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网王幸仁]掠影 (第八十四章/番外中)

Work Text:

  幸村看着仁王站起来,一脚踢开搭在腿间的内裤,往旁边的柜子走去。大腿光滑炫白,从膝盖往下,有一条不是很明显的颜色分界,大概是夏天穿短裤被晒的结果。
  仁王的毛发在成年男人里应该算是比较稀疏的那种,有,但并不多。浅疏的毛发在小腿覆盖,不认真看好像没有一样。
  长时间的锻炼让他的腿型完美,修长笔直,走路的时候小腿背面的肌肉轮廓十分明显。
  
  仁王嫌蹲着麻烦,干脆在柜前半跪下来,看了一圈,在公共柜里翻找起来。耳后到脖颈的皮肤粉红,蝴蝶骨在背后勾出漂亮轮廓。
  幸村看着他腿间若隐若现的穴口,眼睛忍不住固定在那一个点,直勾勾盯着。伸手扯开自己的皮带扣子,拉下了拉链。
  
  “嗯?”
  仁王找得烦闷。
  明明说放在公共柜怎么找不到?
  啊!在这里。他翻开一堆养鱼用的消毒剂,饲料,过滤棉之类的东西,在底下找到了那瓶芦荟甘油。
  用手撑着柜子,仁王正准备站起来。
  却感觉到了背上的手。
  仁王勾唇,转头去看他,幸村的蓝紫色头发在随着动作有些摇晃,视线里都是蓝紫色,让他忽得有些恍然。“你发情吗,这都等不及。”
  “你说呢。”幸村一手覆上仁王的手背,五根指头挤了进去,用手指淫靡地戳刺仁王的指间,模仿着那个动作。
  另一只手从尾椎骨开始,略微用力抚摸,一节一节,尾椎,脊柱,再到蝴蝶骨和脖颈。唇齿随着动作啃咬碾磨,在仁王背上留下了湿淋淋的水痕。
  “哈...哼...”仁王边喘着边反手抓住幸村使坏的手,使劲想让他随着一起起身,“我以后没脸看宿舍里的东西了。”
  “哈哈...”幸村边舔吮边笑着,站起来轻轻啄了一下仁王的唇角。“那走吧。”
  
  “啊哈...”
  仁王躺在柔软的床上,侧脸触到软软的毛绒床布蹭了蹭。不太想看现在的幸村的动作。
  双腿大开的感觉让他有点羞耻。而对接下来的动作,他又有点期待。忐忑不安的感觉。
眼睛不愿看的后果就是他对声音更加敏感,甘油被打开的清脆声响听得清晰。
  幸村挤甘油的画面完全能想象地出来。感觉就在眼前。
  
  没救了。
  仁王呼出一口浊气转过头来,手搭在额上做个徒有其表的遮挡物。
  如果画面都能想象地分毫不漏,那还不如直接看了。
  
  眼前的幸村好像是察觉到仁王的视线,笑着勾唇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
  甘油应该是许久没被用过,开始两下都没挤出来。空气被排挤,在争先恐后地奔出瓶口的瞬间发出奇怪的声响。幸村握着瓶摇晃了几下,它终于缓慢流了出来。
  冰冰凉凉的。
  幸村把瓶口盖上随手放到一边,双手合上把它捂热,脑子里却在放映着雅治刚刚的表情。
  背着手搭在额上,他湿润的眼好似欲言又止。大部分的羞赧和不想面对,咬着的唇却让他觉得他也很难耐。
  好像在用羞赧的不好意思的表现邀请他。
  你来。
  
  好可爱。
  幸村抿了抿唇,把在心里猛撞的小鹿放出来,伸手把油抹在了仁王身上。
  先从卵袋底部开始。幸村一只手抓着仁王微微颤抖的手,开始往下蔓延。
  卵带底部柔和地轻抚,滑到下面去触碰那个小小的穴口。
  先把外围抹上润滑,打着圈抚摸那细微的褶皱。手下的穴口好像在冒着热气,温度比旁边总要高一些许。幸村反复揉着,
耳边环绕着仁王细微的喘声,他亲了上去。
  “别!”仁王搭在额上的手猛地向下,攥住幸村的头发,可还是没挡住幸村的动作。
  “那很脏...”仁王边喘着边抓了抓幸村的发,让他回应他。
  “不脏...”幸村退开少许,在旁边的大腿内侧轻吻,间或低声说着:“雅治的一切我都喜欢...很可爱。”
  “嗯...啊...”仁王感觉鼻尖有一点酸。只有一点点。
  他不想承认。
  被人紧捂在手里,小心爱护,用全心全意浇灌的感觉真好。
  
  仁王把抓着幸村头发的手收回来,放在嘴里咬住了食指指节。另一只手用力握紧了幸村的手。
  十指交握。
  
  幸村的手持续揉着,穴口开始变得柔软,他试探着环绕舔了一圈。
  然后感受到了仁王的手指指甲蹭过手背的些许痛楚。
  ”哈。“他笑了一下,把穴口掰开,舌头向里伸去。
  
  灵活湿润的舌尖在他体内乱窜,敏感至极的内壁收缩又张开,像是难堪其重。
  他能感觉到幸村的动作。
  模仿去戳刺,柔柔弱弱地打着圈轻舔,或是用舌尖用力按压一处。
  内壁发麻,发痒。却从深层处,舒爽随之而上。
  
  仁王羞耻地用手指抠挖着幸村的手背,不仅是因为自己双腿大开,以承受的动作感受着这噬人的快感而羞耻,更因为发现心里全心全意的毫无保留和依顺感。
  但喜欢一个人好像总是保持不了自己理想的姿态。
  想冷静从容,漂亮得体,就连转身都希望有让人难以忘记的姿态。
  但大多是丑陋嫉妒,疑心怀疑,就连最不负责任最让人讨厌的那面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每一面都被揭露出来。
  
  承受着下方位的时候,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已经下好了剐出那一颗真心的准备。
  那意味着依顺,依赖,把自己全然交给那一个人。
  
  但幸好那个人能珍惜。
  仁王抽回手搭在额前,想挡住眼前的光。指间泄出光线,愉悦让他的眼忍不住分泌出水液,透过水液,他看见了影影绰绰的,有些模糊的幸村。
  
  幸村抹了一下带着水光的嘴唇,坐了起来。
  手环绕着穴口又绕了几圈,他故意用力按下去,听见仁王的细喘,边笑边说:“已经很软了呢。”
  “嗯...”仁王尾椎一瞬间被快感麻痹,他撑着手往上摸索,抱着幸村的腰坐了起来,把头埋进了幸村肩窝,紧紧搂住了他的肩背。
  幸村讶然,手慢慢环上去,“怎么了?”
  “没怎么。”仁王舔了舔自己的唇,盯着幸村的唇,然后慢慢吻了上去。
  仁王的吻大抵温柔,开始只是用舌轻轻地描摹幸村的唇。
  秋天到了,幸村的嘴唇也开始起了皱。但他大概把皮撕破,仁王于是在上唇那条细小的伤口久久停留。用唇碾磨,用舌轻轻吮舔。
  
  而一只手有些用力地一寸寸抚摸幸村的脊柱,一点点滑下,绕过两个人交叠的腿,到了那处。
  他稍稍捋了一下幸村的阴茎。龟头泌出的水液挺多,他顺势绕了几圈,把整个柱身打湿。
  可能还觉得不够,仁王瞟了一眼旁边桌子,懒得去拿润滑,干脆一手摸上了自己湿淋淋的后穴,抹出一手湿润。
  他微微勾唇,另一只手来回抚摸幸村的后辈,把唇探了进去。
  
  但当然捋着幸村的那只手也没有停过。不过他的目的只是润滑而已。仁王微微喘着,在有些呆愣的幸村前面,把他的口腔来回轮几遍,吮到自己舌尖都发麻,终于放开了他。
  “来...”仁王感觉自己的氧气都好像被剥夺,他倚在幸村脖颈,朝着他耳朵幽幽地吹气,把幸村的阴茎按低一些,对准自己的穴口。
  “我想要你...”
  
  幸村深呼吸,双眼直愣愣地盯着这副过于淫靡又漂亮的画面。
  整个人的身体好像被火灼烧。他的阴茎,都能感觉到仁王穴口散发的热气。
  “啊...”幸村一句话都不想说,伸出手覆上仁王握着他阴茎的白皙手指,挺腰送了进去。
  
  “嗯...”仁王咬着唇发出一声鼻音。狭小的穴道虽然被很好的扩张过,但幸村插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酸麻胀痛的感觉。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幸村一点点,撑进他身体的过程。皱褶的内壁被迫打开,承受着幸村一寸寸的进犯。
  青筋跳动,刮在内壁的感觉,又麻又爽。
  “呼...”仁王咬着手背,感觉到幸村的毛发和他磨蹭在了一起,痒痒的感觉。应该是到底了。
  他感觉整个人都被撑开了,就像一根棍子杵在体内。不是很好受,但好像也不是特别难受。
  仁王有些试探性地看向幸村,后者眨了眨眼,也看着他,像是在询问。
  “还好?”仁王出声。
  “让我缓一下。撑得有点难受。”
  “嗯。”幸村点了点头,憋着的感觉也不太舒服。被包裹在有些烫的内壁下,细细地被挤压,有一点疼,但大多是快感。
  他舔了舔唇,感觉自己的汗好像从头皮里渗了出来,转眼把注意力放在仁王身上。
  那挺立的乳珠。
  
  幸村抱着他的腰,弯下去舔住了左侧。手滑下去又开始捋动那有点疲软下来的小雅治。
  “算了。”仁王看着他紧绷的下颚,舔了一下幸村的唇角,“你直接来吧。”
  
  “嗯?”
  幸村隔着汗湿而挡在视线前面的头发看他。
  仁王靠近,温柔地把幸村的头发往后撩去,“来吧。我想要。”
  幸村看着仁王的眼,“那我慢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