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榎本吉本】Jealousy

Work Text:

吉本荒野最近心情不太好,不太好的原因出在榎本徑身上。

這幾天榎本徑對田子雄大疼愛有加,特別偏心,讓吉本嫉妒的要死。

平常整天陪在榎本徑身邊的人是他吉本荒野耶!怎麼可以這樣!

當他中午下課後走進防盜店,看見榎本徑跟田子雄大在親熱的時候,他心想又來了,他已經受夠了。

榎本徑伸出手指,田子雄大就乖乖地張開嘴巴,起先輕咬了幾下,後來用小舌舔呀舔的,還用臉頰磨蹭。

「雄大真是個乖孩子。」他滿足地親了田子一下,讓吉本看得很不耐煩。

除了嫉妒還是嫉妒,榎本徑多久沒有這樣溫柔的、怕弄傷他一樣親他了?那男人知道自己喜歡粗暴一點,但難道他就不渴望榎本徑柔情似水的體貼嗎?

還有,榎本徑竟然繼續動作,沿著田子的背部向下,一路摸到屁股,對田子雄大的臀部揉來揉去的,田子還閉上眼睛,享受榎本徑的撫摸。

不爽。他走進防盜店時榎本徑看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就繼續跟田子玩。

完全沒有尊重他吉本荒野的意思,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嘛!

 

 

「徑くん!」被吉本叫到的榎本徑沒有回應,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徑くん!」吉本荒野不服氣,走到榎本旁邊,生氣地拉著榎本的手,活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

「徑くん!」叫了他第三次,家庭教師採用溫情攻勢,放開榎本徑,他改以整個人貼到榎本身上,親吻榎本徑的臉頰與脖頸,心想榎本徑總會理他了吧,至少花了整個下午跟榎本徑做也比榎本徑完全不理他好。

「吉本,等等⋯⋯」鎖匠一手推開吉本噘起來就等著他親吻的唇,埋首於眼前令人著迷的事物,任憑吉本荒野亂摸亂抓,他仍無動於衷。

「榎本徑⋯⋯」
這下他真的生氣了。

沒錯,他就是嫉妒田子雄大,田子搶走榎本徑對他的關愛,榎本徑甚至會對田子露出那種只有當他們真情流露、處在特別放鬆的環境下才會有的溫暖笑容。

怎麼可以。

他怎麼能輸。

 

「嗚嗚嗚徑くん難道不愛我了嗎?」他獨自坐在防盜店內給客人坐的位置上,嘟著嘴一臉受傷的樣子,還特別拿出手機開始翻起他跟榎本徑的甜蜜合照,表現出他越看越難過,沒有榎本徑的疼愛就會死一樣。

「嗚嗚嗚嗚嗚徑くん不要我了!徑くん只愛田子雄大,都不理吉本荒野!」

「徑くん不理我的話,三個月都別想碰我!」

「徑くん再不回話,我就要離家出走了!」

 

在吉本的威脅下榎本徑這才終於有點反應,他轉過頭望向咬手帕假哭的吉本,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有那麼嫉妒?」

 

「唔嗯⋯⋯徑くん都快忘記我了耶!怎麼能不嫉妒!」

「我沒誇張到會忘記你好嗎。」

「有!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被徑くん拋棄,到時候我只好投奔沼田家了!」

跑到榎本身邊,吉本荒野指著罪魁禍首田子雄大,內心嫉妒得想把對方幹掉。

 

「田子雄大,你未免太囂張了,居然敢跟我搶徑くん。」

「⋯⋯」田子大大的眼睛盯著吉本看,那無辜的眼神也無法動搖吉本荒野對他的討厭指數。

「不要以為你裝可憐我就不會想把你丟到東京灣餵魚!告訴你,我才是徑くん的最愛!」

 

 

 

 

 

「吉本,他只是隻叫做田子雄大的倉鼠。」

「我不管。徑くん每天看他比看我還久。」

「⋯⋯吃醋了?」

「對喔,徑くん要如何安撫我受傷的小心靈?」

榎本徑伸出右手,拇指與食指摩擦,擺出推理密室時會出現的招牌動作,低頭思考。

「⋯⋯靠近一點。」

「徑くん想到要怎麼做了?」

他一把拉住吉本荒野,讓他們之間的距離突然近了不少,吉本臉上還是不高興的表情,等著看榎本徑能玩出什麼花招。

 

「⋯⋯田子雄大。」榎本徑對他伸出手指,還叫他田子,眼神充滿關愛,甚至連平常不常微笑的他都露出了軟軟的笑容。

「咦?徑くん?咦?」

吉本荒野、不、田子雄大看到對方與平常截然不同的一面,不知所措,而且榎本徑還對他伸出手指,該不會是要他⋯⋯?

「雄大是個乖孩子對吧。」

把食指湊近田子雄大嘴邊,榎本徑猛盯著田子看,看得田子都不好意思得臉紅了,尤其是被那樣溫柔的眼神。

「唔⋯⋯嗯⋯⋯」

他開始佩服榎本徑了,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就算了,居然有種把他當倉鼠,對他做出那些會對倉鼠做的事情。

但是田子不討厭,相反地,如榎本徑所言,其實自己就是隻大型倉鼠嘛。總會喜歡榎本徑偶爾哄他揉揉他的頭,再講幾句老套的情話。

田子雄大看了榎本徑一眼,對方完全不被動搖。他張開嘴巴,在剛碰到榎本好看的指尖時退開,試探了下對方,再張嘴把榎本徑整根手指含住,溼溼熱熱的口腔與吸吮出聲的動作讓榎本徑不由得想入非非。

「哇⋯⋯雄大好乖喔⋯⋯」

榎本徑再加上中指,放入田子口中,田子雄大的舌頭舔過指縫,抓著榎本徑的手,吸吮指節;刻意在榎本徑正享受時以牙齒輕咬,淺淺的刺痛感不足以讓榎本徑收手,反而是另一種刺激。

被舔溼的手指沾滿唾液,牽著一條銀絲,特別淫靡。

田子雄大模仿倉鼠的動作,靠近榎本徑,用臉頰蹭了蹭對方纖長的手指。

「吱⋯⋯?」

「嗯——雄大真可愛。」

揉亂田子蓬鬆的短髮,榎本徑順著對方的身體線條向下撫摸,從頸部、背部、脊骨、雙臀之間,手掌磨蹭田子雄大渾圓的屁股,像摸倉鼠屁股一樣不停揉捏,些許贅肉增加手感,比倉鼠更軟更好摸。

田子雄大靠在榎本身上,忍不住閉上眼享受榎本徑的撫摸,面對面的姿勢讓榎本徑把對方舒服的表情盡收眼底。

「吱⋯⋯最喜歡徑くん了唷⋯⋯」

「ふふ,雄大餓了嗎?我餵你吃好吃的?」

「吱⋯⋯不要⋯⋯徑くん最近都冷落我,只跟另一個田子雄大玩!」

「那你說你想要什麼?」

 

 

 

「嗯⋯⋯如果徑くん願意⋯⋯的話,就讓徑くん餵我吃。」

「⋯⋯」

聽完田子的要求,榎本徑愣在原地,縮回剛才還放在田子雄大腰間的雙手,他又擺出了推理專用姿勢,獨自苦惱該如何是好。

「欸?不會吧⋯⋯騙人的吧⋯⋯嗚嗚⋯⋯徑くん你竟然猶豫了?你竟然在我跟那隻笨老鼠之間猶豫不決⋯⋯」

榎本徑望向就在他們旁邊,籠子裡蹦蹦跳跳的倉鼠,牠無辜的邊跑邊看著榎本徑,跑累了休息時抱著葵瓜子,大口朵頤,把葵瓜子塞了滿嘴。

多麼惹人憐愛的小生物啊。

意外喜歡小動物的榎本徑無法自拔,田子雄大(吉本荒野)對他開出的要求——把田子雄大(倉鼠)送走,不然三個月都不跟他做,不然從今以後寂寞就去找倉鼠玩,不要找他——也太過分了吧!他才剛開始養這隻小東西幾天啊!才剛跟田子培養出感情就要把田子送走嗎?

「呃、田子⋯⋯」

「你是在叫我還是叫牠?」

田子雄大扁著嘴,又嫉妒了小倉鼠受到的重視與厚愛。

「你。」

在內心無數次惋惜,榎本徑抱住田子,下半身偷偷頂向田子雄大,他必須要承認他是個男人,是個被下半身牽著走的男人。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個田子雄大。」

按住田子的後腦勺,榎本徑無奈地吻上對方,舌頭撩過田子的敏感帶,得到田子滿意又熱烈的回應。

 

「徑くん想餵我什麼呢?嘻嘻⋯⋯我餓了喔。」

 

 

 

 

 

 

 

又過了幾天。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來了!」

沼田慎一衝到門口打開門,發現來著竟是那個家庭教師吉本荒野跟一個貓背的眼鏡男。

眼鏡男⋯⋯啊、好像是叫榎本徑來著。

沒記錯的話是吉本荒野的情人?工作是鎖匠的樣子。

「吶,慎一くん,茂之くん在嗎?」
吉本荒野滿面春風,笑容燦爛,雙手背在身後拿著什麼東西。

「啊⋯⋯不在耶。」他瞧了眼吉本老師身旁心情低落的榎本徑,忍不住猜想昨天晚上吉本老師跟榎本徑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問題。記得上個月登門拜訪時榎本徑還精神奕奕的啊,該不會情侶吵架了吧?

「欸?不在嗎?好吧沒關係!慎一くん你就幫他接收吧!」

「接⋯⋯接收?接收什麼?」

「這個!」

吉本荒野從背後拿出一個鐵籠子,裡面一隻可愛的灰白色倉鼠,活蹦亂跳,一看見沼田慎一就衝到籠子前,興奮的吱吱叫。

「看吧徑くん,我就說牠會喜歡慎一くん嘛。」

「唔⋯⋯」

「嗯,這倉鼠好可愛。是要給茂之養嗎?」

「對啊!你們要好好照顧牠喔。」

「那牠有名字嗎?」

一聽到沼田慎一問起倉鼠的名字,榎本徑忽然有反應,抬起頭望向沼田。

「牠叫田子雄大。」

「田子雄大?」

「嗯,田子雄大。」

「噗⋯⋯吉本老師你同意?竟然取叫田子雄大?哈哈哈哈⋯⋯」

「慎一くん不要笑!小心我暗中做掉你喔⋯⋯」

「噗!哈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田子雄大,從今天起你就是沼田家的一份子了。」

目送倉鼠被沼田慎一慎重的拿到客廳放好,吉本鬆了一口氣,算是完成一個任務,結局圓滿。

告別沼田家以後,榎本徑仍然面無表情,簡單來說看上去不太高興,悶悶不樂。

「怎麼啦徑くん不開心?」

「沒有⋯⋯光養你一個就夠了。我已經滿足了。」

「哇啊徑くん真棒。親一個。」

 

榎本徑心想,吉本荒野的嫉妒心真的太可怕了。

他還是別肖想小動物,養吉本荒野就夠讓他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