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法亚夏/莓蛇】Little Game.

Work Text:

  Snake在床上翻了好几圈。香甜的味道,软软的床垫,甚至能够弹起来,他还蛮喜欢的。
  Strawberry从浴室出来时,Snake已经滚遍了她的床的每一个角落,把整张床搞得乱糟糟的,从绵软的被子里探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一脸甜乎乎的笑意。
  “Snake——!”Strawberry不满地叫着他的名字,“看你把我的床搞得一团糟!”
  Snake毫无悔过之心,又卷着那条被子翻起滚来。Strawberry气鼓了脸,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揪出来作势捶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毫无疑问他是的,甚至脸上写满了“快来惩罚我吧”的期待。Strawberry轻轻敲了敲他脑袋,坐在床边上翘起二郎腿来。
  “跪过来。”
  Snake冲她灿烂一笑,翻身下床跪到了地上。地面比不得床上柔软,但Strawberry每天都会好好清扫房间,地面倒是干净。赤裸的膝盖着地,冷硬的感觉让蛇故意龇牙咧嘴做了个鬼脸。
  Strawberry踢开拖鞋,湿乎乎的脚踩到了Snake胯间。Snake眨眨眼睛,双手背到身后,顶胯向前。Strawberry歪歪头,忽然觉得差了一点什么。
  “你的项圈呢?”
  Snake起身就要去找,但Strawberry手指并拢拿手背狠狠一击打他肩膀。
  “我允许你起身了吗?”
  Snake嬉皮笑脸的讨饶:“我这不是忘了嘛。”
  他们有时会玩这样的游戏,普通的性爱之外的游戏,但也仅仅是游戏,没那么严格。因此Strawberry纵容了他,“快去。还有假阳具,一起拿过来。跪着去。”
  Snake夸张地冲她敬了个礼,膝行爬去翻找出Strawberry要的东西,回头冲Strawberry笑笑,解开项圈的搭扣给自己随意套上,又伸出舌头故意舔了舔那根硅胶的小玩具,把头部含进口中,叼着它膝行回到Strawberry身边。
  Strawberry很明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Snake有一身不错的肌肉,那些流畅又富有力量感的线条在跪爬和膝行中起伏律动,危险又迷人。Strawberry揪住小玩具的底端往Snake的口腔深处按下,Snake仰起头来适应她的节奏,主动吞咽,让那根玩具在他口中进的更深。紧接着,Strawberry为他调整项圈的位置和松紧,让那圈黑皮子紧紧贴合着蛇的脖颈。
  Strawberry摸了摸Snake的头发,夸奖他漂亮又乖巧。Snake只想轻哼一声说他可不是什么乖孩子,但他乐意配合Strawberry的亵玩,甚至故意把口中的玩具含出啧啧的水声。
  Strawberry用带子把那根假阳具固定在自己的胯间,轻柔的抚摸着Snake的脸颊问他是否愿意继续。Snake有点脸烫,不知道是有点不好意思还是方才的亵玩太让他情动。他点点头。
  Strawberry分开他的双腿,挤出润滑用的软膏把指节送进Snake紧闭的后穴中。Snake有非常多的性经验,用前面、用后面、和男人、和女人,这些Strawberry知道;但眼下Snake似乎很久没有被使用过后面了,穴口紧致的几乎塞不下哪怕女孩子纤细的一根手指。Strawberry按揉着穴肉,向Snake要求放松。突破那圈肌肉环后,沾满了润滑的手指慢慢全部操进Snake的体内。
  Strawberry用另一只手撩开Snake散乱的长发,Snake正睁大眼睛瞧着Strawberry用手指缓慢的扩张他,偶尔抬头对上Strawberry的视线,又露着两排牙齿嘶嘶地笑。
  Strawberry完全不用这样温柔。Snake喜欢刺激,喜欢粗暴一些的性爱,偶尔也会喜欢疼痛,但他不会这样对Strawberry提出要求,他同样也喜欢这样甜美可爱的小女孩,用她的温柔尽力呵护着让Snake别受伤。
  Snake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那些温吞的刺激叫他不满足地主动晃起屁股追逐Strawberry的手指。Strawberry好奇地摸索着Snake的内部……那是Snake的内脏,这个认知叫Strawberry兴奋起来。柔软的肠道粘膜湿热地裹覆着她的手指,娇嫩的感觉更甚于新生儿的细嫩皮肤,在她抽插时还会不知餍足的咂上来蠕动吞吐。手指蹭过敏感的腺体附近,Snake会叫得格外好听,带着一截鼻音的软嗓呻吟喘息,湿漉漉的吐出来,又被尽数吞咽。
  Strawberry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又倒出些润滑剂,把连在下身上的那根玩具整个弄湿,厚厚滑滑地裹了一层。Snake凑过来捣乱,亲吻她,温情的唇舌交缠间把Strawberry按在床上,自己主动分开腿,扶着那根性器抵在后穴上。
  “我来。”他喘息道。紧接着,他沉腰,那根还没被焐热的假阳具一寸一寸突破肌肉微弱的阻挡,撑开窄紧的穴肉挤进他的体内。体内情热,那玩具凉得他一个激灵,连带着被过大的玩具撑开的感觉越发难忍。Snake忍着不适坐到底,挨在Strawberry身上适应和平缓呼吸。
  Strawberry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那种地方比起敏感带更像是要害,被女孩轻柔的手指抚摸过,还会激起一连片的战栗。Snake几乎要跪不稳身子。他在酥麻的刺激中缩扩着后穴企图更快些适应这粗大的玩具,娇嫩的穴肉细细地品咂其上那些细致的青筋凹凸,缓缓蠕动着适应那样巨大的尺寸。硅胶制品不似男人的阴茎那样会勃动,但更硬实,沉甸甸的挤开企图闭合的软肉。Strawberry握住了他的性器,施加了更多刺激,疼痛很快就被不满足的快感遮盖,Snake缩了下肩膀,旋即舒展开身体,慢慢开始起伏腰身。
  他像一尾被折断了翅膀的蝴蝶,被钉在Strawberry下身那根漆黑的阳具上。腰身酸软,他努力跪起,只离开一点,便忍不住放松肌肉身体重新落下把那玩具吞回体内,他借着重力吞得更深,小幅度的抽插,在身体深处戳弄,粗长的器具在他身体里乱拱,戳得哪里都酥得快要出水。
  Strawberry按着他翻了个身。阳具从Snake体内滑出来,紧接着被Strawberry一个挺身又挤回那处软穴里。Snake已经被操得有些软。那硅胶的玩具到底不是身体一部分的延伸,女孩子挺着腰操干得不知轻重,只能借着Snake发出的声音和脸上的情动表情去判断。Snake在忍耐痛苦上从来是个中好手,但她可不想伤害到Snake。女孩子的细腻心思让她更轻易可以发现那些被Snake偷偷藏起的不舒服——鉴于Snake希望她不要顾忌自己玩得尽兴些。
  眼下Snake已经整个软在她身下,像是一条真正的蛇那样整个柔若无骨地纠缠着Strawberry,抿着唇发出的闷哼软得不可思议。Strawberry撩撩他头发,亲亲他嘴唇,柔软腰肢的挺得毫无规律,时紧时缓的快感逼得Snake浑身酥软。
  Strawberry拿手指沾了些润滑的水液,在Snake后穴与假阳具交合的那处揉弄。她的手指指甲剪得短又圆润,手指在那圈松软的肌肉环上按揉了一会,慢慢挤了进去。那根玩具本就粗大,再被挤进一根手指俨然已经到了Snake承受的极限。细细的手指顺着硅胶玩具的边缘侵入体内的感觉太过于鲜明,Strawberry到底是不敢进入的太快,缓慢的动作反而延长了快感和痛苦的折磨,Snake用胳膊蒙着眼睛呜咽了一声,几乎就要讨饶起来。
  Snake体内已经足够热烫,湿滑柔软,比刚开始给他扩张时还要柔软乖顺一些,从指腹传回来的触感叫Strawberry睁大眼睛,不住的亲吻Snake。女孩灵巧的舌头侵入Snake的口腔深处,上下快感夹击,Snake崩溃地断断续续射出来,精液淌得到处都是。
  Strawberry在他高潮时仍用手指配合着那根硅胶玩具的入侵和亵玩,把Snake里面彻彻底底操了个遍。Snake只剩下哭泣和喘息的份,浑身痉挛着接受Strawberry给予的一切感官。
  Snake被操出毫不做作的喘息,呜咽略带哭腔的呻吟像是对Strawberry最好的鼓励,Strawberry湿得厉害,等Snake高潮的那阵痉挛过去,她牵过Snake的手往自己身后探去。Snake在她腿间蹭到了满手滑腻的液体,高潮的快感搞糊了他的脑袋,下身的冲撞仍在一下一下地继续着,他努力在一片模糊里维持着温柔,用手指手掌刺激着Strawberry的穴肉花核,给Strawberry带去同样刺激的快感。
  Strawberry把带子从自己身上和那根假阳具上解下来丢到一边去,留下那根假阳具还在Snake体内抽插。她拍了把Snake的屁股,Snake会意,摸摸女孩柔软湿润的穴道,把自己插进去。女孩子的穴肉媚乎乎水淋淋地裹上来,他后面被假阳具一下一下操着,前面顶进Strawberry体内,Strawberry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摸索着他的头皮,他整个脊椎像是被打通了一样快感被串联起来。高潮前他仍记得拔出自己的阴茎没有射进Strawberry体内,那些浊液星星点点落了Strawberry一身,Strawberry高潮痉挛着同他接吻,整个人黏黏糊糊腻着他。
  “抱我去洗澡。”Strawberry毛茸茸的脑袋枕在Snake胸口,听着他逐渐平复下来的心跳声,懒洋洋地要求道。
  Snake亲亲她额头,嬉笑讨饶道:“我累啦,明天再洗好不好?”
  Strawberry拿手支起脑袋,对上Snake的视线。Snake惯常会耍赖。她不满地撅起嘴,伸手捉住Snake插在后穴中还没有拔出的那根玩具来回抽插了几下子,娇俏的脸蛋猛的逼近Snake,故意做出凶巴巴的表情:“你要是不赶紧起来,我要把你操到失禁哦。”
  Snake真真假假地哀叫呜咽着,试图满床打滚又被Strawberry按在原处,半晌才委委屈屈地答了声好。他从床上一下子蹦起来,打横一捞把Strawberry公主抱起进了浴室。
  Strawberry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夹紧了屁股,要是掉出来,我也要把你操失禁。”
  Snake浑身一个激灵,猛的一缩穴肉,那玩具饱满的龟头狠狠蹭过他的敏感点,他当下倒吸了口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