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叶蓝】试用反馈(PWP)

Work Text:

“叶……叶修。”蓝河右侧太阳穴上未摘取的LED灯发红,转得飞快。

叶修挑眉,期待着蓝河的下文。他家这位刚异常没多久的新生仿生人很少有这种扭扭捏捏的时候,即使是决定去公司装性/爱组件的时候——当然,得忽略他耳尖模拟出来的红晕。

题外话,仿生人的血是蓝色的,这是由仿生人的动力源决定的,照理说,仿生人在类人脑皮层接受刺激,出现神经反馈最终使血液循环加速后,应该是蓝了脸,但最初制造仿生人时为了更加适应人类社会,防止出现恐怖谷效应,导致人类对仿生人产生抵触心理,在仿生人的类人脑皮层接受到类人神经传导的数据刺激加速血液循环后,反应在皮肤表面的,仍是红晕。

话说回来,非性/爱仿生人出厂时是不会搭载性别组件的,这点叶修心知肚明,不过在刚确定关系的那一段时间内,两人都处在一种精神上的热恋,完全没顾及到这一点,直到有一天蓝河一脸严肃地将他拦住,一本正经地说:“我在网络上收集数据得出,性/爱有利于加深情侣间的感情。”

“所以?”

“所以我准备去向公司申请搭载性别组件。”

蓝河执行能力极高,没等叶修有反应就递交申请了,LED灯转了几圈停了,紧接着蓝河说:“申请通过了。”然后第二天他就去了。

再然后,就出现了开头的场景。

“你这怎么了,早上去的时候不还昂首挺胸的吗?”叶修调侃到,蓝河的脸立刻红了,怒道:“叶修!”

“好了,到底怎么了?”叶修拖长了声音,像是在撒娇。

“我……”似乎真的难以启齿,蓝河顿了一下,足有三秒钟,LED灯闪得叶修眼花,才接着说,“他们说没有LH600标准的性别组件了。”

“然后?”

“然后他们说有新开发的特殊组件,问我要不要尝试,我答应了,但是……”

蓝河没说下去,但叶修大概能猜到是开发人员大概是造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组件。叶修推着蓝河的肩膀让他坐下,然后揉了揉蓝河柔顺的短发说:“放心吧啊,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蓝河许是分析出叶修在想什么,但语言板块就怎么也组织不好顺畅的语句,就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其实……也没有多奇怪,就是……唉,算了,他们还说可以试用一次,要是效果反馈不好,等标准组件补齐还可以再去换。”

叶修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觉得能把奇怪的这个范围缩小到情趣了。

不过叶修这几年全身心投入人民警察的工作,显然是想象不到现在的情趣或者说恶趣味了。

 

叶修洗漱后,两人在床上面对面的,对着蓝河那么张被人用心打造出的精致面孔,叶修居然有点儿不敢下嘴,还是蓝河主动跨坐在叶修身上捧着脸吻下去。
蓝河事前倒查阅过很多资料,但照本宣科,就显得生涩,叶修也不是经验丰富的那种,只是配合着蓝河的动作,缠着他的舌头,咬他的嘴唇,手探进了蓝河的衣服里,摩挲着腰间、胸前。

俩人亲亲抱抱的还渐入佳境,蓝河这被数据刺激的LED灯都发黄了。

在二人接吻的间歇,叶修推着蓝河倒在被褥间,修长的手从后伸进蓝河松垮的裤子里,是真空的,手指直接捏到了臀部的软肉,手感极佳。大约是被叶修捏来捏去的起了反应,蓝河抓着被单,不太好意思地解释说:“他们跟我说,为了配合这个组件,臀部的配件也得换了。”

叶修笑了笑,恶意地捏了把肉感十足的臀瓣,在蓝河生气前又添了把火:“怪不得回来看你屁股翘了,还以为你吃胖了。”

说完就去褪蓝河下身的裤子,蓝河哼哼唧唧地反驳说仿生人胖不了,然后不情不愿地配合叶修脱裤子。等下身赤裸的时候,叶修就卡在蓝河双腿间,蓝河将身体向后挪了挪,自动自觉地抱着自己的双腿,将下体毫不遮掩地展露到叶修眼前,小声说:“就是这样。”

以前查异常仿生人的案子的时候,叶修去过仿生人生产的工厂,仿生人的性爱组件……不,现在应该叫性别组件了,拥有性别组件的仿生人,下身一般是没有毛发的,如果使用者或者仿生人本人有特别需要是会根据该型号仿生人的模拟激素水平产生体毛,提高拟真效果,不过蓝河装的这种,显然是另一种特别需要。

“怎么了?”叶修没有给出语言上的反馈,蓝河的不安牵动了肌肉,连带着下身那一看就没有被使用过、称得上粉嫩的小缝也瑟缩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叶修失去了语言能力,他觉得他这个老人家已经跟不上作者现代人的情趣了。

“如果这个你不想用的话,”蓝河竟然还用手指去扒雌穴的唇边,露出里头淡红的穴肉,“还可以用后面的。”

叶修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于是恭敬不如从命,伸出手指探了探后穴——仿生人虽然能分解人类食物,但是没有人类的消化系统,也不用进行清理——那里紧紧闭着,但叶修伸进两根手指去受了些阻碍,用了润滑液最终也算是成功了。

前列腺很浅,叶修的手指探进去稍微深一些,四处按按就找到了敏感点——蓝河双腿和雌穴都收紧了。蓝河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种感受,之前在做准备时他有看到过前列腺按摩,说会爽得头脑空白,但蓝河想这样的经验分享并不适用于仿生人——尤其是他这样有特殊情况的仿生人。

叶修并没有所谓的技巧,是在凭着本能时轻时重地按压,但是快感的数据在不断产生,冲击着蓝河的处理系统,在性爱过程中,蓝河只能分出很小一部分的精神很缓慢地处理这些冗余的数据。直观表现在蓝河身上,就是他无法控制的双眼迷离,脸颊绯红,性器高高翘起,铃口渗出组织液蹭到了叶修衣服上,有些顺着茎柱流下,和雌穴里涌出的液体混在一起,让下身湿得一塌糊涂。

叶修在抽出手指之后,那上面已经是湿答答的,指尖动了动,还牵出银丝来。

蓝河的羞耻度已经爆表了,恼羞成怒将其归咎于这个特殊组件装配的组织液太多了,不过期间由于不小心被叶修的大腿摩擦了一下双腿间而高潮,一度中止了义正言辞的声明。

蓝河程序设定中的不应期很快,但仍有一段浑身无力的时间,叶修趁着蓝河软手软脚的,给他摆成容易进入的姿势,叶修一开始是想着后入的,听说第一次这种姿势比较容易,对于下面那个也会舒服些,但蓝河回答说这个组件就是专为性爱设计的,只要不太粗暴,正常范围内的动作都能承受,而且……而且他更希望能得到叶修的反馈。

叶修原是想接着给蓝河后穴做扩张,就刚才的程度直接进入,叶修是真怕给蓝河的机体造成损伤,结果蓝河用双腿把叶修的手臂一夹,却羞赧着说:“我觉得得把前面的问题先解决。”

第一次的高潮是阴茎和雌穴一起,那缝隙被释放出的液体染得湿淋淋的,暴露在空气中还显得有些可怜。蓝河能清楚感知到现在即使是叶修触碰他皮肤,那里都能源源不断向他的大脑传输数据,蓝河深刻怀疑要是叶修用自己的性器给他来个前列腺的双重刺激,很可能数据过载当场就蓝屏重启*。

话音落下,两人对视,蓝河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放松了双腿,叶修前倾身体亲了下他的脸颊,说:“为您服务。”

叶修伸进手指撑了撑窄穴,能撑开的空间很有限,大约是被异物侵入受了刺激,蓝河还不自觉地加紧,温热的肉壁就紧紧裹着叶修那三根手指。

“你这……不会受伤吗?”叶修问出来,但他手上扩张的动作却没停,蓝河似乎是被弄得脑子发蒙,呜咽声不断,半天才组织好语言,磕磕巴巴地回答了叶修的问题:“不,唔嗯,不会的。”

准确说蓝河还说了不少,一言以蔽之就是,现在他这样的状态直接进来并没有问题。叶修感叹造物的神奇,但还是忍着冲动,简单做了扩张。

叶修扶着已然“起立”的小叶修抵在雌穴,冠状头部先撑开了窄穴,茎体在慢慢进入。原本在之前叶修替他扩张的时候,那里已经流出不少黏液进行自体润滑以保护机体,但偏偏组件过于敏感,阴茎进入的尺寸、速度、角度,都通过包裹着阴茎的肉壁上的神经,没有遗漏地传输到蓝河的大脑。

等到阴茎完全填满那窄穴的时候,蓝河的脑子也已经被数据塞满了。性爱时使用的数据处理系统似乎与平常办案时使用的并不是一套,这样简单堆叠的数据按平时来说本来能够很快解决,却在被阴茎反复撑开、顶到敏感点的时候再次被数据填满,濒临宕机。

蓝河随着叶修律动的频率,时不时发出被压抑着的呻吟,他已经分不清自己脑子里出现的愉悦是产生自下身模拟的快感还是数据过载的痛苦了。

“叶修,叶嗯……”仿生人的声音应景地变得甜腻且带有一丝哭腔的乞求。

这特殊的组件的确是专为性爱设计的,雌穴含着性器,抽离时因为窄小的肉壁包裹着阴茎而如同在挽留,顶进深处时的收缩更像是吮吸,温热的环境让叶修有种在被口交的错觉,肾上腺素飙升令叶修有点脑子不清醒,但蓝河细小的呻吟声却时时刻刻震动着叶修的鼓膜,刺激他神经,让他差点早泄。

叶修顶弄的力度有在控制,因为蓝河机体本身的材质很轻,所以使得虽然蓝河外观是个成年男性,但远没有达到他这个身高体格的成年男性该有的重量,最终导致一但叶修抽插的动作狠一些,不但蓝河的处理器受不住,脑壳也受不住。

“叶修,慢……啊嗯……慢一啊——!”这是蓝河被操着操着给撞到床头了。

叶修试着去护蓝河的脑袋,结果俩人一起撞床头,叶修干脆控制些,眼瞧着蓝河又要撞头就捏着髋部往自己这儿拖,这下进得深,蓝河还没准备,传输来的数据跟黄少天传来的信息似的瞬间在脑中爆炸,忍不住想要叫出声却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只能发出气音,浑身发着抖就又一次高潮。

肉壁收缩夹得叶修也没忍住,跟着释放在甬道里。蓝河刚结束了一次对他来说有些超过的高潮,又被射进来的温凉液体一刺激,喘着喘着就涌出来生理性泪水,心里默念程序设定,紧接着叶修就亲上来,气息还有些不稳。
“试用反馈怎么样?”这是叶修问蓝河。

蓝河脸红,心想这是谁试用谁,还没说话呢,叶修慢悠悠地把性器抽出来了,精液混着其他体液从有些发红的雌穴里流出来,那感觉有些微妙,蓝河不禁想合拢双腿,但叶修还卡在他腿间当然是不能实现。

叶修自然感觉到蓝河的意图,没如他愿,反而趁着蓝河没力气的时候把腿掰得更开了。不应期的时候肌肉是松弛的,蓝河的组件大约也模拟了,叶修没费什么撑开了前穴,一些还留在蓝河体内的精液流出来。

“还来一次吗?”蓝河感受到在他体内的手指问道。叶修这个年纪,不应期过去得很快,叶修转而用湿漉漉的手指伸进了后穴。

“嗯,”叶修答应说,“既然是试用,那就该全方位体验了。”

 

-拉灯-

 

隔天蓝河缩在被子里不起来了,叶修问他,蓝河回答说:“昨天运动太激烈了,造成机体劳损。”

“被操得合不拢腿下不了床?”

“滚!”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