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jay]你们他妈的,滚!

Chapter Text

『红罗宾:目标人物正在从超市出来。 』

  『蝙蝠侠:目标人物买了什么? 』

  『红罗宾:手上有大量粮食,再加上时间的推测结果,情报正确。 』

  『蝙蝠侠:继续监视。 』

  『红罗宾:目标人物骑上了摩托车,正在往东边那边的安全屋去了,夜翼你那边情况如何? 』

  『夜翼:我在理伏点,一切准备就绪。 』

  『蝙蝠侠:准备开始计划。 』

 

  由于安全屋远离市中心,街上鸦雀无声,杰森把摩托车开入两座建筑物之间的小巷里,狭窄的小路即使是在白天,阳光也照射不进,四周弥漫令人窒息的黑暗 ,显得特别阴森恐怖,更别说旁边的下水道井口发出阵阵恶臭,可他依然一脸无所谓般吹着哨子把购物袋拿下来。

  杰森会选择这种地方,是因为他的发情期被快到了,并不是他不打算用抑制剂挨过他的发情期,而是用药物控制本能就注定会有副作用。

  每一次使用抑制剂,代表下一次发情期就会变得更长,而之前一直都忙着拯救世界,杰森就不停使用抑制剂,这样累积的结果……

  总之,杰森已经和法外者他们请好假,准备大量粮食,安心的回安全屋那边去,不过这里距他的安全屋还有一段距离,至于为什么不去到他的安全屋附近?

  杰森猛然地从袋子里拿出双枪,往前一滚躲开从天而降的铁网,快速调整好姿势跑回摩托车旁边作为掩盖物,试图找出偷袭者们。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有跟踪者的存在,可是之前一直都不是动手的好时机,却没想到对方好像很熟悉似的,居然预测到杰森临时改变注意的路线,并一早就理伏于这里 。

  在小巷的尽头,路灯下出现一个人影,那里伫立着一个男子,逆着光看不清面貌,直到对方往前几步,就发现是他的大哥夜翼,他露出令少女们都会尖叫 的迷人笑容,就像亲爱的好哥哥一样说服反叛期的弟弟回家,「杰森,跟我们回家吧!」

  只要无视他手上的两支短棍的话。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知道偷袭者们的身份那一刻,杰森从容地从摩托车背后站立,但双枪对着迪克从没移开过,「那么你们不惜一切也要绑我 回家,是怎么一回事?」

  「你知道原因的,杰森。」蝙蝠侠寂静无声降落到身后,杰森猛然回到,对方就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你必须要跟我们回家。」

  杰森把枪指向蝙蝠侠嘲笑说,「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我没有问你,我只是说了我会做的事。」蝙蝠侠一把抓住枪管,用力连枪带人拉向自己胸前。

  哈,又是蝙蝠式说教! 谁他妈的不知道,他胸前的盔甲就是最坚硬的地方!

  「大红,我们只是担心你。」又一位蝙蝠成员红罗宾降落在他身旁,然后一步步靠近,他们为了防止他逃走形式标准的三角形。

  「哈,那还真的谢谢你们!」杰森把枪从蝙蝠侠手上挣脱开,打算从自己身上拿出几粒烟雾弹,「要是真的为我好,那你们他妈的现在给我 滚!」

  可在杰森把烟雾弹扔在地上的那一刻,两股强烈的Alpha信息素迎脸而来,使杰森本应几天后才有的发情期强制提前,他双脚一软刚露出破绽, 就被蝙蝠侠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而陷入昏迷,在他昏迷前只留下这一句话。

  「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是为了你好。」

Chapter Text

  杰森听到一些动静,缓慢地瞬开沉重的眼皮,他扶着额头坐起身,却没想到全身上不但是全祼的状态,入眼还看到正在脱衣服的迪克,脑袋闪过之前发生的 事,感觉这是好机会的杰森趁着这个空档,猛然起身出拳向迪克攻去。

迪克没有躲开,抬手用衣服绞住杰森的拳头,往前一跨,架住杰森的同时,后腿发力让杰森失去平衡,然后上前将杰森推倒在床上,一手按 着被衣服绑着而挣扎的双手。

与此同时,浓郁的Alpha气息瞬间包围了杰森,迪克低头碰上杰森的额头唉息,「杰森,你现在反抗也没有用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用这个方式去对待杰森,所以在他们之中,他也是第一反对这个计划的人,可是直到他知道会有这样计划的原因……

  「不就是发情期?我自己挨一挨就过去了。」杰森咄咄逼人说。

  「所以你要挨一个月?让你待在不知道的地方,冒着被其他Alpha发现的危机,一个月!正常发情期也就一晚的时间,但你偏偏是一个月!你甚至有可能 会精尽人亡!」迪克坐起身,不管杰森反对的眼神,中指慢慢插入,因发情期而变得湿润的后穴,感受到异物的入侵,杰森不由自主地挤压他的四周, 令他不由得呻吟。

  「我能控制好我自己,也不会让人发现!」性器早已翘起,杰森忍受燥热的身体,即使快感微微刺激大脑,他咬着唇不愿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他能清楚感受到体内的手指移动,是怎么开始往外滑,然后又滑回去。 这确实每次独自一人挨过发情期的时候,和自己弄的感觉很不一样。

  「不,即使是这样,我——我们也不愿意你独自一人渡过你的发情期。」迪克弯下腰几乎是整个人贴着他,灼烫的呼吸喷在杰森的胸前,伸出 舌尖温柔地痛爱着乳头,再用双唇轻柔的含着。

  虽然迪克没抬头看杰森的表情,但他能听到杰森的呼吸声变得急促起来。

  说是他们这样是为了杰森好,但在他们内心深处真的没有自己的欲望吗?

  每当训练完了的时候,杰森因为闷热而裸着上身,露出那结实又条理分明的肌肉,在他仰起头喝水时滚动的喉结,汗水随着他的动作滑过那诱人的锁骨。 而这样的人,在家里也就一隔之墙的距离,每次夜晚他就想要冲入去狠狠的操哭杰森,他们早已为他疯狂,可对方还是一副没事的样子到处走 。

  后穴已有充足的准备,迪克把鸡巴对准缓慢地推入去,他吸了一口冷气,「操,这感觉太棒了。」

  杰森更加咬紧嘴唇,如何之前是因为为了不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那现在是因为他怕自己会暴露他有多么喜欢迪克的鸡巴,声音会泄露出他是如何想要更多。

  天知道,他现在只想抓紧迪克的头发撞上去,求迪克别再癈话,快点操他!

  幸好迪克刚说完,就继续他的动作,有节奏地摇摆那万人迷的屁股,却正在操着他名义上的弟弟,杰森闭着眼睛,感觉那阵阵快感累积起来把他送上 顶端,可在杰森快要高潮射出去的时候,迪克停下一切动作,把肉棒抽出来。

  杰森睁开眼不满地盯着迪克。

  迪克苦笑亲上杰森的额头解释,「我不会让你射的,你有一个月的发情期,为了你不会精尽人亡,我们会限制你每天射精的次数。」

  「你们他妈的认真的吗?!」杰森不可置信地咆哮。

  要是杰森没听错,迪克是说了『他们』,那意思是不是指他们会轮着来替他渡过这发情期? ! 还他妈的要限制他射精的次数? !

  「这个是提姆建议的。」迪克毫无罪恶感地把锅扔给提姆,然后插入继续开始又快又狠地抽插,「唔,你还是紧的很棒!」

  「操,我就不信你能坚持多久!」杰森翻着白眼放弃和迪克争论,对方和他一样要射精的,而他们同样都是受蝙蝠侠训练的人,迪克能做到,他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每次就快要去到快感的顶端,肉棒都会其如其来抽出,空虚使他不安地扭动,他甚至把双腿夹紧迪克的腰身,可对方就好像性爱机械人一样,拒绝杰森无声的要求。

  彼此急促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两人全身都有汗水不停流下,杰森满脸带有剧烈运动的潮红,像上了陆地的鱼一般不断喘气,闷热融化他的大脑,他嗓子渴的 伸出浅色舌尖,舔上迪克身上的汗水。

  咸咸的。

  但不够喝。 杰森想。

  迪克突然用一力,使杰森不禁弓起身颤抖,即使到了第15次,可迪克依然无情地拉开掏出肉棒,杰森再也忍不住哭喊,「……哈、让我射! 他妈的……让我射……!」

  「你会有的。」迪克草率的吻下去,把杰森双腿张的更开,伏身将肉棒理入更深的位置,总算在第16次杰森得到他想要的高潮,迪克也倒 躺在杰森的身上粗重喘息。

迪克虽然想要标记杰森,但杰森在经历那次死亡之后,作为复活的代价,他成为无法被他人标记,也无法生育的Omega,但杰森有爱护他的家人在。

过了几秒,迪克感受到顶在他肚子的微硬肉棒……

杰森的发情期还没完,受Omega信息素吸引,也带动了Alpha的情欲,迪克坐起身爽朗地喘气问,「要喝水吗?」

Chapter Text

  达米安是被渴醒的。

  所以他在大半晚上的时间,起床下楼梯去厨房,但由于他还没分化的关系,他没能闻出什么异常,要是已经分化的其他人,早就闻到厨房那边有浓浓的信息 素交融气味,然后避而远之。

  所以当达米安手搭在门把,灵敏的耳朵听见一些异常的声音,他轻轻推开门把打算静观其变,灯光从门的缝隙照亮他的脸,这有些刺痛他的眼睛 , 但他并没能从里面的景象移开目光。

  杰森侧躺在流里台上,一条腿挂在迪克肩上,把双腿最大限度张开,肉棒和私处的接缝处,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发出咕啾咕啾的淫水声, 随着迪克用力的顶弄,杰森的肉棒拍打自己的腹部。

  杰森仰头泄露那压抑不住的快感,「……操……别……太快了……」

  「难以置信。」内心升起一阵烦躁感,达米安愤怒地推开门,皱起眉头不满地说,「你们就不能别在厨房里,像兔子那样不停地操吗?」

  「你待在那里多久?」迪克哽着喉咙问。

  「10分钟左右。」达米安理所当然地逗留在厨房里,没有正常人的尴尬,严肃的绿眼睛像舔舐般扫过杰森全身。

  「这样。」迪克也没有停下,粗壮的性器继续在双臀间进进出出,「能替我喂杰森喝水吗?杰森需要补充水份。」

  达米安睁大双眼,简直没法相信刚刚迪克说的话,就好像迪克能和每个分手的Omega继续做朋友一样神奇,但震惊只维持一秒,他不屑地向他无耻的大哥问, 「 你就不能自己喂?」

  迪克顿了一顿,高热紧紧的包围肉棒,他呻吟着,「因为我该死的停不下来!」

  达米安挑眉没说什么,打开冰箱,把冰凉的水倒入玻璃杯,然后走到他们身边把水递给杰森,可水从杰森的嘴角溢出,杰森被呛到不停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见此,迪克把速度减慢,扭头示意达米安再来多一次,达米安仰头一口气把水含入口腔内,然后用嘴慢慢把水喂给杰森,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 一上一下地滚动着,趁这机会达米安微微偏过头,按着杰森的后脑勺,把舌头入侵杰森的口腔内搅动。

  达米安突然皱起眉头把双唇分开,把舌头被杰森咬着不放,他警告的望向杰森用眼神叫对方放开,但杰森没理会还挑拨的,嗤笑着加重力度。

  「够了。」迪克眼看又要发生兄弟之间的拌嘴吵架,他一点也不想在情事发生,所以用力一顶,顶入杰森的敏感点。

  杰森不禁张开口,发出一声呻吟声,放开达米安可怜的舌头。

  达米安伸出留有牙印的舌头,皱起眉头正想说什么,就被迪克叫回房间,他只好瞪着杰森,然后走出门外。

  他一脚踏上楼梯,木板发出吱唔的声音,回想刚刚发生的事。

  水是甘甜的。

  达米安低头若有所思地,抬手轻轻抚摸喉咙。

  他还是觉得自己喉咙口干舌燥。

  非常渴。

Chapter Text

在这幽暗潮湿的蝙蝠洞里,巨大的蝙蝠电脑屏幕就是唯一的光芒,提姆坐在蝙蝠电脑面前,手指在键盘上敲打,而杰森快步走到提姆的面前,把办公椅转到 他的面前,伏身双手放在软垫上,把提姆困在里面咬牙切齿说,「解开。」

在被迪克操完就睡、睡完就操的日子里,杰森的生活终于迎来了变化,从迪克变成由提姆接手,杰森不是没想过逃出去,但他没想过提 姆并没有把他关在哪里,又或者像迪克那样绑着他。

提姆有的是办法让他不愿离开。

就例如他阴茎上面的金属环。

受过蝙蝠侠训练的罗宾们都有解锁的技能,即是情趣用品的阴茎笼也一样,但经过提姆改造的阴茎笼就不一样了,杰森无法解开。

他也不想带着阴茎笼渡过剩下的发情期,毕竟他还有20天左右,但不解开就不解开,偏偏提姆就是塞几跳蛋就让他自生自灭,然后自己就回去继续工作 ,仿佛Omega的气味在他身上失去效果。

提姆把办公椅拉回原位,目不斜视仿佛巨大的莹幕比Omega的信息素更吸引他,要不是裤档顶起一个帐篷,还真的以为提姆完成无动于衷。

「时间到了我自然会解开。」提姆淡淡说。

这该死的限制次数!

杰森走到提姆面前蹲下来,把裤子扒下,然后隔着内裤用舌头爱抚阴茎,抬起头热气喷在上面说,「少来的,你不想操死我吗?」

提姆沉默,杰森低头笑并把内裤也趴下来,就这样跪在控制台底下,正在卖力地呑呑吐吐提姆的性器,发出迷糊不清的呻吟声,杰森可不会就这样放弃, 他总会得到他想要的。

「……唔、哈……嗯……」浅色的舌头从杰森嘴里面伸出,接住肉棒的前端,舔着那不断分泌出液体的小孔,接着又用舌头和潮热的口腔 吞吐抚慰肉棒,为别人口交可是迪克也没有的待遇,提姆内心微动,但没反应出什么。

杰森望上提姆平淡而冷静的脸孔,突然深入的吸允,使提姆低头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杰森吐出鸡巴,用脸贴住鸡巴蹭了蹭,有些得意地笑,「那 你现在开始改变注意了吗?」

提姆倒吸一口冷气,然后从身上掏出不知道哪里来的摇控器按。

杰森话语刚落下,体内的跳蛋突然加快震动,酥麻感蔓延至全身,杰森咬唇凶恶地盯着提姆,他们就像竞争一样,谁也不愿意服从谁,提姆举高摇控器 说,「倒是你会改变注意吗?」

「哈,永不!」杰森手搭在提姆大腿爬上去,然后跨坐提姆身上,结实的屁股压在鸡巴上,他一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扶住,另一只手伸向后 把那两粒跳蛋拉出来,缓慢地用后穴吞下巨大的性器,粗重的呼吸声不断喷出提姆耳边,「……嗯……哈、你个子是我们之中最矮的…… 哈、没想到有这么粗大的老二……嗯……」

提姆一手抱着杰森的腰部用力一顶上去,擦过杰森的敏感点气愤说,「……我比达米安高。」

「哈、达米安!」杰森断断续续的低声呻吟,汁水顺着锁骨滑下至腹部,腰部轻微摇摆,「说起来,你这个控制狂不可能不知道,这屋子里发生什么?在迪克 到处操我的时候、在达米安喂我喝水的时候,你有没有在屏幕背后手淫?」

提姆就在蝙蝠洞里,坐在平时蝙蝠侠坐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杰森,如何扭腰身下的阴茎一出一入,有节奏地上下摆动。

肉壁吸吮着侵入到里面的肉棒,感受那高温而又紧致包围住的快感,皮肤比较白的提姆泛起红晕,虽然努力盯着萤幕看,但双眼已经失去聚焦。

自从迪克从房间下楼去厨房之后,他就带杰森去不同的地方操,不管是睡房、客厅、书房,甚至是蝙蝠车里,到处留下欢爱的痕迹,让所有人明知道发生 什么,又该死的吃不到,而提姆还特别加强屋内的监视器,把这些录影存下来,放在加密的隐藏文件。

「该死的,我就在你面前!」杰森用额头撞上去怒斥,「现在,操我!」

就像有什么开关被打开了一般,提姆突然抱住杰森从办公椅站起来,把杰森放在控制抬台上,也不怕压到什么按钮,疯狂地又快又深顶弄着后 穴,受到刺激的后穴不停收缩,杰森仰头带有点哭腔呻吟。

「等!……啊、解开……解开那玩意!哈……呜哈……我要射了……」

「……哈……哈、我会的……但不是现在……」提姆俯下身堵住了杰森的嘴唇,把所有杰森的呻吟声吞入自己肚子里,舌头伸入去口腔内 搅拌,然后双唇分开。

提姆一改之前平淡冷静的作风,如暴风雨般的攻势,用力抱着杰森身体,将头理入对方的肩膀,摇摆腰身拍打杰森的屁股,而杰森也过于刺激的快感,全身都 泛出情欲的潮红,失神的双眼溢满了泪水,恍惚的大口喘息。

最后,提姆解开那个阴茎笼,并抓住杰森的腿弯,把杰森整个人都折起来,后穴朝向上,把整个人的重量更加深入的操入去,最后脑袋一片空白, 将精液灌满入肠道里。

提姆趴在杰森身上累的已经起不来了,「终于……我可以把你捉到手了……」

「你这么想操我,为什么之前都不操我?」杰森笑骂着说。

「之前只不过是为了防止你会精尽人亡,以及被其他Alpha发现的可能性,而做出这样的措施——」提姆顿了一顿,莫名泛红接着说,「但这并不 代表你想不想和我做。」

杰森手捂着脸沉默,惹得提姆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话,可当杰森把手放下来咧嘴笑,「更正一下,不是你捉到手了,而是我捉到你了。」

「当、当然。」提姆眼睛一亮,结结巴巴地回应,可下一句提姆沉着脸。

「那你放我走。」

提姆抱紧杰森像是被抢走玩具的小朋友,杰森正想说什么,身下就被熟悉的金属环束缚住,他低头一看又是那个阴茎笼。

「FUCK!!!」

Chapter Text

接着这几天,杰森软磨硬泡不断纠缠提姆,要求提姆可以放他走,时间越久,杰森内心就越焦虑不安,现在他的发情期是一个月,一共有30天,要是平均 分给蝙蝠们,每人都有10天,如果他没想错的话,下一个陪他渡过发情期的人会是老家伙。

  家人是世上最复杂的人际关系,可以令人感到温暖安心,同时也可以令人感到束缚窒息。 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讽刺的是就是因为有这种的痛苦,才能证明他们是作为家人的关系。

  杰森不知道怎么面对布鲁斯,所以他算好时间打算自己闭上眼装睡,但可能实在是太累的关系,没想到他还是睡着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没有马上睁开眼,他感受到通过细孔喷头的水,温暖又有力地喷淋至身上,然后形成一条条的水流,不难想出应该就是老家伙正在替他 洗澡。

  只是现在姿势有点尴尬,他就坐在老家伙结实的大腿上,头还靠在他的肩膊,两方都是全身赤裸,炽热的皮肤贴近在一起,大腿还蹭到某挺直的东西。

  受Omega的信息素影响,当然会因情欲而变得坚挺,但布鲁斯没做什么,只是很认真地替杰森洗澡,他低头看一下后穴,小嘴巴像是渴求什么似的正在流口水, 双指插入杰森的后穴微微张开,使里面白浊流出来,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杰森忍不住呻吟一声。

  这一声他不知道是否被布鲁斯发现他装睡,又或者由他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发现他装睡也说不定,只是他们的关系就像需要脆弱的纸,才能维持这和平的假 像。

  手抚摸着他的全身,不带情欲擦过他的乳头,这样慢吞吞的动作,反正激起他自小腹传来的燥热,这令他很烦躁,特别是他明明处于发情期,还要不得 不忍耐。

  控制哥谭大半毒品的红头罩,哪有害怕的道理?

  天旋地转,转眼间布鲁斯就躺在冰冷的砖块,杰森一手撑在布鲁斯胸腔上,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这是一个交易,这次发情期我让你随便操,但以后的发情期都不要 管我!」

  杰森被一股冲力旋转躺在地上,而布鲁斯手正托住他的头,不让他撞上地面,还将自己的肉棒一下子顶入后穴,受好几天痛爱的后穴, 已经变得柔软湿润又高热,杰森像是受不了的样子挺起腰颤抖,布鲁斯喘息说,「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但会操死你,你之后的发情期我都会继续管 你。」

  「你他妈的,会不会听人话啊?!」杰森翻白眼大骂,在布鲁斯试探地顶弄了几下,他突然抬起头咬起布鲁斯的喉结,带一点挑衅的目光威胁,「 我不想每次都被你们操的像是一个公厕!」

  即使弱点被杰森咬上,布鲁斯依然继续他的行动,将自己退到后穴入口处,然后又狠狠的顶入更深的地方轻描淡写说,「只要你不长期使用抑制剂就不会变成 这样。」。

  受到刺激的肉壁一下一下收缩吸吮,双腿剧烈的颤抖起来,杰森虽然压抑着呻吟,但还是下意识咬上去布鲁斯的喉结,留下牙印,血腥味蔓延杰森整个口腔,他没有因此而 张开嘴,反而更加咬紧布鲁斯,「……呜……我那时候哪有这么多选择可以选!!!你他妈的,我可以选择吗?!!」

  就好像这是咀咒一样,每次见面他们一定会伴随着血腥味,明明彼此都深爱着对方,但总有一方会受伤,就好像两只刺猬要互相取暖般,因为过于接近对方的刺 ,而令到自己受到伤害。

  「你可以选择找我们。」这反而令布鲁斯更狠戾的侵犯杰森,他抓紧杰森双腿高高举起,方便他更容易抽插顶弄,「我知道我们一见面就会吵架, 但只要对方遇到困难,我们都伸出援手。」

  也许两只刺猬不应该在一起,也许他们应该要分开不再见面,或者保持一段距离也好,但由于贪图对方的温暖,不知教训似的他们又会贴在一起。

  「我他妈的才没有帮手……」不知是因为布鲁斯的强烈攻势,还是杰森被说服了的原因,他发出呜咽声,张嘴放开了喉,用手臂把自己的眼睛挡住,隐约 看到泪水溢出眼角。

  笑意从头顶传来,杰森气愤地瞪上布鲁斯,可布鲁斯一顶顶到底,随后又被快感刺激他的神经线,忍不住发出喘息,仰头想要挣脱,可在布鲁斯眼中那微微 张开的嘴唇,却是一副想要被接吻般,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下。

  操。

  布鲁斯的唇舌侵入口腔内,嘴唇被大力的吮吸,舌头毫不客气地占据了那里剩下的空间,掠夺余下的空间,霸道又不容反抗,就像他本人一样不接受任何人的反抗。

  突然,布鲁斯皱起眉头,随后又从容地往后把双唇分开,露出那可怜的舌头正在被杰森狠狠咬住,布鲁斯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无奈得就像是被小猫咪抓了 一下不痛不痒。

  这让杰森打消了气,无趣的张嘴放开舌头,「啧,你们两父子都中同样的计,但达米安可被你有趣多了。」

  不知听到哪句哪一词,布鲁斯猛然抽出肉棒,把杰森背对他抬起对着镜子,在他耳边说,「给我好好看着。」

  镜子覆盖了一层雾气,但不难看出杰森汗湿的头发黏在白皙红润的面颊上,溢满了泪水的蓝眼微微失神,双腿踩上洗手台,被布鲁斯捉住张开成「M」 字型,并随手擦了擦镜面,让杰森能够清晰看见交合的地方,坚硬又粗大的肉棒不停进出自己的身体。

  ……操。

  「好好看清楚是谁正在操你。」

  带着压抑的吐息喷在杰森耳边,引起一阵酥麻感从杰森耳朵蔓延至全身,这令到杰森很羞耻,因为造成这景象就是布鲁斯,哥谭的花花公子大富豪,正义联盟三 巨头蝙蝠侠,又或者法律上的父亲。

  「那我也不介意与他人共享你,但我希望你此时此刻清楚知道是谁正在操你。」因为他们的秘密身份,又或者布鲁斯的性格关系,什么原因也好,他注定无法给予杰 森完整无缺的爱,所以他可以接受他们一起爱惜杰森,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给予杰森不同的爱意。

  迪克的关心。
  提姆的专一。
  达米安的占有欲。

  布鲁斯抓紧杰森的手,十指紧扣,将杰森的手掌牢牢攥在掌心,低头吻下杰森的手背说,「要是你实在是不愿当我的孩子,当迪克他们的兄弟,那 你愿意当我们的妻子吗?」

  可话语刚落下,布鲁斯再快节奏,每一下都重重擦过前列腺,席卷而来的快感使全身达到了顶峰,折磨得杰森意识燃烧溃散,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精液黏糊糊的喷洒在镜子 上,从镜面缓慢地滑下。

  杰森没有回答布鲁斯的问题,他回头有点慵懒地笑,「这下澡都白洗了。」

Chapter Text

卫恩宅是一座历经万载岁月的百年老宅,可在被布鲁斯接手之后,这样的老古董居然多次被敌人入侵,又经历过无数次修缮后,奇迹般依旧屹立不倒……又或者已经倒了 ,只不过重建再起过。

但在卫恩宅内,卫恩家的孩子们难得一次聚集在一起,布鲁斯走下楼梯进入客厅内,拉开椅子刚坐下,就听到达米安皱起眉头质问,「他人呢?」

客厅内,寂静无声。

迪克颇为无奈的耸耸肩,「我觉得杰森要是不接受当我们的家人,或者可以成为我们的妻子的说。」

「你那只不过换了一个词语,这对杰森来说就是要成为笼子里的金丝雀。」提姆拿着匙羹搅拌咖啡,「而杰森永不可能成为这种人。」

「我明明没有这样的意思。」迪克头痛地挤压他的太阳穴,「那我们怎么办好?」

提姆翻白眼,拿起陶瓷杯喝一口咖啡,「我哪知道,要是知道也不会变成这样。」

「TT,德雷克你这不是癈话吗?」

当提姆放下陶瓷杯,轻轻地发出碰撞声,欲想要反驳什么,便听到手指敲敲桌面的声音,如同约好了般,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桌子尽头,那是一家之主 的位置,而坐在那个位置的布鲁斯默不出声,无意义地盯着盘中阿尔弗雷德精心准备的早餐,一手托着下巴静静听着他的儿子们的讨论。

他们的讨论戛然而止,眼神齐齐向他看来,他把手放下,「……杰森就像要展翅 高飞的小鸟,而我永不能成为他的天空。」

布鲁斯想成为天空,可以任由他的小鸟自由地飞,但经历了那次事件后,得来的想是控制欲更强的怪物。

「但小鸟总有飞累的一天,我们都可以是他的树枝。」

两只刺猬即使全身长张刺,都想要靠近在一起,但也许总有一天他们能找出,能够拥抱对方的办法。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对杰森来说……

你他妈的,老子终于自由了! ! !

身体就像散架了一样的酸疼,说什么怕他会精尽人忙把他关在卫恩宅内,是他们才会把他操到精尽人亡吧? ! !

杰森骑着摩托车不满的嘟囔,他从没觉得到处去踢恶蛋们的屁股,实在是太他妈的爽了。

他虽然是Omega,但他从没为了自己是Omega而感到自卑,还不是一样可以一枪打爆脑袋,所以就算知道可以做变性手术成为Bate,他也只会不屑一顾认为那是弱者的逃避方式 。

直到下一次的发情期,杰森再次被蝙蝠们集体包围,内心咆哮……

「杰森,跟我们回家。」

操,就算成为人妖也好,总比一直被他们操好! ! !

Chapter Text

(番外)

杰森被绳子绑住紧紧的,然后抛在柔软的大床上,他当然有试图挣脱逃跑,以至于蝙蝠手铐都全都被他弄坏了,最后只好用绳子代替,只是在蝙蝠侠及他的 兄弟面前,很快又会被捉回去,一连串的咒骂从他嘴上骂出,却没有人理会他,仿佛从没这么如此团结在一起过。

拯救世界都没见你们这么积极过,真的没救了!

杰森嘲讽想,但想到自己就是那个的原因,又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

「小翅膀,别这样,你知道我们是爱你的。」迪克从杰森的背后架着他的手臂,唇瓣覆盖在颈侧,唇嘴像羽毛般轻轻磨擦,激起异样的痒意 。

那本该是标记的位置,但即使他咬破后颈把注入自己的激素,也无法进入标记,这个男人是无法被任何人占据,令人又爱又恨。

「我他妈的,你放——」手轻轻抚摸上他大腿内侧,杰森眼孔一缩,看到提姆蹲在他下身戛然而止,不安感在内心升起,于是脸有难色说 ,「……提姆你不必这样做。」

皮带扣轻易地解开,提姆咬着拉链向下拉,发出呲呲的声音,闻言抬头往上看,平时闪闪发亮的蓝眸,发出疑惑的目光,「怎么了?」

隔着内裤的分身,也能感受到那温热的吐息,这使杰森仿佛很委屈似的忍不住呜了一声,他没想过提姆居然可以做到这样地步,有种诱拐弟弟 做坏事的罪恶感,但同时发情期又欲欲想要更多,这很折磨他的理性。

提姆如同对待珍惜的东西般吻上,用舌尖一下一下的舔上,弄湿内裤爱抚分身,将内裤拉下露出里面的分身,提姆举起那半立的生殖器说,「没关系大红,在 蝙蝠电脑那时候,你也不为我吹吗?」

话语刚落下,提姆轻轻地把龟头含入口中品味,将肉棒含入温热的口腔内,深入喉管挤满口腔,杰森舒服的仰头,全身至不住颤抖。

「什么?」正在脱杰森衣服的迪克,手顿了一顿,表情有些愕然,「杰森在蝙蝠电脑那里为提姆含?!」

脱衣服途中不小心,擦过杰森那细小的乳头,受到刺激而微微挺立起来,迪克回过神继续他的动作,伸手微微揉上乳头,拇指传来了柔软而又微硬的触感, 处于发情期的杰森敏感得无意识地扭动身躯。

「唔……你不也是…在蝙蝠车里上了杰森……」肉棒已经完全勃起,比之前更膨胀了一个圈,提姆艰难地继续吞吞吐吐。

杰森难耐地皱起眉头,双腿夹紧提姆的脑袋说,「操!小红,算我求求你,别含着我的老二说话,要含就好好含……」

迪克竖起中指插入后穴探索,学着性器似的摩擦转动并扩张,两根手指时不时的撑开穴口,露出那粉色的肉壁,他有些有些醋味地,用牙齿咬上杰森胸前, 接着又心痛地伸出浅色的舌尖舔上去,满满不乐地说,「这不同,杰森都没为我含过……」

迪克和提姆背后一凉,同时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床边的蝙蝠侠。

哦不,他们刚刚说了什么?

蝙蝠电脑? 蝙蝠车?

布鲁斯嘴唇紧抿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把蝙蝠战衣脱下,露出那完美的身躯,然后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托着头沉默的像一个雕像,发出同样冷酷的目光 。

「继续。」他命令道。

提姆的喉管突然一紧,突如其来的紧缩吸吮,也使杰森身体反射性的挺起腰身,将精液射入提姆的口腔内,提姆虽然吞咽了一下,但过多的精液还是溢出 嘴巴,「噗、咳……咳咳咳咳……咳……」

提姆擦过沾满白浊的嘴巴,小心翼翼地舔手背上的液体,目光扫过已经滴在床单上晕开一朵朵的白花,满脸可惜的只好转移目标,把头理入杰森胯部, 细心地由根部起向上舔白浊。

迪克目睹这一切不自觉地吞了一吞口水,他把杰森从自己怀里放下躺在床上,自己则是走上前跨坐在杰森的腰身,掏出自己的鸡巴把龟头碰上杰 森的嘴边,勾起嘴角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内心兴奋又委屈说,「这里也想要小翅膀你的痛爱。」

「我——」在杰森正想说话反驳,可张嘴的那一刻,小迪克已经急不及待冲入那高温湿润的嘴巴里,他挣扎的想要吐出来,嘴唇因为激动而变得红润, 随后他又放弃似的,对迪克翻白眼瘫倒在床上。

他只是不想咬断他老哥珍贵的老二,毕竟没有Dick的Dick不是Dick对吧?

得到默认的迪克低低笑起来,他就知道杰森是个好孩子,也不求更多希望杰森可以动动他的嘴巴,可以进入那温暖柔软的地方,已经是一件谢天谢地的事了。

提姆没理会上面的情况,当迪克跨坐在杰森身上时,他已经接手继续完成迪克的工作,现在后穴已经做好充分的痛爱,里面充满柔软嫩滑,于是坐起身掏出早已 痛得发硬的阴茎,操进去把肉壁撑住。

迪克在操他的嘴巴,提姆在干他的后穴,但杰森还是有点好奇心另一边的状况,于是把眼珠移向沙发那边。

3p是一门技术活,因为你要确保在性交的时候,并没有冷漠其中一个人,更别说现在杰森他们进行的是4p,所以此时此刻被冷漠的人只能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看 着。

……本应如此。

可布鲁斯没有任何一丝被冷漠的痕迹,反而近乎贪婪地以舔舐的目光扫过杰森全身,修长的腿被架在提姆的肩上摇晃,顺着上去看便是结实的臀部,肌肉条理 分明的身体,以及完美的颈部线条,喉结随着吞咽而滚动。

杰森本来就是想嘲笑,那个只能看不能吃的可怜虫,可布鲁斯没有,甚至也没有为自己老二撸管,那根硬着勃起的阴茎,顶端的小孔分泌出不少液体。

他就像是要等到干杰森的时候,爆发一直忍耐的情欲,就好像随时都可以冲出来干死杰森似的,而那双像猎人的锋利眼神就是如此诉说。

口腔突然被灌满了精液,引起杰森一连串的咳嗽,察觉到杰森分心的迪克,迷恋似的亲上对方的额头,接着在杰森的嘴唇上品尝到自己的味道,「你就这么 喜欢B看着你吗?」

「他喜欢极了,我这里感觉到他咬紧了不少。」提姆咬住嘴唇,挺腰灌入一堆精液在杰森后穴里。

这时候,布鲁斯动了。

他来到杰森面前,不费吹风之力把对方整个人都抱起来,把后穴对准自己的肉棒,然后任由地心吸引力顶入最深处,并将精液挤出来,滴滴答答 的像下两般滴在地上,杰森被顶得脚趾尖都要蜷缩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绳子被解开,得到解放的双手将布鲁斯的头脑用力一按,杰森顽皮地咬上布鲁斯嘴唇,舌头伸入口腔内深吻,他张嘴分开退后,笑得像坏孩子那样 ,在布鲁斯耳边喷气说,「……呜、哈……宝刀未老啊……Daddy……」

布鲁斯眼孔一缩,轻咬着杰森露出的耳尖,下身却有如汹涌的海浪般猛烈,杰森无法自拔地呻吟,过多的快感简直烧坏了他的脑袋,泪水不断流出,每一下都是 如此强烈,每一下都会重重擦过前列线,要是杰森不抱紧布鲁斯,他感觉自己都要被撞飞,声音带有点哭腔,「啊啊……嗯、啊!……操!操!操! 」

但还没完。

杰森感觉到自己腾空在空中,他呆滞迷惘看着布鲁斯,已经被操坏了的脑袋,像是生锈般还没理解到发生了什么,下一秒他就以被贯穿到头顶的力度, 贯穿了整个人。

「啊……啊啊!操!!!」

之前布鲁斯站着在操他,固定杰森的身体去操,但这次他把杰森向上抛,像是已经精准地算好了一般,后穴刚好退到肉棒前端,然后在杰森降落的时候 ,后穴又会一下子吞下粗大的肉棒,这一瞬间,杰森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哈……哈、哈…………哈………………」杰森大口的喘息着,双眼已经毫无对焦,整个人都瘫软在布鲁斯身上。

可这份休息并没有多久……

感受到身后的异物入侵,他惊恐的回到发现迪克正在把他的老二放入他的屁股里,也不管他的体内已经有布鲁斯在。

这场疯癫的性爱还没完,房间到处弥漫精液的气味,演奏出炽热而又混乱的音乐……

*

杰森瞪着天花板,仿佛那里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东西在,其他人早已失去踪影,只有他一个人还躺在床上。

他又一次他妈的被操了。

还有什么事可以更糟糕?

「TT,你总算醒了,陶德。」 大门被推开,达米安抱肩站在床边,以高傲的姿态望下。

「你来这里干什么,恶魔崽。」杰森坐起身下床,被子在他身上滑下,露出那遍布红痕的身躯,拿起放在柜台上的衣服,在达米安毫无掩饰的目光 底下,慢吞吞地穿上衣服。

反正恶魔崽子还没分化,他还怕什么?

隐约地听到某人倒吸冷气的声音,杰森默默地内心发笑转头看,达米安依然还是那副不耐烦的样子,仿佛那个声音是幻听似的。

「我只是来通知你,我已经分化了,如无意外是Alpha。」达米安把视线落在杰森的脸上认真说,「所以下次发情期,算上我。」

「……」杰森默默地加快穿衣服的动作。

「陶德?」

看来,他要提前/必须/马上去做那个变性手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