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这不是恋爱该有的样子

Work Text:

捡垃圾的彭达捡到了躺在地上的凌奇飒,在平安夜下雪的夜晚。
那一天的小飒把自己当作垃圾、准备抛弃掉的时候,彭达遇见了他,递给了他一罐啤酒。
“我不喝酒。”小飒推辞着,虽然看起来也有二十岁了,但神态像是从哪里翘家的乖孩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彭达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旁敲侧击地指着地面上留下的人形雪迹:“大晚上躺在马路上很危险。”
“爸妈被人追债,我反正回不去了,在哪里都一样。”小飒说着,低下了头,看着脚下的排水沟。
“至于吗。”躲债还没那么难劝,彭达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多少钱啊?”
“一亿五千万。”小飒一说出来他就喷了一地的啤酒。
一亿,1后面得有多少个零啊……十年能还清吗?八十年能还清吗?
“跟我回去吧,我屋借你挤一晚上。”彭达这回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只好给他来点实际的。

收留了小飒一起住以后,彭达的生活反而好了起来。
原本飘着霉气的狗窝变成了干净整洁的小屋,被子上枕头上的破洞都被他一一补起来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回到了它该在的位置,连一台只能苟延残喘的收音机都被修好了,能听见电台主持用清晰的声音报天气。
直接导致彭达每天回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进去。恨不得飘在半空中,才不会破坏小飒打扫的成果。
“进去呀。”
小飒每次都在后头催他,他才把架子盘子刀叉碗筷都抬进去。只不过在粗糙的水泥地上滴了几滴油,彭达看到都觉得心疼。早知道就不要开什么烧烤摊了,就应该像原来想的一样,开个凉茶店,干净多了。
他们开了个烧烤摊,生意不错。这条小巷子里住满了倒夜班干苦力的人们,薄利多销,也算是过得红红火火的。
彭达负责卖啤酒收钱,小飒负责烤烧烤。
有时候自己闲下来了,彭达看着那个穿着土气的花围裙、仍然充满少年气息、和周围的人一点也不一样的小飒,总在感慨,是什么样的父母才会把他抛下呢?一点也不知道知足。
像他就觉得,捡到这么个同居伴侣,就像捡到宝了一般,幸福得不像真的。

也许是都觉得自己已经跌入谷底,所以迅速在对方身上找到了慰藉,他俩成为了同居伴侣,或者说恋人。可惜不能领证,民政局不会祝福他们,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们没钱举办婚礼,也不需要这些凭证。
但他们还是喜欢过一些节日、纪念日之类的,仿佛过了以后就会更甜蜜一样。比如今天,刚好是情人节,他们虽然在卖着烧烤,但每每对视,嘴角总忍不住扬起甜蜜的弧度。
“老板,再来十串羊肉!”住对面街的老张喊着。
“好嘞。”小飒爽快地答应道,从盘子里随手一抓,就是不多不少十串。
他把羊肉均匀地摊在烤架上,流畅地翻动,像大饭店请去表演的厨子一样利落地放着作料。
他的厨艺那么好,不应该困在这么个烧烤摊上的。彭达想起自己吃的那些简单精致的小菜,青椒肉丝和番茄炒蛋都能让人垂涎三尺,别的人应该做不到了吧。他应该去当那个什么轮胎三星级的厨子,然后挣大钱,一个亿两个亿都不在话下。
“彭达?”彭达被小飒的声音从思索中惊醒,“怎么了?”
“没事啊。”他刻意用力地摇了两下头。
“嗯。”于是小飒没追问,把羊肉串抓成一把,轻轻抖了一下油,堆在盘子里,递给了他。
他接过盘子,站起身来,轻轻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叫卖的亢奋语气:“羊肉串来咯~!”
“老板,不是我说,你们这个羊肉串没话讲。”老张把钱塞给他,拉着他兴奋地说着,“我都不敢带我儿子来,怕吃了就走不了了。”
“谢谢夸奖。”彭达笑了,他当然知道好吃。
“谢谢夸奖!”小飒也在烤架后面大喊了一声,惹得一桌子人都笑了起来。
大家为生活奔波都不容易,不过这一刻,混杂着肉香与啤酒,踩着地上的废纸团与木签子,仿佛就主宰了这一方小天地。

“你不如去哪个酒店找个工作吧?”彭达最后还是开口了,向小飒提议。
“啊?”小飒还在烤着韭菜,抽空看了他一眼。
“肯定能赚不少钱。”彭达低头,看着自己眼前收银的小盒子,零零碎碎几百块,每天兜兜转转也赚不了多少钱。
“其实我还会画画、写小说,都拿过奖。”小飒的脸上带着青春活泼的笑容,说着彭达觉得不可思议的话,“我还会出老千,在赌场几万一把的挣钱。”
“真的假的!”彭达吓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还有点好骗的小兄弟有那么多才艺。当然了,他相信,他相信这个男人无所不能。
“那你还缺钱?”这是他唯一想不明白的问题。
“你相信命吗?”小飒说起这个的时候,终于叹了一口气,“穷神附体,你信不信?”
他信,小飒说什么他都信。
“赚得多有什么用,又留不住。”小飒把韭菜盛起来,没递给他,自己拿着往桌边走去了。
“谢谢。”客人头也没抬,忙于和自己的同伴说话。
彭达还在想小飒说的话,钱再多会有用的,怎么会全都留不住呢?就算留不住,也可以还一点是一点,总有一天把债还清了,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去哪去哪吧?
但他又相信小飒,小飒不会说谎,肯定是真的存不住钱,所以才得出这种结论的。
“各位。”那边在桌子之间艰难移动的小飒忽然停下来了,拍拍手招呼大家向他看去,“我们的彭达老板,大家都认识吗?”
“认识。”“当然认识。”彭达一直在这一片废品回收,大家当然认识他。
“跟我是一家人了,今天情人节,祝福我们!”小飒索要着祝福,听起来没什么霸道的意味,但诚恳极了,谁听了都不忍心拒绝他。
“没看出来呀!”有人用调侃的眼神看向彭达,看得他脸一红,立刻把视线移开了。
“基情四射。”也有小年轻更时髦,浮夸地点评道。他们开着玩笑举着啤酒,一桌人叮叮当当碰着酒瓶子:“祝福你们!”
“谢谢。”小飒向他们鞠躬,然后看向彭达,“大家都看到了,我虽然厨艺好,但是不会离开你的。”
大家愣了两秒,忽然听明白了,哄堂大笑,又开始嘲笑彭达患得患失。
“那我得回去看好我老婆,我老婆做饭也挺好吃的。”
“有老婆的滚回去吃饭!”
很快客人闹作一团,这条街就那么长,所有人虽然忙忙碌碌,但就像一家人一样。而小飒又回去游刃有余地烤着烧烤,仿佛什么大事都没有发生。
只有彭达低头数着一张张脏兮兮油腻腻的纸币,把硬币抖一抖拢在一起。时而扬起一分嘴角,时而又强压下去,不想笑出声来。
这幸福来得不可思议,但很真实。

“如果没有遇到我,你会不会过另一种生活?”深夜,躺在床上,彭达问小飒。
答案是当然的,就算是一直留在这里的彭达,没有了小飒,也完全不一样。他会重新蹬着三轮车,忙碌于收破烂。他的屋子会重新乱起来,地面上会堆满杂物,池子里都是油渍,摞着洗不完的碗。他的衣服补得也不如小飒好看,更不会织围巾。
“随遇而安啦。”小飒没有仔细想,只想到了最直接的问题,叹了一口气,“反正还是穷,到哪不是穷?”
这倒是,他也穷,和他以前的狐朋狗友一起穷,和小飒一起穷,没什么区别。
“有空也带你去我以前打工的地方看看。”小飒继续说着,在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不一样的,别担心。”
他担心的不是这个。
“小飒,跟我一起真的幸福吗?这一点都不像别人说的恋爱。”
收音机里还在放着深夜电台,一首一首歌曲吟唱着灯红酒绿,歌颂着海誓山盟。他们还听到过知心大姐的节目,讲着家长里短,爱情纠葛,都和他们不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该有的样子,但我很幸福。”小飒搂着他的肩膀,“你呢?你幸福吗?”
他幸福,于是点点头:“嗯。”
“那就睡吧。”小飒说着,揉了揉他的肩膀,把温热的吐息留在他的后颈,“我的梦想是三室一厅,去奋斗吧。”
“嗯。”彭达点点头,闭上了眼睛。三室一厅,听起来很棒。
这可能确实不是恋爱、尤其是初恋该有的样子,和他对女孩子的憧憬也不一样,但确实是幸福的样子。
枕头上的肥皂香,两个人身上洗不掉的烧烤气味,这就是幸福该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