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嘎龙|引狼入室|ρωρ

Work Text:

阿云嘎打来电话的时候,Stacee正撑开穴口尝试让新买的假阴茎进入粉嫩的魅洞。巨大的席梦思软床上四处散落着各种类型的情趣玩具,他的脚边还有几个刚拆封不久的彩色跳蛋。
「嗨,Stacee,最近过得好吗?」阿云嘎充满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没你在身边,不太好。」Stacee没好气地回答,但心里却有那么一丝高兴。表白被拒绝后,对方还把自己当朋友,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哈哈哈西西你还是这个老样子,真是一点都没变呢。我已经跟大龙在一起啦,所以很抱歉…但是嘎子哥可以介绍我的远房兄弟给你哦。」
「嗯?」Stacee表面看似风光潇洒,内心却满是空虚寂寞,听到是阿云嘎的兄弟,想着颜值和那东西也不会差到哪儿去,顿时就来了兴趣。
「他叫纳木海,比我大一点,从前是个牧民,现在受了些教育,于是立志出乡,打算到大城市开拓一番事业。海哥把创业地点选在上海,这可是你的主场,希望西西你能好好照顾他哦。」说完,班长就在身旁大猫的催促下想要挂掉电话。
「等等…你说什么?让我照顾一个乡巴佬?那你呢?」Stacee不依不饶,硬要让阿云嘎解释清楚。
「我啊…要跟你大龙哥去度蜜月呀~」电话那头的人发出一句幸福的感叹,然后对着身旁的大猫开始无来由地哈哈哈哈哈,听的人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只觉得那声音像是哪家的水开了,俩人笑到失语还合不拢嘴。
Stacee气得把手机扔出房间,看着满床的自慰道具,觉得自己现在完全是一只没人要的酸楚柠檬精。

在虹桥机场接到海哥时,戴着墨镜的Stacee高昂起头,拿鼻孔冲着眼前这个衣着老土的乡下人打招呼。
纳木海皮肤黝黑,体格健壮,帅得神采出众,同样来自草原,却有着跟阿云嘎截然不同的气质。海哥穿着一身绿色军装,举起右手挺直腰板向Stacee敬了个庄重的礼。
原本孤高冷傲的摇滚巨星被海哥的正经样儿逗得噗嗤一笑,Stacee忽然觉得这老大哥有那么一丢丢可爱,没错,只有一丢丢而已。
大部分时间还是看不太顺眼的。
纳木海不懂电脑打字、不会玩手机游戏、空调、洗衣机和热水器也通通没用过。Stacee硬着头皮教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古代人。
偏偏这个人跟他住在一起。
阿云嘎来过Stacee的家,知道他的高级公寓里有多出一个房间,于是他替自己的兄弟租了下来,说是想让海哥更近距离地感受现代人的生活。
既然是前暗恋对象的请求,Stacee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因为他对海哥有一些想法。有一次他路过卫生间,无意间看到那牧民的家伙什儿,一股无名欲火就在他心里越烧越旺。
身为双性人的Stacee本来性欲就高,如今好货上门,怎么也得想办法体验一番被那根大屌伺候的滋味。
于是他决定主动勾引纳木海。
每天晚上他都虚掩着房门自慰,把抠挖肉穴的水声弄得啧啧作响。此起彼伏的浪叫句句勾魂,Stacee就像一只疯狂发情的母羊,辨不清缰绳鞭打的方向,好像任谁都能把他领回家吃饭抹净。

纳木海第一次路过Stacee房门时没太在意,只是心无旁骛地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但随着夜深人静,那不正常的喘息渐渐入耳,他忍不住起身,走到隔壁房刚欲敲门,却发现门未入锁。在明亮的白炽灯下,Stacee正像一只水蛇在床上风骚地扭动,紫色蕾丝内裤挂在他装饰着黑色亮片脚趾上,样子看上去极其情色。
不道德的偷窥让纳木海内心充满了罪恶,但他却抵挡不住这种强大的诱惑。Stacee的这副身体实在太有魅力了,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他的裤裆支起高高的帐篷。
但纳木海不敢再靠近,只是在门口停留了一分钟,就跑到厕所自己低吼着释放了。
从此他夜夜失眠。

Stacee其实是个处,自慰时只碰过外阴,里头从未被别人侵犯过,即使是以前疯狂追求自己、勉强与之为伴的前男友,对他也只给过浅尝辄止的亲吻。而纳木海不一样,这个牧民老实、好学而雄风凛凛,Stacee喜欢他,更想被他狠狠地操。
但不知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出了问题,还是因为海哥根本就是只不开窍的木头,Stacee迟迟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至于真正被开苞时是怎样的感受,天真烂漫的Stacee却从没考虑过。

来上海快半个月,纳木海去应聘了几家搬运公司。很幸运的是,他都面试成功了,或者说每个老板都抢着要他。一是因为他身强体壮,二是老板们觉得这人实诚、善良,看起来不会偷东西。
白天海哥去搬家公司上班时,Stacee还在家里呼呼大睡。晚上海哥下班回家,摇滚巨星才刚刚准备出门。Stacee回到家时经常是凌晨4、5点,洗完澡后的他总会碰上刚起床的海哥来卫生间上厕所,这时他会故意光裸着身子,若无其事地跟他的同居室友打招呼。
等海哥出了门,Stacee会红着脸爬上他的床,穿着宽大的蒙古袍敞开双腿,想象被强壮的牧民侵入,也会嗅着他的体香按动道具开关,尝试给自己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
但却远远不够,这些情趣用品完全不能满足他的性欲。
Stacee很是崩溃,过了这么久纳木海应该早已知道自己对他有这样的想法,而那个牧民却依然无动于衷,反倒是他,把自己的身体搞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糟糕。以至于一闻到纳木海的味道,Stacee的逼口就会不受控制地流出粘稠不堪的汁水来。

而让Stacee最烦躁的是,因为工作关系,纳木海作息规律,与昼夜颠倒的他似乎根本就不是同路人。他俩的关系这半个月以来看上去毫无进展,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平淡,就如白天的太阳和夜晚的月亮一样陌生而无趣。
但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因为Stacee摇滚音乐会主办方的临时毁约,原本平日里碰头都难的俩人,暂时有了能够在晚上相见的机会,也算是因祸得福。
在海哥洗完澡时,Stacee会故意换上襟口大敞的白色衬衫,躺在沙发里假装翻看杂志。客厅是纳木海从浴室走到房间的必经之路,而Stacee正对着他走来的方向翘起二郎腿,那淫荡的下身未着半缕,逼口的粉肉在一摇二晃中清晰可见。
纳木海的视力很好,一眼就看到了那两个魅惑的洞。努力克制的他终归是个男人,感觉到下面兄弟高亢的异样,海哥赶紧捂住裆部打算回浴室解决。
「海哥~」Stacee叫住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他再也忍不了了。
「什、什么事?」
「海哥,你想不想操我?小逼里现在出了好多水,你、你能不能帮我...嗯...舔一下...如果...你把我舔...舔舒服了,我就让你插..跟你保证,我这里面比女人还湿还紧呢。」Stacee说着,就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一颗粉色椭圆物体,一边娇喘一边把粉球往穴里送,但那小东西总是从逼口滑出来,无论怎么弄也始终进不去。
「这是什么?」纳木海附身抓住他的手,眼神已经变得如草原狼王一般凌厉。他早见过Stacee用这东西刺激阴蒂,但却不知道何物能让人如此痴迷。纳木海越想越不是滋味,没等同居人解释,他就凭着动物的本能释放出深藏的野性,直接撕开Stacee的薄衣,按住那双欲拒还迎的手,冲着鼓胀的奶头咬了上去。
「啊...啊啊疼...呜...」Stacee放声大叫,他真的被咬得好痛,但也非常满足。
他弓起脚背,敞开双腿环住了纳木海的腰。
纳木海就势抱起Stacee往自己房间走,Stacee趴在他的宽肩上,感觉海哥的长枪抵住了骚逼口,虽然还隔着睡裤,但Stacee还是被他溢出前液的龟头磨得又疼又痒。他让海哥把自己放在床上,附身用尖牙咬开裤头把纳木海的四角裤拉下,那根紫黑色的肉棒立刻弹到他脸上。
如虬龙般缠绕的鸡巴勾起一个悬角,天生是具操人的好宝贝。Stacee见了这大屌,口水抑制不住地漫出嘴角,他颤抖着喉结问海哥,「可、可以吃吗?」
没想到纳木海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反问,「弟弟,我也想舔,你的肥逼,行吗?」
Stacee臊得满脸通红,但他兴奋起来脑子也犯冲,一下子教了海哥自己从黄片里看来的69式性姿,以及舔穴的诸多要领。聪明的纳木海一学便会,以至于Stacee刚握住粗大的柱身舔弄了一下龟头,就被他的舌头操得浑身颤抖,吹出的骚水喷得海哥满脸都是。
纳木海又咬住他的肉蒂往外扯,疼得Stacee吐出肉棒,开始欲仙欲死地疯叫,不久后却被纳木海用鸡巴再次顶入深喉,泛起一阵难言的恶心和怪异感。上下两张嘴都被海哥霸占着,Stacee感觉自己要就被操死了。
不过,Stacee心里是真的开心,这样强势的海哥是他做梦都想拥有的,现在他得到了,但欲望却像个神秘的无底洞,拉着他沉沦至深。他现在只想让自己贪婪的骚洞马上被那根梦寐以求的大鸡巴填满,粗暴地搅弄,然后被逼出香甜的白浆溢满整张软床。
「用你的鸡巴...操、操我...海哥...」Stacee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却仍渴求得热烈。
纳木海听了,滚烫的肉棒又硬了三分,他用两指强撑开Stacee的穴口,把那条马屌钉了上去。
大屌长驱直入,把肉壁一层层撞开,很快就破了膜,溢出鲜红的血来。
Stacee感觉下体一阵胀痛,却又马上被绝顶的快感所淹没,纳木海的长枪刺到了最深处的敏感点,并像一个天赋异禀的音乐家般有节奏地开凿那块凸起,把身下的摇滚明星变成臣服于屌下的淫乱妖妃。
纳木海坚硬的耻毛摩擦着Stacee娇嫩的外阴,那肥厚的阴唇也被两颗肉蛋撞出了血色,交合处的浊液更是越积越盛。
摇滚巨星交过很多男女朋友,但从未跟他们动过真情。他也有很多情趣玩具,常用乳夹和假阴茎来取悦自己,但未曾受过真实的触碰。被海哥上过之后,他觉得自己不再需要这些人和玩具打交道了。
纳木海就像按了永动机的马达,挺着腰把屌插得又快又猛,把Stacee弄得又哭又笑,爽到癫痴的他大声对海哥喊着我爱你,老实巴交的纳木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没能说什么情话来回应这蛊惑人心的妖精,只是把腰动得更勤快了。
此时此刻,Stacee觉得纳木海就是神。天神降临人间,能跟自己结合,他死而无憾。
「西西弟弟,你他娘的真的好紧,夹得我快射了。」天神突然感叹了一句。
「闭嘴。」Stacee向神伸出双手把他拉近,娇嗔着命令道,「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