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仅供参考

Work Text:

电影开始3分钟后刘培强绷紧了身体看了眼旁边的儿子,训练有素的宇航员本能察觉到了危机。
刘启依然四仰八叉地瘫在双人软椅上盯着大屏幕,VR眼镜挡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一小截尖下巴。

这是刘培强第一次体验地下城的电影院,他在木星危机中留下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剩下的复健在家就可以进行,刘启一周前陪他办了出院手续,回家后还主动提议带他逛地下城,刘培强十分欣慰。
他的儿子,刘启,从11岁开始了漫长的叛逆期,长达10年的时间里对十万公里外的父亲的通讯能不接就不接,接了也没有一句好话。但自从他这次回来,刺头青年竟像变了个人,对他贴心照顾不辞劳苦,让刘培强心中预演了千百遍的“父子关系修复方案ABCD……”统统没了用处。
儿子长大啦,刘培强私下感慨不已,除了脸冷了点话少了点语气硬了点,实在好乖好懂事。
因为刘培强伤没全好,他们主要就在家附近转转,今天稍微出来得远了,到了旧商业区,刘培强被影院外贴的海报吸引了目光。他依稀记得那是黄金时代的一部经典科幻,自己很小的时候看过,里面描述的父女亲情很动人。
“你想进去看看?”刘启在他背后问。
刘培强回过头来,刘启正拧着眉头,他不知道刘启喜不喜欢看电影,又怕儿子联想到以往不太愉快的回忆,一时没敢点头。
刘启走过来敲了敲海报:“听说黄金时代有种零食,包装上都会印着——”他住了嘴,突然笑了一下,露出点调皮的孩子气,接着说:“去看看也行。”
影院设施和黄金时代很不同,半球形座位,有大有小,自己刷信用点拿眼镜。

但现在刘培强顾不上体验影音环境,他猛得抓住了儿子的VR眼镜,一把薅了下来,侧到儿子身前挡着他的脸,刘启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卧槽!”,揉着被拽疼的耳朵看过来。刘培强十分抱歉,凑过去看,嘴上说着“对不起——”
道歉被一阵连绵的娇吟打断了,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刘培强把刘启的头揽在怀里,还堵住了他的耳朵。
刘启懵了,眼前一片黑暗,他的脸贴着的那片胸腹柔软又紧致,带着梦里的味道和温度,他忍不住也伸出手,抱住了爸爸的腰,深吸了一口气。
他俩这么一串动静,引得隔壁座位的蓝毛杀马特探过身来吹了声口哨:“嗨哥们儿,挺性急啊!”
刘培强忍无可忍,拉着刘启快步出了厅门。刘启欲哭无泪,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还硬着呢!

刘培强站在影院男厕门口,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又开始感慨刘启长大了这件事,有点欣慰,还有点惆怅。
他想自己刚才反应太夸张了,刘启24了,该懂得都懂了。虽说跟儿子一起看这种片子有点怪怪的,但是即使是黄金年代,也不乏通过这种方式增进直男友谊的小伙子们。看刘启的样子,不像是第一次来……他跟谁一起来过?刘培强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他摇了摇头,又想刘启去的也太久了吧,不好意思出来见他?还是出于年轻人的虚荣心?

被压在厕所门上亲的时候刘培强还有点懵,他只想过来催一下,以表示刘启时长过人且不用在爸爸面前害羞。结果刚喊了句儿子就被刘启抓住手腕拉进了隔间。

刘启的掌心湿漉漉的,很热,被强塞进刘培强手里的东西更湿更热。刘启满身的汗,像刚淋了雨的小狗,整个人潮乎乎的,往他爸怀里拱,眼睛里都泛着水光,他蹭着他爸的脖子哼哼唧唧:“爸爸,我难受……”刘培强没忍心推开他。
热度像是一团火,从刘培强手心一路窜到脑子里,他咬着牙被刘启的手带着在下方套弄,刘启发出了几声舒服的气声,他像得了奖励,手底下加了点技巧,撸得越发卖力。
刘启的手空出来,就开始往他爸身上去,他拿大拇指蹭刘培强咬紧了下唇的两颗小白牙,蹭了半天也没见松嘴,只好往下摸。摸到哪儿亲到哪儿,他隔着衣服揉刘培强饱满的胸脯,两根手指捻着乳粒,T恤上几乎是立刻就凸起了两点,正方便他叼住了磨牙。
刘培强呼吸也有点不稳,刘启已经完全是个成年男人了,身量高大,肌肉紧实,性器沉甸甸的戳在他手里。平时他热衷于在他身上找4岁之前的影子,但是现在不管是现实体验还是内心意愿,都让他想不到、也不愿想那个乖巧依偎在他身上,全心信赖他的小男孩。
刘启动的越来越不像话,已经不再满足于隔着布料捏,两只手钻到衣服底下,顺着背沟往下滑,眼看要摸到尾椎骨了。他不得不把手里的活儿停下,在刘启疑惑的眼神里把儿子的胳膊从自己背后拔出来,夹在两个人身体中间,紧紧地把刘启钳在怀里,然后才再伸手下去。
刘启觉得他爸有点可爱,干这种事的时候还能把他当孩子看,自己现在这么人高马大的,单手按怀里能按住?可他到底没忍心挣开,就这么栽在刘培强怀里,又闻又舔,又亲又咬,快到的时候就去舔那两颗咬着唇的小牙,最后刘培强终于松开了嘴,把他的舌头放进来,让他吮着自己的舌尖到了高潮。

直到刘启拿纸巾把他爸的手一根一根擦干净刘培强都低着头没说过话,刘启笑着去捧他的脸,触手就吓了一跳——脸是湿的,显然是哭了。刘培强哭的时候也一声不出,但让刘启手足无措,他跟刘培强道歉,颠三倒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到后来都结巴了,表情皱成一团,急得自己都想哭。

刘培强这下反倒止了泪,他搂住刘启踮起脚在对方额头吻了一下,开口安慰他,声音一如往常的镇静又温柔。
他说——
“没关系的儿子,这不算什么,咱们回家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