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葉藍]與罪人共舞

Work Text:

葉修回來了,帶著大批的軍隊回來了,曾被驅逐的葉修元帥,帶著大批的星艦與軍隊,將曾驅逐他的嘉世帝國給血洗了一次,但是嘉世帝國也不是好惹的,出動了手頭上所有能動員的戰鬥及非戰鬥人員,這場嘉世帝國的內戰非常的慘烈。

內戰打了長達二十年的時間,直到嘉世帝國的皇宮被葉修駕駛著的航母級星艦給撞毀,嘉世帝國的皇帝不知所蹤,這場漫長的內戰才終於畫上了休止符,經歷了內戰的嘉世帝國完全瓦解,在疲累不堪的帝國居民的票選之下,共同推舉的與葉修一同戰鬥的蘇沐橙為興欣聯邦的第一任總理。

為何總理不是葉修,那是因為…葉修與嘉世帝國的皇帝,在那場猛烈的撞擊之中同時失蹤了,興欣聯邦中央政府前面,豎立了一座由超合金所製的,葉修元帥的雕像。

時間經過了十年,一名男子百般無聊的搖晃著手裡的杯子,杯裡裝的不是酒也不是香檳,而是普通的柳橙汁,男子看著眼前的目錄,上頭是這次星際最大拍賣行的每五年一次的最大拍賣盛會,從最小到最大,從可能到不可能,所有的物品應有盡有,包括現在星際裡最流行的玩賞寵物-人造生物。

男子好看的手指點擊著A4大小的螢.幕,快速閱覽過上頭的圖片及文字,直到最後一章的人造生物,男子的手指點了點今次拍賣行推出的壓軸品,數種不同的人造生物…

男子嘆了一口氣,說來這也是他該背負的罪責之一,當年便是由他提議將戰俘改造成人造生物出售給其他星系的人,以籌備軍需品的資金,當然…若是對方願意付出等值的酬金,自然能將人贖回…沒想到,這一種缺德行為竟然在各星系之間大為風行,畢竟征戰、遠征都需要大量資源及資金,而這樣的行為就是將戰俘以及犯罪者的價值壓榨到最極點。

若是他當年不用這樣的方式…是不是他就不會失去那個人?男子抿起了嘴,遠古時曾有過一句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在得知那個人被嘉世俘虜之後,他便知道…他的報應來了,但是這報應卻是報在了他最愛的人身上…而這也是男子決定采取玉石俱焚的方式來結束內戰的最大因素,身為主帥的他,第一次做出了不理性的行為。

「哥,你看中了什麼?」

「嗯?沒什麼…你帶我來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哥,我聽說,這場拍賣會有人魚…」

「人魚?」

走進包間裡的男子與攤坐在高級沙發上的男子有著一模一樣的臉,他們是中央星系軍政世家裡赫赫有名的葉家雙子,也是目前中央星系裡所有已婚未婚女子最想嫁的人選之一。

「葉秋,人魚我見過不少了…」

「哥,這次拍賣的人魚,是由黑市的人販子那弄來的,以前嘉世帝國將內戰的戰俘大量出售給黑市換取軍火及能源塊,聽說…這次的兩條人魚,都是藍雨那邊的戰俘改造的。」

「葉秋,你說這是真的!?」

「我從”那邊”的管道得到的消息,這次好像有不少人準備要拍下那兩條人魚,畢竟藍雨那邊的人都長得挺不錯的,對了,聽說”那位”也來了,看來也得知了消息吧。」

葉秋微微一笑,只見平常一臉散漫慵懶的兄長眼神瞬間變得銳利,手上的杯子被生生捏碎,柳橙汁與玻璃碎片落得一地都是,清掃機器人馬上過來將地上的狼藉清理乾淨。

「我們能動用的資金有多少?」

「沒上限…如果真的是你要找的人的話,只是…」

「後面的人販子呢?線搭上了?」

「當然,哥…你該不會打算?」

「現在先壓著不動,等找到那個狗皇帝,再一次滅了。」

被葉秋叫哥哥的男子又懶洋洋的攤回了沙發上,藍雨的,也不見得就是他…他已經失望太多次了,男子閉上了眼準備小休一下,而此時,拍賣會也已經展開了序幕,只見葉秋興致勃勃的看著螢幕上的東西,也時不時競拍一下,直到…

「壓軸,最後的拍賣品已經上架…」

場內響起機械女音的廣播,男子這才睜開了雙眼,人造生物是怎麼誕生的,他便是那個催生者,也最為知曉人造生物的誕生是多麼危險…對於被改造為人造生物的人來說,等於是打碎了一切重造…這些半人半獸的美麗生物,都是以命化繭,而這瘋狂計畫的源頭,便是身為元.嘉世帝國元帥的葉修。

「哥,是嗎?」

「…」

一整排被束縛著的人造生物被一一展示,並被一一葉氏兄弟買下,葉修撐著下巴,手指輕敲著桌面,葉秋知道,這是自家兄長煩躁的表現,若不是這邊不是自家的地頭,葉秋想著,自家兄長說不定就直接往後台去了。

「還沒到嗎?」

葉修嘴裡叨唸著,葉秋搖了搖頭,雖然嘴上是怎麼說,但是每次自家兄長都是這樣,他希望這次的拍賣不會再讓自家兄長失望了。

在所有的人造生物都被拍賣完畢之後,舞台上只剩空蕩蕩的籠子,而此時,舞台上的機關將所有的空籠收納之後,緩緩旋轉了起來,本來吵雜不已的拍賣會場竟市完全安靜了下來,葉秋也忍不住直盯著舞台,畢竟在人造生物之中,數量最為稀少的便是人魚,饒是葉修走遍了各大星系,在屬於葉修的”伊甸”之中,也不過只有數量不超過五根手指的人魚。

直到舞台完全旋轉完畢,兩個又大又深的魚缸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拍賣會的兩名工作人員手上各執著一條深入水底的漆黑長鏈,而且兩人手上還有一個高壓的電擊器。

人魚人魚,聽名字就知道這是種多麼美麗的生物,即使這些人魚是人造生物,但仍讓許多人趨之若鶩,但是…人魚之凶殘在所有人造生物之中,能排得上前三,加上人魚雖然大多時間都得待在水中,但是…他們畢竟是被改造過的人造生物,所以人魚仍能在陸地上活動少量的時間,而這些時間已經足夠人魚將不少人手撕成碎片了。

深不見底的魚缸仿造深海的場景,巨大的礁石交錯,裡頭還有珊瑚與水草,甚至還有一些美麗的魚群在裡頭游動著,工作人員先是輕輕扯動手上的鏈子,在感覺到來自水底的抵抗之後,工作人員竟是將高壓電擊器壓在黑色長鏈上。

霹靂!

鏈子激烈地晃動了一會,工作人員又扯了扯鏈子,一張令葉修熟悉不已的臉孔出現在包間的顯示螢.幕上頭,葉修呼吸一滯…漆黑的長髮與海藍色的眼眸,與那人一模一樣,比起記憶中更為年幼了一些,葉修站起了身子,他想要更為接近…更為接近那隻人魚。

「哥!」

只見葉修竟然打開了包間,只差沒直接跳下去了,葉秋連忙拉住自家兄長,連競價用的光腦都沒帶,是打算用搶的嗎?葉秋拍了拍葉修的手臂,舉了舉手上的光腦,葉修深呼吸了幾口氣,他過於激動了…或許,那人早已經不記得他了吧…畢竟,大多數的人造生物,都會失去或…被洗取以往的記憶,他們…只會以本能過活,以本能補食、以本能繁殖…

「哥,不用想太多,先…先帶回家再說,看到時是要放在伊甸還是…」

「嗯…」

他的愛人啊,希望他還記得自己,葉修發著抖的手被緊緊握成拳,葉修這才緩緩與葉秋一起走進了樓下的會場,在所有人皆感嘆著人魚的美麗之時,唯有葉修看見了,人魚目光裡的委屈與憤怒,葉修皺起了眉頭。

人魚的雙手扯著頸子上的項圈,只見工作人員手上的高壓電擊器又往鏈子上一壓,人魚觸電般的抖動著身體,那漂亮的深藍色魚尾上的魚鱗卻是泛起了一陣陣寶藍色的光芒,會場裡有人發出了感嘆的驚呼,畢竟人造人魚的數量太少,一般的拍賣會幾乎是看不見人造人魚的,唯有最為頂級、高端的拍賣會才偶爾會有人魚被拍賣。

工作人員看這樣的舉動似乎引起了所有在場參與者的注意,將手頭上的高壓電擊器調低了電壓,又狠狠往鏈子上按了幾下,魚缸裡的人魚被電得一顫一顫,身上的鱗片也不住泛著漂亮的光澤,葉修手裡拿著煙,但是手指卻是不斷顫抖著,緊緊握成拳的手指也深深陷入了肉中。

葉修的隔壁來了一個男人,男人的目光卻是另一邊的魚缸,與被電得一顫一顫的人魚不同,另一邊的人魚卻是乖順地在魚缸之前,看來精神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水裡被放了什麼藥物,但是葉修沒錯過,那條人魚…不意外的,他也認識,而且在被改造為人造生物之前,那條人魚…可是個副元帥。

「前輩…」

「你也來了?」

「沒想到他們兩人竟然同時被拍賣…」

「讓你一條,好好對他。」

「這才是我想對前輩說的話呢,畢竟…他也是藍雨的軍人。」

「恨我嗎?」

「恨,但是也恨我自己。」

「嗯,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吧?」

「可能。」

葉修隔壁的男人開了口,葉修看了眼西裝筆挺的男人,也是他的熟人,不過這次的拍賣會之後,大概以後再也不會相見了,他們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珍寶,葉修對隔壁的葉秋說道:

「一條人魚讓給他,褐髮的那條。」

葉秋點了點頭,他也知道葉修旁邊站的男人是誰,反正最後這拍賣會場會直接被葉氏或喻氏給抄了,只要他們有達到目標就成了,此時,會場的氣氛被炒到最高.潮,最後兩樣拍賣品的競拍開始了,只見價碼是越開越高,葉修卻是等著,葉修旁邊的男人也在等著。

「你可不要到時手速太慢,讓你家的被別人買走了。」

「前輩才是,那個人可是少見的藍色系人魚,我聽說很多人就是為了他而來的。」

「呵,我自有辦法。」

兩人相互調侃了一會,最後又回到自己的目標上頭去了,競標板上的金額高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兩條人魚的價格都差不多,最後了…葉修拿過競標板,手上開始靈活的操作著,最後的倒數計時之中,兩條人魚的價格以小幅度開始增長,隨著又一次飆上新高價,直到最後一刻,葉修停下了動作,而兩條人魚的價格終於決定了…

得標者:0529與0210

葉修與身旁的男人同時鬆了一口氣,終於…漫長的尋找過程結束了,他們倆終於尋回了各自的珍貴寶藏。

拍賣場的保密措施作的非常好,沒有任何人知道拍下兩條天價人魚的買家是誰,葉氏兄弟離開賣場,也是經由特殊通道,每個參與拍賣會的買家,都會經由不同的通道進入與離開拍賣會場,葉修懷裡抱著他剛剛拍來的人魚。

怕這珍貴的拍賣品傷害到買家,所以所有人造生物在離開拍賣場之前,都會被注射強效麻醉劑,葉修懷裡的人魚頸上套著一個特殊的呼吸器,讓人魚能夠在陸地上維生,而葉氏兄弟的專車上常備著人魚專用的器材,葉修懷裡的人魚便是由特殊保濕布料包裹著,深藍色的長長魚尾垂在葉修腳邊,魚鱗上閃著一陣又一陣藍色的光芒,從人魚的狀態看來,那些人.販子並沒有好好對待他們的商品。

「哥,要去伊甸嗎?」

「其他的先送過去…至於…」

葉修看著懷裡的安靜睡著的人魚,眼裡滿是溫柔,嘴角一勾:

「藍河就直接帶回家吧。」

「嗯。」

葉秋點了點頭,畢竟這是嫂子,住家裡也是應該的,雖然嫂子還是條人魚,但是葉秋相信自己的兄長一定有辦法讓嫂子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那哥,我先回老宅了,你自己…」

「我是多大的人了,會照顧自己,而且家裡有家務機器人…」

葉修的手指輕觸著藍河的臉頰,直到本應沉睡不醒的人魚竟然張開了眼,一雙深藍色的眼裡帶著迷濛,葉修看見藍河的眼裡倒映著自己的臉龐,葉修才要開口,藍河竟是伸出了一隻爪子直葉修的頸子,尖銳著指甲在葉修的頸子上抓出了五道血痕,血的氣味讓藍河更為亢奮。

「哥!」

「噓…別嚇到他。」

藍河的貫用左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似乎完全使不上力氣,葉修皺著眉頭,說起話來輕聲細語,就怕再次激發藍河的兇性,葉修將藍河的手指一根一根扳開,反手握在了掌心之中,藍河的手指間有著一層透明的皮膜,手指上傷痕累累,不知道是人.販子做的還是自己傷的。

「回去時,請個專門的醫生…」

「哥…你的脖子…」

「小藍?」

葉秋皺著眉頭,總覺得自己的兄長瘋魔了,嫂子…不、這隻人魚剛剛放出了殺意啊,他是真的想要葉修的命,葉秋手上握著激光槍,若是這隻人魚膽敢傷害他的兄長,他只能當場擊斃他了…不管這隻人魚對兄長有多重要。

「…」

或許是葉修的手掌太過溫暖,藍河眼裡的紅色光芒散去,眼裡滿是疑惑,葉修舉起藍河的手,在唇邊親吻了一下,好冷…好冰,或許是扯到了傷處或是不知道壓到了什麼地方,藍河張著嘴低呼了一聲,臉上表情痛苦極了,葉修連忙察看藍河的身體,葉修的臉色沉了下來,藍河的左手…骨折了…剛剛藍河被注射了強效麻醉劑,葉修一心只放在藍河身上,倒是自己的失誤了,葉修讓葉秋取來放在車裡的醫療機器人,讓機器人先處理一下藍河身上的傷處。

「疼嗎?小藍?」

「…?」

葉修讓藍河側坐在自己身上,雖然骨折這種傷,回到家裡用醫療艙就可以很快治療完畢,但是…不知道人造生物是否能使用醫療液,還是請醫生過來看看比較保險,藍河好奇的看著自己被固定起來的手臂,又抬頭看了看葉修,接著又看了看葉秋,眼裡滿是好奇,看到藍河這般動作,葉修反倒是鬆了一口氣,藍河有自我意識,這樣就好了,葉修環著藍河腰部的手收緊了一點,這次他會好好的將藍河保護起來。

「哥?」

「嗯?」

葉秋看了看好像在發呆的葉修,總覺得藍河看著葉修的神情,好像在看某種好吃的東西一樣,加上害怕藍河又再次暴起,葉秋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葉修,葉修回過神,疑惑的看著葉秋。

「格…葛?」

「小藍!?」

「葛格?嗯?」

「不是哥,叫我葉修…」

葉修懷裡的藍河,像是小娃娃在學說話一樣,學著葉秋的話語,也不知道是不是久未說話,藍河的語調有些奇怪,對於剛剛自己新學到的話語,忍不住重覆了好幾次,葉氏兄弟看著藍河,忍不住失笑…不過葉修這兩個字,對藍河來說好像很難,藍河開口閉口了好幾次,還是沒說出來。

「沒關係…慢慢來…修、X.I.U…」

「咻?咻咻?」

葉修重覆了好幾次,藍河終於是發出了咻這個音。

「小藍好棒啊,是修…不是咻…是修,葉修…來,說看看…親愛的修。」

「哥,你的語氣透露了什麼…」

葉修像是教小孩一樣,但是裡頭混入的字句讓臉色平靜的葉秋嘴角不住上揚,葉秋搖了搖頭,還是先讓葉修回到自己的宅邸吧,那裡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葉修的手被藍河握著,指間被藍河尖銳著爪子來回磨蹭,藍河似乎很好奇為什麼葉修的指間沒有皮膜,不斷翻看著葉修的手,葉修任著藍河擺弄,只顧著糾正藍河的那個咻字。

「哥,多給他一點時間!」

「是…我太急了,小藍…」

「藍?」

藍河學著葉修又說了一個字,葉修親了親藍河的臉頰,只見藍河歪著頭思考了一下,嘟著嘴唇親了親葉修的臉頰,趁著葉修愣住的瞬間,又扭了扭身子,似乎是打算也親親坐在一旁的葉秋,葉修連忙將藍河抓了回來,藍河還一臉茫然。

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葉氏兄弟心中同時浮現出了這樣一句話。

「葉秋,回去訂幾套幼兒教育的軟體…」

「呃…需要請家教什麼的嗎?」

「我教他就好了,免得外面的環境對他不友善。」

「…」

哥,你知道嗎?你這樣很糟啊…對一個懵懂無知而且兇殘至極的人魚,你打算怎麼教?葉修斜睨了一眼自家兄長,還是打開了自己的光腦,將葉修講的東西都訂了一套,思考了一會,葉秋又為訂單上再添上了不少東西,比如人造生物的食物及人造生物專用的玩具之類的。

在葉修執著教導著藍河說話的同時,小型飛行磁浮車已經到達了葉修所居住的宅邸,這宅邸在葉氏的企業之中可以算得上非常的小,但是卻是擁有中央星系最高級警備系統及科技的宅邸,葉修將藍河抱下了車,葉秋看了眼自家兄長的背影,其實…他突然不知道找回藍河這件事是好還是壞了,嘆了口氣,葉秋終究還是回到了葉氏的老宅去了。

葉修將藍河與保濕布一同放在沙發上,藍河似乎有些害怕,爪子緊緊抓住葉修的衣服,讓葉修不得不再次重新將藍河抱起來,葉修本來是打算先回房去換身輕鬆點的服裝,不過眼下這個狀態,也只能將藍河一同帶回房間了。

「小藍,我換身衣服…你乖,在這看著?」

「咻…」

「是修…不是咻。」

「修…」

看著人魚那仰起的臉上有著害怕與擔心,葉修終於了解了,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對於這人造生物有著興趣,集美麗脆弱兇殘於一身的矛盾集合體便是這人造人魚,他也是…情願一頭撞入那深邃無邊的漆黑海底,若是可以,他願意長眠於深海。

就這麼一分神,藍河的眼裡再次閃過狠厲的紅光,魚尾一扇,也不知道葉修有沒有防備,竟是這樣被扇倒在了地上,藍河猛地一躍,整隻人魚壓在了葉修的身上,能動的手又重新掐住了葉修的頸子,隨著缺氧的感覺緩緩麻痺腦子,葉修卻是一指一指將藍河的手指扳開,直到帶著淡淡海水味的空氣重新湧入肺裡,葉修狠狠咳嗽了好幾聲。

「不是…是這裡,小藍…是這裡…」

葉修一邊咳著,藍河卻是用力掙扎著,葉修將藍河尖銳的爪子移到自己胸前,心臟的位置,還用力將藍河的爪子往心口壓了壓,葉修壓下藍河的腦袋,將藍河壓在自己的肩上,疼痛讓葉修倒抽了一口氣,藍河在咬他。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藍…」

葉修在藍河的額頭上親吻,喃呢著道歉的話語,藍河的爪子在葉修的心口上收緊,最終…藍河蜷起了身子,像個無助的孩子,葉修一把抓住藍河的爪子,也不管上頭尖銳著指甲將自己的手上血痕,只是將藍河的手放在唇邊仔細磨蹭著。

「你沒有來…」

「好疼、好痛…」

「討厭…」

「不要、不要靠近我!」

「葉修…」

低低的啜泣聲伴隨著細碎的話語拼湊成了藍河在被改造前的經歷,葉修心疼不已,藍河的身體不斷顫抖著,葉修只能將藍河緊緊擁在懷裡。

將戰俘及奴隸改造為人造生物的過程簡單而粗暴,只需要一管基因突變劑就可以了,但是…這基因突變劑本身也是有分成不同等級,像是黑市所能取得的基因突變劑…本身就是最劣質的那種,被注射者雖然能快速被改造為人造生物,但是,基本上因為基因突變的過程太過於激烈,導致被注射者在繭內死亡率極高,而且就算變成人造生物之後,也可能存在其他隱憂。

「小藍,對不起…」

「…」

「小藍?」

葉修的手輕撫著藍河光裸的背脊,只是葉修再怎麼呼喚,藍河卻是再無反應,葉修一驚,立刻起身,也不管胸前那五個血洞,他以前是軍人,比這嚴重的傷他受得多了,藍河這樣的攻勢對葉修來說,其實算不上什麼的,葉修看著蜷起身子的藍河,藍河竟然睡著了,眼角掛著的淚珠子從藍河臉頰上滑落,最終落在地上成為了一顆美麗而剔透的琉璃。

「是我對不起你,害你受苦了。」

葉修吻著藍河的眼角,但是心裡卻是愧疚交雜著狂喜,他的藍河…竟然還保有自我的意識,他記得他,光是這點,就讓葉修狂喜不已,葉修小心的用保濕布將藍河包起,又放回了床上這才去處理自己身上的傷口與地上的琉璃珠子。

葉修坐在床邊看著沉睡中的藍河,光腦向自家弟弟發了一些訊息後,一通陌生來電響起,葉修看著陌生的號碼,嘴角微微揚起,終於來了…

「喂…」

「前輩…」

「果然是你,你怎麼想?」

「自然是…」

葉修走出房間,來到了陽台上,隨著青煙緩緩飄起,兩人之間的交談被帶著金桂香氣的風給吹散,葉修掛了電話之後,帶著一身清爽與淡淡的花香躺在了藍河的身邊,連著保濕布,將藍河圈進了自己的懷裡。

「晚安…」

他的愛人…他的小人魚…從現在開始,他們的生活會變得更為美好,不再有惡夢及疼痛了…

葉修這覺睡得十分沉,而且也十分好,他沒作惡夢,一張開眼,人魚那雙眸子正直勾勾看著自己,葉修的手指滑過藍河的臉頰,將散落的髮絲撥回藍河那對尖耳後頭,嘴角微微勾起,在藍河唇上落下了一個吻。

「小藍,早安…」

「哥!你醒了沒啊!叫我那麼早來,你倒是起床啊!」

打破這繾綣氣氛的,是從葉修光腦裡傳來的,葉秋的聲音,他帶上了葉氏最好的醫療團隊,很早就到葉修的宅邸前,偏偏…宅邸的主人好像睡得死沉死沉,葉秋都懷疑他的兄長是不是被人魚給殺了。

「…」

進到葉修宅邸的眾人都看到葉修的臉色十分的不好,不過葉修懷裡的人魚倒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來又是要睡去的樣子,葉秋連忙招呼葉氏的醫生去看看自家兄長懷裡的那條人魚,要是讓他哥不舒爽了,就是他也會被整得不舒爽…葉氏團隊的醫生連忙架設起儀器,就開始為藍河檢查身體了。

「別怕,小檢查而已,我在這裡看著。」

「葉修…」

藍河親了親葉修的臉頰,葉修這才將藍河放在了儀器上頭,因為需要採樣,醫生使用了不傷害人體並可以快速代謝的特殊鎮定氣體,葉修握著藍河的手,看著醫生小心的為藍河檢查身體。

「大少爺、二少爺…報告已經出來了。」

醫療團隊之中,為首的醫生手上拿著一份詳細的報告,醫生推了推眼鏡,其他醫生則是默默收拾著架設起來的設備,他們既然在葉氏做事,自然也知道什麼時候該開口,什麼時候不該開口。

「說吧…」

「這位…」

看著醫生斟酌著要使用的字句,葉修挑了挑眉,最終醫生還是選了個安全的字詞: 

「這位少爺,他的身體有多處大大小小傷痕,應該是被利器或鈍器所傷,另外手臂上的骨折昨天做過基礎處理,身上的傷在進入醫療艙休養幾個小時就會完全痊癒。」

「…繼續說。」

緊接著,醫生表情有些凝重,葉修點了點頭,示意醫生繼續說下去,醫生翻看了一會報告,思考了一會後才開口:

「少爺身上還殘留著基因突變劑,經過檢測…應該是最近在黑市流竄的最新型的那種…」

「對小藍的身體有什麼傷害嗎?」

「剛剛解析過了藥劑成份…對少爺的身體來說,當初下的劑量可能過少,所以少爺現在的基因裡有82%左右是人魚,剩下的18%則依然是人類的基因,往好一點的方向去想,少爺的壽命可能會比一般人造生物長。」

「…」

葉修的手指輕敲著桌面,藍河這時悠悠轉醒,又被葉修抱在了懷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藍河有些不好意思,掙扎著想從葉修懷裡脫出,葉修輕笑一聲,都自己人,怕什麼羞呢…

「身體,還好嗎?」

「一切正常,不用擔心,等會去醫療艙睡一會,那些人對你們不太好吧。」

「…不疼的,已經不痛了…」

藍河揚起一抹笑容,因為他的英雄來救他了,在他意識還很混亂之時,他便被葉修給帶走了,摸了摸葉修的臉,藍河親了親葉修的臉頰,人太多…他不好意思跟葉修接吻。

「我能用一般型號的醫療艙嗎?」

「能的…少爺您並未完全被改造,而且,目前葉氏研究所也正在研發將抑制突變基因的藥劑。」

「那表示…」

「基因突變為不可逆的過程,但是…至少可以維持您的身體不再惡化。」

「是嗎…」

「另外,這邊我們會開出一些藥劑,讓少爺您身體之內的突變劑能更快代謝…」

「好的,非常感謝。」

藍河點了點頭,這副模樣…能夠保有自我意識已經算很幸運了,只是…藍河擺了擺自己的魚尾,以後他是不能再走動了嗎?

「我覺得挺漂亮的。」

葉修摸了摸藍河漂亮的魚尾,這本來是一雙修長的腿,葉修忍不住又摸了摸藍河的尾巴,藍河臉上泛上一點紅,魚尾揚了揚,示意葉修可不要太過頭…不過這觸感…

「冷冷的…滑滑的…」

「哥,這是魚鱗啊,而且嫂子還是需要泡在水裡的,你確定現在不讓嫂子先去躺醫療艙?」

「說的也是,葉秋,你讓團隊先擬定一下治療休養的流程,我先帶小藍去醫療艙。」

葉修抱起藍河,但是腦子裡卻是有些混亂的,人造生物的壽命普遍很短,因為基因被強制突變…而現在的人類還在不停的進化,壽命大約350年左右,葉修還不到五十歲,但是藍河還能活多久?十年、二十年?

「你在擔心什麼?」

「…」

「不是沒有被完全改造,說不定我也能活個兩百歲,當隻長壽的人魚。」

「噗嗤。」

現在沒有外人,兩人倒是歪膩上了,藍河蹭了蹭葉修的臉,對於現在這樣的狀況,他已經算滿意了,只是…

「能不能想想辦法,我想要一雙腿…不然連站起來都很難。」

「我抱著你不好嗎?」

「不好…」

藍河被入醫療艙內,嘴裡還在嘟嚷著什麼,葉修將藍河頸子上的頸圈解開,免得妨礙藍河呼吸,直到藍河被專用的醫療液完全浸泡並陷入睡眠之後,葉修才離開了房間。

葉修將研究總結扔給了葉氏團隊之後就駕著磁浮飛車回家了,在那之後,出於葉修的私心,葉修並不想太早給自家小人魚一雙能到處自由走動的腿,畢竟…能多抱一會兒是一會,他還想多跟藍河膩上幾十年呢。

葉修與藍河依然住在原來葉修的宅邸,只是葉修大手一揮,讓藍河見識到中央星系葉氏的行動力與土豪力,葉修的宅邸後方建了個與宅邸一樣大小,一樣高度的深水魚缸,這自然是為藍河做的準備。

藍河雖然未完全被改造成人造生物,但是身體的購造已經與一般人有所差異,甚至藍河除了輪倚與被葉修抱著以外,無法自力行走於陸地之上,葉修到家時,藍河正在礁石旁邊曬著太陽,深藍色的魚尾在水底閃閃發亮,藍河似乎頗為適應這種半濕半乾的生活。

葉修靜靜看著藍河,藍河似乎未發覺葉修已經回到家中,帶著細黑框眼鏡看的手上的書,一頭長髮在葉修出門前就已經被葉修梳理整齊,扎成了長辮,逆著光,葉修覺得他的小人魚怎麼看都好看。

「小藍。」

「嗯?葉修,你今天怎麼那麼早?」

葉修手上抖了抖一旁放著的保濕布將藍河連布一起抱了起來,藍河起初還有些不開心,他希望至少自己是條獨立自主的人魚,可惜在葉修強烈的反對與順毛之下,最終藍河只得到了一台磁浮輪椅,想掙到兩條腿…看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研究結束了,總結就留給團隊就是了。」

「這麼說…」

藍河的眼睛亮了起來,葉修這些年跟著葉氏團隊研究的就是壓制基因突變的藥劑,藍河自己也申請了自願做為試藥品,葉修當然捨不得…不過在藍河的堅持之下,葉修只好親自為藍河做了藥劑試驗,目前藍河的基因已經完全穩定了下來。

而中央星系也在葉氏操作之下,開始將買賣人造生物視為非法,並開始取締,這幾年在葉氏的支持之下,也頗有展獲,而賣出藍河的人.販子也早在兩年前被喻氏一網打盡,葉修有些遺憾,沒想到竟然輸給了那個姓喻的,不過想來,那群人.販子大概會後悔自己活著吧。

「葉修,我什麼時候能有一雙腿?」

「呃…」

葉修還真沒想到,藍河沒忘了他的腿,藍河揚了揚自己的那條漂亮魚尾,他不想一直給葉修抱著,他有著身為藍雨軍人的驕傲,他想與葉修併肩而行,不過葉修可捨不得…這尾巴,摸起來多滑多涼啊,不過考慮到將來兩人的那啥生活,還是該把腿還給藍河。

X光顯示,藍河要有一雙腿不難,難的是後頭復健的過程,而且就算藍河能夠正常行走,但是每跨出一步就會劇痛難耐,畢竟人魚的身體構造跟人類還是有所不同。

「過陣子吧,你的腿不想用假的那種吧?」

「當然,X光上不是顯示我只一半變成了人魚嗎…」

「我們又不是魔法世界,那可能給你灌個藥你就長了一雙腿?難不成你要用聲音來換?」

「胡扯!咱這是科學世界好嘛…」

「不過啊…」

「怎麼?」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用聲音換了吧,我捨不得你在床上叫我的聲音…聽了就硬了。」

啪!面對葉修這直白的搔擾,藍河給的回應是一魚尾拍在了葉修腰上,葉修倒抽了好幾口氣,並表示充份接受到了藍河的不滿。

「我在想了…不過後頭的路可長得,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哼,我可是前軍人。」

「好好好,晚上還吃魚嗎?」

「…生的?」

「熟的…」

藍河嘟起了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基因突變的影響,藍河變得很喜歡吃魚,尤其是生的魚,葉修為此傷透了腦筋,還特意請教了葉氏的醫療團隊,最後兩人各退了一步,藍河至多可以接受半熟的食物,而葉修偶爾會去買稱為”壽司”的食物。

「想吃壽司了…」

「小饞魚!不過晚上得吃熟食。」

「嗯!牛排三分熟!」

「…作弊啊,小藍。」

藍河輕咬了葉修的鼻尖,這似乎也是藍河在變為人魚之後養成的習慣,藍河在葉修的鼻尖上留下了一個淺色的牙印,葉修無奈嘆了口氣,他妥協了,一手抱著藍河,一手打開光腦,葉修直接訂了星際外送,豪華等級的壽司大餐,再過30分就會到達葉修與藍河的家。

人魚是有發情期的,在每年的春秋之際,人魚便會發情,葉修一開始是不知道的,因為雖然經手過不少人魚的買賣,但葉修根本不在意人造生物賣出去之後是死是活,不過在藍河回到葉修身邊之後,葉修便開始對於人造生物生態上了心,還好葉修這幾年拍回了不少人造生物在”伊甸”之中,在對於人造生物生態研究上,葉修與葉氏都貢獻了不少心力。

身為有節操的人類,面對著自家情人,臉上泛著潮紅,眼眸帶著水霧的樣子,葉修覺得…是時候把節操丟了,葉修看著身邊不住用手指摳弄著下身的藍河,竟是覺得這時的藍河,誘人極了…也更為接近人魚,藍河的魚尾竟是退化回了只到藍河大腿的一半,而原本該被魚鱗覆蓋的部份竟是露出了挺翹的白嫩臀部,還有兩腿間竟然有一條縫隙。

「葉修…嗯…」

泛著淺色光芒的魚尾勾著葉修的大腿,藍河雙手攀著葉修的頸子,臉頰用力蹭了蹭葉修的身子,赤裸光潔的上半身緊貼在葉修身上,葉修被藍河整條魚撞倒在淺灘上,兩人半泡在水中,葉修只能抱著藍河,任著藍河磨蹭著自己的身體。

「小藍,難受?」

「熱…還有這裡…好癢…」

藍河竟是拉著葉修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兩腿之間,葉修驚訝的發現,藍河的兩腿之間,竟是濕得不得了,葉修將藍河的玉莖握在了手中,上下輕撸了幾下,藍河便弓起了身子,身子顫抖了幾下,竟是就這樣射了出來,葉修的手上濺滿了白色的精水。

「嗯…」

「發情了?」

「葉修…難受…」

藍河雙手撐在葉修身邊,低下了頭咬住葉修的頸子,犬齒滑過葉修的頸側,一絲淡淡的血腥味散開,葉修低笑了一聲,藍河也是膽子肥了,葉修染著白濁的手狠狠擰了下藍河半軟的慾望,藍河低呼了一聲,視線一下便被反轉,葉修一下便反守為攻,藍河瞇起了眼,魚尾微微擺動,將灘上的水帶起,水珠不斷潑灑在兩人身上。

「想要我怎麼做呢?小藍…」

「嗯…揉揉我…這裡,還有這裡…」

藍河的雙手捧著葉修的臉頰,兩人擁吻在一起,舌尖與舌尖交纏追逐,藍河的魚尾不斷上下擺動著,葉修的手指夾著藍河胸前的紅珠,指腹揉搓著敏感的紅珠,藍河從鼻腔中發出斷斷續續帶著愉悅的哼聲,葉修彷彿受到鼓勵似的,舌尖掃過藍河的口腔,纏著藍河的舌尖吸吮著,葉修屈起一條腿,膝蓋磨蹭著藍河兩腿中間,粗糙的感覺刺激著藍河的感官,藍河興奮的連頸側的鰓都不斷張合,尾巴也微微抖動著,葉修甚至能感覺到藍河的玉莖又再次挺立了起來,還不斷淌著水。

人魚都是水做的嗎?葉修心想…這些微的走神倒是讓藍河不滿了,輕輕咬了咬葉修的舌尖,催促著葉修快些回神,葉修反手扣著藍河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津液從藍河的嘴角淌下,葉修的舌尖將嘴角的津水舔去後又再次吻上了藍河。

「哼…嗯…」

「還算滿意?」

「嗯…還可以…啊、別弄。」

結束了這個繾綣的吻,藍河舔了舔嘴角,葉修聽見藍河的回答,指甲摳弄了下紅珠上的乳孔,藍河的身體彈跳了一下,葉修的手再次回到藍河的兩腿之間,他是第一次見到人魚發情,所以…葉修決定在丟掉節操之前,先好好研究研究藍河的身體,畢竟這時期的藍河,葉修並不想假借他人之手來解開人魚的秘密。

「嗯…這裡是會陰嗎?」

葉修的兩根手指曲起,在藍河的兩腿之間不斷摸索著,藍河扭著身子,冰涼的身體難得漫上臊熱,葉修卻壓住藍河的身子,指尖在藍河雙腿之間不斷探索著,直到摸到了一條肉縫,葉修心底震驚,取代囊袋的竟然是…

「摸那兒呢…」

「太意外了…」

「啥?」

藍河不解,直到葉修的手指探入了肉縫之中,藍河的身體一僵,差點暴了粗口,這身體太坑了…

「有肉縫…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功能…」

「滾…手指給我…啊、嗯…」

藍河的手緊緊攥著葉修在他體內作亂的手,葉修反倒是越戰越勇,熟悉的蘇麻感讓藍河全身發顫,抓著葉修的手緩緩鬆了開來,葉修嘴角微勾,自家小人魚還是太過生嫩,葉修抽出埋在肉縫之中的手指,指尖還在肉縫口勾了一下,藍河的魚尾猛地跳動了一下。

「我就稍稍檢查會兒,不會讓別人知道的…」

葉修低聲在藍河耳邊說著,手指尖還掛著一絲透明的液體,藍河臉上一紅,直想逃進魚缸裡,葉修一手圈住藍河的腰,將魚給抓了回來,藍河背朝著葉修,尾巴被葉修一臂撐起,葉修一手握住藍河的玉莖,下身卻是緩緩往上頂弄,藍河能感覺臀部不斷被頂弄著,藍河一手抓著葉修的手臂,葉修低頭吻著藍河的頸側,一個又一個吻落在藍河的鰓上,濕熱的感覺滑過頸部,藍河忍不住仰起了頭,低喘出聲。

「葉修…」

「嗯?」

「想要、嗯…想要…」

「想要什麼?」

「想要,你…」

藍河身子一扭,直接面對著葉修,一邊低聲呢喃著就吻上了葉修,手上扯著葉修的衣服,葉修意會,將藍河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藍河尖銳著爪子沒幾下就將葉修衣服上的扣子全給挑掉了。

「那麼粗暴?」

「一顆一顆解太慢了…」

「剩下的我自個兒來。」

葉修握住藍河的爪子,在上頭落下幾個吻,將藍河放倒在淺攤上,自己脫去了衣服,看到葉修胯間早已挺立許久的肉刃,藍河還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別怕…你都已經濕成這樣了,以前又不是沒有經驗。」

「滾!」

藍河氣得尾巴一甩,不過…葉修可也不是白白被魚尾拍的,反手抓住魚尾尾端,藍河倒是拿葉修沒辦法了,被葉修手一抖直接翻過了身,葉修的膝蓋輕壓住藍河的魚尾,手指再次探入藍河的後穴之中。

「已經很軟了,這是發情期的關係嗎?」

「誰知道啊,要做就快點做!」

「是是是…要是直接射在縫裡,小藍…你會懷上嗎?」

「種族隔閡…啊…」

隨著葉修緩緩推入,藍河只覺得一陣陣酸麻與被充滿的感覺讓藍河忍不住瞇起了眼,眼裡的水霧化為水珠,落進了清澈的水底,將清淺的海底佈上了漂亮的琉璃珠子,葉修掐著藍河的腰,基於人魚身體構造的關係,葉修只能由側邊進入藍河的身體,直到完全進入,葉修只覺得自己頭皮發麻…太舒服了,葉修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小藍,還好嗎?」

「嗯…」

「嘶…」

感覺到藍河的小穴開始收縮擠壓,葉修倒抽了好幾口氣,忍著差點就繳械的衝動,葉修開始往前頂弄,一開始慢而淺,緊接著是狂風暴雨似的抽插,藍河的魚尾不住拍打著淺灘,發情期讓藍河的身體敏感到令人不敢置信的地步,藍河的玉莖不止高高翹起,還不斷噴出點點白濁,讓淺灘染上一絲情色氣息。

葉修小心移動翻轉藍河的身體,將藍河緊抱在懷裡,一手圈著藍河的腰,另一隻手則是將藍河抖動的玉莖收入了掌中,藍河的後背緊緊貼著葉修胸口,漂亮的長髮散開,葉修親吻著藍河的後頸,在上頭落下紅豔的牙印,藍河的魚尾落在葉修的兩腿中間,臀瓣中間插著一根紫紅色的肉刃,藍河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葉修的肉刃再次狠狠肏入藍河的小穴之中,藍河身前的玉莖又滴下了白濁,葉修卻是緊緊掐著藍河的玉莖根部。

「葉修…啊、放開…嗯…」

肉刃變著角度撞擊藍河腸道的敏感點,藍河的身體一抖一抖,不能解放的感覺讓藍河忍不住不斷拍動著魚尾,葉修抽出肉刃,將充血的穴肉翻出,又重新頂入,快感再次沖刷著藍河的神智,藍河一手握住葉修的手,尖銳指甲將葉修手背劃出一道道血痕。

「洩太多次對你不好…乖小藍…」

「放、啊放開…葉修…」

快速的抽插將小穴流出的液體打成了白色泡沫,藍河的魚尾上頭已經沾染了很多黏液,隨著藍河帶著泣音的哀求聲,葉修一口咬住藍河後頸,肉刃盡根退出藍河的小穴,前端在穴口變著角度淺淺抽插著,葉修放開藍河玉莖的同時,肉刃也盡根沒入了小穴之中,敏感點被肉刃擦過,藍河仰起了頭嗚咽一聲,爪子被葉修緊緊攥在手中,玉莖噴濺出大量白液,而溫熱的液體也隨之一股股澆灌在腸道之中。

「嗯…」

葉修還在淺淺抽動著肉刃,藍河則是瞇起了雙眼,被充滿的感覺令藍河有些恍神,藍河整條魚差點癱軟在淺灘上,葉修低笑了一聲,藍河能感覺葉修的手臂收緊了一些。

「熱…黏,退開…」

「退開?但是你下面那張嘴可不是這樣說的。」

「走開!」

「喲…拔屌無情啊,那裡又濕又熱,吸得我…」

「閉嘴!」

大概是與葉修交合過一次,藍河現在明顯恢復了一些神智,不滿的上下拍動著魚尾,這樣的姿勢對他來說,太過於疲累了,葉修低聲笑著,牽引了兩人還交合著的地方,藍河難耐的呻吟了一聲。

「嗯…葉修…」

「嗯?」

「還是好熱…熱…」

葉修退出藍河的身體,兩人躺在淺灘上,歪膩了好一會,葉修讓藍河趴在自己身上,一條深藍色的魚尾浸在海水之中,偶爾上下擺動一下,不過這才沒多久,藍河便覺得已經退去的燥熱又重新泛向了四肢,葉修的手還在藍河身上亂摸,藍河低喘著,低著頭又吻上葉修的唇,葉修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不…還有個地方…

「葉修!」

藍河被葉修攔腰抱起,藍河整條魚坐在葉修懷裡,葉修用那處蹭了蹭藍河的臀部,這樣的姿勢讓藍河覺得彆扭萬分,不住左右扭動著,葉修親了親藍河的肩膀,就這樣磨磨蹭蹭,兩人之間就變了滋味,情慾漫延,葉修的肉刃又重新站了起來…

「小藍…」

「嗯…別摸那裡…啊嗯…」

「這裡…進得去嗎?」

「別、葉修!」

「別怕…既然生出了這樣的器官,自然有他的用處…不如,咱們用上一用?」

「滾!哈啊…嗯…」

葉修的手指又重新回到了肉縫上,肉縫被葉修的兩指撐開了一點,隨著燥熱重新回歸,葉修的指尖沒多久就已經濕答答,葉修吻了吻藍河頸側的鰓孔,肉刃前端頂了頂肉縫,藍河嚇得身體一僵,感覺前端被肉縫夾住,那酸爽的感覺讓葉修頭皮發麻,不過現在得先安撫安撫身上的人魚才是。

葉修的手指溫柔的揉搓著肉縫,另一手則是又回到了藍河的胸前,兩顆茱萸彷彿不甘寂寞似的挺立著,葉修的手指繞著乳頭打著轉,指腹狠狠碾壓著乳頭,藍河輕哼了幾聲。

許是本能凌駕了理智,藍河的身子軟了下來,扭著腰,肉縫緩緩將肉刃吞入,魚尾因為被充滿的快感而忍不住抖動著,剛剛被餵飽的小穴瘋狂張合著,腸道裡的白濁將兩人身下的淺灘染上點點白濁,直到肉縫完全吞入肉刃,兩人才低低喘著氣。

「藍?還好嗎?」

「你、太粗暴了!」

「疼?」

「不、好漲…又酸…葉修…啊…」

在葉修開始往上頂弄時,藍河的抱怨瞬間轉了個調,變得又甜又膩,帶著點撒嬌的感覺,葉修在藍河胸前的手滑到藍河腰上,手指隨著肉刃進出肉縫的節奏,探入了肉縫之中,藍河身子一顫,隨即沉入了葉修所帶來的一波波快感之中。

「啊、嗯啊…葉修…葉修…」

「小藍…」

藍河仰起了頭,身子隨著葉修的頂弄而不斷上下搖晃著,一陣陣直衝腦門的快感讓藍河的嘴角淌下了一絲透明的津液,生理的淚水不斷由眼角滑落,在淺灘上落下了一個又一個琉璃珠子,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散發著七彩的光芒。

葉修直接摁著藍河,藍河再一次被掀翻,肉刃淺淺退出三分,又重重頂入,藍河的魚尾猛然一抖,身前未被撫慰的玉莖竟是直接射出白液,薄白色的液體有一部份噴濺在藍河的身上,葉修的肉刃盡根退出,在肉縫口緩緩磨擦著,藍河轉過頭,眼裡帶著疑惑,沒想到葉修又一次重重撞入,肉刃撞擊著肉縫深處,前端頂著一個地方,藍河的身子一僵…

「葉…葉修…那是…」

「嗯?」

前端又一次頂上,藍河只覺得全身蘇麻使不上力,肉刃前端不斷磨蹭著那處,藍河爽得上下齒列直打顫,葉修卻是隱隱約約知道了那處是那…葉修猛地一頂,當然是頂不開,畢竟藍河並未完全基因突變,葉修有些失望,不過前端還是變著角度頂弄磨蹭著那處,藍河的爪子抓住了落在淺灘上的琉璃珠子,葉修的手輕輕掰開藍河緊握著的爪子,將自己的手蓋了上去。

「別擔心,哥用了那麼多力氣也沒撞開…看來是萎縮或是發育不全…」

「怎麼、你的語氣有點遺憾…」

「現在的生殖技術很發達…」

「你倒底是射不射…啊嗯…」

「你說呢…」

低啞而染著情慾的嗓音讓藍河全身發麻,葉修的肉刃在肉穴之中變著角度淺淺抽插著,藍河忍不住想要收緊爪子,葉修低笑一聲,狂風暴雨似的開始抽插了起來,藍河仰起了頭,再次隨著本能沉入了情慾快感之中。

直到一股股溫熱的液體澆灌在體內,藍河這才被燙得神智恢復了一絲清明,葉修的吻落在藍河頸側的鰓孔之上,藍河的身體微微發著抖,直到葉修的肉刃軟化了後退出那條肉縫,白液隨著葉修退出而緩緩從還未能合攏的肉縫中淌出。

「夠了吧!」

「其實…呢。」

葉修看著有些氣憤的藍河,親了親藍河的嘴角,畢竟不知道發情期若是太過縱慾會不會對身上趴著的人魚有什麼影響,不過現在趴在葉修身上的藍河,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慵懶的性感,尾巴微微擺動,葉修只覺得下腹那團邪火又重新燒了起來。

「葉修…」

「怎麼?」

葉修正努力壓下下腹那團邪火,沒想到藍河卻是主動的摸上了葉修的肉刃,帶著薄薄皮膜爪子有些冰涼,上下撸了撸葉修的肉刃,葉修瞇起了眼。

「還是好熱…」

「……這可是你自找的。」

葉修抱起藍河,兩人方才一番胡鬧,現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還是回到床上吧…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葉修舔了舔嘴角,思考著等會該怎麼將小人魚吃乾抹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