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古辉】【中华赌侠 阿酷/泽西】乖乖听话

Work Text:

又名吃醋引发的“血案”之男人对伴侣的独占欲真是太可怕了
阿酷本身性子里也是有点暴躁的,所以吃起醋来一定很凶

-

面对黑面爱人的怒视还有他边走边除掉皮带的动作后,泽西倒退时踩了自己一脚摔在地毯上,受了罪的屁股和地面亲密接触,他痛得大嚎认错。

阿酷抽出皮带握在手里,「宜家先认错?」

「知错就改好朋友嘛...我哪知道那混蛋存的心思,我也是受害者啊!」

皮带举起来的瞬间泽西抱住脑袋,「别打脸!」下一刻双手用皮带勒住,泽西震惊的眼神对上阿酷燃起愤怒的双眼,他被扛起来丢上柔软的沙发,比他重了不少的人利用体重优势令他根本起不来身,他骨架小,几乎嵌进沙发里。
平常他们这么玩泽西绝对没意见,但这回不同,自己确实做错了惹得阿酷生气。

「我多担心你?发疯一样在外面找,你居然和他搂搂抱抱打台球?!」

「没有搂搂抱抱!是他单方面骚、骚扰我」泽西纠正他的话,看见阿酷不善的脸色后声音就越来越小,「我没吃亏的,是你来的不巧...」

谁知道那么巧合在阿酷进场的时候那仆街借着多打一杆的名义凑过来,泽西也不是傻子察觉不到他的意图,偏偏被阿酷撞见自己勾着他肩膀看似说悄悄话实则在教训的场景。

泽西很早就发现了阿酷吃味起来同平时判若两人,简直不是人!受过惩罚的泽西理应长进,只不过他奇怪的体质吸引来的狂蜂浪蝶不少反多,他泽西哥魅力大是很正常的事吧。自恋过后就是狂风暴雨。

「我真的知错了阿酷...」试图卖可怜来激发同情心,但这时的阿酷不吃这套,只吃醋。

从客厅转战到浴室,肉体交合撞击的声音在小小的浴室里十分清晰,淋浴的水浇在两人身上,他被抵在墙面一次又一次的进入。或许因为有热水的原因,泽西这次格外动情,腿软得根本站不住脚,是阿酷在背后支撑着他。光滑的墙壁什么也抓不住,他抓挠着,体内的快感积攒到像要爆炸。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的理智完全被欲望操控了配合阿酷的节奏。泽西的双手有些抗拒的想要拿开正在爱抚自己前端的手。喘息声加重,泽西向后勾住了阿酷,被他转过脸来给了一个深吻,口水都来不及咽下。
要到达临界点,泽西快喘不过气来,张开嘴试图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又被阿酷掠了过去。

铃口忽然被堵住,阿酷仍在挺弄。突然的加快了速度,几乎是整根都埋进他体内再离开又再进入,泽西的喉咙像是火烧一般,细碎的呻吟从他口中流出。

「难受?」

泽西一副要哭的模样。

「会听话吗?」

「我会...会啊!」急切地回答,泽西被这种感觉折磨得头晕目眩。

终于得以解脱,在阿酷再一次连续的挺进后泽西泄了洪,阿酷挺动着直到完全射出,交连的部位湿湿滑滑,泽西因为高潮身体止不住发抖。阿酷坐在浴缸里,泽西趴在他胸前,他的手指轻轻刮搔着内壁让残留的精液能够顺利被清理出来。

不习惯这样的清理方式希望快些结束,阿酷伸进一个指节,泽西顿时挺直腰杆跪坐起来,羞恼地看向一本正经使坏的家伙。

阿酷还在生气自己骗他。

「放过我吧」泽西的声线在颤动。

那根手指在他的后穴里戳刺着,他想要脱离这种感觉却被阿酷按住了腰身。刚经历过情事的身体仍然很敏感,被刺激着泽西又下身又有抬头的趋势。

「我没说原谅。」阿酷的语气冷冰冰。

泽西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最多我再补偿你啰!先拿出去...」

带着早餐到了度假屋门口,临时被喊来的小弟按照阿酷的指示输入密码后直接进了屋子。把早餐一一摆到餐桌上,他去看阿酷房间,门还关着,于是敲了敲门。

浴室里情动的两人什么都没听见。

泽西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姿势,他在上位的时候被进入的更深了,双手撑住阿酷的肩膀完全由他自己来动,每抽插一次就有一波快感让他脚趾蜷缩。不过这样的姿势很费力,阿酷一点都没有要动的意思,可扶在他腰间的手收紧,泽西也起了坏心思,忽然夹紧的时候阿酷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于是就受到了攻击。

「喂你!慢点...慢点...!」

想去抚慰被冷落的前端,阿酷捉过他的双手环过自己肩膀,托起泽西让他由跪姿变为了坐姿,突然被顶到最深处,他的双腿夹在阿酷身体两侧,阿酷扣住他的腰冲刺起来。泽西感觉自己要被整个贯穿。硬物一次又一次摩擦着小穴,发出细微的呜咽,口水也无法吞下。他被汹涌而来的快感折磨的失了神,无意间碰倒了沐浴露,瓶子落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酷哥?大佬?」

声音这时候传了过来,泽西惊得清醒了。浴室的门没关,假如泽西的手下推门进来就会看到...他推了推阿酷想让他停一停,可是出口的声音都变成了不成句子的呻吟。

「你们在不在里面啊?」

泽西慌张的想起身,阿酷牢牢扣住他,挺动的速度更快,泽西捏着他的肩制止他不让他继续。

卧房的门打开了,阿酷迅速出手把浴室的门掩上。

「别动!」他喊道。

门外的小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酷...酷哥,你们没事吧?」

泽西皱着眉头看他眼神里有责怪,阿酷的下半身却没有休息,被他顶弄戳刺间没防备的闷哼了一声。他快到了。

「大佬好像不太舒服?」

这样近的距离一定会被听到。泽西气愤的拍打阿酷后背,换来的是一连串的进攻,高潮来临的时候他立刻咬住自己的手背防止发出声音来,这次的高潮来得太凶他甚至有点耳鸣,阿酷也第二次射进了他体内。

两人的胸膛紧贴在一起剧烈的起伏着。

阿酷喘了喘才答道:「他没事,吃坏东西吐了。」

吐了?亏你想得到。泽西看了看狼狈的下身烧红了脸,气得他想骂人嘴巴却使不上劲,连续又高强度的性爱让他几近虚脱。

「被手下看到我的面子往哪放」他小声道。

「你要不要听话?」

阿酷将他箍在怀里,泽西瘫软着身体额头抵在他肩膀。

「不听也不行咯,你这么不讲道理。」

没有答他,阿酷只是在缓过体力后抱他起来,匆匆裹了浴巾似乎就想带他出去,泽西吓了一跳又不敢大声:「做咩!?」

「抱你出门。」

惊吓,「我,我这样怎么见人!」

摆明就是在玩他喇!这个阿酷脸黑身体黑心也黑!泽西吊着他脖子不撒手,就是不让他去开门。

「你乖,我就不搞事。」

「对唔住啰」泽西软化下来,「我下次绝对小心谨慎,男人女人全部靠边近不了身!」

「仲敢有下次?」阿酷低头看他。

「冇了!我好乖嘅嘛。」泽西化身泽西小猫咪,温顺又乖巧的伏在他肩头,「我哋两个赤条条出去影响唔好,起码着件浴袍啦,好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