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mpagne Supernova

Chapter Text

01

芹泽躺在自家公寓角落的行军床上,听到隔着铁皮墙板传来的自家母亲的说话声,语速过快,声线微微发抖,哀求着那帮放贷的再让她jump几天。

房间里的空气潮湿,明明已经下午七点,刺目的骄阳还是无情地穿过细薄的棉质窗帘照在少年的脸上。虽说芹泽多摩雄在铃兰高校有百兽之王的称号,但他终归只是个还在念书的少年。现在没有了那一群凶神恶煞的高中生在身后造势,暖色的阳光照在芹泽脸上,可以看到细微抖动的睫毛,仿佛翩纤欲飞的蝶。此时的芹泽变得那样温柔易碎,至少在外人看来如此,如果要源治说,这是一张纯良且具有欺骗性的脸。

芹泽多少也知道CowCow Finance,领头的那个眼镜大叔陆陆续续让不少道上的狠角色吃过亏,这多少也成为了学生间午休议论的话题。当然,无论聊过多少,最后势必会得出一个结论——别轻易向CowCow Finance借钱,以及,如果借了,务必按时还。芹泽边想边在内心苦笑了起来,虽然总是在嘴上喊穷,但靠着打工(和麻将)多少能赚来自己的生活费,倒是从没落魄到要向高利贷借钱的地步。可门外的那个女人不同,从那个巨大的经济泡沫破碎开始,一个温柔的母亲也就此破碎了。剩下的不过是一具活着会呼吸的尸骨,靠游戏厅里的柏青哥与老虎机过活。芹泽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要在打架之后扛着浑身的淤青去游戏厅或者小酒馆背回喝得烂醉的女人,但他依然记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女人枯瘦冰凉的手轻抚自己脸颊的触感。

深吸一口气,芹泽从床上起身,屁股底下的弹簧发出不堪负重的吱呀声。门外女人的哀求声还在,间或夹杂着男人的怒吼,芹泽没有犹豫,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推开大门走了出去,哐当一声响,迎接丑岛的是芹泽百分百用力的拳头。

“你个混蛋——”芹泽大叫着冲上去,他一眼就在两个男人中分出了主事的那个,丑岛是吧,他的拳头伸了出去,一阵晕眩,天旋地转,芹泽眼前是一片片斑斓的色块,他的后脑顶着地面,一双冰冷的手正牢牢掐着自己的脖子,他艰难地呼吸,忍不住咳出细碎的血沫,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男人的膝盖正压着他的胃,也难怪他想吐了。原来那些小道消息都是真的,这个丑岛,很强。对方的手没有松动,芹泽透过迎上男人的眼睛,奇怪的,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眼角上挑,带着些温柔的情欲,和丑岛这个人半点不搭噶。这样的愣神也就持续了一瞬,他的腹部又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芹泽意识到男人又打了自己一拳,少年穿着宽大高中生制服的身体多少已经习惯了疼痛,却依然习惯性地想要将身体蜷缩,却又只能在男人的压制下徒劳地动弹两下,就想被固定在标本簿上的凤尾蝶。

“芹泽多摩雄”他听到男人在说话,平稳无波,对方的声音竟意外的有些熟悉,“你来替你母亲还债吧。”

芹泽仍然躺在地上喘气,耳畔传来他母亲的哭泣声和另一个外表轻浮活像牛郎的男人的怒骂,在夏日焦灼的空气中模模糊糊混成一团,分不真切。他闭上眼睛,选择不去看面前的男人,

“好。”

芹泽听到有人说话,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有一瞬,他似乎在黑暗中看见了泷谷源治脸上带着伤的笑脸。

Chapter Text

山田孝之水仙,狗血ooc。

02

“喂,喂,该起床喽”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皮肤,芹泽努力睁开眼睛,才发现时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盒便利店买的牛奶。

“你的头,没关系吗?”铃兰的百兽之王又伸了个懒腰,重新趴回课桌。

“已经没事啦,”时生皱眉,显然是想到了先前的手术,以及那场让铃兰顶峰易主的打斗,“倒是你,最近还好吗?”

“一切ok”芹泽的声音很低,几乎就要融进落入余晖里。他在想些什么呢,时生忍不住思索,自己的老大在最近变得越来越没精神了,在天台打盹的时间占据了绝大多数。虽说平时他们也就是玩玩(巨型)飞镖(巨型)保龄球,偶尔参与个团体战,但现在这样可以说是完全不正常了吧。是病了吗,时生琢磨着,伸出手轻轻拨开芹泽的发丝,他的皮肤是温热的,而自己的手却那样冰凉。芹泽这时反而像只大猫,眯着眼睛把脸往对方手上蹭,他的头发已经很长,凌乱披散下来盖住侧脸。时生在确认芹泽没发热后就把手拿开了,“一起回家?”

“今天不了”芹泽摇摇头,“有别的安排。”

“那好吧,”时生把牛奶放在课桌角上,“但是周末聚会不能放我们鸽子哦。”

“哦,一定”芹泽目送时生消失在楼梯口,成群的乌鸦不知何时已经占满了灰蓝色天空。他从裤兜掏出打火机,天台的风很大,火星点点冒出,艰难地将烟草燃起,该出发了。

当芹泽按照名片上的地址踏入CowCow Finance大门的时候,事务所的沙发已经坐的满满当当,不算大的空间里飘散着食物热腾腾的香气。喂喂,这就犯规了吧,芹泽看着茶几上的拉面和猪排饭忍不住抽抽鼻子,为了还上这个月的利息他可是连着蹭了半个月冷掉的过期便当啊。房间里唯一的独立办公桌后坐着丑岛,他面前是一碗顶着过多番茄酱的蛋包饭,啊,一定很美味。可能是感觉到芹泽那炽热的目光,丑岛放下勺子抬起头,一时间谁都没说话,芹泽意识到所有人都放下餐具,抬起头盯着他看。

芹泽不打算再关心那群人渣,他大步绕开沙发走到丑岛面前,对方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莫名火大。有什么办法?丑岛很强,连他都打不过的强,啊,想到这就更火大了。芹泽磨了磨后槽牙,从黑色的校裤口袋里拿出这次的利息扔在办公桌上,棕色信封碰到乘蛋包饭的碗碟,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个月的利息”芹泽揉了揉眼睛,他又想睡了,偏偏在这个地方,“没问题的话我走了”

自己故意没说敬语,还说是毫无意义的幼稚抵抗吗?芹泽在心里苦笑,果然还是很不爽啊。

“你还是学生吧,”丑岛从信封里拿出钱随意扔进抽屉,“钱是哪来的?”

芹泽注意到对方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白皙修长,这多少有点讽刺,放贷的丑岛社长和这么一双干净得不像话的手。

“不关你的事吧,”芹泽不安地挪了挪脚,用右手把披散的长发胡乱捋到脑后,随即转身朝外头走,“我下个月再来。”

少年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屋内丑岛又拿起勺子开始大力搅拌那一团番茄酱,众人面面相觑,

“那个……”柄崎率先打破沉默,“你们觉不觉得”

“那小子和社长……”高田凑上来接话。

“去掉胡子简直一模一样呢。”戌亥总结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弟弟?”

迎接他们的是丑岛那足以杀人的目光。

Chapter Text

03

几个月之后,芹泽才反应过来他母亲跑路了,多半是跟打小钢珠认识的男人一起逃跑了吧。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半夜,他还在工地打工,长期缺乏睡眠让他终日昏昏沉沉的。是丑岛身边那个叫柄崎的先找到他,硬是拉着他走到一边灯光照不到的空地上。丑岛正坐在胡乱堆叠的水泥钢管上发呆,见他们过来就把手电打开,芹泽看到那几张纸上母亲用潦草的笔迹写下借款500万的字样,下面是母亲的签名和盖章。

哦,终于到了这一步吗?芹泽迟钝地意识到,他抬头看向丑岛,男人还是面无表情。

“我已经没钱了。”

“柄岐”,男人点头示意,刚刚还拽着自己的男人随即说道,“这个数额你干体力活是还不上啦!我们可以给你介绍更好的工作。”

之后发生的事情芹泽已经没有印象了,他似乎点了头,然后坐在箱型车里被对方直接带到了偏僻巷子里的小按摩店,好像就是cowcowfinance旁边的那家。他如同行尸走肉,在众人面前脱下衣物,少年青涩未熟的身体待价而沽,芹泽意识到丑岛也在看着他。

“一次五千元好了。”他听到经理跟丑岛说话。“这孩子质量不错。”

“嗯,今天让他先接三个吧。”他听到男人回话,冰冷的声音平静无波。

芹泽愣在原地,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猛地向丑岛冲了过去,又被对方横档着摁在墙上,一瞬间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息声。他的头发很长了,披散着甚至会被认作女生。

“丑岛,拜托”芹泽的身体软了下来,他的眼眶发热,全身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让我干什么都行,除了这个。”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他。透过镜片,芹泽发现那双眼睛果然很熟悉,就像在照镜子。就在那一刻,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少年一瞬间脱力了,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步步跟着经理离开玄关,往不知道哪个房间走去。柄岐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能开口。

他走进狭小的房间,里面是榻榻米和一张大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放着安全套和沐浴工具。芹泽还穿着那件铃兰制服,就这样坐在床位。第一个客人进来了,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上去落魄潦倒,甫一进来就粗暴地示意少年跪倒在地,露出坚硬的性器就往对方嘴里送。芹泽没有抵抗,一次五千日元,他想到,一次五千。性器在嘴里不断出入,不时压迫喉咙,芹泽几乎无法呼吸了。他眼前一片空白,似乎就要这样跌入黑暗,不知道多久之后,喉头一片冰凉,对方射了,射过之后的性器打在他脸上,划过一道暧昧的水渍。芹泽接过钱放在床头,目送客人哼着歌走远。第二位客人是个四十多的矮个男性,还有第三个……芹泽中途吐了一次,但因为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只吐出了些透明的液体。他稍微铺平自己的衬衫,拿着那一碟皱巴巴的钞票离开房间,过去了多久?两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他不记得了,只是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往外走。丑岛和柄岐坐在玄关沙发上,芹泽把钱胡乱放在桌子上,他的头发简直是一团糟,被潦草地梳在身后,嘴唇红肿,嘴角已经破皮流血,他就像在梦游。

“这是今天的份。”芹泽小声说,这个少年似乎没力气开口了,他的目光浮浮沉沉,不在任何事物上多停留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