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 Rose, my rose

Chapter Text

Angelo为修车厂的大伙儿搬来了一箱啤酒,在放下啤酒转过身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人粗鲁地捏了一把。还没来得及转身,又有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立刻往前一个趔趄,差点摔趴在地。

正如他无数个噩梦中曾经出现过的那样,粗鲁的哄笑声从他身后响了起来,他总觉得,那是一群霍霍磨牙的豺狼,垂着腥臭的涎水在他身后虎视眈眈。

他不敢回头去追究是谁在作弄他,他只想快点逃离这里。他想念着自己藏在枕头下面的书本,他只想一个人躲到角落里,静静地阅读那些不会伤人的温柔文字。

就在Angelo低着头快步逃离人群的时候,老板办公室的门“啪”地一声打开了。Angelo连忙停住步伐,往后退了两步,给老板让路。

“Lilac先生,您能光临,太荣幸了!”

Angelo从没听过强势刻薄的老板用如此虚伪殷勤的语气说话,那种陌生的油腻感简直让人汗毛倒竖。

“谢谢你的热情招待Alfano先生,我十分信任贵司的服务水平。”与老板那刻意谄媚的声音相对应的,是一个清澈好听的年轻男性声音,那声线如绸缎般柔顺,口齿清晰优雅,措辞得体大方,体现出其人良好的修养。

Angelo缩着脖子在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破旧的贝雷帽帽檐,遮遮掩掩地去瞟那个年轻男人。

他看着年纪也不大,手中却握着一根黑色的木质手杖,手杖头尾有着银色的动物头镶嵌,看起来十分精致,但是在他们这些粗人眼里看来,手杖未免有点浮夸做作了。

那个人穿着一身略显浮夸的复古西装,带光泽暗纹的黑色西装三件套中间,点缀着明亮的红色胸巾和多色的花纹领带,服装剪裁高级,面料熨帖,反倒能衬出那个人高贵优雅的气质。

他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走出来的。

如同古典油画般精致的着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高高在上的气质,仿佛弥漫着迷雾一样神秘莫测的眼神,全都与修车厂残破凌乱的背景格格不入。

Angelo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但是Lilac却似乎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视线在修车厂的环境里转了一圈,就忽然落到了角落里的Angelo身上。

那双阴郁深邃的双眼里露出些许好奇探究,在Angelo的浑身上下逡巡了一圈,又是一圈。他对这个畏畏缩缩的男孩儿的兴趣,连Alfano老板这样的粗人都能看得清楚。

Alfano早就知道,像Angelo这样白净瘦弱的小男孩,总是会讨那些爱好奇特的有钱人喜欢。即便是他这贫穷的小破修车厂,也总有不安分的男人对Angelo动手动脚。当然,这种小事,他这忙碌的大老板可管不过来。

老板心里暗啐,早听人说欧洲来的贵族都喜欢玩小男孩,看来所言不虚,现在看来品味也不过如此。他心里对这个欧洲贵族一阵轻蔑,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

人人都知道,这位自称Count Lilac的神秘男人,是小镇上的新贵。据说他有着欧洲贵族的血统,因为家道中落,出售了自己在英国、意大利和罗马尼亚的巨额祖产,带着一笔巨款来到美国来置办实业,以延续他闲散的贵族日子。

自从他突然出现在这个镇上,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想和他搭上关系。只是像他这样的贵族,身边却居然连个秘书助理都没有,想要联络上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这次,Lilac却忽然间亲自驾临他这间名不见经传的修车厂,还主动提出要出资改建这里,把他这块破烂的场地,改造成崭新的多元化交通购物中心。

如此金主从天而降,傻子都不会让他从手心里溜走。

“Angelo!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Lilac先生要回去了吗!还不知道去送他!”

上一秒还殷勤地对客人卑躬屈膝的老板,面对Angelo的时候就瞬间换了一副面孔。

他像一台陈旧的拖拉机一样,哼哧哼哧地喘着气,冲Angelo颐指气使。 他粗鲁地拉住Angelo细瘦的胳膊,凭着一股蛮力,硬是将Angelo推向了Lilac。

Angelo不敢有丝毫反抗,就那样僵着身子,一头栽到了Lilac的怀中。

Lilac看起来毫不惊讶,只是顺势张开怀抱,接住了Angelo倒过来的身子,用双手扶住他的双臂,低头轻声问到:“你没事吧?”

“啊,没、没事……谢、谢谢……”Angelo紧张地瑟缩了一下。Lilac接触他皮肤的手掌出奇的冰凉,一种刺骨的寒意攀上了他的脊背,让他觉得头皮发麻。

“还不快去开车送Lilac先生回家!你还在那儿愣着!难道还让Lilac先生自己开车回家吗?”老板指着门外,冲Angelo大声斥责,“没用的东西!”

Angelo闻言忙不迭地从Lilac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就往门外跑,身后却突然响起了Lilac清澈温和的声音:“你还没拿钥匙。”

“你怎么连钥匙都不拿!蠢货!”老板的骂街声比起Lilac的声音高了八度不止,炸得Angelo耳膜嗡嗡响。

“是,是……”Angelo又赶紧转身回来,伸手去拿Lilac手中的钥匙。

“哦,对了——”

当Angelo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钥匙的时候,Lilac却将钥匙和Angelo的手指一起握在了掌心里,把脸颊凑近了Angelo,微笑着说到:“我的车很贵,别弄脏了。”

说话间,Lilac的吐息喷在了Angelo的脖颈根,一股紫丁香的香气瞬间环绕住了Angelo,他抬起眼,悄悄地去窥视Lilac的面庞,却发现这位看似疏离高傲的镇中新贵,他的面相其实十分温和。

他在极近的距离下微笑地看向自己,眼神温柔得仿佛是在注视心爱的情人,仅是与他对视一眼,就让Angelo心神荡漾。

“我,我知道了。”Angelo低下头,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应了一句。

Lilac松开了他的手,Angelo一获自由,立刻转身冲了出去。

“小兔崽子。”Alfano又追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句,转向Lilac的时候又再度笑脸迎人,热情地邀请Lilac参观他这本就不大的破修车厂,“Lilac先生,这边的餐馆儿是我老婆开的,生意不错,未来如果有餐饮的业务,不要忘了考虑考虑她啊。”

Lilac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瓶,伸出莹白纤细的手,似乎是想和Lilac握手。而Lilac却只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温和又疏离的危险,冲老板娘点了点头,无视了她伸出的手。

老板娘的脸色顿时黑了三分,尴尬地收回落空的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

没过多久,Angelo就把Lilac的豪华轿车开到了修车厂前的空地上。

虽然Angelo一直都在修车厂工作,但是在他们这个小地方,干再多年都未必能见到一辆这样的豪车,在上车之前,他还特地擦了擦鞋底,弄干净了身上的油灰才敢去摸车门。

没想到,他们这儿第一次出现豪车,自己就有机会开上,Angelo有些兴奋,但是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他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不停地偷瞄着车里豪华到认不出门道的各种内饰——油亮的真皮座椅,铺着浮夸的熊皮毛垫;光滑的黄色木质仪表盘,还镶着亮眼的银边;方向盘上甚至还点缀着鳄鱼皮。

Angelo虽然兴奋,但也不敢随便乱摸,他总觉得自己稍微多动一下,都会弄脏这辆如艺术品般精致豪华的汽车。

“出发吧。”Lilac突然出声,Angelo吓了一跳。原来,在Angelo沉迷偷瞄车内饰的时候,Lilac早就已经坐进了车后座。

如梦初醒的Angelo急忙发动了车子,拉开了手刹。

“Angelo!”

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呼唤,Angelo匆匆扫了一眼,是Rita小步跑到了窗边,她弯下腰,对着半开的车窗语速极快地追问道:“你今晚还回来吃饭吗?”

“我不知道……”Angelo摇着头,随意地回答了一句,车子就已经开了出去。

Rita看着远去的豪车,忍不住揪紧了自己的围裙。

“他回不回来吃饭?我看他人都未必回得来!”Rita后面的修车厂工人们大声调笑道,“恐怕连骨头都要给那个欧洲佬吸干了!”

“哈哈哈哈哈哈!”

在一阵放肆的哄笑中,Rita担忧地望向了Angelo消失的方向。

 

+++++++++++++++++++++++++++++++++++

Angelo把车停在了城里最大的豪宅的院子里。

他从没有进过大户人家的私人庭院,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还有某些人的家,是在进了大门以后,还要再开五分钟的车才能到宅子门口的。

“谢谢你,我到家了。”Lilac看起来很客气也很随和,他坐在后座,等Angelo给他开车门。

“没,没关系的,Lilac先生。”Angelo不知道自己怎么有此荣幸能开这样的豪车,还能得到如此尊贵的人这样礼貌的对待。他忙不迭地下车,绕到汽车另一侧,抓下了自己的贝雷帽,毕恭毕敬地给Lilac拉开了车门。

Lilac下了车,冲Angelo点了点头,走上了豪宅门前的台阶。走了几步,他像是想起什么,回过头来看向双手扯着自己的贝雷帽、傻站在车门前的Angelo,冲他笑了笑:“你不来吗?”

“啊?”Angelo像是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愣了一秒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沾着尘土的破旧运动鞋,又看了眼铺着高级地毯的前门台阶,不经意间退缩了半步。

“没关系,过来吧。”Lilac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挑起嘴角微笑起来。

“不,不了,先生……我就送您到这儿吧,我还要回去吃晚饭……”Angelo手中的帽子被他揪得发皱,他畏畏缩缩地,害怕自己上前一步,就会污染这座富丽堂皇的漂亮建筑。

“晚饭?”Lilac转回身,又走下了楼梯,来到了Angelo面前,装模作样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这么晚了,应该没车回去了,等你到家,晚饭早就没了。”

“我……”

Lilac抬起手,做出了一个制止的手势,Angelo马上闭上了嘴。

“我请你吃晚饭。”Lilac冲他笑了一下。

虽然只是随意一笑,他那双深邃的眼中却仿佛蕴含着惑人的魔法,因为笑容而微微弯起的双眼,像是午夜里雾气弥漫的一汪沼泽,神秘而危险。

“……”Angelo被他这样盯着,像是被施了石化咒一样,一时连回应忘了,只知道中邪般地直盯着他的眼睛看。

“走吧。”Lilac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拉住Angelo的手腕,把他牵向豪宅的门庭里。

Angelo被拽着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他回头指了指车子,Lilac也回头看了一眼,“不用管车了,不会有人路过这里的。”

Angelo这才反应过来,这整个庭院都是Lilac的,就算他把车停在喷水池里都不会有人管。

然而突破Angelo想象的事,还远不止停车。Lilac说完请他吃晚饭,可是没说,他会自己下厨做饭。

Angelo独自一个人坐在富贵华丽却灯光昏暗的餐厅里,隔着一个毫无意义的长桌,看向正在用熟练的手法烹饪的Lilac。

从来都是服务别人的命,Angelo第一次被人服务,还是被一位如此尊贵的先生亲自服务,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你喜欢茴香吗?”Lilac突然问道,手上却一直都没有停止处理食材。

“额……”Angelo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才能讨他欢心。

“说说吧,我只是想了解你一下。”Lilac看出了他的为难,马上开口安抚他。

“不……不是很喜欢。”Angelo试探性地小声回答。

Lilac笑了笑,“我也不喜欢。”

得到了正面回应,Angelo仿佛收到了鼓励,瑟瑟缩缩的动作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低下头,也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

在充满了野性荷尔蒙和粗鲁放荡的男男女女的修车厂,Angelo几乎从未被认同过,更没有受到过如此温柔周到的款待——即使是Rita,也从未给过他这样的感觉。

“对了,那个女孩子……”Lilac一边说话,一边切开一块带血的牛肉,“在开车前和你说话的女士,是你的女朋友吗?”

“啊?您说Rita吗?”Angelo几乎立刻脱口而出,“不是的。”

“可我看她好像很关心你。”Lilac将牛肉摆入白色瓷盘中备用,红色的血迹在雪白的瓷盘上留下了刺目的痕迹。

“啊……可能,可能有一点吧。”Angelo不自在地抬起右手,搓了搓自己的左臂。

“哦,你别在意,我随便聊聊。”Lilac说完,舔了舔自己猩红的手指。

“嗯……嗯。”Angelo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猛的把视线收了回来,直盯着餐桌上整齐精致的方巾看。

Lilac的烹饪技术十分娴熟,一块小牛肉很快被他做成了一道外焦里嫩的精致牛排,还旁边妆点了翠绿的西蓝花和红色的小番茄,以及一朵叫不出名字的白色花朵。

Lilac似乎只做了一份晚餐,他把盛着牛排的盘子端到Angelo面前,便去倒红酒了。

“Lilac先生,您,您不吃吗?”Angelo似乎有点过于受宠若惊了,甚至不敢拿起刀叉,他从未在别人之前吃过饭,这让他很不习惯。

“不了,我不吃这些。”Lilac拿出两只杯子,“你喝红酒吗?”

“我……”

“喝一点吧。”

“好的……”

比起自己做决定,Angelo更习惯于从善如流。

在Lilac的催促下,Angelo终于动了刀叉,开始品尝Lilac为他准备的晚餐,他时不时偷偷抬眼去看Lilac在做什么,却发现Lilac只是用修长的手指捏住杯柄,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那双让人心荡神驰的双眼,依然锁在Angelo身上不放,好像看着自己,他就能饱了一样。

“好吃吗?”发现了Angelo在偷瞄自己,Lilac却只是询问了这么一句。

“嗯,嗯。”Angelo赶紧答应,说实话这绝对是他吃过最美味的牛排,他鼓起勇气追加了一句:“真的很好吃,您自己不吃吗?”

“我只是喜欢烹饪,而不喜欢吃。”Lilac回答道。

Angelo从没见过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只喜欢干活而不愿意吃呢?这就是人们说的有钱人的怪癖吗?要真是这样,那倒也不坏。

就在Angelo乖乖地品尝着Lilac为他呈上的美酒美食之时,Lilac也在长桌对面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将他看了个透彻。

Angelo的肤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但肤质却如孩童一般细嫩明亮,脸颊上甚至还有两圈孩子气的高原红,当他低头吃下牛排的时候,软软的头发下垂,刘海遮住了眼睛,看起来乖巧无比。

Lilac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纯真甜美的小羊羔了。

他在这世上漂泊了千年之久,也没有见过多少如Angelo一般,从相貌到眼神、从肉体到心灵都如此纯净无暇的孩子,他看起来如此单纯易碎,让人恨不得一口把他吞到肚里,才能安心。

在Angelo全无意识地享用晚餐时,Lilac已经想好了一会儿该如何享用他了。

 

+++++++++++++++++++++++++++++++++++

 

晚饭后Lilac热情地邀请Angelo参观自己的豪宅,他向Angelo介绍书架上的书籍,挂画上的人像,甚至壁炉上摆放的工艺品的典故。

Angelo听不懂那些古怪的希腊名字,因此听得一知半解,可能是因为喝了些酒,他很快就开始犯起困了。

Lilac一如既往的细心周到,他直接将Angelo领到了客房门口,并彬彬有礼地嘱咐他早点休息。

Angelo从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深红色的幔帐缝着金色的穗边,床铺高而厚软,铺着丝滑的紫色绸缎,在微弱的灯光下也依然熠熠生辉。

房间里的陈设宛如中世纪复古博物馆一般,所有的花瓶、桌椅、座钟,看起来都是Angelo碰不起的那种。

卧室的里侧还有一个扇木门,里面是一间玻璃天顶的浴室,浴室中央摆放着一座黄铜的浴缸,旁边整齐地摆放着花香味的沐浴用品和浴巾。

Angelo从进门的时候就有没见过一个佣人,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玫瑰香氛气味中,Angelo决定享受一下这个高级的浴室,毕竟,不把身上的油灰洗干净,他也不敢睡上那张高级的床。

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浴缸了,修车厂只有四面透风的公共淋浴,而他总是在人走光了之后才去洗澡,如果他挤进满是大块头的闷热浴房里,十有八九要被嘲笑和挤兑。

Angelo放松身体躺在了浴缸里,享受着适宜的水温和甜蜜的芳香,不知不觉酒劲散发了开来,他觉得很舒服,又很晕乎,泡着泡着,他就渐渐闭上了眼睛,身体缓缓下沉,滑向了浴缸底部……

 

哗——

随着浴室中的一声巨响,大量的水从浴缸中泼洒出来。被沐浴露染成红紫色的水流顺着黄铜浴缸的边缘流淌下来,顺着雪白的瓷砖蔓延开来,瞬间铺满了整个地面。

Angelo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沉重,四肢像是灌满了铁铅一样,完全无法移动。

但是却有一双臂膀举重若轻地,将他从已经微凉的水中抱了起来。

“唔……”Angelo挣扎着睁开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中努力辨认抱住自己的人是谁,“……先生?”

“你晕倒了。”Lilac一边说着一边用双臂架住了Angelo光裸的身体,“你差点溺死了。”

“你怎么……来……”Angelo问道。

“我只是突然想到,好像没有给你送浴袍……”Lilac正说着,Angelo的身体却直往下滑,Lilac身上的衬衫被他身上的水浸得湿透。Lilac一手环住他纤韧的细腰,一手握住他的后颈,身体和他紧紧贴在一起。

Lilac极低的体温让浑身发烫的Angelo觉得十分舒适,在四肢恢复了一些力气以后,便也伸手回抱住了Lilac的腰。

Lilac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送浴袍的,但此时,他手中昂贵的真丝睡袍却已经掉落在了浴缸中,被整个儿浸没了,他也没有低头看一眼。

 

【TBC】

Chapter Text

“Angelo……”Lilac垂眸看向Angelo近在咫尺的面庞。他濡湿的头发软软地趴在额头上,脸颊皮肤饱满莹亮,泛着微醺的潮红,像一颗刚刚成熟的新鲜莓果,让人垂涎三尺。

Lilac铺垫了这么长时间,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不再等待,捏住Angelo的后颈,让他抬起头来,紧接着就吻住了他甜美的双唇,撬开齿关,唇齿交缠起来。

“……啊……”Angelo在接吻的间隙中急喘了两声,他第一次被人用这种充满侵略感的方式亲吻,跟和Rita尝试着接吻时,那种温柔体贴、小心翼翼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Lilac的欲望直接了当,像是通过亲密的肢体接触传递给了Angelo,让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几近野蛮的激情,让人口干舌燥,几乎要把他焚烧殆尽。

“过来。”Lilac短促急切地说了一句,双手环住Angelo的细腰,把他从浴缸里带了出来。

Angelo搂住他的脖子,还仰着脸继续向他索吻。

Lilac当然不会客气,抱住Angelo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深吻,Angelo全程依然浑浑噩噩,只觉得自己被吻得晕头转向,又被带着走了好久的路,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向后倒进了柔软的床铺中间。

Lilac身上宫廷风的宽松衬衫已经完全散乱开了,他胸口那一片苍白如大理石般的皮肤,整个儿露了出来。他分开了Angelo的大腿,直接欺身跪到了他的双腿之间,伏着身子继续和他接吻。

Angelo伸手去摸索Lilac的腰际,Lilac却将他的双手按在床上,放低腰臀,将下身和Angelo紧紧贴在一起,接着便向他的腿间顶弄了一下。

“啊……”Angelo被顶得浑身颤抖,倒吸了一口气,双腿禁不住夹紧了Lilac的腰。

Lilac的手落到他纤细的腰身上,顺着精致漂亮的后腰线,滑到丰盈挺翘的臀部上。

Angelo的臀部被他托了起来,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Lilac抬起他的下巴,从他的下巴吻到脖颈,在锁骨的凹陷和颈弯处细细吮吻,尖锐的牙齿在Angelo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Angelo很喜欢Lilac身上凉爽的温度,也很享受他细致的亲吻,以及那有些辛辣刺激的啃咬,这一切都会让他觉得更加欲火焚身。

Lilac趁着他意乱情迷的时候,将手指探入了他臀部的深谷之中,用粘稠的润滑剂弄湿了他的私处。侵入的动作带出了淫猥的水声,光是听着都让人面红耳赤。

“啊,额啊~”Angelo第一次和人做到这一步,根本没有意识到应该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声音,只是顺从着本能的欲望,大声呻吟出来。

“疼吗?”Lilac的温柔细心似乎从没变过,他安抚似的亲了亲Angelo的唇角,手指却毫不留情地捅进了更深的地方,Angelo完全无法回答他,只能发出几声可怜兮兮的哼哼。

“嘘……”Lilac看着他近在咫尺的潮红脸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又塞进了一根手指,看着Angelo深受欲望和肉体痛苦的折磨的模样,他却说到:“小声一点,这样太下流了。”

自己毫不矜持的样子似乎遭到了身上人的嘲笑,这让Angelo觉得无地自容。他赶紧抬起双手,艰难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防止那些放荡下流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来。

Lilac很喜欢看他这副备受折磨的样子,手指在他炽热柔软的身体里面四处按压摩挲,Angelo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轻微地扭动着,直到他摸到了那个让Angelo浑身颤栗的地方。

“啊……Lilac先生……”

Angelo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出了声,他用双手抓住了Lilac的小臂,像是想要他退出来,却又犹犹豫豫,不敢明确地拒绝他。

“怎么了?”Lilac故作无知,“我弄疼你了?”

“不……不是……”Angelo也不知道,他只觉得刚刚有一瞬间,浑身上下像是过了电一样,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病了,但那种令人浑身颤栗的酥麻感,让Angelo觉得很心慌。

“抱歉,可能是我太心急了。”Lilac说着,在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指。

那感觉太过真实,Angelo抿紧双唇,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强忍住呻吟出声的冲动。

Lilac特别喜欢看他这副单纯好骗的样子,他天生一张软糯纯真的脸蛋,如果不把他欺负到哭出来,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于是在Angelo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Lilac就又开始了下一轮的撩拨。他用双手握住了Angelo的细腰,开始在他的胸前落吻。

Angelo的身体懵懂却又敏感,他还不明白Lilac施加在他身上的那些触感意味着什么,但身体却已经自觉做出了反应。

在Lilac的亲吻吮噬之下,Angelo胸前的敏感点被反复刺激蹂躏,他再次无意识地叫出了声,他觉得害羞,又觉得舒服,想要把胸脯挺得更高。

没一会儿,他的乳首就被Lilac挑逗得挺立起来,胸前的皮肤一片潮红,满是性感的欲望痕迹。

Lilac继续往下吻到了Angelo的小腹。每落下一个吻,Angelo就敏感地浑身一颤,Lilac觉得有趣,他伸出舌头,从Angelo的肚脐一路舔到他的喉结处,感受着他身上难以抑制的紧张颤抖。

Angelo的欲望早就已经挺立起来,直顶着Lilac的小腹,但Lilac却没有抚慰他的意思,只顾着亲吻他的胸口。

Angelo觉得有些欲求不满,却又碍于脸面,不敢开口求Lilac。最后憋得浑身通红,终于忍不住用伸出双臂圈紧了Lilac的肩背,将下身和Lilac紧紧贴在一起,心急地磨蹭着,却又总是不得要领。

“啊……Lilac先生……啊……”Angelo急切地呼唤着Lilac,却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来。

“怎么?”Lilac吻了吻他的耳根,用温柔似水的眼神看着他,手掌却在他细瘦的腰身上来回抚摸。

“我……我感觉……不好……”Angelo的声音有些委屈,说起话来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娇,“难受……”

“哪里难受?”Lilac安抚地亲吻着他的唇角脸颊,但这远远不够,Angelo只觉得身体里的空虚感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忍受,都快把他逼疯了。

“我不知道……”Angelo真的没有概念,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只能徒劳地抱紧和祈求着Lilac。

“没关系,我来教你。”Lilac笑了起来,他的手摸到Angelo的大腿根,将手指再次探入了那个濡湿而热情的入口,去探索那柔滑火热的内里。

“嗯~啊……”Angelo羞涩地缩紧了被入侵的地方,却又被Lilac的手指强硬地挤开,紧致的内里被扩张和摩挲,那感觉太过强烈,让Angelo无法控制地吐出了甜腻的声音。

就在Angelo为身体的空虚感得到缓解而逐渐放松的时候,Lilac就抽出了手指,还上更加粗壮的性器去开拓他的后穴。

充实的快感夹杂着辛辣的疼痛,如同一场汹涌的海啸一般席卷了Angelo的身体,他再也控制不住声音,大声呻吟出来,双腿夹紧了Lilac的腰,像溺水的人锁紧了救生的浮木。

汹涌的情潮随着Lilac的抽送在Angelo的身体里蔓延,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他从未体验过这种禁忌的快感。

这与那些他所熟悉的粗鲁猥亵完全不一样,尽管身体正在遭受着有史以来最深入的侵犯,但这感受并不难熬,也不令人作呕,相反,Angelo觉得自己像是在Lilac的引导下,开启一个全新的自己,一切都是愉悦而新奇的。

Lilac的动作虽然强硬,却依然温柔。在他的动作下,Angelo的身体就像是一朵含羞的玫瑰,艳丽的花瓣被小心地剥开,Lilac用技巧性的顶弄,深入到Angelo娇嫩的花蕊深处,沾惹上了一股甜美黏腻的花蜜。

Angelo用动情的呼唤和缠绵的纠缠来回应Lilac的入侵,他双唇微张,用粉嫩的舌尖舔舐着自己的下唇,不断抬高纤细的脖颈,迷醉地向Lilac索吻。

Lilac垂下眼睑,捧住他的脸,再次吻住了他。与肉体交合的频率交织,这次的接吻激烈而狂放,充满了野性的欲望和侵略性,几乎瞬间夺去了Angelo所有的呼吸,窒息的快感依然让他头皮发麻。

硬挺的性器在Angelo濡湿炽热的身体里凶狠地进出,Angelo被顶得招架不住,快感刺激到恐怖的程度。

他像是溺在一锅滚腾的沸水之中,身体又热又湿,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Lilac极低的体温让他觉得舒服,却也对现在的接触感到仍不满足,他还想要和Lilac再近一些,再深一点。

“啊,啊~Lilac先生……”Angelo终于忍不住哀求起来,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请……再,再给我多一点……”

Lilac轻笑了一下,他还没见过哪个小男孩跟Angelo似的,第一次上床就能如此沉浸其中,简直是天生的妖精。

面对小情人娇媚的哀求,Lilac又怎么能不拒绝?他亲了亲Angelo的耳根,用双臂环住他的身子,抱着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Lilac跪坐在床铺上,而Angelo则张开双腿坐在Lilac的大腿上,承受着他由下往上的顶送。

这个体位让Lilac进得更深,Angelo被他顶得啜泣起来,后穴被操出的蜜液淌到了Lilac的腿上,操弄间发出的淫秽水声让Angelo羞涩又兴奋。

“这样舒服吗?”Lilac沙哑好听的声音在Angelo的耳边响起,微妙的吐息搔弄着Angelo耳根的敏感带,让他光是听着声音都几近高潮。

“嗯,嗯……”Angelo面红耳赤,他双臂搂住了Lilac的脖颈,把脸埋在他的肩颈处,想借用Lilac舒适的体温,来缓解自己羞耻的燥热。

“你真可爱。”Lilac夸奖了一句,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抱着Angelo再次倒进了丝绸的被褥里,但这次,他将Angelo翻过去,让他平趴在床上,接着将身体覆在Angelo身上,从背后再次进入了他。

两个人的身体完美地贴合在一起,Angelo被挤在丝滑的高级绸缎和Lilac的身体之间,手腕也被Lilac捉住。他在亲吻着自己的后颈,这种无从逃脱的禁锢感,却让Angelo感觉十分刺激,他禁不住曲起身体,让臀部翘起,和Lilac贴得更紧一些。

Lilac十分享受他精瘦腰肢的扭动,以及那饱满挺翘的臀部,这孩子天生就该做他的情人。

Lilac的操干越发快速,Angelo爽得声音都沙哑了,身下的丝绸床单被他揪得一团脏乱,后穴被Lilac填满,不断顶戳磨蹭,那种充实满足的感觉让Angelo欲罢不能,恨不得和Lilac纠缠到天荒地老。

Lilac来来回回地亲吻舔舐Angelo线条紧致的颈弯,尖牙在他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刺目的鲜红痕迹。

“Angelo,成为我的人吧。”Lilac诱惑道,“你想不想……永远和我在一起……”

“唔……嗯~”能和Lilac在一起,Angelo当然再愿意不过,和Lilac在一起的每一秒,都能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温情,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想!”

“真的?”Lilac在Angelo的背后,眼神变得深沉而危险,嗜血的红光渐渐攀上他的眸底,“你真的决定了?”

“嗯……”Angelo认真地点了点头,莫名的泪水从他的眼中夺眶而出,落在了深紫色的丝绸上,“哪里也不会,比这里更好了……”

“即使死,你也要在我身边吗?”Lilac进一步引导着他。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掌抚摸着Angelo的胳膊,一路摸到他的手上,和他十指紧紧相扣。

“即使死了,我也更想死在您的怀里……Lilac先生……”Angelo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即使他从没有想过生死的问题。

但是,每当Lilac抱住他的时候,他就觉得,除了这个人,他什么都不想要了,如果至死都能躺在他的怀中,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乖孩子。”Lilac亲吻了他的头发,“那就让你留在我的身边吧。”

“真的吗?”Angelo欣喜若狂,他想回头去看Lilac的脸,却被Lilac制止了。

“别看我。”Lilac的声音强硬却温柔,“马上,你就会是我的人了。”

“谢谢……谢谢你,先生。”Angelo感受着Lilac在自己身上留下的触感,闭上了双眼,他觉得幸福无比。

“这是你应得的。”Lilac说着,口中的犬牙突然暴涨了三寸,眼睛也已经彻底变成了血红色,面目显得十分恐怖骇人。

Lilac加快了操干的速度,大开大合地干进Angelo炽热的身体,让他颤抖不已。Angelo大声呼唤着Lilac的名字,大汗淋漓的身体在凌乱的床褥上扭动挣扎,淫秽肉欲和纯洁童真都体现在他的身上。他单纯幼稚的眼神和脸蛋,就是让Lilac最欲火焚身的春药。

占有他的欲望越来越强烈,Lilac终于在Angelo被干到高潮的时候,将尖牙刺进了他的脖颈。火热的鲜血涌入Lilac的喉中,Angelo此时却感受不到疼痛,他只觉得麻木和眩晕,一股刺骨的寒意和极致的快感一起攀上了他的脊背,他就那样在Lilac的怀中,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是你自己说的,你想死在我的怀里……”Lilac抚摸着他余温尚存的红脸蛋,那是他以后再也触摸不到的温度了。

“睡吧我的玫瑰,睡吧……”

 

++++++++++++++++++++++++++++++++++++++++

 

Angelo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似乎有几千年那么久了,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几乎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但是一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Lilac,昏睡前的记忆就一股脑儿地回到了脑子里。

Angelo赶紧抱紧了被子,脸颊顿时通红,他想偷偷去看Lilac的睡脸,却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

“早上好,你醒了?”Lilac微笑着和他打着招呼,温柔得体的样子,似乎他们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嗯……早,早上好……先生。”Angelo小声说着。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Lilac问。

“……”Angelo往被子里缩了缩,摇了摇头。

Lilac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到:“洗手间的东西都是给你用的,我去准备早饭。”

说完,他就起身走下了床。

Angelo等他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之后,才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他原本以为经历过那样一场疯狂的性爱之后身体会很难受,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除了累了点没什么太大反应。

洗漱的时候,他才在镜子里发现了自己脖颈上的伤口,那看起来是某种毒性动物的牙印,黑洞洞的伤口看起来略有些恐怖,但是却不疼,他也就没往心里去。

他的衣服都不见了,Lilac为他准备了新的服装,那柔软的布料和漂亮的剪裁,让Angelo穿上的时候有些受宠若惊。

Lilac款待Angelo吃了早饭,Angelo以往都喜欢吃熟食,但是这次他吃带血的牛排以及水果,都吃得很开心。

“待会儿我带你回修车厂。”正在Angelo狼吞虎咽的时候,Lilac却站在壁炉前,用蜡烛烧着一个铜勺。

“啊……”Angelo的刀叉瞬间停住。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Lilac说过,会让自己留在他身边。他不知道,这些有钱人说话是不是真的不能信。毕竟大家都说,有钱有势的人,往往会随口承诺,而事后从不会记得。

Angelo有些难过,顿时连小牛排都让他觉得索然无味了,他低落地低下头,小声答应着:“好,好的,先生……”

“然后你跟Alfano先生提出辞职就可以了,我已经和他说过了。”Lilac接着说,他把铜勺里的火漆滴到一个信封上,拿起一个印章,盖到了火漆中间,将信封递到了Angelo面前,“这是你的辞呈。”

“……”Angelo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愣怔在那里,呆呆地看着Lilac把那封略显浮夸的辞职信塞进自己手里,“先生……我……”

“怎么?你后悔了吗?”Lilac微笑着,他的手放在了Angelo的肩上,一种可怖的压迫感顿时笼罩住了Angelo。

“没,没有……”Angelo用双手捏住辞职信,冲Lilac笑了起来,“谢谢!谢谢您,先生!”

“快吃吧。”Lilac笑意更深了,那股莫名的压迫感也瞬时烟消云散,他摸了摸Angelo的脸颊,附身亲了一口他的额头。

Angelo幸福得头晕目眩,他脑袋一热,就拉住了准备走开的Lilac,起身扑倒了他的身上,死死抱住他,“谢谢您!先生,我,我爱您!”

纵使是身经百战的Lilac,也着实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不过倒是也蛮受用。Lilac回抱住他,侧过脸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低声说:“那你就别吃饭了,换我吧。”

“啊!Lilac先生……”Angelo被Lilac按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还没怎么反应过来,领口就被拉开,Lilac的吻不由分说地落到了他的脖颈和胸口。

Angelo几乎立刻就有了感觉,他感觉羞涩却又幸福,如果能和Lilac一辈子都这样下去,他绝不会后悔。

 

徘徊在午夜的蝙蝠
摘走了一朵新鲜娇嫩的玫瑰
用黄金的盒子和锦缎将它供奉起来
即使过了再久再久
玫瑰依然娇艳如昨
因为沉湎于爱
它便再也不会凋零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