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业火浮沉

Chapter Text

民国二十一年的冬天格外冷,还没交九,穿城而过的武烈河就上了冻,冰面有半尺厚。荣石一贯身体好火力壮,这天早上起来骨头缝里也觉着有点寒浸浸的,赶紧把洋裁缝做的呢子大衣换成了上好的紫貂,又吩咐管家索杰把大毛衣服找出来给荣树荣意两个小的送去,顺便把车预备好了,吃过早饭他要去山上打猎。
按理,荣树荣意的岁数还小,就算穿大毛也该是狐肷或者猞猁狲的,老辈人的说法是年轻轻的就穿名贵皮子会折了福寿。但一来当家的荣石还不到三十岁,走南闯北脑袋挂在腰带上过了十来年,对一切老理儿都凭着直觉嗤之以鼻;二来,用荣石自己的话说,我荣家又不是穿不起貂!故而荣家三兄妹冬天的衣裳帽子一水儿上好的貂皮,看着别提多富贵了。
不但富贵,而且扎眼。今年庄稼收成不好,土匪闹得就格外凶。往年间也不至于这样,有张大帅经管着,拉起杆子占山头的胡子们不敢动静太大,都是小打小闹,惹毛了东北军,坦克大炮轰不死你个兔崽子。可惜张大帅前两年在柳条湖挨了日本人的炸,张小六子手腕明显赶不上他爹,关外四省的土匪像墙根后头的狗尿苔一样噼哩噗噜地往外冒。承德周围好些地主富户家里都遭了打抢,也有几家的少爷小姐被人绑了肉票,穿这么张扬一件紫貂等于在脸上明晃晃写着“老子有钱”,索杰便上前半步劝道:“大少爷,外头乱得很,打猎还是换件衣裳吧。”
“用不着。”荣石拉开衣襟拍拍腰里一巴掌宽的武装带,上头满插着毛瑟弹匣,黄铜弹头亮晶晶露在外边,看着和早上的北风一样带着凉气。“真要是瞎了眼惹到我头上,别怪老子为民除害。”
他头发新剃过,耳边鬓角都刮得微微发青,尤显得英挺夺人,往院子当间一站,有种万夫莫开的气势,索杰笑了下,没再驳回,换了个角度:“那大少爷多带点人出去。”荣石挑起眉毛看他,那意思是我还用得着人多壮胆?索杰接着说道:“要是您为民除害了,得有人往出抬土匪不是。”
早饭吃过,荣石自己开着车往城外去。荣意小女孩儿心性,嚷着要跟来,他没让。局势怎么样其实明白人心里都有数,小日本去年炸了柳条湖,今年没等开春就扶着溥仪坐了金銮宝殿,又派兵打上海,荣石对政治不算敏感,都闻出了空气里的火药和阴谋。小日本儿的胃口可不是奉天旅大和长春能喂饱的,吞完了黑吉辽,就该轮到热河了,和小日本一比,土匪算个毬。再说,那些平常老老实实种地、歇冬了把锄头犁铧换成大刀片子、壮着胆子抢几斗米一口猪的“土匪”,他还真没看在眼里。
出了承德往西北十几里地就是山,城边不会有什么大动物,荣石托大,猎枪都没拿,手里掂着二十响的镜面匣子优哉游哉往山上爬。山路背阴,北风一过松树枝子就飒飒地响,细听松涛里夹着几声细碎的咕咕声,像是山鸡的动静,还不止一只。大冬天的,弄个山鸡锅子吃着又鲜又暖和,他来了兴致,跟着叫声往林子里走了几步,果然看见了三四只山鸡围在松树下头啄松子。打头的那只公的尾巴上翎子约莫有尺把长,吃得圆滚滚,看着怎么也够炖一锅的。荣石猫在树干后头刚要瞄准,就听斜前方跟放炮仗似的响了一声,铁沙子嗖嗖乱飞,几只山鸡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了个稀巴烂,有只特别顽强的还在地上紧着扑腾翅膀。
——啧啧啧,这山鸡做得了肯定一咬满嘴铁沙子,好东西生给糟践了。荣石边可惜,边从树后头出来拎起那只公山鸡的腿,果然挺肥。
“放下,那是我打的!”开枪那人从树后头蹿出来,头上带个黄烘烘大狗皮帽子,帽檐压在眉毛上,身上是看不出本色的粗布棉袄,腰里麻绳勒着当裤腰带使。脸倒是挺嫩的,让北风吹得通红,大概棉袄也暖和不到哪儿去。
荣石看看那人手里的老套筒乐了,这玩意儿岁数说不定比他还大,打一发就得重新装火药,现在跟烧火棍也不差什么:“你、你卖给我得了。”
“你那是抢!”
“刚才你不是没、没出来吗。说吧,要多少钱?”荣石枪交左手,右手摸摸兜,掏出两块袁大头来往对面一递,“够买一百斤大、大米了。”
那人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的左手,看了看银元,没接,咽了口唾沫说:“我看你枪不错,这么的吧,枪给我,山鸡给你。”
“枪、枪多少钱?山鸡才多、多少钱?”荣石直晃脑袋,右手又往前送了一点儿,“两块现大洋,不、不少了。”
那人毫不犹豫把荣石的手推回去了,顺势要去抢他手里的山鸡:“要么拿枪换,要么山鸡还给我,我还没吃饭呢。”
荣石歪了下脑袋,当着他的面儿一发一发把子弹全都退出枪膛,最后把装弹的桥夹也抽出来,然后把空枪往他身前一递:“枪、枪给你。”
“你耍我呢?光给枪,没有子弹能打吗!”
“就一个山鸡,你又想换、换枪,又想要子弹,”荣石左手一松,空枪砸在他们俩人中间的地上,立刻反手从腰后又拔出支崭新的毛瑟来瞄着那人的眉心,“砍头的买卖有人做,亏本的买卖没人做,你是不是觉得我肯出两块袁大头,就以为我、我真傻?”
那人面不改色地把老套筒拿下来开始装火药,露在破棉袄外头的十根手指明明冻得和胡萝卜似的,装填的动作竟然奇快无比,荣石眼睛咔吧两下的功夫,自己面前就架起了黑洞洞的枪口。那人笑道:“镜面匣子穿紫貂,热河大亨荣大少,那自然是不傻的。久闻荣少大名,兄弟戴刀,打算借你一把匣子使使,想必荣少是肯的了?”

#是的没有错!朕又拉了个郎 #觉得这个西皮可以叫貂刀耶 #不荣少你不傻就是有点结巴不影响你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