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私設ABO系列

Chapter Text

  燃燒者和普通人究竟是不一樣的,不管是普羅米亞還在的之前,還是消失的之後。

  根本上的差異造成隔閡,習慣更是難以屏除,日期接近時會緊張、不自覺去蒐集材料製作藥劑。如果造就一項習慣與需要二十一天,那戒除它又需花費多久呢?

  里歐磅!地一聲把東西砸在藥局櫃台上還附贈幾張鈔票,「結帳。」

  那位一開始就對里歐態度不善的店員盯了盯盒面又瞄了瞄加洛,最後視線落在兩人之間擺盪不定、發出豬叫似的嗤笑。

  「噗、噗呵呵……」

  「幹嘛,是有什麼好笑的?不就是買個藥嗎?」加洛被搞得一頭霧水,店員睥睨的眼神還差點挑斷他的神經。這人從里歐進門起就馬不停蹄說著有辱燃燒者的爛話,加洛本就很不爽他了,現在又在這錦上添花,著實一副討打的模樣。

  「啊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店員捻起藥盒在加洛面前甩了甩,粉色包裝盒就像普羅米亞在他面前閃動,「我說你真的能保護我們普羅米波利斯嗎?就你這笨腦袋,哪天這個燃燒者真把別人搞出小孩你都還得出錢當乾爹呢!哈哈哈哈!」

  「說什麼啊你這個——」

  拳頭被一旁的里歐按下,他依然平靜似水,絲毫沒有受到挑撥,「別動手,加洛,會被處分的。」他迎上店員嘲諷的臉不發一言,那怕是店員結好帳、無視他伸出的手把零錢隨意撒下也無所變化。

  加洛簡直快氣炸了。如果不動手,那唯一的管道便是客訴,但不論是這名店員抑是這家藥局的店長皆是激進派反燃燒者市民,客訴十有八九會被視而不見。

  明明只是因不理解而衍伸出的偏見,為什麼就不肯去努力化解呢。加洛想起曾經對里歐說過「燃燒者也要吃飯啊?」的自己,後悔與不甘頓時如熔岩膨脹升騰。

  「噗呵呵呵呵呵,怎樣啊消防員先生?想動手打我是不是?那可是犯法的唷你要先想清楚——欸操不是、你們燃燒者是有病嗎,一個男人吃什麼避孕藥啊!?」

  稍不留神的時間,里歐已經拆開包裝、把其中一粒藥丸吞下了肚。他此時兩指夾著空泡殼,昂起下巴笑著對店員舔唇,加洛還反應不過來兩秒鐘前才聽到的詞語,店員剛剛說的是避孕藥嗎——

  「不懂燃燒者生理結構的話還是先去學習下再來說嘴吧,不然會顯得很可悲的。」里歐瀟灑地走出店外。

Chapter Text

  「Omega?等等等等——什麼?」加洛比在冰湖底下聽德烏斯博士演講時更加不解,他手拿著要編進新教程裡的學習單,標題大字點明了摘要:燃燒者的生理構造——Alpha與Omega。

  那是由前燃燒者們及愛莉絲·阿爾德比特博士合力編輯,為實施「消除歧視從了解開始」政策的步驟之一。讓世人理解彼此的相同與相異、讓燃燒者們更好融入回普羅大眾的世界中,這是加洛與夥伴們近期的奮鬥目標,「簡單來說就是受普羅米亞影響所演變出的新興性別,部分男性擁有子宮可受孕、部分女性則多了陰莖,且觸覺和嗅覺貌似也都略勝我們Beta一籌。」艾娜看著愛莉絲的筆記說道。

  「受……孕?可、可是普羅米亞不都已經離開了嗎,燃燒者的身體也該恢復正常了吧!?」

  「但已存在的內臟可不會就此消失啊,加洛。」艾娜指著去門口幫他們取外送披薩的里歐,外送員剛好是才裝上新義肢的店員小哥,此時正向他們點頭致意。「這正也是里歐匆忙去買避孕藥來吃的緣故——他也很怕自己懷孕吧。但我不知道針對Beta女性的藥物對他們有沒有同樣功效,保險起見你們還是去找姊姊一趟比較好。」

  說罷艾娜就起身出去找其他人了,里歐提著三大盒披薩左瞅右瞅卻沒見到加洛以外的第二人,只好把指盒遞至加洛面前,「吃嗎?」

  加洛接下了披薩,味如嚼蠟。

  氣氛被加洛攪得沉悶且黏稠,里歐放下吃一半的激辣火山瑪格莉特,忍不住嘆了口氣,「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加洛,你這樣看我我吃不下飯啊。先回答你可能會有的疑問:對,我是個男Omega,無套性愛的確是有受孕機率——所以說上次那種意外絕不能再發生一次了;通常來說Alpha和Omega會被配為一對,男女倒不是重點。但也是有例外,我是說,當初在村子裡和我們一同生活的也是有非燃燒者的普通人,他可能是我們當中某人的伴侶。」

  里歐喝了一口冷飲,接著舔去指尖的調料,「我知道我在床上可能會說出一些……嗯,不適合在外做出的發言,而那都是一不小心就會成真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格外謹慎,你可不希望現在就當爸爸對吧,加洛?」

  「爸、爸爸——!?」

  「啊,但如果先來假設一下未來倒是可行的呢。例如我們婚後要生幾個小孩、屋子要蓋哪裡、婚後與孩子的姓氏等等等等。」

  加洛的臉色猶如七彩霓虹燈迅速切換,他還來不及消化前一項資訊,里歐對未來的願景又馬上讓他智商斷線。

  ……話說回來里歐剛剛是順勢向他求婚了嗎?

  「先暫停個,里歐。」他搭住戀人的肩,眼睛布滿迷茫,「總之,先不論未來如何,我們還是先去研究室那裡一趟吧。讓愛莉絲博士幫你檢查檢查身體、我我我是說不侵犯權益也不造成疼痛的那種檢查,艾娜離開前講的話讓我有些害怕。」

  見里歐沒有反對,加洛馬上著手準備動身。

  為什麼不早點跟他說呢……加洛於心底埋怨著。但里歐不說肯定有他的緣由,說不定是他也無法確定目前的生理模式,畢竟失去普羅米亞也不過像昨天才發生。

  「啊,」里歐突然驚嘆,「我忘了提,還跟普羅米亞同步時我們是會週期性發情的。你知道的,就是動物間那種為了促進繁殖而散發費洛蒙和求偶的舉——」

   「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