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千秋

Work Text:

钟阳对着大殿上的帝王略略施礼之后被获准可以站着答话,抬起头来的一瞬间纵是有着数百年修行的他,早已如止水般的心境也不禁泛起一丝涟漪,虽然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
“钟道长,朕听闻你道术精深,眼下可有良方?”
“回陛下,依贫道浅见,安德王殿下并无大碍,只是先帝驾崩哀思过重心神震荡,又被邪祟趁虚而入,才会高热不退。贫道即刻施展驱邪之术,再辅以汤药,殿下自可很快康复。”
“如此,便有劳道长了。”

若说之前见到那龙椅上九五之尊的样貌让钟阳一时感慨万千,那么此时见到这昏睡中的少年的模样倒使他释然不少。纵是历尽千秋,那两张最初的容颜,仍是附魂般难忘。
钟阳并拢双指贴在少年前额,默念清心决,柔和的光晕笼罩着少年的眉眼,原本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脸色也慢慢恢复平常。
施术完毕,钟阳又为这寝殿四方加上了平安符箓,看着刚才一听到施术完毕就迫不及待地赶进殿内的皇帝,正坐在少年的床边用手背轻轻挨着少年的额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钟阳做了一件修道之人不该做的事。

“他二人皆是凶煞多舛的命运,恐要历尽七苦,难得善终,我许了如若他们彼此间尚有真情,便以你昔日泣珠之力成全他们来世的美满姻缘。”
“先斩后奏,你用我赠给你的泣珠前可有问过我的意见?”黄衣仙人嗔道。
“你既也承认那泣珠是赠予我的,我有何必问过你的意见?”钟阳笑着答道。
“唉……说不过你,我也是堪不破,总惦着那物是我送你的第一件东西……如今得了仙身,那泣珠也就再没有了。”
“没了便没了吧,若能以你昔日泪珠成全一段良缘,于我也能减少几分愧疚。”钟阳说着面色有些黯然。
“这便是你堪不破了,如今我们各自皆有所成,徜徉自在,顺应天意……再说还有那个‘我’陪着那个‘你’呢。”黄衣仙人淡淡一笑,千载岁月如初遇之时。钟阳记起那时他将那搁浅河滩的金色小鱼放回河里,小鱼久久不愿离去,只求与他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