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美丽新世界

Work Text:

张宝根睡不着。他躺在还未铺上小阿姨说的城里那种软软的床垫的床上,蚊帐斜斜地挂在钩子上。现在是十月,上海已经进入秋,风透过虚掩的窗户,卷起初秋的第一丝凉意钻进他那并不是很合身的被子里。他瑟缩了一下,翻个身却惹得身下床板嘎吱作响,他有些警惕的看向楼上的帘子。帘子不是什么好帘子,黄金芳缺钱也小气,这间屋子在半年之前从来都是她一个人住,只要一个东西能遮住自己的小床就够了。但正因为这样,薄薄的廉价帘子可以完美勾勒出黄金芳的曲线,帘子后的影子不停的摇啊摇啊,纤细的脖颈,适中的胸部,他的两只手可以握住的腰,细而长的腿。
听到声音,人影穿衣服的动作短暂的停顿又恢复流畅,随即帘子被拉开,黄金芳探出头来,“宝根呐,这么晚怎么还没睡呀,明天不是还要去做生意的嘛?”,她总是称张宝根买盒饭的工作为做生意,好像赋予这个行为一个搬得上台面的词就能赋予它新的生命。她想,这是上海,是一个美丽奢侈的都市,你来到上海——为了一套虚无缥缈的房子,有了十万块钱,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低贱—让人听着笑话的工作?黄金芳不满,但她心里也清楚自己愧疚于张宝根,她想起桌子边蛇皮袋里的塑料梳子,劣质化妆品,数不清的廉价产品,明天她还要跑到市中心,一家一家一个一个推销这些连她都瞧不上眼的东西,然后受到的白眼比张宝根还多。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妥协,仿佛她气喘吁吁回家梳妆打扮之后就是任何一位她羡慕的上海女人,穿着包臀长裙,挎着新款的手包,走在街上挽着最好的朋友—现在是她的大外甥的手一起去酒店吃饭,也让人羡慕。
她不认输,也不敢认输,遇到张宝根之前她一个人生活惯了,躲躲藏藏东借西借也度过了25年的时间。那天张宝根又帮她还了钱,她问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张宝根看着她笑,他说我挺喜欢小阿姨的,我想让你踏踏实实工作,你看我卖盒饭也能赚到足够还债的钱,这说明你也可以。
她记得自己瘪瘪嘴,侧过头没说话,张宝根还是在笑。
然后他们莫名其妙得,接吻了。

黄金芳摇摇头,把这些想法甩出脑袋,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躺下睡一觉。
半个小时后她记得和张宝根说那句话是今天最愚蠢的决定。并且是在当事人并没有回应她的情况下。

糟透了,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