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是你的谁

Work Text:

“别闹,”大萧拿手推了一下那只在自己皮带上纠结的小手,“我接个电话。”
麦麦抬起眼皮,可怜巴巴的看他,一双杏眼透着少女的清纯,可手上却做着放肆的举动。
大萧瞥见麦麦的样子,又迅速移开视线,舔了一下牙齿,心说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在这儿装纯……偏偏他还就吃这一招。
“喂?浩子,啥事儿。”
……
“行啊,上哪儿?”
麦麦琢磨着他今晚可能是要出去跟他的哥们儿几个聚,可今天日子那么特殊,她才不要放他走呢。
她轻轻咬了咬粉嫩的唇瓣,伸手抚上大萧厚实的肩胛骨,又缓缓下移,来到腰窝处,细细的指头在那里打转,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大萧瞅一眼跪在他身旁造作的丫头,明明心里恨得牙痒痒,可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继续跟哥们儿讲电话。
……
“嗯,那就老地方见。先挂了。”
麦麦抬头,定定的看他。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是十年前的今天,她和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如今十年后,她又无比幸运的和他在一起,今天无论如何,他们俩都得做些什么,要不然她不甘心。

十年后,你是我的谁。

“……啧。”大萧俯下身,勾起麦麦小巧的下巴,仔细端详小姑娘的这张脸,莫名的就想起十年前在试戏的棚子里,和她对戏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她才14岁,一张小脸儿透着傻气,见了他也不怕生,把剧本递给他,直接就开始了。
当时没什么感觉,结果回了家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是这小姑娘的样子,透亮的双眸,粉嫩的脸颊,刚开始发育的胸部……
大萧猛的抹了一把脸,骂自己变态,瘫在床上许久,最后还是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畅畅快快的给自己解决了一次。
而现在,这张让人忍不住心生邪念的脸就近在咫尺,那双纤纤玉手就盘在自己的腰上,大萧眼底一暗,托起麦麦的后颈,吻了上去。
麦麦一惊,又很快反应过来,于是露出如愿以偿的微笑,主动将两只手圈上他的脖子,甚至把舌尖递出来,轻轻舔舐他的唇。
大萧感受到她的主动,眸色更深了,迅速张开嘴,将她的小舌带进来,吸吮,逗弄。
突然,麦麦感到天旋地转,转眼她已经被大萧翻过身去,趴在沙发上。她有些紧张,慌忙回头看他,却见他已经跨坐在她的两侧,T恤才脱到一半,正好露出精壮的腹肌。
麦麦看的脸红心跳,但又忍不住多看两眼,心想微博上说大萧硬件很好……应该是真的。
很快,大萧俯身贴住她的背脊,嘴巴靠在她的耳旁,故意压低声音询问。
“第一次?”
麦麦咬紧唇,被他臊的不行,但又不甘示弱,壮着胆子顶嘴。
“你经验丰富呗?”
大萧轻笑一声,粗砺的手指在她的腰侧摩挲着,另一只手悄然伸进她的卫衣里,两根手指一捻,“试用版,不满意可以升级。”
麦麦伸手扳住大萧的脑后,在他唇上吮了一下,调笑道:“来啊。”
大萧捉住她的小舌,狠狠地吮吸,一双大手伸进去,放肆的揉那两团,又轻轻勾弄顶端,直到感觉尖端慢慢变得挺立。
麦麦嗓子里渐渐发出一些破碎的声音,让她又羞又恼,她捶了捶大萧结实的手臂,哼唧着说这样不舒服。
“那怎么样才舒服?”大萧坏笑着,手下移,来到禁忌的地方,勾住内裤边缘,伸进去,缓慢的揉。
“这样?”
麦麦紧紧地盯着他,小嘴微微张着,发出紊乱的喘息声。
大萧见麦麦不回答,于是另一根手指没有任何预兆的戳了进去,在内壁里摩挲。他虽然此刻看不见他手边的春光乍现,但脑子里已经肖想过千万遍。
他又问:“还是这样?”
麦麦猛吸一口气,小手胡乱抓着,软软地挠。她无法形容那种感受,大萧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体里,这个事实让她感觉更加刺激,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大萧用力嗦了一下她的唇,迅速将她翻过身来,迎面吻着她。
“把自己衣服脱了。”
麦麦一面承受着身下一波又一波酥麻,一面又要战栗着褪去自己的衣服。等到她终于把自己剥的干干净净的时候,抬眼就看见大萧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自己的眼神,浑身又是一颤,身下一缩,便刺激得他迅速抽出手指,用自己的另一个武器靠近她。
他在穴口轻轻摩擦,还模仿着某个动作顶弄,让麦麦简直欲罢不能。
她伸手圈住他的肩膀,一使劲,竟翻身反将他压在身下,抬起小屁股,粘稠的汁水几乎要打湿他的顶端。
大萧先是震惊,但看到麦麦冲动过后不知所措的眼神之后,又好整以暇地看她怎么造作。
麦麦用手撑在他结实的腹肌上,尝试着向下坐,但是那种奇怪的异物感让她不敢再往下,于是便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此时大萧已经是被她撩拨的即将突破极限,他忍无可忍地起身抱起麦麦的小身板,又将她撂到床上,捞起她的一条小细腿,狠下心。
“麦麦,我进去了。”
“唔!……”
麦麦狠狠咬住他的下唇,指甲几乎陷进他的肌理里去,而大萧也吃痛,紧紧扣住她的细腰,身下却丝毫不停,甚至发狠地顶弄,什么技巧都忘了,只有一个念头:给她,把所有都给她。

十年后,我是你所及之处的全部。

 

激情过后,麦麦窝在大萧的怀里,轻声问他:“你知道十年前的今天么。”
大萧愣了一下,缓缓呼出一口烟,低头看她:“十年前的事情我哪儿记得。”
麦麦撅起嘴,打了他一下,委屈巴巴地说:“我第一次见你啊,我还给你试戏呢。”
大萧笑了一声:“你们小姑娘就是记性好。”
“哼,要不是我,你还不一定演那部戏呢。”
“呦,可把你厉害坏了。”他挑眉。
“本来就是嘛。”
“嗯,可劲凹。”
“……行,可以,你就知道欺负我。”
“哎不是,被子给我点儿哎。”
“就不!”
“你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