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33】

Work Text:

从酒店回来的俩人在家里吃完早餐,都准备出门去。

「今天就演对吧?」郑云龙坐在床尾问正在衣柜前穿脱衣服的阿云嘎。

「嗯…虽然是晚场,但也想早点过去。」阿云嘎把水手服换成那件印着“足不出沪”的T恤,接着脱下百褶裙套上短裤。

「加油。」郑云龙起身,从背后抱住阿云嘎。

小兔子的身体明显一动,随即又深吸了口气平复心境,「我有证,你要来吗?」

「不了,我可不想去遭罪。」郑云龙放开他的兔子躺倒在床上,分明是不屑的语气,却能让人感受到满满的醋意。

「哦…」阿云嘎没想金世佳跟自己搭戏会让家里这位生气的事,听了他的话,只是眉目低垂,表情难掩失落。

「算了算了,你别这样,我会去的,6号不是还有一场吗?不过今天真的不行。朵朵要去外地录节目,姨父刚打电话过来,让我开他们家车送送她。」郑云龙从床上弹起,急忙说道。

见阿云嘎还是有些疑惑,郑云龙继续解释,「昨天朵朵他们一家来,俩母女喝醉了你也知道,姨父他也喝了点酒,所以走时找了代驾,他们家的车现在还停在小区里。」

「啊原来是这样~」阿云嘎听了不禁想笑,明明是二十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自己却基本上都忘了。

郑云龙把阿云嘎送到门口,等他穿好运动鞋,刚想说点什么,那小兔子就闭上眼睛嘟起了嘴巴。

「额…」郑云龙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高中,在大榕树下跟初恋对象表白,心脏跳动的频率像第1次接吻时那样快速而紊乱。

郑云龙吞了吞口水,喉结颤抖着凑上前去。就在唇齿相碰的一瞬间,对面的门开了。

吓得他赶紧把甜蜜的亲吻临时改成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哥,你在干嘛呢?嘎嘎哥哥是要出门吗?你干嘛圈着人家不放?」徐朵云看他的龙哥哥不怀好意地紧抱着自己喜欢的嘎子哥,不免把心中的疑问带着醋意说了出来。

郑云龙有些紧张地把阿云嘎放开,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手足无措」四个大字。

阿云嘎则镇定地转身,张开双臂对妹妹说,「今天是我排练很久的那部戏剧的首场演出,刚才大龙哥哥在给我鼓励呢,妹妹也要不要给我加加油呀?」

说完,阿云嘎脸上挂起一个人畜无害的温暖笑容。

「好啊好啊,朵朵也要给嘎嘎哥哥爱的抱抱!!」朵云跑过去,一把环住了阿云嘎的腰。

看着阿云嘎怀里的妹妹,郑云龙咬牙切齿地想,妈的,关键时候还是你阿云嘎会。

 

朵朵妹妹是下午6点半的飞机,但在这之前她想跟哥哥去趟迪斯尼乐园玩。郑云龙答应了,但也后悔极了。

他俩都是恐高的,原本高空项目一个都不想玩,谁知道朵云看见一个外国大帅哥在排着长队的队伍里,硬要拉着自己哥哥跟在那帅哥屁股后面。结果两个人体验了一把云霄飞车,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

结束了白天惊心动魄的游乐园之旅,郑云龙把妹妹送到了机场,妹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说自己马上就要去接受社会的鞭打了,要让哥哥们想着自己,回来还要继续追求嘎嘎哥哥,努力配上他与他谈恋爱。郑云龙听了,给妹妹摸毛的动作立刻变成了狠狠地打头,力度之大让妹妹哭得更大声,差点就误了飞机。

郑云龙身心俱疲地把车开出了机场,路过外滩时看到一排的酒吧,心中一动,就钻了进去。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7点多,他望了望夜空中高挂的上弦月,想来那兔子的演出应该快开始了吧。

不知不觉喝了一瓶又一瓶的青岛啤酒,郑云龙有些微醺,隔壁桌几位女士送来的鸡尾酒让他看得有些发呆,那花花绿绿的酒杯里摇晃着夜色的温柔,而他却心心念念更有魅力的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此刻就在舞台上尽情燃烧和释放着自己。

演出过程中,欢呼随着高潮而吹动,返场时大家的更是掌声如雷鸣。台下有许多人在呼喊着阿云嘎的名字,小嘎也感激得鞠躬致礼。

下场后众人约着去夜宵小贺一下首场演出的顺利,金老师正搭着小嘎的肩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小兔子就感觉裤兜里的手机在震。

「不好意思金老师,我接个电话。」阿云嘎掰下他的手,往剧场的暗角边听电话边走。

「喂?大龙?」

「结束了吗?」

「嗯…」

「怎么样,还顺利吗?」

「嗯,挺好的,虽然还不是最完美,但大家都尽力了,现在说要一起出去吃个夜宵。」

「你去吗?」

「我…」

「别去了,我来接你,剧场门口等我,5分钟后到。」

「嘟,嘟,嘟…」

阿云嘎无奈地放下手机摇摇头,心里却感到满满的幸福。

他跟同事们道了别,说自己今天感觉有些累想早点回去,演员们纷纷说嘎子哥辛苦了要注意休息保重身体。

但关心阿云嘎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他把客套话说了一通又一通,抽身出来时已经让青岛暴龙等了10多分钟。

阿云嘎敲了敲车门,把打盹的郑云龙唤起来。

「怎么那么慢?」郑云龙暴躁地把门打开让小兔子进来,嘴里也忍不住嫌弃。

「啊其实…那个…就是…哎呀不解释了。」阿云嘎看暴龙生气的样子有些紧张,刚捡起一个的话头又忘记了下面想说啥。

正想继续开口说明情况,暴龙的脸就凑到跟前,让阿云嘎闻到一股啤酒的清香。他仅仅给了自己一句话的思考时间,「不躲?那我亲了。」

郑云龙用舌头把阿云嘎的兔唇撬开,肆意扫荡着口腔的每个角落,还挑逗似的卷起兔子的粉舌边吸边吮,伸进他的喉咙里做起了抽插的动作。

阿云嘎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得不轻,身体又被郑云龙牢牢钳住无法动弹,只能下意识地发出一些声音表示反抗,但这样娇媚的喘息在郑云龙眼里简直是最好的催情剂。

郑云龙把手伸进阿云嘎的短裤,摸到里面也已升起半旗,他得意地含上兔子的耳垂,低声说,「宝贝,你湿了。」

小嘎啊得叫了一声,突然想起现在还在剧场门口,要是被粉丝拍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拉住对方的手求饶,问郑云龙可不可以回家再搞。

郑云龙再怎么虎也是个有分寸的人,他知道这样做风险很大,于是放开到手的兔子,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车子穿过市区,飞快地驰骋在郊外。见窗外一排排小树苗向身后退去,阿云嘎感觉非常奇怪。

「 大龙,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小兔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郑云龙目视前方,眉毛弯成到八字紧锁,眼神凶巴巴的,让阿云嘎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绑架了。

终于来到了一个山坡的转角,郑云龙把车停下,从兜里摸出一包烟点上。这车还是他姨父的宝马,买了朵朵喜欢的纯白色,现在已经蒙上了一层黄沙。

阿云嘎朝四周看了看,除了眼前栏杆下的沪城夜景,就是车灯照亮的山间野木。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阿云嘎疑惑地看向抽着烟的司机先生。

「稍等会儿昂,马上。」郑云龙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可以了。

然后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发了一个[ok]的表情。

「嘭!嘭! 嘭!——」随着三声炮响,绚烂的焰火次第绽放,随之又有无数颗更加璀璨的竖状花火腾空而起,在夜空中勾勒起一圈圈美丽的圆弧。

小嘎惊呆了,他把嘴巴张得大大的,露出了两颗很好看的兔牙。

就在这浪漫的时刻,郑云龙的微信上又出现了几条新消息,是那负责放烟花的淘宝客服发来的。

 

「亲,您点的烟花项目已燃放完毕。」

「如果亲喜欢的话,麻烦给个好评哦。」

「祝您生活愉快!与爱人和和美美、圆圆满满!」

 

郑云龙关掉手机,搭上阿云嘎的肩,把他搂进怀里,「喜欢吗?」

「喜欢…」小嘎回答着,眼睛也禁不住湿润起来。

「那我呢?」郑云龙单手插兜咬着嘴皮,期待这只心爱的兔子回答。

「嗯?」兔子没听懂他的意思,扭头反问道。

突然被对着脸逼着讲那句自己永远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郑云龙有些不知所措,他赶紧转移话题,回到车里拿出了一个箱子。

他让阿云嘎打开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光线有些暗,兔子看不清,只摸出一个冰袋。

「这是啥呀?」小嘎眨巴眨巴眼睛问。

「笨,拿那些小的。」郑云龙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明,小嘎终于看清楚那些是什么东西。

那是几个不同口味的冰皮月饼。

「中秋节快乐。」郑云龙笑着说。

兔子看了看夜空的弦月,疑惑地挠挠头,小嘴嘟囔着说中秋节不是早已经过了吗。

「这是补给你的。」郑云龙拿起一颗撕开包装纸,把红豆馅的月饼塞进小嘎嘴里。

小嘎嚼了嚼,感觉回到了中秋那天,嘴是甜的,心是苦的,一股思念的味道。

郑云龙抬头看了看月亮,有些惆怅地说,「你不是回北京演出了吗?我还给你发了一张这边的满月…不知道你有没有点进那个链接去看。」

听他这么一说,阿云嘎猛得回忆起中秋那天晚上,自己刚结束完演出回到酒店,看着窗外的圆月也想起了郑云龙。

郑云龙发来的链接他当然有点进去,只是当时所住的酒店在装修,WiFi信号不太好,所以图片没有马上被加载出来,像是在2G年代出的黄图,一帧一帧由上而下地慢慢展现。

等待的时刻度秒如年,等图片完全加载出来,阿云嘎的心里思念的苦水已经满溢。他想着的那个人正站在熟悉的阳台上,把拍到的月亮分享给自己,两人的心里都是又苦又甜。

可粗心的小嘎没有下滑到底,看完图片就回到微信界面拍了自己这边的月亮给郑云龙。而链接里的圆月图片最底下有一行类似表白的手写文字,上面写着,「我想我的小兔子了。」

虽然小嘎没有看到这行肉麻的文字,但耿直的他还是把自己的心情直接告诉了郑云龙。他朝微信里喊着麦,抹着鼻子大声告诉别扭的某人,「我现在好想我们家大龙啊~」

回忆到这儿,阿云嘎不禁有些脸红。食髓知味的他刚吞下口里的红豆味月饼,又往小箱里探头。

郑云龙笑了笑,说我还没吃呢。

小嘎拿起一个绿豆馅和一个蛋黄馅的,问他要哪种。

郑云龙好像想起了什么,直接放开了笑,然后说我要胡萝卜馅的。

小嘎往里捣了捣,刚想开口问冰皮月饼哪里有这种馅的,郑云龙就张着嘴啃上他的唇。

「唔!…唔…唔!」随着来人的攻势,箱子啪得一声掉在地上,冰袋和剩下的月饼也滚了出来。

「别枣了,老吱吃的就四你。」郑云龙咬着阿云嘎的舌头,非常狂劲地宣布。

被亲上的小嘎先是锤着郑云龙的背反抗,后来慢慢被吻乖了,打人的圆手逐渐展成温柔的抚摸。

弯弯的月亮慢慢攀升,把树影渐渐缩短,虽然月已不圆,但两人心中的月亮已经圆满。

「谢谢你,我的大龙。」阿云嘎靠在男人的胸膛,想起他的好,忍不住流下泪来。

郑云龙把兔子拦腰抱起,回身走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