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与均棋丨我要你还在

Work Text:

少年人的爱恋,总是来得赤城而热烈。
“郑棋元老师,我喜欢你。”16岁的少年在后台一见到圈老师就说出了心里话。
“谢谢。”圈老师摸摸少年的头,露出一个长辈特有的客套笑容。
“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是那种想跟你交往的喜欢。”少年直接挑明了心意,用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口吻表白道。
圈老师愣了愣,若不是这张稚嫩的脸庞,他还真有可能心动。
或者说,他已经心动了,只是...
只是...
少年还想说些什么,圈老师就被经纪人喊着要走。
“有机会再见啦,”圈老师对少年微微一笑,“加油。”
少年看着意中人的背影慢慢在远处转身,跟他挥了挥手,喊道:“我等你长大!”

6年后,梅溪湖畔。
“我等你很久了。”
“我已经无心跟别人说话了。”
“我在向我推荐你。”
少年的表白,坦荡而直接,拒绝了来人能想到的所有拒绝的话。
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一个小时后的抢人谈判,少年灵机一动,用一首单曲循环已久的歌打败了对手。
那是圈老师演绎的《天边外》。
音高、节奏、拍子、气口…所有都在模仿他,唯独最后一句。
这句话少年想了6年,6年的不懈努力、6年的艰苦奋斗、6年的光阴足以让他变为一个有底气再次向爱人表白的男人。终于在这一天、在这一刻,为他唱了出来。
你等我长大,我要你还在。
圈老师的心没有动摇过吗?当然不是。
当晚,少年按动了圈老师房门的铃。

 

细密的吻落在雪白的脖颈,后又攀上敏感的招风耳,少年在他耳畔一呼一吸,直白地说着肉麻的情话,圈老师被撩得近乎腿软,不久便堪堪地坠入少年的怀里。
少年一手用力揉捏着圈老师浑圆挺翘的臀,一手安抚着老师被亲出薄汗的背。圈老师年芳三八,还从未被如此对待过。
少年的爱,就像摇滚的红与黑,一半是凶猛的进攻,一半是温柔的舔舐。

 

少年的躯体还未发育成熟,但极具侵略性。圈老师腿间抵着少年滚烫的欲望,在少年身体剧烈的摆动和牛仔布料粗糙的研磨下痛痒难耐。圈老师认命似的后仰脖颈,将身体主动送出,温柔地对少年说了一声,“来吧,我给你。”
声音不大,但仿佛一场等待许久的雷鸣,让少年的心由荒漠瞬间化作海洋,并被激起了千层巨浪。
“老师,老师...”少年拉着圈老师白亮的小细腿边操边哭,“我好高兴...我好激动...”
圈老师觉着好笑,又忍不住想伸手给他擦干泪水,但由于虎子猛烈的操干带来的酸爽太过强烈,圈老师只得由着这位小朋友又哭又笑地在他的水穴里一进一出。

圈老师在少年身下甜软地叫着,惹得少年的爱意在里面又涨大了几分,圈老师突然心生玩意,恶作剧般地缩紧了后穴,让吃痛的少年不小心射了出来。
少年满脸通红,看着笑得七仰八叉的身下美人,抓起拳头决心报复。
少年把美人按在墙上,让他撅起挺翘的肥臀,一边用手按捏着美人胸前的红豆,一边撸动着自己半软的柱身。少年动作轻快而有力,不一会儿就修好了利器,美人的身体也被按得随时能掐出水来。
圈老师这次不敢再戏弄小孩了,他知道体内利器的主人并非普通的少年,而是一只狼崽,一只凶猛的、无论感情和肉体上都不容置疑的小野兽。
圈老师年级大了,长时间塌腰的动作让他累得难受,于是狼崽在他体内又射了一次后,贴心地把泥泞不堪的圈老师抱到床上继续操干。
已经化作一滩水的圈老师浑身都泛着火红的欲光,他轻咬下唇,完全不知道这个动作在狼崽子眼里有多么色情。狼崽爱惨了他的圈老师,圈老师也小心翼翼地配合着他激烈的交合动作,一方面是为了让莽崽子干得爽快,一方面也不想自己这把老骨头受太大的伤。
就像舞台上默契的起承转合,山雨到来之际、犬牙交错之间也能窥见赤城的爱恋。

干完四五轮的少年脱力地躺倒在圈老师旁粗重地喘气,过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凑到圈老师的唇畔轻轻一吻,才重重地重新倒下陷入软床。圈老师被亲得羞赧一笑,心说这小家伙还真会,于是转了个身,把小狼崽爱怜地抱在怀里,惹得少年把头埋在老师的颈窝里轻轻地啜泣。
“老师,我长大了。”少年带着哭腔强调。
“嗯,我知道。”圈老师笑着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