,脸埋在温热的胸膛里,闻着一股假戏真做的油烟味,突然反应过来他总是把这个人叫成金厨师,实际上人家的名字和戏里角色名差得十万八千里。
但是没人纠正,尹钟宇就这么继续叫下去了。
尹钟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深夜两点。他简单冲洗后,热了冰箱的快餐,独自一人坐在厨房案台边默默吃着。一时的好奇令他拿出手机,点开推特,随即又失落地滑开画面,把手机晾在一旁,对着落在碟子里的影子发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尹钟宇看是未知号码就没打算接,结果这个号码连续打了三次。尹钟宇想着会不会是在浩哥换了号码,便赶紧接通了。
“尹钟宇?”对方直接问。
“呃,是谁?”尹钟宇不满地皱眉,如果不是骚扰电话,工作上的事应该要找在浩哥才是啊。
“是我啊,亲爱的。”对方用一种亲切的愉悦语气说道。
尹钟宇停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徐文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