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32】

Work Text:

「宝,我们躺床上做好不好?」郑云龙站得有点累,于是这样建议道。
「嗯…听你的。」阿云嘎点点头,随郑云龙拉过去从背后抱住,摆成一个侧入的体位。
「大…大龙…啊啊…这个姿势…也好深呜…」被慢慢地进入的小嘎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却让肉棒与穴道摩擦的感觉更明显。
「爽吗?舒服吗?」郑会龙眯着眼笑道。
「嗯…舒、舒服…但不知道为什么…被大龙用、用这个姿势抱着操小逼,感、感觉好害羞…」说完,小嘎感觉身体的温度骤然上升,滚烫的血液冲上头顶,脸就像发烧一样烫。
「是不是有一种被老公强奸的感觉?」郑云龙把手穿过小嘎的腋下,抓起那对胸前的小白兔大力地揉捏,尖牙还在身前人的肩膀上种下草莓。
「啊别、别咬…明天就要演、演出啦…会被看到哒。」阿云嘎挣扎着想反抗郑云龙这只大猫任性的举动,但无果,他的身体已经被那一双大手牢牢锁住,根本无法动弹。
「没事儿,看不见的。」郑云龙抬眼观赏自己在小嘎身上雕刻的“杰作”,觉得颜色不够深,忍不住又咬了一次。
「这回明显了。」郑云龙松开口,满意地点点头,把小嘎转了个身咬上他的奶头。
「大龙…啊等…等一下…唔…等…别咬了…求…求你了…疼啊啊啊…」小嘎的胸前的两颗红豆被大猫粗鲁地啃咬,细腰也被大手钳住,肉拳只能无力地捶打在“变态”的头上。
「唔!唔…唔…哈啊…嘶——」没等小嘎反应过来,郑云龙又把他强压在身下狂吻,还用舌头绑住他的,用牙咬得逼出血来。
「郑云龙!你他妈属狗的吗??!」恼羞成怒的阿云嘎禁不住骂,嘴角还流出了一些腥甜的红色液体。
「对不起嘛~嘎嘎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会原谅我的,对吧?」郑云龙厚着脸皮闹他,就像一个顽劣的三岁小孩。
「哼!」阿云嘎生气地白了他一眼,拉过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白兔年糕。
郑云龙笑着俯下身去贴着他,还在兔子耳边不停地说着肉麻的情话。
「我要骑马。」阿云嘎突然要求。
郑云龙会意,坐到床头拍了拍大腿,对兔子微笑道,「来吧。」
小嘎坐上去颠时郑云龙也在动,两个人的合力让鸡巴进得更快更深,爽得两人都快说不出话来。
突然铃声响了。
阿云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咬着下唇问郑云龙,「是你妹妹打来的,不接吗?」
郑云龙啧了一声拿起手机,说这小屁孩半夜不睡觉又找自己干嘛。
「哥,你去哪儿了?嘎嘎哥哥好像也不在的样子,老敲门都没有人应。」朵朵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听起来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我…我和嘎子在外边跑步呢,怎么了?」说完郑云龙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上的小嘎,两人心照不宣,都在努力憋笑。
「我胃疼。」朵朵撇着嘴委屈道。
「是酒喝多了吧?吃点药吧。你去茶几底下右边起第二个抽屉里找找,吞药之前看看有没有过保质期。」郑云龙努力平复自己有些紧张的心绪,在妹妹面前使劲做出一副体贴的哥哥模样。
「好~」朵云在哥哥说的地方翻找了一下,发现果然有胃药,而且幸运地还没到保质期。
「哥哥我已经拿到药了,现在去倒杯水~」徐朵云哒哒哒地跑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温水,拿着药片准备磕时又想起了什么事。
「哥哥你们真的在跑步吗?」
「你不信?」郑云龙挑了挑眉,镇定地把手机递给阿云嘎,示意他对准空调的出风口。
「外面风那么大吗?」朵云疑惑地望了望窗外,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白云在夜空里轻轻漂浮着,但感觉今天不会下雨呀。
郑云龙把手机拿回来,朝上用力顶了顶,把阿云嘎弄得直喘气,「我们真在夜跑,不信你听嘎嘎哥哥喘得多厉害,他身体远不如我。」
朵朵妹妹听了,觉得哥哥们都好有毅力,于是决定笑着把药吞下去,然后跟俩人报告,「那你们好好跑,累了就歇会儿,我吃完药感觉好多啦,谢谢哥哥。」
「嗯,赶紧回去睡吧,你还在长身体呢。」郑云龙一边操兔子一边说,身上的人已经喘得失神。
「我还想跟嘎嘎哥哥讲句话…」妹妹突然请求。
郑云龙坏笑着把手机移过去让小嘎接住,待兔子出声,腰就开始动,而且频率越来越快,「哈啊…怎,怎么了朵朵…」
「嘎嘎哥哥我刚刚吃了胃药,好苦啊…想你说句话安慰一下我,就说“呼呼——痛痛飞走啦”,这样我就不疼了,好吗?」
「唔…啊啊…」
「怎么了嘎嘎哥哥?」
「没,没事儿,你要我说,说什么来着?」小嘎愤怒地给哥哥一记眼刀,却对妹妹依旧一副好脾气。
朵云以为哥哥在路上跑着没听清,于是重复了一遍,然后撒娇道,「快说嘛~」
「呼…痛!痛…飞走…啦!」阿云嘎用尽浑身的力气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觉得折磨自己的郑云龙真不是人,却又累倒在了那人怀里。
「谢谢嘎嘎哥哥,朵朵去睡了,好困呀…哥哥们也不要太辛苦了,累了就休息会儿吧,晚安啦拜拜~」
小嘎刚挂掉电话,郑云龙就又没皮没脸地贴过来,嬉笑着学妹妹撒娇,「嘎嘎哥哥我鸡儿疼,你也安慰安慰我嘛~」
「郑云龙!你不要脸!」阿云嘎挣扎着逃跑,却被郑云龙拉住脚踝按在床上。
「你才知道。」郑云龙把背对着自己的兔子强插上去,然后卖力地抽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等等…顶…顶到了啊啊啊…太快了…太快了啊啊…」
「是你说要射在里面的,不快一点怎么能把你哥哥的龙子龙孙逼出来?」郑云龙挺着腰前倾,从后面抱住阿云嘎,精液射满了整个小穴。
「就这样含住,一滴都不许漏。」郑云龙发出今晚的最后一道命令。

 

滴滴滴滴滴…
「几点了?」郑云龙揉着眼睛问身下被压了一晚的人。
阿云嘎拿起手机,眯着眼看了会儿,「唔…快7点…」他想撑起身子下床,却发现还是动不了。
「咱俩早点回去吧,今天上午我要早点过去排练。」阿云嘎用手肘挤了挤身上的巨龙。
「嗯,也要准备给朵朵做早餐。」郑云龙翻身躺平,也拿起手机,随手点开了微信。
「对了嘎子,上次说的房租…你是不是忘转了?我好像还没收到,不如现在…」巨龙朝兔子挥了挥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微信支付的收款界面。
「啪!」一记巴掌狠狠地落在郑云龙脸上。

 

 

几天后。
「大龙哥哥!这套衣服是送给我的吗?好像大了许多呀~」阿云嘎刚打开家门,就瞧见朵朵妹妹举着前几天某个变态买给自己的JK制服在问她哥,羞得差点又想把门关上。
郑云龙刚从厨房里出来,身上还系着某只小兔子新买给他的胡萝卜围裙。
两人尴尬地对了一眼。
郑云龙夺过妹妹手里的衣服,说自己买错尺寸了,现在就要退给人家。
妹妹疑惑地问,哥你都洗过一次了,洗水标都没了,还能再退货吗?
郑云龙一时语塞,刚要说点什么,没想到妹妹兴奋地跳了一下,然后跟哥哥说自己有好朋友是女装大佬,可以送给那同学穿。
大猫听后立刻就炸毛了,他心骂自己老婆穿过的东西怎么可以送给其他臭小子,这不是便宜他们了吗?正想跟妹妹说不行,小嘎就走过来拿起他手里的衣服,捧到妹妹跟前蹲下,温柔地笑着向她恳求道,「嘎嘎哥哥也想穿,妹妹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嗯…好…」看着笑眼盈盈的嘎子哥哥,朵云睁大了眼睛和嘴巴,下意识地点头答应。
阿云嘎摸了摸妹妹的头,拿起衣服跟身后的郑云龙眨眨眼,得意地表示自己的手段更高明。
「我现在就想看嘎嘎哥哥穿女装!!」朵朵妹妹扑过去环住阿云嘎的腰,这样开心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