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20】

Work Text:

跟郑云龙折腾过后的阿云嘎浑身虚软,想起下午还要回剧场排练,整个人都不好了。郑云龙见兔子垂头丧气地缩在自己怀里,不晓得他怎么了,于是开口问了句。
阿云嘎答他,想吃鸡,不想去上班。
郑云龙追问,游戏?还是…我?
「游戏和你。」阿云嘎笑眯眯地答,这是他的两个快乐源泉,光是想想就很开心。
「阿老师你够贪心的啊。」郑云龙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乐开了花。
「那必须滴~」阿云嘎得意了一句,就像吃鸡时意外赢了刚枪,被队友当成神仙夸。
郑云龙把胯朝前顶了顶,将那根硬东西插得更深。他凑到阿云嘎耳边,有商有量地向他征求意见,「那以后骚宝打游戏的时候,老公可不可以也这样cha你啊?」
「这种事情不要问我!!」阿云嘎像个被村里流氓调戏的小寡妇,冷白的小脸红到了天边外。但骨子里的骚劲儿又让他忍不住缩起后穴回应,「你自己决定就好…」
「行,那咱就这么说定了!」郑云龙将阿云嘎转了个身,让他面对着自己重新对接榫卯,正式宣布以后夫妻生活的新玩法,还擅自咬上兔子的锁骨印了个浅浅的牙印作为契约。
「走,媳妇儿咱去刷牙。」郑云龙就这么cha着阿云嘎把他抱起,走过的地方都像落了一场春雨,留下了泛着水光的滴滴点点。
说是去刷牙,其实是漱口,顺便把郑云龙清晨的第一波欲望先释放出来。两个人把漱口水当成情趣玩具,你含了我含,最后把嘴里的空气都变成了一样的薄荷香味。郑云龙怕阿云嘎屁股喝多了jing自己没帮人家洗干净害他拉肚子影响工作,于是lu了一下就she在他身上涂开,还不让他洗,要让兔子身上沾着自己的味道去上班,回来还要检查那滩白色痕迹还在不在。但是小兔子演剧要脱衣服的呀,这可真为难小嘎了。
郑云龙去冰箱里拿出鸡蛋、燕麦、牛奶和百香果,打算做今天的爱心早餐。
两个人都光着身子,郑云龙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阿云嘎就贴着他的背蹭来蹭去。郑云龙不慌不忙地煮水、煎蛋、榨果汁,中途还抓抓兔子的胸、掐掐浑圆的屁股、甚至捣捣那肥软的穴肉。
「别闹…」郑云龙笑着拨开兔子摸在自己鸡儿上的小肉手,转过身时却秒装严肃,用食指点着小嘎的鼻子警告道,「再这样我就把你抱到大街上日了昂!」
小兔子被吓得不轻,马上就不敢乱动了,只是还恋恋不舍地趴在他身上,环着腰去摸他那一坨疏于锻炼而深藏不露的腹肌。
早餐很快就做好了,郑云龙非常从容…也不太从容——背上还挂着一只可爱却烦人的兔子精。
果汁刚榨出来就被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完了。郑大厨只拿了一个碟子一只碗,一双筷子一根勺装食物出去,兔子忙问怎么回事,郑云龙逗他,「小捣蛋鬼没得吃。」
兔子眼圈一下就红了,嚷嚷着要离家出走。
郑云龙忙摸着他的头求老婆原谅,还学着兔子的语气说自己是开玩笑哒。兔子听了马上笑逐颜开,主动跨坐到他的大腿上蹭着他的鸡儿,说嘿嘿没想到吧,我也是开玩笑哒。
郑云龙用手指揉着他的穴,问他到底想怎样,是想吃早餐还是想吃自己。
只听那小兔子咬着下唇,露出一个计划通的坏笑,「唔…嘎嘎想要…一起吃…」
「行。」即便是狂劲龙哥也无法拒绝,毕竟…兔子想你又不能不让。
郑云龙拉过圆手把自己的小兄弟裹住,一起鼓励它再次站起,然后看着小嘎慢慢坐进去,一边鼓着腮帮子咀嚼自己投喂的食物一边咯咯咯地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