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荣方】晚风吻尽荷花叶 (全)

Chapter Text

01.
黄海海湾吹来的东南风总是咸里带苦。灌进嘴里,尝起来就像小时候带着弟弟妹妹在海滩打发时间,偶尔不小心喝下的灰黄色海水。荣石站在别墅二楼阳台,从紫色烟盒里磕出一根泰山普照。Zippo的防风性能不错,火苗很高,几乎要烧到他被海风刮下来的几缕额发。
荣石三十出头,是个老烟鬼。可他有原则有洁癖,绝不在室内抽烟,怕带坏了弟弟妹妹。荣树荣意都已经离开家,可这习惯还是没改。
母亲走得早,生完荣意后不久就病逝了。老爷子守着照片,自个儿撑了十几年。等到了最小的女儿也上了高中,把家业撒手扔给老大,去天上和夫人团圆。彼时荣石不过大学毕业,一边操持着荣家产业,一边又当爹又当妈把弟弟妹妹拉扯成人,总算都送出了国上大学。上下三层的别墅,又只剩下荣石孤零零一个的身影。
青岛是个不错的地方。依山傍海,四季分明,荣石在这里出生成长。他带着弟弟妹妹,嗑着蛤蜊喝着啤酒,愣是把老爹留给自己的产业经营得有声有色。荣石到底年轻,很快不再满足于进出口贸易。他完美继承了老爷子的特质,胆儿大心细路子野,什么都敢插上一手。
几年前为了送荣树荣意出国,荣石没少跟那些国际人贩子们打交道。换了几家都不如意,他干脆自己攒了个小团队。零八奥运让青岛露足了脸,团队也慢慢开始接收一些想见世面的小洋鬼子们来交换读书,紧接着又带起了国际学校和寄宿家庭的产业链条。新的领域总是有趣,弟弟妹妹也不在身边,荣石很喜欢和这些活力四射上蹿下跳的小洋鬼子们在一块儿,错觉自己也跟着年轻了些。
他注定守着家业,这辈子大概是没机会再出国了。
可荣石摊上个事儿,索杰刚告诉他的。
索杰的爹当年和荣老爷子一起从东北一路打天下到山东,荣老爷子叫他索副官。他和荣石一起长大,这些年接了老爹的班,算得上最得力的左膀右臂,经验和见识都是足够的。在他的处理层面,鲜少碰到什么为难到不好开口的事儿。
荣石和他在阳台面朝大海,拿出一根泰山塞他嘴里点上:“有屁快放,愁眉苦脸看得我恶心。”索杰叼着烟:“少东家,你还记得老爷子走那会儿,专门从美国来参加葬礼的老方家吗?”荣石趴在栏杆上回想:“记得啊,两口子带着仨孩子漂洋过海的,好像也是俩哥哥一妹妹?”
索杰长舒一口气:“对对对,就是那家子。前一阵老方头给我爹打电话,说他们家二少爷不想在波士顿念高中了,非得来国内。我爹一听,这好啊,来青岛,少东家不就干这个的吗。”荣石听着新鲜:“老方头不是哈佛的吗,北上广哪儿不能送,这个小地方能容得下他家二少爷?”
“谁说不是啊。二少爷也是奇了,非要来青岛,说什么离不开大海,来过,有感情。”
荣石吐个烟圈哈哈乐:“他来青岛那年才多大,最多九岁,感个毛情啊。嗨……来就来吧,你给他找个靠谱人家住下就得了,到时候我去接。”
索杰挠挠脸:“要就这点儿破事我还至于来搅和您抽烟。我爹为了让老方头放心,已经许给人家了。二少爷住家里,由您亲自照顾……”
啊?!
荣石差点没让烟给呛死:“我好不容易把荣树荣意打发走了,你特么又给我找事儿!!”
索杰就快给他跪下:“我的少东家,您就行行好。我爸这么大岁数,脑子虽然不清楚了可一张老脸还得要吧。他要是知道自己说出去的话不算数,再来个心梗脑梗可怎么办啊少东家!”
“滚滚滚,嘴上就没个把门儿的。”荣石气得发疯,自己这老妈子命怎么就没个头儿了。“唉……那小子……还会说中国话吧?”
索杰见他答应下来,松口气:“会会会,老方头是哈佛东亚研究中心的,迂腐得吓人,不会说中国话估计早就给打死了。”
荣石把烟头撵进花盆,心里七上八下嘀嘀咕咕。
“那小子叫什么来着你还记得不?方……方什么毛?”
“那是他哥,方孟敖,他叫方孟韦。少东家你这耳朵和脑子也是没谁了。”
“滚滚滚,滚去给你爹回话。”索杰见好就收及时开溜,留荣石一个人风中凌乱。
他又磕出来一根烟,努力回忆那小孩儿的模样,是个白白净净的小朋友。左手牵着哥哥,右手抱着妹妹。梅花鹿一样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抿着嘴唇,听话极了。
他当时还想过,瞅瞅人家这弟弟,真是不想认那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荣树。
这么好的一小少年,怎么就叛逆了呢。世事难料,荣石想特么一头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