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嘎龙丨让我们再zuo一次

Work Text:

当郑云龙在北京男朋友家里,反关节架住胖子把它从钢索上抱下来的时候,阿云嘎还在客厅里模仿丛林冒险布置实景索道。过几天他和马惹老师准备和一起玩吃鸡的几个好兄弟在家里完成一场“野外”CS大战。
「胖子,你不怕吗?」郑云龙对着自己的橘猫亲了一口,鼓起腮帮子担忧地问。
胖子嫌弃地甩了甩脸,又喵了一声,从他的怀里挣扎着跑开了。
「你以为全世界的猫都和你一样胆小啊?」阿云嘎笑着说,仿佛全世界只有他能这样嘲笑自己的男朋友。
「不是胆小…是为了安全…」大猫嘴硬着,又想起5月份跟男朋友回内蒙的那次悲惨经历。

 

当天vlog拍摄活动结束后已经是下午5点半,刚和工作人员顺完明天行程的二人终于有了自由活动的时间。他们没有立刻回酒店,而是决定自己再找点乐子。
因为有阿云嘎这个爹系男友在身边,郑云龙也没想太多,何况这个可靠的内蒙男人还是草原的满级生活能力者。尽管阿云嘎老是吓他,说这里天黑后会非常可怕,豺狼虎豹什么的都有可能出现,但他们俩对彼此太熟悉了,他知道无论出什么事对方都会保护自己的。
但郑云龙没有想到,阿云嘎没有带他去最高的沙丘上看日落,也没有打算陪他堆沙雕,而是牵着他的手穿越茫茫大沙漠,又回到了响沙湾的索道入口。
「???」郑云龙满脸问号,「我们早上是不是来过这里?」
「没有呀,」阿云嘎笑出一脸褶子,依旧扮兔吃老虎,「这里是另外一个景点。」
郑云龙眯了眯被风沙蒙住的眼睛,看到「响沙湾」三个大字在夕阳的余晖下发着闪闪的金光。
「你别骗我,我告诉你…我真的怕这个…」郑云龙用食指戳着阿云嘎的胸肌,笑得可爱又无奈。
「我真没骗你,这是另外一条索道。」阿云嘎挥了挥手里的票,「走吧咱们,别浪费日光。」
郑云龙点了点头,拉着男朋友的铁臂踩着小碎步颤颤巍巍地跨入车厢。这条缆车线比之前搭得更高,但是空间更小,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坐进去,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只能膝盖顶着膝盖。
缆车吱吱呀呀的运转起来,伴随着富里库里富里库拉的机器声。
郑云龙之前听男友说过,他们会赶上今天库布奇沙漠上发动的最后一趟缆车,然后在缆车上看内蒙日落。郑云龙虽然怕高,但骨子里也是个浪漫的人,他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
缆车总长只有498米,现在是晚上6点多,到太阳完全西沉的7点还有大概一个小时时间,这意味着他们要在缆车上来回坐几段。阿云嘎瞧着自己的大猫又兴奋又害怕地抓着栏杆看风景,突然心头一痒,一把手揽住男友的腰,让他面对着自己坐在大腿上。
大猫最近长胖了不少,脸上和肚子上摸上去都是肥嘟嘟的一团软肉,手感极好。郑云龙被摸得脸红,想把内蒙男人火热的视线从自己身上转移,于是他嘟嘟嘴说嘎子你的手表刮疼我了。
阿云嘎把腕表解下放进兜里,但手又不安分地伸进大猫的裤裆,隔着一层布料开始缓慢地揉。
「嘎子,你在干什么!」郑云龙左右看了看,四周都运转着不同颜色的车厢,但只有他们这一个有人。
阿云嘎低着头笑了笑,郑云龙立马会意,原来老班长不只是可以保护自己的草原狼王,而且是条想法很多的老狐狸。
郑云龙居于上位捧着阿云嘎的脸低头接吻,夕阳在他们脸上镀了一层美丽的金光。阿云嘎的手把玩着大猫那金贵的物什,在亲吻的间隙低声念叨,「这玩意儿什么时候能割了呢…」
郑云龙被老班长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赶紧提着裤子坐到对面缩紧了下身,这时缆车突然滑到了一个顶点,剧烈地晃动了好几下,这一回郑云龙真的是快被吓尿了。
阿云嘎捂着嘴偷笑,郑云龙想过去锤他,但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高空翻车随时会掉下去。不料阿云嘎却走过来坐在自己旁边,揽着他的肩吻了一遍又一遍。
郑云龙还没有准备好,衬衫就被撩起了一大半,裤子也被褪到了膝盖上,阿云嘎把他粉红的鸡儿从内裤里揪出,马眼上已经开心地渗出前液。
阿云嘎握着老同学的鸡儿有节奏地撸,像给羊挤奶那样熟练。郑云龙上车之前按照老班长的指示喝了一大瓶盐水,现在在高空做爱,不是说性欲没有,而是尿意更强。
郑云龙闭着眼睛忍着,抓紧了栏杆和男友的肩膀。阿云嘎见他兴致不高的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尿道锁。
郑云龙恐惧地瞪大双眼,这东西他们好久没玩过了,真的是…hin恐怖。
阿云嘎三下五除二地把男友锁住,又玩弄起更下面的女穴来。郑云龙的这个地方长得比女人更加精致乖巧,海葵型的阴道口有细腻的褶皱,像一双双可爱的小触手,能把插进来的东西都毫无保留地吸进去,是一个让阿云嘎欲罢不能的存在。
阿云嘎熟练地把手挤入花穴,扯出几根藕断丝连的银条涂到郑云龙的花蒂上研磨起来。他刺激的力度很精准,没几下就让郑云龙勾着脚背冲上了高潮,还往外喷出了一滩淫水。
「呀…这样清洁阿姨打扫起来会很辛苦哒…」阿云嘎假装一脸委屈地看着郑云龙。
大猫还处在高潮的余韵中,根本没心情和男友说相声。他只是很想快点下车,快点尿尿。
缆车到终点了,阿云嘎贴心地把大猫掀起的T恤拉下,又脱掉自己的外套遮住郑云龙的下体,向工作人员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往返票,还礼貌的微笑了一下,「您好,我们再坐一次回起点。」
郑云龙绝望了。
缆车又发动了,阿云嘎转头去看郑云龙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猫在装死。
「郑云龙,你最近胆儿肥了不少啊?」
大猫抬了一下眼皮,发现老班长好像生气了。
他的表情很严肃,语气很严厉,大猫知道自己即将沦为班长的瑜伽道具。
阿云嘎用一个摔跤动作把大猫按倒在地,郑云龙没有喊疼,因为落地时伟大的班长翻身给他做了肉垫。但整个车厢都在剧烈摇晃,郑云龙还是吓了个半死。
「嘎…嘎子…你消消气…我们回到酒店…再…再玩…?」大猫透过老班长的头顶,看到了由深蓝渐渐转黑的天空。
阿云嘎捏住郑云龙的下巴又气又笑,「说好听我的,你今天怎么这么不乖?」
「我哪里…」郑云龙肩膀被按住,手在空气里胡乱地抓,放下时五指粘上了自己之前喷出的液体,「不乖了…」
阿云嘎看他这幅可爱的模样,心情好了一大半,「我家大龙最乖了,来含住你爸爸的宝贝,爸爸要开始做俯卧撑了。」
爹系男友果然名不虚传。
「放轻松,数好数,不到五百不许跑开。」阿云嘎摸摸郑云龙毛茸茸的脑袋,温柔的命令道。
「呜呜…一…二…三…」阿云嘎每附身一下,就深插一次,郑云龙被顶到子宫口还憋着一肚子尿数数,滚烫的热泪不停地从眼睛里冒出来。
「宝宝今天怎么不叫啦?」阿云嘎一边做还一边说着骚话捣乱,「之前你可爱在我健身的时候叫了…大龙是不是不喜欢和老公做啦?」
「没有…二十三…二十四…」郑云龙头脑发晕,只能下意识地凭良心回答。
「那就叫出来呢…不然我会动得很慢哒。」阿云嘎很狡猾地用兔子音连哄带骗地拖着郑云龙上自己的贼船。
「老…老…老…」郑云龙被操得说不出第二个字,只能说个班长不喜欢的形容词表示一下。
阿云嘎刚想发火,就听身下的小骆驼抖着嘴皮颤着尾音,「嘎子你快点,我要到了…」
「靠,郑云龙这一声他妈的是什么催情药!」班长这样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腰上的动作,以时速2.5码的速度快速做功,跟郑云龙一起默数五四三二一,一起射了出来。
郑云龙是这么想的,可是并没有如他的愿,阿云嘎忘了取贞操锁,事后也没有同意。
大猫很崩溃,班长把他抱起来穿上衣服,让他揣着一膀胱尿回到酒店才让他射了出来。
结果落日的一个屁都没见着,自己尻的周围却被车厢地板上的热气炙出了几个水泡,摸上去火辣辣的疼。
洗完澡后班长拿木瓜膏给他擦屁股,大猫哀嚎着,叫得比缆车上还好听。
班长把药膏丢回双肩包,压到大猫身上,用气音在猫耳边撒娇,「大龙我们再玩一次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