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人两颗心chapter24.

Work Text:

离情人节还有两个星期,这期间足够不二为那件事做准备。不过他对此伤透了脑筋,认为自己已经把毕生的审美都用在这上面。虽说做法不太难,但需要在设计上下功夫,原田笑话他过于认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搭配不是还有网上的博主手把手地教?可他认为若按部就班地做就实在说不上有什么新颖的地方,他希望这样东西对幸村来说是特别的。

原田纳闷曾几何时他们俩都还在单身,自以为今年的情人节有这么个舍友陪着过也挺好的,可乌飞兔走,现在看不二铆足了劲地一个人捣鼓着那样东西,他想自己帮不二总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意味,今年的情人节他毋庸置疑的得一个人过。

 

情人节这天恰巧周末,不二早早准备好后却开始踌躇起来。

“我说你起这么早就为了发呆?”原田现在巴不得不二快走,只要他多待一会儿自己幼小的心越有可能受到伤害。

“我在想怎么联系精市,是要短信还是电话。”不二苦恼地说。

原田暗叫不好,这个人要开始了!他于是像摆脱麻烦似的连忙说道:“打电话,打电话!尽早解决尽早完事!”

“可是我怕尴尬呐,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口,直接说感觉怪怪的,打电话还是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既然是他先喜欢的你那就意味着是他输了。虽说他之前被你冷处理了,可你不二周助打个电话下发个命令,他还不是得像个保护王子的骑士说到就到。更何况今天是情人节唉,你要是直接告诉他,他还不得从二号宿舍楼插个翅膀似的飞来我们三号宿舍楼。”原田现在被不二搅乱得睡意全无,精神焕发地继续他嘴炮日常。

“不要,这样就没有惊喜了。”

“切,你就是穷讲究,就怕你到嘴的肥肉最后要飞走。你这么恶劣的人不给幸村惊吓都不错了,结果你现在还要来惊喜。就是不知道幸村会不会想你这时候无缘无故找许久未联系的他,就是为了下最后的通牒好让自己死了这条心。”顿了顿他又说道,“实在不行你就发短信吧,方便省事。”

“可是发短信他没有看到怎么办,或者是看到了他当做没看到又怎么办... ...”不二把每种可能性一一罗列出来,直把原田说得心烦。

“停停停!不二你可别搞混了主次啊,现在你是主动的一方,他是被动的一方,他会没胆子回你短信?”原田首次觉得不二干件事都能婆婆妈妈,他不禁赞同那句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的话。

“我只是想站在精市的角度替他想想。”不二忽然心情低落地说道。他想之前自己是不是不够好,所以才没有为幸村着想过,他这么做是想要弥补回来而已。

这话把原田本来要说的话堵了回去,他没想到不二也会有服软的一天,他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道要怎样圆回来。忽然,他看到不二拿出了手机打起了电话。

“嘟——嘟——”

“嘟——嘟——”

电话那头是一阵忙音直到自动挂断才停止。

“他没有接。”不二垂下手抬头看了看原田。

“你要不再等一会儿。”

 

大约过去二十多分钟,不二又打了一次电话。趁着忙音的空闲,他努了努嘴,在脑袋里复述着待会儿要说的话,可当他复述好几次时电话还是挂掉了。

“他还是没接。”不二失神的说道,他心底油然的生发出不好的预感。

“我的天,他该不会真的从你嘴边飞走另寻新换了吧。”原田一时没有控制好,忽然嘴欠的说道。他现在已经做好要被不二冷笑给冻死的准备,可谁知不二不仅没有和他斗嘴皮子还只呆呆地看着手里做好的东西发愣。

 

那样的舍友看得他鸡皮疙瘩,于是他心一狠,忍着寒冷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不二身边把他推向门口。

“你干什么?”不二问道。

“当然是在帮你啊!他不接你的电话你真的就放任他情人节在外面放浪啦。你现在就去把他人给找到,就算他正在和哪个小狐狸谈天说地也好,你恐吓都要把那个人恐吓回去。你本领这么大,可别告诉我你因为顾忌幸村的感受就做不到。”说着,他用力地把不二推到门边,正要关门不二忽然以半个身子钻了进来。

“你干嘛!你可别想不开要急着被门夹啊。等下把你夹出个智障可别找我负责你的下半身,你找也得去找幸村。”原田用脚抵着门,靠背要把不二推出去。

“你等等!我要拿个东西,等下我就走。”

“你说我就信?”

“你觉得就凭你这样子能把我挤出去么?我好歹也是个柔道红带。”不等原田反应,不二在手臂上使了把劲,把原田撞出几步。他这会可真要自闭到家了,脑子不仅比不过不二,估计要和他打起架来自己也只有被吊打的份。

原田看着不二走到他自己的桌前,把他自己做的次品全都揣在左手口袋里,然后走到门边向原田表明自己说道做到。

原田有些气不过,他把手伸入不二衣服口袋里,一下子摸出了宿舍的钥匙说道:“拿完东西就走人,你兄弟我还要睡觉,今天不成功你就别想回来睡觉!”说罢,他趁不二还没有回过神猛地关了门,就怕不二还要找什么理由留下来。

门外的不二只好苦笑,看了手机还是没有显示回电,看来只好亲自去找他了。

 

来到二号宿舍楼下,不二恰巧碰上了柳。

“柳!”

柳尴尬地停住了要转身的步伐,想不到自己躲得了初一却躲不了十五,怕不是不二这回逮住了机会要和他秋后算账。

“啊,是不二啊,有事么?”他佯装微笑卡壳地应答。

“精市在宿舍里么?”

“幸村?他不在,你要找他?”柳微微一愣,答案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只要把重点放在幸村的身上不二就不会想着要报复他吧。

“嗯,很急的事情,我打他电话他也没接。”

“他刚出去不久,说是要出学校,需要我帮你打打他的电话么?”

“唔嗯... ...不用了。”不二想了想说道。他害怕幸村要真的接了柳的电话岂不是证明了自己的电话他是故意不接的。

“不过你现在跑去校门口估计还能碰上他。”柳建议道。

“好,谢谢了!”

不二说完转身小跑起来,柳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才松了一口气,虽说牺牲朋友是件不厚道的事情但总归保命要紧。

 

幸村现在离校门口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他有些头疼要怎么甩掉身后一大条尾巴,人不算很多,可一个个接着来却也很纠缠,他今年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和耐心去拒绝她们。

 

A大的面积很广,宿舍楼和大门就是一个南一个北的差距。等到不二快要来到校门口时就已经有些喘了。幸好以前有过青学魔鬼式训练的经验,他现在还能在保留大量力气的情况下继续跑,直到看到幸村的背影他才停下。

 

把步伐改为慢步,他注意到周围混杂着各种甜甜的味道,四下张望,发现周围隐秘的树丛里突兀出些过于鲜艳的颜色。不二这下意识到那些个都是打算要和幸村表白的女生,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是她们身上香水的气味。他想到去年的圣诞节自己目击到的那一幕,于是一种烦躁的情绪有感而发。他握了握右手口袋里东西,像是得到了力量提起了勇气。

 

此时的幸村像只猎物被人觊觎,只需一刻那些蓄势待发的人就要冲出来。他正要提速快走,忽然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抓住他的右手带着他一起跑起来。

 

眼前的人头也不回地跑着,手上传来的劲不允许他拒绝。亚麻色的头发随风上下起伏,一直贴贴服服的头发此时张扬地飘动,就像主人随心所欲的性格。在他眼里这一切太恍惚了些,甚至是意外。他想他是想要松开手的,总不能被人突如其来地拉着还要跟他傻乎乎地跑着。可好几次话到嘴边他却张口结舌,那个人跑得太认真啦他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断,明明步伐跑得有些漂浮,手上的力却不减反增。他想了想算了吧,那就跟着他一起跑,反正又不是不会停下。

 

不二冲上去的那一刻自己都没想到心会绷得像根弦。当他抓起他的手时,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心脏像是个水泵,迸发出血液输送至大脑中。跑起的一刻他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糊涂,心忙缭乱地地沿着人行道乱跑。慌乱中他拉住的那只手没有甩开,他想自己是一直凭借着幸村的喜欢在任性的,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幸村都会乖乖听他话陪着他一起疯。这是幸村的等待,不管自己晾他有多久,他一直都在原地等着他。这样一来先前未接通电话的不安也不再变得重要,只要还在拉着那只手所有的忧虑都烟消云散,这是他的定心丸。

一直毫无章法地跑也不是办法,学校离上次去的商业街不算远,不二决定跑去先前的巷子,一切从那里开始也应该在那里结束,他要把上次在那里的遗憾全都补回来。

 

“哈——!哈——!”

他脱力地把人拉进来,狭小的巷子把空间极大压缩,一切细小的动作和声音都会在这里放大,像是特意给两人隔绝出来的世界。

气还没喘好,他慌忙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东西,抓过幸村的左手给他戴上。

不二始终在低头摆弄着幸村的手,摇摇晃晃的脑袋在幸村看来有些捉摸不透,他大老远的一言不发把自己拉到这么个伤心地方,还专门拿着他的手干这种事,总给他些气短的感觉。从碎发间隙中瞄去,自己的左手被他戴上了一条双色的手绳。

幸村的气息开始变得紊乱,自己到底还是没有看透他,他要是再沉默下去自己就要强迫他抬头好好看自己。

 

拉好绳子的两端,不二这下才觉得这人被他拴在手里,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感和安全感。

这人像是名花有主般属于了自己,再也没有谁能够觊觎自己喜欢的人。

不二定了定神,抬起头对上幸村疑惑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我,喜欢精市的!”

他的心再次紧绷成一根弦,嘴巴抿成一条线,抓着幸村不放的手紧张得浸出了汗。他在等幸村的反应,虽然大致情况他能猜到但心还是没来由的紧张。

 

幸村没有立即做出反应,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不二。

不二有些无措了,幸村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这让他等的时间越久手上施加的劲越大,他开始害怕幸村会突然甩开他的手。

 

“我想明白了,我是很喜欢很喜欢精市的。你上次问我你和原田相比,哪里不一样,我当时没能给出你答案,但我现在做到了。当我回过神来,我发现我习惯依赖上了你,习惯了你的陪伴,你的照顾我很享受,我甚至是无法自拔。这些是别人无法给我的感觉,可是精市做到了,你对我来说独一无二的,是最特别最无法被取代的那个人,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我原本想说我们试试吧,但后来我改变了主意,我不想试,我要和你在一起,是那种牢牢把你抓在手里不让别人抢走的在一起!”

他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完,他害怕要是说漏了一句就不能把自己的心意传递给幸村。

又是一次的等待,他想今天也许是他这辈子等待次数最多的一天。先是电话的两次等待,接着是回复的两次等待,他算是体会到幸村等他的感受了。空出的右手握成一团,剪得圆润的指甲陷入手掌中,他没想到说了这么多话幸村还是没给出一丝的反应。他面对幸村第一次有种在赌的感觉,没有给出回复存在了太多的可能性,这原本不是在他的预测范围内。正当他继续要往下说,幸村忽然淡淡地说道,

“是我幸村精市的爱太廉价了还是你不二周助太随便?”

没有怒气没有嘲讽,就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能像颗炸弹在水里炸出千涛万涌给了不二个晴天霹雳,他无法相信自己从幸村的口中听到了这种话,他想幸村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于是惊慌失措地说道:

“我...我是认真的,没有在开玩笑,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一样,是正正经经的喜欢。”

“你说错了,我们是不一样的,你之前不也是这么告诉我的么。你是个固执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改变自己的观点,所以不要把我对你的喜欢和你对我的喜欢等价了。”

幸村动了动左手腕挣脱了不二的束缚,脚步缓行把他逼靠在墙上,最后两人仅剩莫约两个拳头的距离。幸村微侧着头,头发扫过不二的鼻翼最后来到耳边,呼吸的热度扑打在他的耳垂上,极静和极近的氛围下他能把幸村的呼吸声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人呼吸的频率能够很好的反应出他的情绪,可这一切在不二听来却像是一种闷沉的声音,很从容没有一丝的急切却更让人心惊胆战。他知道幸村根本没有在生气,但这给他的感觉像是自己已经对幸村不再重要,自己再做什么在幸村看来只不过是在过家家,在他心间根本激荡不起任何涟漪。

 

呼吸声越清晰越是对他的侮辱,幸村说的话根本没错,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纵使自己想要狡辩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无话可说。不二心下一横,打算闭上了眼睛做好幸村言语上的羞辱,忽然一个奇异的触感从右脸传来。

幸村咬了他一口!

正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幸村的鼻梁紧贴他的右脸慢慢滑过,仿佛是一片羽毛在瘙痒着他的心田,然后在一个地方停顿了几秒,接着嘴上传来了轻软的触碰。

幸村轻巧地舔舐眼前的双唇,灵巧的舌头先是似有似无地点碰在双唇间的缝隙,然后双唇在不二的上下唇上分别亲吻着,像是小雨密密集集的落下,每一个角落都有很好的照顾到没有任何的死角。他的动作放得很缓慢像是在品尝一个珍奇的东西,非要尝出味道才肯罢休。但双唇仿佛没有要配合他的意愿,他于是用左手滑过不二的腰际并握住,右手抬起按住不二的后脑勺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不二被眼前的情况搞得发懵,先是无缘无故的被咬了一口再接着自己竟然被吻了。没有给他任何的解释,那人的手像蛇一样滑过他的腰际,比他大的手掌贴合在腰上传来炽热的温度,手上似有似无地按压让他放软了身子。他是个怕痒的人,放在平时谁敢对他放肆他必定抢先用柔道让那个人生不如死。可现在手上的力容不得他的反抗,用手带来的异痒感让他瘫痪在幸村的怀里也带动了他骚动的情绪,配合着幸村手下的一个用力他失神的张开了嘴,一个软滑的舌头窜入腔中侵袭着他。

“唔嗯~”

嘴里的异物让他失声开来,灵滑的舌头轻柔地探索腔壁上,介于碰与不碰的触动刺激着他的口腔内膜分泌更多的液体。不二动情地用双臂缠绕着幸村的颈上,幸村像是得到鼓励般地用舌尖稍用力的由里向外滑舔他的舌部内侧,双手加大力的把不二拉近紧贴着他。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旖旎气息,空气中充斥着液体交换的湿哒声,二月里还有些许的寒气在两人身体互相摩擦间逐渐升温。换做以前不二决不允许自己稀里糊涂地发生不清不白的事。可他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无论幸村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就算他的深吻是为了过后更好地羞辱自己,他也要把这个吻持续下去,至少他也要成为幸村初吻的人。

舌尖滑过他的上颚,使他更卖力地去迎合幸村的吻。在扫荡一圈后,舌尖最后来到他的舌上放肆地画圈,然后随之叠放在其上,促动着他互相推攘,两舌之间的摩擦给他带来更大的快感,他接受了幸村的暗示并与他缠绵地交换液体。

几番下来,幸村察觉到不二的体力已经涣散,他只好尽快结束掉这个长久的深吻。舌头在不二的腔内里安抚好后不舍地退了出去,双唇换成吸吮的方式来进行最后一步,四唇上下贴合着,细密长绵地与对方搅动。与先前的舌吻相比,吸吮的湿哒声更为明显,给不二带来了巨大的羞耻感,断断续续的魅声从喉间溢出,他在换一个方式告诉幸村自己很享受其中,最后他无力地畏畏缩缩分开了距离,仅丝毫的距离便有要拉出银丝的现象,幸村低眼看到立即凑近改为舔舐,最后确认无误后讨好似地来了一个完整的轻吻才离开。

 

因为一个吻,他的眸间氤氲水汽,未落下的泪水在眼间打转,眼眸中有种冰蓝色的缥缈。原本冰利的双眼此时为幸村冰雪消融,染上了一层令人迷醉的色欲。即使在略暗的光照下幸村也能看到他脸上的绯红,从脸上到耳垂直至颈间是一路的绯色。微张的的小嘴能看到里面起伏的小舌,紧凑的长吻让他结束后有些呼吸不过来。

幸村把头埋进亚麻色的细发里,软绵的头发让他有一种欣慰感。原本按压在不二后脑勺的右手滑下抚上他的背,一上一下地滑动帮他顺气。

幸村像个小孩子似的在他发间蹭来蹭去,然后在他耳边喟叹道:

“我是故意气你的。”

“嗯。”吻后的他神智涣散,一改平日里的冷静,尾音带上转音给话语带上了委屈和撒娇的意味,加紧双臂似是在抱怨不满。

“我不知道你会在今天做出那么大胆的事情。听到你说的那些话我真的好惊讶,你知不知道在这之前我以为我们真的完了,我唯一的请求就是至少和你做回朋友。一开始你告诉我你喜欢我,我是有些不信的,我很想言表于外,可是我不想再像上次那样在同一个地方狼狈一次。所以我只能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怀里的人颤抖了一下,他为上次的事情感到抱歉,可深吻已经花去了他很大力气无法再有精力去回复幸村的话。

幸村等不到他的回应于是问道:“你生气了?”

还是一样的沉默,幸村不想等下去,为了撬开他的嘴左手不安分的挠着腰间的软肉,故意加重呼吸的力度把气息洒在耳际,嘴巴衔起粉淡的耳垂,原本安抚的右手改为在背上游走。

不二实在受不了幸村的撩拨,情绪再一次被点燃,抑制不住的呻吟往外泄出宣示着自己的情动。

可幸村还是没有放过他,动作趋向过分,他只好忍耐地制止道:

“你...你不要这样。”

“可周助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呐。”幸村佯装作不自知地说道。

“我...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双手无力的扯着幸村的衣服,阻止这个人继续放肆地动作,无力到像是在祈求。

“那就告诉我你有没有生气。”

不二磨蹭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头告诉他。

“周助摇头的话我会误解为其他的意思,我要你亲口说出来。”相比之前的劝慰,这次更像是带了强制性的命令。

“我没有生气,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你刚才的话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心慌得要命。以为好不容易想通的事情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是你给我的惩罚。”他小声地说。

“是给你的惩罚,只是为了让你明白我有多喜欢你。你知道我在生气什么么?我在气你那天说话说得那么绝情,真是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最后问你的问题你也是扔下一句‘没有’就走了,连不看看我。说,你是不是当初刻意的隐瞒。”话落,他再次挠上腰上的肉。

“别...别挠了。我承认还不行,我...我当时不相信一次的心动能说明什么,所以一气之下就选择了隐瞒。我都说了,精市你别挠了好不好?”

“嗯。得到这样的答案也不枉我默默喜欢你那么久。我刚才那么气你也不知道你听出意味没有。”幸村满意地在他耳边轻语道。

“怎么可能听得出,那种时候谁会去在意你的一语双关。”不二抱怨着。

“我其实想说周助啊,你真的是仗着我的喜欢在‘胡作非为’。要不是你那么认真地吐露心声我都要以为是不是我的爱太廉价了以至于你想要就要,或者是你就没有认真过当做一切都是在玩玩。但是我知道的,你不是那样的人,特别是在喜欢一个人上是不会含糊的。就算你对我的喜欢真是不稀罕,但只要是你,我一直都会为你保留着。”

“精市,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在过家家,你对我的喜欢我也都是什袭珍藏。你不要有不安,你也不需要那样对我,因为你是个骄傲的人啊。”恢复体力的他无聊地在幸村的背上画圈圈,总不能一直被他吃豆腐结果自己却什么便宜都没有占到。

“不止我,其实你也是的。对你说不要把我们两个人的喜欢给等价了,是因为我们都是不一样的,没有谁对谁的喜欢会是相同,我们只要用自己的方式喜欢对方就好了。而且按现在的情况来说应该是我喜欢周助的程度更深,不过我很期待有天你能和我‘势均力敌’。”顿了顿,又说:“其实我还真的希望你多仗着我的喜欢继续‘胡作非为’下去,因为我会有一种窃喜的感觉,甚至是想要炫耀。想要对其他人说这么好的人,只有在我面前才会耍出小孩子的脾气。这难道不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么?”

“说我是小孩子,那么喜欢吃醋,实际上你才是吧。”

“可在吻人这件事上周助显得像是小孩子一样,一直被我牵着走。”

“你还敢说!技术那么熟练你是不是有和别人练过。”

怀里的人气到直跺脚,幸村好笑的说道:

“冤枉啊,周助你可是我的初吻对象呐。毕竟第一次,我想要很认真的对待,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地投入进去。”

“你亲人就亲人,你咬我又是干什么!”

“你还敢问我,一大早的我饥肠辘辘出学校就是为了出去吃早餐,不然一周都待在学校里会很闷的。然后你一个人突然跑出来不仅把我拉到这个冷兮兮的地方,还没有像别人那样送巧克力。你是不是想要饿死我啊。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之前我都能揉捏你的脸这段时间摸不到搞得我心痒痒的,试问软软糯糯的脸谁不喜欢,又因为看你一副呆呆的样子就想捉弄一下就轻啄了一口。反正咬了你也算是把你给吃到了吧。”

“那今早我打了你两次电话这也是故意的?”他赌气地问道,只要幸村敢回答是他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打了我的电话?”

“嗯!两次之间还特意等了将近二十分钟。”

“我想想看... ...我记起来了,先前都在上课我把手机调了静音,你也知道我走路是不会看手机的,所以你打过来的时候它应该是在我口袋里亮着。不过看周助这么紧张地问我,是不是怕自己失去了宠爱?”幸村戏谑地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劣!我只是担心追你的女生太多结果出了事,不然谁会关心你。”不二脸红地埋入幸村的颈间,在调戏人的方面上他的脸皮始终没有幸村厚,他有时候也很痛恨自己总是被他吊着走。

“原来一向喜欢整蛊人的周助也会有说别人恶劣的一天。看在你这么直接透露心声的份上我就认同了你的回答。你还记得去年十一月我去你家的那个晚上么?”他捏起一簇头发,双指摩擦来回把玩着,有些话他要慢慢地告诉他。

“记得,怎么了?”

“还记得那时候我看到你的那一沓信封说的第一句话么?”

“你说‘好嫉妒’,因为这根本不像你说话的方式所以我记得很牢。”

“我嫉妒是因为她们能够可以以自己名字结尾写信给你,可我却做不到正大光明地给你写信。我明明才是最喜欢你的人却被剥夺了做这件事的权利。”

“你还真是个醋坛子啊,这么小的事情都计较。我都和你在一起了,这种事情对你来说还不是和开挂一样。”

“所以你那里有多少封我之后就要写多少封,然后把名字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凡是看到的人都知道是我写的。不过关于那一个晚上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是否记得睡前我给你的脑筋急转弯?”

“你说那个?我记得的。”

“那周助现在知道了么?”

“还没,你都不给我提示我怎么会知道。”

“不知道没关系的,因为你已经找到了。先别说话,听我说。我和你面对面拥抱,你左边的心脏压在我的右胸膛上,反之你也是一样。你不觉得很奇妙么?其实心跳声不是听出来的,而是用心来感受它自己的存在。妈妈和我说过能和喜欢的人抱在一起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你会高兴得快要把他揉入到身体里,自己不仅心跳加快,还会感受到自己右胸膛上那个人心脏的跳动。她又说其实是否真的感受到是无所谓的,当两人足够爱时会知道他的心里有自己。所以周助,我们都找了啊,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就是我的。当我们抱在一起时,我的一颗心在左胸腔里,你的那颗在我右胸膛里。所以,你明白了么?”

不二离开他的怀抱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若是我以后赖上你不走了你可不许反悔!什么你的我的,反正你带上我给你的手绳那就是我不二周助的人!”

“唉,这是你做的?”幸村抬起左手在他眼前晃晃,鸢尾色和亚麻色的绳子相互交织着打出了平结,中间的主线是由两种颜色的玉线絮混合而成。不是什么流行的款式,但设计挺特别的。

 “嗯,怎么,嫌它丑?那你还给我,我还肉疼着。”

“不要,我只是觉得做工精美像是出自大师的手。而且你戴都戴在我手上了,那就是我的东西。”他爱抚着手绳,眼里说不出的温柔,

“颜色的搭配是按照我们两个的发色?”

“嗯。听说把头发绑进去会预示两个人长长久久。我又搞不到你的头发,再说了我们的也不够长做不了,只好找相近的颜色代替了。”

“原来周助这么喜欢我啊,都想好要跟我一辈子了。我是不是要把你藏起来不要人发现。”幸村心底乐开了花,牵起了不二的手爱惜地抚摸着。

“谁跟谁还不一定呐。你这么喜欢反正也不嫌多吧,那你一起连这些都给我收下。”

不二从左手的口袋里抓出一大把的手绳一起堆放在幸村的手上。

“这么多?”

“那当然,我为了这些个玩意儿弄了两个星期!”

“那你学得挺快的,做了这么多样式。”

“哼,我可是天才。样式多蕴含的意思也不一样。这根是八股绳,是用来祈护安康的。这是金刚结,用来做庇护的。这是DNA双螺旋结,鸢尾色是你的,亚麻色是我的... ...”

不二认真讲解每条手绳的含义,陌生的词语连接成一句句话流入他的心田。他把手绳放入口袋里,空出的手狠狠地抱住不二。

不二被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愣到,他随即用相同的力度回报幸村。

他们穿的衣服是有厚度,区区心跳声完全感受不到,可在胸膛贴着胸膛的一颗,他们同时感受到身体内有两颗强有力地心脏在跳动着。一颗给他们带来了生命,一颗给他们带来爱情。他们拥有自己的,却也拥有对方的。一人两颗心,是天赐也是应得,他们想未来的路还很长,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个心思不够解决那就来两颗。

——END

 

  • 手绳的款式是我根据最基础的绳结特意新做出来的,除了基础平结上下交叉的编法,应该不会有人和我撞款式,也算是为这篇文做的新产物。
  • 文已经完结了,不包括每一篇的标题以及后面的小语一共写了13W字左右。这是自己第一次写的东西,虽然是个不值得一看的产物还是要感谢这期间大家给我的喜欢,推荐,关注。即使是只有一些也给我很大的动力。
  1. 原本没打算写这么多的东西,计划在11、12左右就完结,没想到超出预算这么多。写文的契机是有天晚上自己睡不着就东想西想,突然想到两个人面对面拥抱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心压在了对方的胸上,然后继续联想下去。一开始画面只停留在两个互相拥抱的人,觉得挺有趣的就试着写写,想着要是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那必定是非常相爱的一对,脑袋一灵光就决定用在幸不二上,应该会很适合。当决定要写的时候就想要用什么样的形式,说实话我不会写网球,不会古风,不会意识流,只好用最拙劣的文字去写我想要表达的平淡故事。一开始就主打纯爱的,其实应该会很无聊的吧,甚至说不上有剧情,只是一股脑的写着然后再修修改改。但自己也蛮自得其乐的。
  2. 东西还会继续写下去的。最近也有想到新点子,不过因为接下来的学业会很繁忙,新框架需要收集素材再加上自己需要多看书报来促使进步,所以最后定在一月更文,与这篇相比会是一片剧情向的文。然后原本打算写这篇的续集,想了想还是看情况吧,有新的想法可能会写。

最后感谢一个半月大家对我的关照,不论更不更文评论区永远欢迎大家留下意见。希望下次再见我能给大家带来更好地故事和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