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ast Night

Work Text:

0.
“我今晚待在这里给你个特别按摩服务吧,来帮你舒压一下吧,你说怎么样?”
“当然他妈好啦,这是我赢得的。”

1.
安排好明天的计划之后,约翰娜离开了红弦俱乐部。
“你真是太棒了,有了约翰娜的帮助,我们明天的行动将如虎添翼。”
“我一直都是你最靠谱的骑士,长官。”
布兰迪斯得意地坐在吧台椅上,用他的机械义手靠近嘴唇,做出夹烟的动作,眼神示意着多诺万。
多诺万掏出香烟递给布兰迪斯,正准备点烟时,他突然露出玩味的笑容,用另一只手摘掉了布兰迪斯的香烟。
“你他妈——”
布兰迪斯想张嘴笑骂一句,却在多诺万灼灼的目光中哑了声。多诺万俯身,两人的上身慢慢接近……
小黑客突然扭头对呆立在钢琴旁的机器人提问。
“阿卡拉,你平时夜晚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多诺万噌地直起身子,手先不知道往哪放似的抱住胳膊,然后随手拿起一个酒杯擦拭。“(对我先调戏他的反击吗……这小混蛋。)”

2.
粉发机器人好像没看到两人的调情一般,老老实实回答了布兰迪斯的问题,“我会进入睡眠状态,但发生状况,比如巨大的响动,附近的重大新闻,全国性灾难警报拉响等情况,会快速启动,以备不时之需。”
多诺万放下酒杯,“咳……你不知道昨天我睡觉都感觉踏实一些,像是雇了一个24小时免费工。”
布兰迪斯给自己点烟,“它不会夜深了跑到你床前盯着你,等你睁眼就看到它疯狂晃动写着‘虐待童工,我要罢工!’的小横幅?”
“呃,我也没太经常使唤阿卡拉啊,白天的扫除我们都一起的不是吗,阿卡拉?”
“我的行为都会考虑使人感到幸福,不会出现这样吓人的举动。顺便多诺万对我很好,这里比在诊所时舒服多了。”
“真棒,一个觉得舒服的机器。”
“布兰迪斯!阿卡拉是值得被尊敬的人工智能,你可以和她多聊聊天试试啊。”
布兰迪斯慢吞吞地吐出一口烟,“我没觉得阿卡拉不好,就是对超陆制造有些不太感冒。鬼知道它们的底层代码里有着什么潘多拉之盒呢。”
“哇哦,没想到我们的小疯子对这事却格外谨慎呢。”
“好吧,好吧,等这事告一段落后我和你们好好玩一玩。”

3.
收拾完红弦俱乐部,两人并肩走向内部的楼梯。多诺万的房间在二楼,远离街道的倒数第二间。布兰迪斯第二熟悉这里——第一是他引以为傲的个人基地,当然啦。
走到二楼时,布兰迪斯突然开口“小多。”,“怎么?”多诺万侧头,却被布兰迪斯一把搂住了头——
“这里不行,走廊有摄像头,阿卡拉能读取所有的监控设备。”多诺万条件反射摸上对方的腰,但下一瞬间就清醒地低声道。
“哇哦……可不可以不要在这种时候提到其他人啊?”布兰迪斯话听进去了,手却开始在多诺万背后游走。
“唔……她不是人,是机器人……你嫉妒了?”
“我要说有点,你现在能亲我吗?”
“哈~”多诺万似笑非笑,将唇覆上布兰迪斯,停了一会缓缓离开,“你是我最可爱的小男孩。”
“你真是——”除了工作中,每当多诺万在话里话外调戏他们之间的年龄差,都会成功激起布兰迪斯的反击,布兰迪斯一把抱起多诺万,“喜欢踩我的雷,哈?”
“哈哈……彼此彼此。”
“感谢我的机械义肢,不然我可,抱不动一个中年男子——扶稳,我要跑咯!”布兰迪斯一时逞威风的行为现在让他处境有些尴尬,不得不加快速度——
多诺万搂住布兰迪斯的脖子,闷笑起来,“噗,你确定现在就要逗我笑得,把机器人从睡眠状态唤醒吗?哈哈——”

4.
两人进了门,布兰迪斯将多诺万放下,顺手锁了门。
多诺万的房间不大但收拾整齐,一侧整齐摆放着收纳柜,按他的话来说,在一个房间住了20年,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东西。
小男友憋着不大喘气的模样实在太过可爱,惹得多诺万止不住的嘲笑。
布兰迪斯摘下眼镜,略微恼怒的搂住多诺万,两人自然的贴近了身子,下身磨蹭在一起。推推搡搡之间,布兰迪斯将自己年上的恋人按倒在床上。
多诺万将布兰迪斯的领带夹松开,一边抚摸领带一边笑着问道,“帅哥,今天不是要给我做按摩吗?”
布兰迪斯一手解开领带,撑住床的义手微微弯曲,贴近多诺万的耳边,“是特别按摩服务。”
“我很期待。”
“在这之前——”布兰迪斯起身,“我得去洗个澡,北桥的风把我吹的够凌乱的。”
“唔,我已经给你准备好换洗了。”
“你要跟我一起洗吗?”
“听起来很棒,但今天还是别玩太过火的啦。”

5.
多诺万趴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毛巾。他殷勤的小黑客此时化身专业按摩师,揉捏着多诺万的肩膀,背部到后腰。
“这里使点劲。”多诺万抱住枕头侧着头,显得十分享受,“对对,就这个力度~”
“亲爱的,你真的该多锻炼锻炼。”
“哈哈,站一天确实脚够酸的。但我是应该在酒吧里跑圈,还是骑动感单车?噢,或许还可以和阿卡拉打羽毛球,唔——”一说到阿卡拉,布兰迪斯就默默加大了力度,多诺万痛哼几下,乖乖闭上了嘴。
一路往下结束按摩后,布兰迪斯将多诺万转了个身,拎起左腿开始做拉伸。
“看你这腿部肌肉僵硬的,平时除了站着还做了什么运动?”
“……和你。”
“哼~”
被成功安抚的小男友微微眯眼,放下左腿,让自己跪坐在多诺万两腿之间,轻柔地抬起不方便弯曲的右腿,落下细密的亲吻,胡茬和大腿的绒毛擦在一起,多诺万被刺激得脚趾头微微跳动,一手下意识抓紧了枕头。
在与多诺万开始合作之际,布兰迪斯就得知了多诺万腿伤的由来,并怀有复杂的感情——布兰迪斯在当时已经与比邻星的成员有所接触。
久而久之,在两人缠绵之时,布兰迪斯就会想对这条腿做出一些,比较偏爱——这被多诺万戏称“变态”——的行为。
但管他呢,只要多诺万不开口阻拦,布兰迪斯就会兴致勃勃地继续下去。在布兰迪斯快把多诺万大小腿亲了个遍,开始往脚尖亲的时候,多诺万终于忍不住开口,“嘿,你确定这是按摩吗?”
“噢,不好意思。我以为你喜欢呢。”布兰迪斯恋恋不舍停了嘴,手不安分地摸到对方早已半起的股间,“看我这么辛苦,给我一些奖励嘛,小多~”
多诺万佯装打了个哈欠,“按摩太舒服了,我都想睡觉了。”
“没门儿——”

6.
布兰迪斯握住多诺万的分身,却不急着动作,而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多诺万。
多诺万扭动身子,“呃,我觉得,今天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养精蓄锐。”
他的这番话成功地让对方翻了一个白眼,“所以你在酒吧给我可以的暗示?还是阿卡拉面前?”
“嘿,你先说要给我特殊按摩的,说得我好像在孩子面前做了坏事的家长一样。”
“你真是个坏爸爸。”布兰迪斯缓缓撸动多诺万的分身,低声道,“说有摄像头不能接吻,自己却主动来亲我,哈?”
“唔,是你做的太棒了。还有吃醋,太可爱了,哈——”
布兰迪斯伸出舌头,小口舔弄几下,然后一口含住,卖力地吞吐起来。
多诺万全身血液往下奔涌,他细细的喘气,一手从枕头后摸出润滑液递了过去。
待多诺万差不多半兴奋状态后,布兰迪斯将中指覆盖住湿润的液体,在穴口试探几下准备探入时,多诺万突然撑起上身,“等等,你想用机器手指捅我?”
“噢,防水恒温且有自洁功能,而且我已经洗干净了!”“不行,用你的右手。”“宝贝儿,这个时候也太不解风情了吧。”“我可不想和上次一样,被你的震动模组整死了。”
布兰迪斯撅嘴,双眼汪汪地扑闪着。“你学小狗叫也没用,唔——”小黑客起身覆盖对方,封住说教的口。黏糊糊的亲吻下,年长的调酒师很快败阵下来,软软地说道,“会很累,唔,哈,求你了,小布……”“我保证不开启,好吗,乖……”

7.
看对方不再反抗,布兰迪斯缓缓插入手指,熟练地摸到多诺万身体里的小突起,不断按压起来。多诺万低声喘息着,身体染上一层情热。
“唔,布兰迪斯……哈……”多诺万抓上恋人的右手,喊着对方的名字,这让布兰迪斯情绪高昂,下意识开启了指腹的开关。
“你搞什——”多诺万惊叫一声,身体却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下无力反抗,“混蛋……唔!”布兰迪斯再次吻住多诺万,舌头缠绕在一起,来不及咽下的液体不断溢出。
双重刺激下多诺万很快迎来高潮。他大口喘息着,眼里溢出生理性泪水,双手紧紧抱住布兰迪斯,身体止不住的颤动,白浊的液体断断续续喷射到布兰迪斯的腹部,把两人紧贴的部位弄得一片湿润。
“抱歉,这个开关是脑控的……”
“都说了……明天……”多诺万瘫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教训着布兰迪斯,虽然听起来毫无威严。
“行动是晚上啦,宝贝儿。”布兰迪斯的分身绷得发涨,他褪下内裤,用不多的理智克制着自己继续爱抚着多诺万,“再不济你可以在床上给我打call。”“去你的。”
“你不用动,我来给你好好按摩,我还没发力呢。”“没有下次了,你个小骗子。”“好,好,没有下次了。”布兰迪斯附和着, 伸手拿纸巾擦去两人腹部的湿润。
不小心沾到手上的,布兰迪斯随口舔掉,看到这一动作的多诺万喉结耸动,左腿勾了勾布兰迪斯的后背。
“怎么了,亲爱的?”
“让我帮你……”

8.
多诺万跨坐在布兰迪斯腿间,按摩着布兰迪斯的分身。身为调酒师的手十分灵活,细致地爱抚着小男友最敏感的部位。
“唔,多诺万……”布兰迪斯的手不安分地按住多诺万的头。
“这次你就别想了,这是惩罚。”
“噢,可你也很爽啊,不是吗?”
多诺万微微用力,“我也用手让你快活起来。”
“等, 别太快,哈——”
布兰迪斯一手拿住多诺万快速撸动的手腕,一手搂住对方的腰,将人再次按倒在床上。
手腕被死死定在头上,多诺万叹了口气,“布兰迪斯,我发现你很喜欢推倒我啊?”
“小多……”布兰迪斯呼出热气,胡乱地亲着多诺万的脸。被对方动情的状态感染,多诺万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布兰迪斯抽出另一只手,绕过性器伸向多诺万的穴口,两个指节探寻了一下位置之后,直接插入,做着扩张。
多诺万忍住异物感,一手搂住布兰迪斯的脖子,索求着亲吻。待能容入三根手指后,布兰迪斯抽出手,立起上身,快速抓来枕头垫在腰下,扛住多诺万的的左腿,扶住性器抵住对方,“我要进来啦,宝贝儿?”
“欢迎光临?嗯n——”多诺万本想调侃的话语被接下来的动作冲乱,微张着嘴低喘着。
黑红色的性器缓缓驶入深穴,内部的肠肉热情地迎接布兰迪斯。全部进入后,布兰迪斯喟叹一声,“我好怀念这里。”
“两周,没做了……”
布兰迪斯开始浅浅律动,“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记性很好,你知道的。能记住,所有来的客人,嗯——”
听到客人一词,布兰迪斯狠狠耸动了几下腰部,让多诺万未说完的话升了个调,“客人?我也是你的客人吗?”
“红弦的客人,有很多,嗯嗯,这里,哈,只有你——非要我说得这么清楚吗,你个小流氓?”多诺万佯怒道,连着下身也紧了几分,激得布兰迪斯深吸口气。
“嘶——我开玩笑的,我知道啦,放松,宝贝……”
布兰迪斯捏揉多诺万的臀肉,加速抽动着下体,每每蹭到体内的突起,穴内渗出肠液润滑着抽插,多诺万的分身逐渐恢复生机,随着冲撞晃动着。
房间充斥着碰撞的交合声,两人的喘息声混在一起,交缠的身体逐渐渗出薄汗。
情到深处,两人互诉爱的衷肠,“我爱你,小多,我爱你——”
“我也爱你,布兰迪斯……”
布兰迪斯抽出性器,和多诺万的交握一起,快速撸动一番,两人同时发泄出来,液体洒落到多诺万的腹部。

9.
简单擦拭过后,布兰迪斯重重倒在多诺万旁边,伸手扣住多诺万的五指。两人静静感受着情事后的余韵,布兰迪斯的指腹抚着多诺万的无名指根,突然叹了口气。
“哎,小多,我真想哪天能和你出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尽情地做想做的事情。”
“布兰迪斯,我……”
“我知道啦,你离不开这里……”布兰迪斯此时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脆弱,他侧身抱住多诺万,“所以我好想在酒吧其他地方和你亲热……”
“嘿,你疯啦!”
布兰迪斯蹭着多诺万的脸庞,含糊地说道,“我不就是你最爱的疯子吗?”
“唔,好吧……”
两人一时无言。半晌,多诺万幽幽开口,“布兰迪斯……明天的行动,我有预感会非常,凶险。你一定不要太冒险,好吗?”
“宝贝儿,我们可是站在拯救人类的风口,不得不跳啊。”
“我知道你一直有抑制住害怕的情绪,可我……”
“我知道,我也会害怕的啊,但是我有你……你是我最强的后援。我们每次都总是历尽险境而后生,不是吗?”
“嗯,我会全力支援你的。”

两人十指交握,缓缓陷入了梦境。
半夜,多诺万突然睁开双眼,他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但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旁边的人睡得正熟,感受着布兰迪斯有节奏的呼吸,多诺万的心跳逐渐趋于平稳。
他慢慢地又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