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mpagne Supernova

Chapter Text

03

几个月之后,芹泽才反应过来他母亲跑路了,多半是跟打小钢珠认识的男人一起逃跑了吧。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半夜,他还在工地打工,长期缺乏睡眠让他终日昏昏沉沉的。是丑岛身边那个叫柄崎的先找到他,硬是拉着他走到一边灯光照不到的空地上。丑岛正坐在胡乱堆叠的水泥钢管上发呆,见他们过来就把手电打开,芹泽看到那几张纸上母亲用潦草的笔迹写下借款500万的字样,下面是母亲的签名和盖章。

哦,终于到了这一步吗?芹泽迟钝地意识到,他抬头看向丑岛,男人还是面无表情。

“我已经没钱了。”

“柄岐”,男人点头示意,刚刚还拽着自己的男人随即说道,“这个数额你干体力活是还不上啦!我们可以给你介绍更好的工作。”

之后发生的事情芹泽已经没有印象了,他似乎点了头,然后坐在箱型车里被对方直接带到了偏僻巷子里的小按摩店,好像就是cowcowfinance旁边的那家。他如同行尸走肉,在众人面前脱下衣物,少年青涩未熟的身体待价而沽,芹泽意识到丑岛也在看着他。

“一次五千元好了。”他听到经理跟丑岛说话。“这孩子质量不错。”

“嗯,今天让他先接三个吧。”他听到男人回话,冰冷的声音平静无波。

芹泽愣在原地,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猛地向丑岛冲了过去,又被对方横档着摁在墙上,一瞬间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息声。他的头发很长了,披散着甚至会被认作女生。

“丑岛,拜托”芹泽的身体软了下来,他的眼眶发热,全身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让我干什么都行,除了这个。”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他。透过镜片,芹泽发现那双眼睛果然很熟悉,就像在照镜子。就在那一刻,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少年一瞬间脱力了,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步步跟着经理离开玄关,往不知道哪个房间走去。柄岐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能开口。

他走进狭小的房间,里面是榻榻米和一张大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放着安全套和沐浴工具。芹泽还穿着那件铃兰制服,就这样坐在床位。第一个客人进来了,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上去落魄潦倒,甫一进来就粗暴地示意少年跪倒在地,露出坚硬的性器就往对方嘴里送。芹泽没有抵抗,一次五千日元,他想到,一次五千。性器在嘴里不断出入,不时压迫喉咙,芹泽几乎无法呼吸了。他眼前一片空白,似乎就要这样跌入黑暗,不知道多久之后,喉头一片冰凉,对方射了,射过之后的性器打在他脸上,划过一道暧昧的水渍。芹泽接过钱放在床头,目送客人哼着歌走远。第二位客人是个四十多的矮个男性,还有第三个……芹泽中途吐了一次,但因为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只吐出了些透明的液体。他稍微铺平自己的衬衫,拿着那一碟皱巴巴的钞票离开房间,过去了多久?两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他不记得了,只是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往外走。丑岛和柄岐坐在玄关沙发上,芹泽把钱胡乱放在桌子上,他的头发简直是一团糟,被潦草地梳在身后,嘴唇红肿,嘴角已经破皮流血,他就像在梦游。

“这是今天的份。”芹泽小声说,这个少年似乎没力气开口了,他的目光浮浮沉沉,不在任何事物上多停留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