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磊渤】城

Chapter Text

  第二天沈先生先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发现睡衣、毯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手腕还被绑着,活像个木乃伊。

  他动了动,腰疼,甩不开身上的这些东西,从未经历过如此场面的沈先生选择不动声色地硬甩,尽管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看着既狼狈又窘迫。

  于是黄老爷也醒了,看了他,大笑起来。

  沈先生一脸不快:“是您给我弄成这样的,您还笑。”

  黄老爷笑出泪来,将睡袍裹住自己,把沈先生扶起来靠坐在沙发边,一点一点给他解缠得乱七八糟的衣物。

  解着解着,实在觉得沈先生委屈吃瘪的样子很可爱,黄老爷便又一吻吻上去了。

  离开之后沈先生的唇红红的,是刚吻过的那种红。脸也跟着变红了。

  可还是嘴硬:“没想到老爷子您还挺会见缝插针吃豆腐的。”

  “我身子骨弱,”黄老爷笑眯眯,“可是自从结识了沈先生,我又找回了年轻时候的感觉。”

  这话沈先生听过几次,以往都是当做文化人掉书袋的谦词,今天他觉得,黄老爷子可能对“弱”有什么误解。

  他只是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

  黄老爷给他解开,又把他被绳子缠了一夜的手也解了。还没等黄老爷来得及帮他揉一揉捆了一夜累出痕印来的手腕,沈先生立时便挣脱了他,抓着毯子把自己裹住,小步小步移着进屋换衣服去了。

  黄老爷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有天外来物扑面而来,他伸手一接,是方才沈先生裹着的毯子。

  臂力不错,下次还是得把手绑起来才行。黄老爷自顾自想着,又笑了起来。只是这次是偷偷笑的,并不能让沈先生察觉到自己的想法。

  沈先生打了领带梳了头发出门,刻意把脖子上的吻痕遮了遮。看了黄老爷一眼:“没想到老爷子劲儿不小。”

  “天天说话,这嘴皮子也是练的。”黄老爷狠劲儿咂了一下嘴,起身去屋里穿了衣服。留下沈先生一个人又气又笑。

  在办公室里沈先生有些心虚,一大早的早安吻弄得他嘴唇有些不正常的红。李建中拿着文件进来多看了他几眼,沈先生翻眼看看他,凶了他一句:“怎么了!”李建中发觉自己走神了,偷笑着说了句“没事”,恢复正常神色汇报了工作。沈先生接了文件嘱咐了几句,建中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又开始笑,沈先生又抬眼:“还有事吗?”

  建中还是笑:“没事了没事了,我先走了。”

  沈主任看他走出去,摸了摸自己的嘴,拉了拉衣领,决定上午余下的时间都不见人了。

  李建中出了门,看到满面春光的黄老爷撑着手杖走过去,想了想昨天沈主任晚上好像是跟他出去喝酒了,明白了什么,又假装什么都不明白地下楼了。

  李建中脑子里在想,沈主任到底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那位呢?

  想着想着他就笑出了声,张金辉刚好路过,一脸错愕地看着他,李建中清了清嗓子:“那个……领事馆前面有人闹事,沈主任让你去跑一趟。”

  张金辉“哦”了一声,往门口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你是不是忘吃药了?”

  李建中没理他。

  

  武田到底是开始怀疑起沈先生来了,关于沈先生的文件被篡改过这件事情被武田查出来的时候,他们刚要一同离开东华洋行。武田拿着文件的手随着目光一行一行往下扫而开始变得颤抖起来。他突然看向气定神闲的沈先生,目光中的狠厉再没有必要隐藏了,手已经碰到了腰间的枪。

  李建中看到武田在看沈主任,提醒了一下,沈先生便回头看过来,武田看着那双眼睛,突然发觉从前一直以来从那目光中觉出来的那些无辜无害和趋炎附势,此时竟全都变成了暗藏玄机。

  原来他才是最会演戏的人。

  武田浑身都在颤抖,枪被他猛地抽出来,却意料之外地在自己身后的门外听到了枪声。

  又是中统那群人。

  这是第几次袭击了,武田已经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今天自己满脑子都是沈先生的事儿,心思有点没有放在中统刺杀这件事情上。

  结果就这么扰了心绪,他被突然冲出来的人射中,倒地还剩一口气。他看到沈先生靠近,对他缓缓举起了枪。

  那一刻武田什么都确定了。

  黄老爷当时就在沈先生身边,武田背对着他们看文件的时候他就隐约嗅到了一丝危险。中统的刺杀行动恰好在此刻开始了,武田被转移了注意力,建中冲出去与敌人奋战了,只留下了黄老爷和沈先生。黄老爷便以为自己一晚上不好的预感来源于中统。他冲出洋行大门的时候沈先生正拿枪指着武田,武田看到他,眼睛亮了一下。

  黄老爷看了一眼沈先生,沈先生冷着眼看他。他从那眼神中读懂了些什么,却没看很清,他突然心底又钝痛起来。几年前他也是这样没有读懂他,然后他就失去了他。

  黄老爷把枪举起来,举到半空,沈先生突然把枪移过来对准了他。

  黄老爷愣住了。

  枪声响起,响了两声。黄老爷手指没有放在扳机上,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枪,几乎是同时,他便听到自己身后有人闷哼一声倒地的声音,也几乎是同时,他看到了武田举起的枪,枪口对准沈先生,正冒着烟。而沈先生撞在身后的柱子上,举起枪的手一点一点落了下来。

  是血。那一尘不染的白上,漫天遍野的血。

  黄老爷发疯了一般把枪里的子弹全都打在了武田的身上。

  武田死了,一脸错愕。黄老爷杀了他,可他没能保住沈先生。

  黄老爷丢了枪,扑在了沈先生身上。颤抖着手把他抱起来,就像那一晚抱着他入睡一样,黄老爷的眼前被什么东西蒙住了,耳朵也仿佛再也听不见声音。沈先生艰难地抬头看了看黄老爷,后者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是热的。沈先生就笑了,笑的时候满口的血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黄老爷站在门口面对着他和武田的时候,身后有人。

  沈先生毫不犹豫选择了保护黄老爷,武田也毫不犹豫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抬手举枪。

  这个狡猾的老东西,命不久矣了开枪还能那么准。

  沈先生感觉胸口在灼烧,低头看去,心脏的部位正随着第二声枪响的余波在咕咕地冒着鲜血。

  好疼......

  他喘不过气了,他看不清黄老爷了。

  他于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扭过头去看着武田的尸体,用尽最后的力气笑了。

  沈先生在黄老爷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雪白的衣服大半早已被鲜血染红。这红蔓延到了黄老爷眼底,那样刺眼,彻骨寒冷。

  黄老爷感觉到怀里这个人的呼吸慢慢弱下去,手上的温度也一点一点褪去,胸中的悲痛和恐惧一下子难以复加。

  你又要离我而去吗?不,不要。

  他抓住了沈先生拿了枪的手。

  他把他抱得很紧,直到他们被赶来的宪兵队包围。

  黄老爷看着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眼神里没有丝毫畏惧。

  他握住沈先生的手微微用了力,一颗子弹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准确地射入了自己的胸腔。

  不要留我一个人,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一起死去。

  死亡是什么感觉,也不是很疼。

  或者说,是幸福吧。

  黄教授和沈先生,是不是也感觉到了这种幸福呢?

  上一次他没有死,因为他还有着要把画送出去的使命,这一次,他毫无后顾之忧。

  原来人这一辈子,就是为了一个执念、一个任务而活。执念总有散尽的一天,任务总有做完的一天,生命,也总有走到头的一天。

  无非多了一位无名的战士,像沈先生一样。

  沈先生叫什么来着?好像遗忘很久了。黄老爷连自己叫什么都已经忘了。

  等到了那边,他一定要好好去问一下黄教授。

  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就像多年前的黄教授一样,也像今日的沈先生一样。

  或许乱世中,从来就不该说爱,不该动情。黄老爷动了情,便要承担动了情的后果。

  后悔吗?怎么会呢。

  他决意不能让自己的爱人再一次孤孤单单奔赴黄泉了。

  他看到了黄教授,又好像是沈先生,他们是不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一个上天派来黄老爷身边,让彼此不再孤独的爱人?

  黄老爷把头低下去,身边的人似乎很嘈杂,很聒噪,可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只是笑,流血的地方——子弹准确无误地穿过了他的肋骨又穿透了他的心脏——绞着疼,他皱着眉头,还是笑。

  枪滑了下来,他们的手纠缠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