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就让我们永远沉沦

Work Text:

 

“左婧媛,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在楼梯上被唐莉佳拉住的时候,左婧媛正要往上迈的腿在原地顿了两秒,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

 

‘喂,我说,喝完酒和前任谈谈可不是什么好选择吧’

‘可是喝了酒之后说的话是不是可以都不作数啊’

 

于是清醒了片刻的大脑被主人放任进入了更肆无忌惮的境地。

 

 

 

 

队里的聚餐,难得氛围很好,有些事该说开的都说开了,除了那两个一直别扭着的人。

 

搞两瓶红酒来喝是左婧媛提议的。

 

“今天我开心,酒我请啦”

酒还没开始喝,左婧媛就看起来有些上头的样子,一手拎着一瓶酒站在凳子上,颇有一副要干大事的劲头

 

‘所以到底在高兴个什么,认得我单推王很骄傲吗?‘

 

除了在心里犯嘀咕的某人,大家都起哄鼓着掌说不愧是恩穗三姐,富贵。

 

左婧媛瞟了一眼坐得很近的唐莉佳,佯装无事地说了句“下次就改一姐请咯”,那个咯的尾音还莫名有些撒娇的意味。

 

唐莉佳偏过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两个队长相互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剩下的人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继续起哄。左婧媛一脸你们在起什么哄啊我不懂地装无辜,看向唐莉佳的眼神里却有几分挑衅的意味。唐莉佳权当不跟小孩子计较,从红油锅里捞出了一早就下进去的牛肉丸。

 

唐莉佳酒量不好众所周知,一高脚杯的红酒还没喝完脸上就染了绯红,眯着眼笑得像个傻傻的小朋友。

 

左婧媛不知道又起了什么恶趣味的念头,给一桌子人添酒的时候特意没有跳过唐莉佳。

 

 

 

 

‘所以要谈什么呢?’

 

左婧媛几乎是被唐莉佳拖到了储物间。大家都是微醺的状态,也没人在意怎么上着上着楼就丢了两个人。

 

左婧媛抬手开了灯,结果手还没从开关上挪开就被唐莉佳覆上手背直接按灭。

 

左婧媛不明所以,移开视线不去看唐莉佳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等酝酿好了重新对上唐莉佳的眼睛正想借着酒劲发火,就被唐莉佳扯下口罩用唇堵住了嘴。

 

闲置的屋子里堆了些买回来的道具,湿润的空气有股淡淡的霉味,揉碎了隐匿的欲望和落满灰尘的想念。

 

‘我早说了喝完酒和前任谈谈不是什么好主意’

‘可是…喝完酒做的事情也可以不作数的吧’

 

左婧媛开始回应唐莉佳毫无章法的侵略,红酒甜涩的味道蔓延在唇齿间,津液渲染着情欲,唐莉佳突然想起在公众号看到过的菌群理论,在心里默默给渐渐同步的生理期点评了一个有理有据

 

“你能不能专心点,是你先勾引我的好不好”

 

左婧媛从唐莉佳的唇边移到耳边,然后咬了下耳廓,舔舐描摹着耳垂上小小的胡萝卜耳钉

 

“原来还戴着呢,你不是说扔了”

 

“我还说我讨厌你呢,左婧媛”

 

左婧媛哼笑了一声,直接转移到了唐莉佳的颈侧,用牙尖蹭着明显的血管滑到锁骨。

 

“他们说颈动脉伤是最致命的了,我命就交到你手里了”

这是第一次被左婧媛用虎牙蹭着的时候唐莉佳说的话

 

‘要么带我去天堂,要么让我在有你的地狱万劫不复’

 

呼吸开始沉重,左婧媛把唐莉佳推到门上,没忘记把手垫在她的脑后

 

左婧媛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从唐莉佳的衣摆探进去,轻车熟路地解开了bra的扣子,用手拢住了胸前的柔软

 

左手感觉到唐莉佳的头在不自觉地往后靠,左婧媛用了点力气把她往怀里带了带,用更轻柔的吻去安慰

 

唇瓣分开的时候,涎液把唐莉佳有些红肿的嘴唇染得更加诱人

 

左婧媛又凑上去轻轻啄了一口,然后凑到唐莉佳的耳边

 

“所以可以吗?”

 

左婧媛得到的回应是唐莉佳微乎其微的点头,细软的头发蹭的她的手心痒痒的

 

手指顺着小腹向下,左婧媛指尖触及一片湿润

 

“看来是太久没碰你了,以前你没这么容易湿的”

 

左婧媛知道,唐莉佳不喜欢她说这些流氓做派的话,至少她嘴上是这么说的。以前她总是乖乖听话埋头苦干,但这次,为什么要听话呢

 

所以到底是挑逗?报复?还是发泄?

 

左婧媛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想念这个人的身体,一如她想念这个人撒娇的时候的语调,想念爱笑的眉眼,甚至想念她们吵架的时候那个人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

 

可是这些都好远了,远得她几乎快把过往当作道听途说的故事。

 

所以为什么要在她耳边说这些话呢?

 

她明明看到唐莉佳的眼角微微泛红,倔强地偏着头,为逃离自己的掌控做着无用功

 

唐莉佳还是那个容易害羞的小女孩

 

但左婧媛也知道,在唐莉佳的羞耻心与欲望的斗争中,从来都是本能占了上风

 

而关于唐莉佳,左婧媛总是对的

 

秒针没走几步,唐莉佳就又把头侧回来,拉了故意一动不动的左婧媛,说“那就这样了?”语气中满是委屈

 

“你觉得呢?”

左婧媛挑了挑眉,欺身上前

 

左婧媛用指尖挑开最后一片布料把半个指节送进去的时候,唐莉佳发出了一声近乎喟叹的呻吟

 

唐莉佳庆幸现在关着灯,左婧媛就不会发现什么异样,比如她现在穿着的内裤是照着左婧媛原来的样式买的同款

 

唐莉佳也在下单的时候谴责过自己近乎变态的行为,可这种隐秘的快乐总让她想起肌肤相亲的温暖,恰到好处地抚慰了再无人相拥入眠的夜晚

 

这个人就在她眼前了,她的手就攀在她好看的肩上,那双修长的指节分明的手,甚至就在她身体里面,在讨好她

 

这种认知甚至比快感本身更让唐莉佳克制不住颤抖的欲望

 

“你再…啊…快点嘛”

 

“可是我已经很快了,你还要我怎样嘛”

 

“再快…快一点嘛”

 

唐莉佳真的要恨死左婧媛这种“是吗?不管我的事啊,我不知道啊”的语气了,明明她现在就没有足够“努力”…

 

唐莉佳被折磨得眼角溢出生理性泪水,和薄汗浸在一起,被左婧媛一点点舔舐干净,然后凑过来用鼻子蹭一蹭她的下巴,又凑到耳边一边故意吐着气一边慢悠悠地说着:

“那不然你自己动呢?”

 

唐莉佳被激得全身一颤,闭上眼又别过头去,想假装没听到,然后左婧媛就真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唐莉佳被卡在不上不下的半山腰,但又不能责骂些什么,只能眼巴巴看着左婧媛得意的眼神

 

她真的快要不行了

 

于是开始摆动腰肢,自己总归还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很快就找到了最舒服的角度

 

透明的汁液就顺着左婧媛的手指,淌到腕子上,然后再一滴,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

 

视线开始模糊,可她看得到左婧媛眼神里的痴迷还有混杂着的一些别的感情

 

她喜欢在高潮的时候咬住左婧媛瘦削的肩膀,像是种报复,又像是她偷偷看过的abo文里主权的宣告

 

唐莉佳就静静地靠在立墙边的软垫上等着双腿恢复行走的力气,手上还残留着唐莉佳体液的左婧媛一动不动,乖巧得像是训练有素的金毛

 

然后唐莉佳感觉到她微乎其微的颤抖

 

小小的屋子里静得只能听到她自己还在平复的喘息

 

“唐莉佳”

 

左婧媛声音有些哽咽,像是强忍着泪水

 

“我想你了你知道吗”

 

百叶窗缝里透进来的月光微凉,照在左婧媛肩膀的齿痕上,唐莉佳抬眼看见了左婧媛微红的眼眶和低垂的睫毛。

 

唐莉佳突然心软了,每次都是这样,面对这个人的时候

 

这不像她,左婧媛应该总是像白天鹅那样昂着脖颈抖着羽毛

 

这不像她

 

唐莉佳突然有了拥抱的冲动,而酒精的作用就是让人暂时放下微不足道的所谓面子和理智

 

去他妈的我们不合适,去他妈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她抱上去的那一下出奇地用力,左婧媛没有准备,微微向后踉跄了两步,贴在了微凉的墙上。左婧媛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凉意和贴在胸前的炽热,继而是滑落到黑暗里的眼泪。

 

唐莉佳记得她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左婧媛也哭了,窝在她们两个的小床上泣不成声。她那时候笑她,干嘛总像个小孩子一样。左婧媛气鼓鼓地把眼泪往唐莉佳睡衣上一蹭,说了句“你不知道梦想成真是什么感觉”

 

所以…我真的可以被称作你的梦想吗?

 

月光,呼吸,左婧媛停在唐莉佳脑后微乎其微的距离颤抖着的手,白净而修长

 

“很疼吗?”

 

“不疼的”

 

“如果是你的话,把我的一切都拿走吧,不疼的”

 

 

 

 

不是很勤快的左婧媛主动提出要负责打扫储物间,唯一知道原因的人还装模作样在群里避嫌,于是只有倩倩回了个“左左你长大了!”

 

左婧媛以一个咧嘴笑的表情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撸了两把乖乖躺在脚边的妹妹

 

那么

就让它是个秘密

那么

就让我们永远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