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限黑】喝醉的猫咪太可爱了怎么办(R18)

Work Text:

两人到家时已是凌晨。

这是一顿普通的节日聚餐。席间为了助兴,大家开了瓶酒。小孩酒量差得很,一沾就醉,无限也喝了不少。他草草洗漱完躺下时,头脑仍沉闷发胀。

这份昏胀感在小黑反身跨坐到他身上时溃成一阵阵钝痛。“无限,”半醉的男孩揪住他的衣领,语气让酒精醺得缥缈模糊:“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他毫无意识地贴得很近,鼻尖凑在无限脸侧,热息鹅羽般纷纷扬扬。

“别说胡话。”无限眸色温柔,攥住他的手:“你喝醉了。下来,小黑。”

小黑抿着唇,直勾勾地看他。“他们说你以后要结婚成家的。”他说,语气带了委屈的水汽,渗透无限的胸膛,将一颗心浸得酸涩。他伸手去梳男孩的鬓发。

“不会的。”无限认真重复:“不会的。”

“很多人都喜欢你。”

无限勾了嘴角:“也要我喜欢他们才行。”

“那我呢?”男孩的双眸在一片黑暗中浮华闪烁。“我也喜欢你。”

无限沉默。

小孩醉得厉害,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浸着潮淋淋的酒意。更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这句喜欢究竟坠了何等的分量,小黑是不是真能明白那样深邃艰深的感情。缄默搔得人心焦难安,男孩烦躁地扭了扭身子,又被无限按住了腰。

“无限你,可不可以喜欢我呢?”唇瓣贴上之前,清润的声音在耳旁氤氲。

无限的瞳孔骤然放大。

温热的唇瓣紧贴着他,小黑试探着触碰他的脸颊,指尖小动物一般轻巧,眼睫却颤得厉害。少年特有的清爽气息混合着几分微醺酒气,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上头的了。

男孩的喘息被紧张削得短促,密集的热息烘得无限太阳穴发热。他伸出手,想将小黑拉起来,但指腹一触到微热肌肤,就无法凝起力道将人推离了。

心悦之人不需要费尽心机。男孩用最直白的方式,便能燎起潜藏腹地的火种。无限掌住小黑的后脑勺,濡湿他的唇瓣,将吻匿在醉酒的掩护中。发丝有了生命力,从他的指间一簇簇地冒出。主动的小家伙探出舌尖,勾着无限吮吸自己,探进他的齿间和上颚。

小黑被吻得卸了力,软体动物似地趴在无限怀里,舌尖打着圈舔舐突起的喉结,光溜溜的小腿挤在他腿间轻蹭。无限的呼吸一下就加深,他翻身压上男孩,吞下深重喘息的音质几近色情。

再这样下去就无法回头。

小黑在他唇边啄了一口,两颊的软红是醉酒的残影,也是情动的光华。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无限问他。男孩乖顺地点头,双眸氲成细碎湖光。

“我可以当你的伴侣。”他轻轻咬无限的耳朵。“我比其他人更好。”

主动送上来的男孩像一块鲜嫩多汁的肉,一颗红艳诱人的禁果。无限的理智顺着浮尘游远。他轻轻啮着白嫩的脖颈,身下的猫儿一阵颤栗,微烫的物事蹭上了他的小腹。男孩初历情事,不知该如何动作,一只手向下探,隔着衣物毫无章法地抚弄自己,双唇一张一合像条缺氧的鱼。

无限,无限,他叫,双眼起了白茫茫的一片雾。

无限,我好难受。无限,帮帮我。

无限被这坦诚的引诱勾得乱了阵脚,只得捉住那只意图自渎的手,拉到男孩头顶,按进枕头里。

“你想清楚了。等会再后悔的话,我不敢保证能停下来。”

小黑眸光流畔地迎着他。无限低下头,将那声顺从的“好”吞入口中,然后吻上他的双眼,用唇触他颤抖的眼睫。碍事的t恤被拉得很高,他狎弄男孩敏感的胸口,用舌舔弄,用指搓揉。淡色肉粒充血艳红,包上一层水光,化作人型的男孩发出猫咪一般的呜咽声,分身顶着他的腿根轻蹭。无限从善如流,褪了他的裤子,握上分身上下捋动。顶端泌出透明液体,被指腹搓开,一片滑腻。

无限压下头,一点一点含进他的性器。男孩蜷起手指溢出一点哭哼,挺立的乳尖也随之起伏,防线马上就要被击溃。唇肉紧贴分身,舌尖抵住眼部吮舔,无限掐住轻颤的乳尖,加重了哭喘的潮气。小黑死死捂住半边脸,无力地挣扎几下,就被上下贯通的刺激逼出了精。

他蜷在无限怀里喘息,任由他抚按自己的肩胛和脊背,将吻落在唇边和耳边。无限搂着他调整一下姿势,腿间的欲望就顶上他的腿根。男孩让突兀的灼热烫出软腻呻吟,手小心翼翼地摸上那团勃发,毫无手法地抚弄,努力取悦硬物的主人。

即使是隔着布料,无限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别乱摸,他咬着牙道。小黑凑上来吻他的唇,柔软的舌追着他,给他喂进春药。

后穴没入一个指节,陌生的异物感让男孩惶惑起来,肠肉下意识绞得很紧。疼吗?无限问他,小黑摇头,指节掐住了床单。无限贴在他耳侧轻声安抚。

“放松一点,别担心。”

他握着男孩的手,指侧在他手背刮蹭几下,手指慢慢深入,杵着肠壁,深深浅浅地摸索。小黑咬着唇,任他抽插,媚肉裹着指节往深处吞,指腹擦过一点时,他骤然绷直了背,溢出拔高了的短促泣声。

无限很快明白过来,屈起指节又去揉按那一点。小黑反应很大地扭起来,被无限揽住腰,刻意反复碾弄。不要了,不要了。他缩起身子,剩下的求饶被无限堵在嘴里,只泄出些泣音。吞咽不下的涎水顺着嘴角蜿出来,刚释放过的前端又抬了头。

不要了?无限退了手指,凑在他耳侧喃喃。还没开始呢。他探出舌尖舔他嘴角的水渍,男孩耳根红热,眼中眸光明灭,既不安期待,又羞得发臊。

性器缓缓地往他体内嵌,胀痛让小黑屏住了呼吸,眼前阵阵泛虚,无限贴着他的眼角,吻去他因疼痛流转的生理性泪水。连接的地方又胀又热,无限勾住他的肩,小幅度研磨,被小孩搂得很紧。热意病毒一样在体内蔓生,小黑不自觉地唤无限的名字,尾音浸得甜甜蜜蜜,像带着小吸盘,紧紧附住入侵者的耳膜。

无限回应似地在他下巴上啄了一口,一滴汗滚在小孩的颈间。日思夜想的男孩将自己完全交任,给予他十足十的顺从与纵容。这份诱人而不自知的天真温沸了无限全身的血涌。他揽着小黑往内里顶,伸出一只手,护在他的发顶与床头之间。肉棒卷着软腻肉壁碾来压去,来回擦着敏感的那块软肉,小黑攀住无限,手指几乎陷进肉里,粉色的甲面都泛了白,将男人的脊背嵌出道道红痕。

男孩眼角泛红,分身杵在身前,随着抽插一下一下蹭,黏液在无限的小腹腻了一片。快感像细微电流,以脊骨作导线逐渐攀升,喧宾夺主愈演愈烈,积出前端的涨感。小黑哆嗦着伸出手,本能地想要抚慰自己,却被抓住手腕,只能转而发泄似地呻吟。无限俯下身来又堵他的嘴,吞下全部的细碎吟哦,往他体内用力捣了两下。电流交汇短接,在体内炸出火花,精液打在两人腹间。小黑眼圈泛红,心中因被再度操射而感到难为情。可无限没有给他羞愧的时间。他将人抱起,让小黑坐在自己身上。男孩边支起腰,边被更加深入的性器顶出一连串呻吟。

姿势的改变也逼出无限几下气息不稳的深喘,小黑慌乱地抓他的手,抽噎一声,身体抖了起来。

无限掌贴着他,感受着肌层下发热的皮肉与纤细的骨架。柔软匀称的身体触感让指腹一跳一跳地发热。阴茎在体内缓缓磨蹭,男孩难耐地抻直脖颈,像只露出肚皮任主人抚摸的猫咪。他眼皮半阖,眼角勾出浅薄的软媚,彻骨纵情而不知收敛。无限抚上两瓣滑腻的臀,揉捏摩挲,极尽情色意味。嫩肉在他手中颤抖变形,男孩“不要不要”地求饶呜咽,却没有得到理会。他绷紧了身子,心生羞耻。

无限撤出性器,在穴口湿淋淋地挨蹭几下,再整根没入,手指搔刮过尾椎骨。小黑让他肏得头皮发麻,无力地惊呼一声,小腹一阵阵过电似的酥麻。甬道泌出一液汁水,浇在滚热的阴茎上,无限呼吸一凝,性器倏地胀大了一圈。他搂着男孩的腰,不顾皮下传导来的敏感颤栗,发了狠地往上顶弄,小黑挣扎着往上逃,却被牢牢卡住,用力按到底。

无限一手掌着他,一手揉捏他的胸口。乳尖被掐得红润肿胀,小黑的呻吟开始带出哭腔。他被无限操得乱七八糟,下身黏腻不堪,又被撞得通红,舒适漫入骨髓,延至每一端神经末梢。他腿根无力地打颤,手却死死抓住无限,迎着抽插晃动腰肢。他被完全操开了,再分不出心思想别的。藏了许久的耳朵不受控制地钻出,尾巴也从身后绕了出来。无限挑挑眉,捏住尾根,另一只手惩罚似地拍上他的屁股。

敏感部位被对方捏在手里,男孩难耐地弓起腰,呜呜嗯嗯地哼吟,让耻意烧得全身透红。无限下手并不重,手掌与肉体的撞击声却难以忽略,像在惩罚他的失态。长长的尾受了刺激一般,迅速卷上无限的手腕。小黑用气声发出一连串抽噎,内壁却猛地涌出大股淫液,剧烈收缩,夹得无限差点缴械。阴茎报复似地越挺越深,抽插狠戾猖獗,将他肏得意识溃散。灵魂被顶出躯壳,顶上云端。他在恍惚间吐露出许多脆弱的告饶,但都被顶得支离破碎。他只记得无限抵在深处,将精尽数射给他,而他软在他的怀里,止不住地发抖,高烧刚退一般全身虚软,却用了最后一点力气往上蹭了蹭,在无限循环侧脸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无限理着他汗湿的额发,唇落在他的绒软耳根,动作轻柔,珍重无比。猫耳抖动一下,羞怯不已,无限梳着小黑的发丝,鼻息亲密地吻在他耳尖。

“耳朵尾巴就别再藏了。”男人眉目温情,语气柔缓:“你不是喜欢放出来,觉得比较舒服吗?”

“在我面前,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黑猫的耳尖又轻巧地扇动两下,男孩眼中烁起绿色的星辰。

“无限,”小黑说,“我喜欢你。”

墨蓝色的双眸弯出笑来。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男孩让这笑盈得胸腔暖胀,他贴在无限脸侧,任饱和的欢喜往他耳边溢。

无限揽过小黑的脖子,亲亲他的脸颊和发顶,双唇凑在他毛茸茸的耳根,一字一字喃得清晰而徐缓。

“可是我爱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