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走灰】Addiction 02

Work Text:

02.
藏原走几乎一夜没睡。即便强迫自己在黑暗中闭上眼睛,头脑也异常清醒。他原本打算在看到那个纸条之后就立即前往竹青庄,但那个男人给他提了个醒。
不要打草惊蛇。
他昨晚应该是差点暴露,那个男人可能帮自己解了围。从那个男人从容的态度判断,他手上如果真的有情报,那么也不会是时效性很强的类型。假如藏原选择在深夜单独行动,难免太过冒失。
藏原不断地考虑各种可能性,睡意根本无法入侵。等到天光渐显,他才发现一晚上已经过去。稍微眯眼回复一下精神,他起身穿好衣服,到楼下便利店买了一个三明治当做早餐应付过去。

他途中经过一条繁华的商店街,在其中一家标有八百胜店名的蔬菜店问路。店主是位体格健壮的中年人,听闻藏原想去竹青庄,相当热情地为他指路,末了还豪爽地拍上他的后背:“这么爱好学问的年轻人真是难得啊!”
藏原被他拍得踉跄一小步,勉强笑笑地附和:“啊……谢谢夸奖。”
当他来到竹青庄,他终于知道为何蔬菜店店主要那样夸他。
两层的复式小楼房,外部装修简洁明快。一楼外墙都是落地玻璃窗,靠窗是一排桌椅,目所能及处能看到其中堆满书籍的书架。门口摆了一块黑板,上面写着三个字:竹青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尚早,那排桌椅还空空荡荡。
藏原推门而入,门把手上挂着的一串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充满活力的招呼声从书架深处传出来,“还请稍等一下!”
藏原正在思索应答的时候,声音的主人跑了出来。身形偏小的男性看上去和藏原差不多岁数,身上围一条格子围裙,笑容干净无害:“这位客人,请问您需要什么书?”
“那个……”藏原决定公事公办,从贴身内袋中取出警察证,出示给他看,“我不是来买书的,目前有案件需要竹青庄协助调查,还请配合。”
“哎?案件?警官先生,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们只是普通的书店啊。目前书店的员工们也没有谁卷入事件中的。”
小个子店员的音调有点慌乱发颤,但是问出的问题也让藏原无法回答。他该怎么说?昨天晚上我在查案却被人亲吻了,吻我的男人让我来竹青庄找他获取情报?这未免太难以置信。
果然自己这次行动还是太鲁莽了吗?
店员的视线移到了藏原背后,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喊道:“灰二哥!”
“哦,神童,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让藏原一个激灵,他迅速转过身却看到那个男人正从二楼下来,后面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手中拿着一本泛黄的旧书。男人先走下楼梯,然后虚扶老人,等老人平稳走下台阶后才看向藏原:“这位是?”
被喊作神童的店员欲言又止:“那个……”
老人很会分辨气氛,率先开口:“既然你们这边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了,”他摸过手上那本书的封面,下面的话是对男人说的,“这回又在你这里找到好东西了啊,清濑君。”
清濑笑笑:“哪里,您能喜欢就最好了,”他为老人打开店门,“请您慢走,高仓教授。”
老人挥挥手示意没事,清濑这才放心,关上店门。
“到底怎么了。”
“灰二哥,这位警官先生说是要我们协助调查案件。”
“案件?”清濑看上去非常疑惑,随即调整好,露出一副很客气的笑容,“警官先生,我想竹青庄的大家都是普通市民,您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呢?”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套宽松的运动服,围裙和神童是一样的样式。笑容适度,亲切又不过分熟络。
“当然如果真的是为了查案,我们也会全力配合警察的工作。所以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吗?”
明明就是他,为什么现在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呢。
肯定有哪里出错了。
藏原的手在口袋里握紧了那张纸条,他正准备拿出那张纸条质问清濑这是不是你的字迹,门再度被打开。

藏原认识来人。

穆萨显然更吃惊:“藏原警官,你怎么在这里?”
“穆萨先生?我……我到附近查案。”
“哦,这样啊。”
藏原试探问道:“方便的话,能告知我,您到这里是?”
穆萨毫不避讳,大大方方地告诉他:“我常到这家书店的,竹青庄有很多书,新刊和旧书都有。时不时来选一选,说不定就有什么发现。”穆萨和清濑看上去很熟:“灰二哥,我刚刚看到高仓教授了,简单聊两句,他说在你这里意外发现了一本化学史的书,他看上去心情很好呢。”
“是吧,那就太好了。”
说完,穆萨担忧道:“藏原警官,虽然这是我一己之见,但是灰二哥和神童哥的人品我是信得过,他们绝对不是会犯案的人。希望是误会吧。”
穆萨和杉山脸上都是不加掩饰的担心,清濑则沉稳许多,静静地站在藏原对面,在藏原看过去的时候,不惧与他对视,神色坦然,毫无破绽。
穆萨出现在竹青庄是巧合吗?藏原把那种纸条捏得皱皱巴巴,他意识到,这张纸条其实不会成为关键证据。即便字迹相同,这个叫做清濑的男人完全可以找出其他理由,比如作为其他用途的纸条被人盗走然后塞给他之类的。
藏原感到了挫败。他莫名地肯定清濑就是昨晚那个人,但是和清濑的对弈,他处于下风。他在口袋中的那只手放开了纸条,深吸一口气后道歉:“非常抱歉,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我会再次核实的。”
他的手刚搭到门把手上就被清濑喊住了。藏原恍惚间觉得清濑的笑容与昨晚有一丝重叠。
“藏原警官,或许是我多管闲事了,但您看上去似乎比较烦恼。我们是外行人,帮不上忙,或许您可以去询问一下前辈,说不定有帮助呢。”
藏原握着门把手的手骤然收紧,他沉声应道:“我知道了,谢谢。”

穆萨确认藏原走远,才对清濑说道:“藏原警官怎么会到这里?”杉山脸上的惊慌神色也已消失:“说的是啊,灰二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清濑耸耸肩,语气无辜:“没什么,只是逗了一下他。”
“什么?!”
穆萨连忙作为和事佬站到两人中间:“神童哥你也别着急,灰二哥是有分寸的……大概。”
神童叹口气,边朝书架后面走去边说:“穆萨你最后补充的这个词真的减弱了说服力。”
“怎么了?”有气无力的询问声从楼梯拐角处传来。一位皮肤因为久不见阳光而异常白皙的青年男子慢吞吞地从二楼挪下来。
清濑抬头看过去:“哦,王子,怎么样,有进展吗?”
被清濑称呼为王子的青年摇摇头:“还没有,很棘手。资料里没有可以对比的样本记录,等高仓教授那边的回复吧。”
“也行,一步一步来。KING那边还需要等消息。穆萨你就自便吧,我去买个菜。”
“好的,灰二哥。”

吸烟室的门被大力拉开,发出不堪重负的哐当巨响,平田彰宏手中燃烧了一半的烟头在惊吓中脱离指尖掉到地上。
看清来人的平田捡起烟头,抱怨道:“阿走,你干什么呢?”
一路全速跑到这边的藏原说话间还有点喘:“尼古前辈,你知道竹青庄和一个叫做清濑灰二的男人吗?”
平田弯腰起身的动作顿了片刻,他站好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那么,你是出于什么缘由问我的呢?照理来说,你不会主动招惹灰二的,也就是说,是灰二主动招惹你的?”
面对年长五岁,经验丰富的前辈兼上司,藏原因为剧烈运动而增高的气势弱了下来:“我……我昨晚在夜店遇到他了,他说,如果我想要知道更多,就去竹青庄找他,所以刚才我……”
“所以你刚才去了一趟竹青庄,结果碰了钉子?”
藏原点点头。
平田抓抓留得偏长的头发:“你如果想买书看书,我倒还推荐你去竹青庄呢,不过仅限于白天。你如果想要知道情报,晚上八点之后再去。白天的竹青庄就只是单纯的书店而已。”
“那,晚上呢?”
平田摆摆手:“你自己去确认吧,我不太好说得过多。不过灰二这回怎么……难道是魔鬼的恶趣味?”最后一句他的声音突然变小,藏原并没有听清:“什么?”
“没什么。”
“尼古前辈和竹青庄,和清濑灰二是什么关系呢?”
平田笑笑:“阿走,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就像白天与黑夜的夹缝中还有一个黄昏,很多人都站在了那条分界线上。这次说不定是个好机会,你自己去亲眼见证一下吧。”
“哦,顺带一提,晚上去竹青庄的时候,记得绕到后面,晚上那边才是正门。”

晚上十点,藏原再次来到那个地方。他按照平田的指示,从街头那边绕了一圈,来到那栋建筑的背后。与白天现代化的建筑风格不同,在一个小院子中间的是和式木质二层建筑。
他走进院子,听到“汪”的一声。
左手边的狗屋中,一只柴犬在冲他叫,尽管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显然是被他扰了睡梦。藏原注意到拉门左侧古旧木板上的竹青庄三个字,正在犹豫是否要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
白天那位小个子店员正在门后。
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杉山朝屋里喊道:“灰二哥,有客人,果然是白天的那位。”
有人应道:“哦,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杉山朝藏原点点头,藏原木然地回个礼。杉山路过狗屋的时候还朝那只柴犬说道:“明天见啦,尼拉。”
“汪!”
清濑从走廊右侧的房间探出头来:“藏原先生,快请进。哦,劳烦把门关一下。”
藏原顺从地按照他说的,关上门,走到清濑所在的房间门口。与外表的古旧不同,竹青庄内部是修缮过的,房间里都是现代风格,户型偏长,应该是两个房间打通的。清濑坐回到了电脑前的转椅上,顺便让藏原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藏原坐到了茶几旁,清濑为他递上一杯水。藏原接过后直接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请问清濑先生能提供的线索是什么?”
清濑背对着他:“一上来就这么直接吗?”
“是,这对于我很重要。”
“先给你个忠告吧。这件事情没你想象的简单,你如果硬要把这件事情放到明面上解决,恕我直言,会麻烦到你——就算再加上尼古前辈也无法全身而退的的程度。”
“这是我的职责。”
“真是顽固啊,”清濑合上面前的文件夹,保持坐在椅子上的姿势,转到与藏原面对面的方向,严肃的表情里掺杂了点无奈,藏原觉得这一刻的清濑灰二有一些不一样,“真的不后悔?”
“不后悔。”
“那我们就来谈谈这笔交易吧。”清濑从转椅上起身走向藏原,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交易?”
“现在的社会,情报的价值有时候会超乎你的想象,甚至会颠覆你的认知。我没有义务无偿提供私人所有的情报,所以你得用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钱吗?”藏原开始考虑申请经费的可能性。
“不。”清濑挑起一边眉毛,调笑的神情与昨晚如出一辙。他左手托着下巴,朝藏原伸出右手。对方似乎是在强忍着站起来的冲动,但上半身还是明显地朝后靠了点。
清濑把他的反应全看在眼里,笑意更重。他挑起藏原领带的末端,指尖把玩式轻拈那一小块黑色的布料。
“你和我上一次床就可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