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变向欺诈》八

Work Text:

“你……”到这个包厢,许愿都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语,最终有了得以喘息机会,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比他小十岁的家伙,究竟有多大的毅力整整偷偷追踪了他三年?

而且,当警察的自己居然都没有一点察觉?!

 

许愿突然有些害怕眼前这个男人。

 

 

“没想到吧,许愿。”药不然认真念完怀中人的名字,然后抬头欣赏,视线停留在许愿身着兔女郎那张照片,嘴角的弧度流露出满满爱意,“许愿,本来是我独自追寻你、寻找你的足迹,但是你自己跑进我的世界,本来我可以忍住不来找你的……”药不然又低下头挑着许愿下巴:“……可你为什么那晚把我‘救’了呢?……”

 

原来那几个堵药不然的大汉是他的保镖……怪不得眼熟。

 

许愿一顿失神,药不然轻轻松松把他扛上了床。

 

那个床很大,很软。

 

许愿被丢了上去,床中间被砸得凹陷进去,那一震把许愿的前领子也给震到了肚脐眼儿,肚皮就完整呈现在药不然面前。

那两颗小豆暴露在空气中,已经因为紧张与兴奋连带着胯下那物微微挺立,叽八在兔女郎裆部的位置探出头来,色气满满。

 

许愿有些瘦瘦,但屁股墩后边软白的嫩肉最为出色,那起伏的线条简直让药不然想把它给折断。因为长期需要出警的缘故,他也没落下锻炼,浅浅的有个“田”字的腹肌,手臂撑在床上,肱二头肌微微凸出,那曲线不显得壮实,更衬得许愿由内而外的性感。

 

药不然舔舔干掉的上唇,伸手到口袋里拿出那三颗夜明珠。那三颗夜明珠顺着床的凹陷滴溜溜滚到许愿手边。

 

“药不然,你想做什么?”许愿逐渐恢复神志,警惕用手撑着向后退。

 

“你知道吗,”药不然没有回答许愿的问题,“前两天看到你穿这身,我就想——鸡奸。”药不然笑吟吟看着许愿惊慌的模样,想把面前的人深深刻在脑海里。

 

 

但愿永远,永远不会忘了他。

 

 

等到许愿退到床头不能再退时,药不然一把拉住许愿衣服上那颗扣子,啪一声扣子连接处闻声断裂,许愿感到蛋一松——终于解放。

 

可取而代之是药不然全身各处的舔舐。

 

药不然松了他的领带,随意吊在领子上,歪到一边,扯下许愿的内裤褪到膝盖,不顾许愿“无影脚”的阻拦,将他的手捆在床头。

 

 

“许愿,你没戴我送给你的手表。”药不然看着许愿光秃秃的手,眼中带有些失望。

“没、前两天、啊…还戴着的。”

“噢。是吗。”

 

 

先是药不然用力但又极为温柔的的亲吻,他的下唇瓣扣住许愿的,舌头伸进去胡搅蛮缠,粗气喷在许愿眼睛下,他挑逗着许愿的舌头,用力吸着许愿的所有,发出“啧啧”声,好像要把连带着他整个人都要被拆吃入腹,弄得许愿眼前发昏,极度缺氧。

 

药不然终于舍得分开,充足的空气钻入喉咙直达全身,一时让许愿剧烈咳嗽。

 

还没等许愿喘过气来,药不然已经进行下一波进攻。

 

从嘴唇到下巴,药不然细细吮吸好像在品尝某种不可多得的美味。到下巴时,还故意用牙齿扯一下刚刚冒头的胡子。

 

“哈……”

 

再从乳头到小腹。

药不然坐在许愿腿上,两手左一颗右一颗把玩着乳头,让粉红的乳晕上小颗粒像起鸡皮疙瘩似的立起来,乳尖变得殷红,奶头中间却是浅粉色。药不然就揪住那儿揉搓,好像不挤出奶水不死心一般。

 

许愿何德何能敢让药家二少爷这般伺候!

 

一边蠕动身躯,一边嘴里细碎含着住手。

 

可药不然哪听得进去?每次许愿喊一声,药不然就使坏揪一下,等到许愿下一句“住手”的时候,出嘴的便是阵阵呻吟。

 

“其实你很舒服的吧?”药不然满意看着身下的许愿,药家二少爷刚展出的面容还带着稚嫩,他的眉毛偏细,只要轻轻一弯再配合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便是一个青葱少年,可那一张乖张的脸,出口却是不堪入耳的粗话:“你看你的鸡巴都流水出来了。”

许愿羞得面色涨红,只能看着药不然舔弄他乳头抬眼和他对望的模样,一时又羞又气。

 

 

好像那晚乖巧的少年像泡沫一样破碎,不复存在。

 

门外有些动静,许愿隐约听到黄烟烟他们的声音,估计是没有了对讲机和生命仪,带着那群便衣闯进来了。

 

 

“……你放开我,我们有事好好说不行吗……?”许愿有些呜咽。

 

药不然摇着头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咬着他的耳朵,鼻息喷在耳廓边:“忘了告诉你,我这房间隔音不好,你可以选择让我待会射在里面…或者让外面的人看到你被我摸射的样子,”他危险眯了眯眼:“……否则没得商量。”

 

许愿这个语调,药不然知道他快射了,故意这样折磨他。

这三年,药不然夜里攀上他窗前那棵树上,运气好可以看到许愿自慰的样子,那微微喘息的声音与那刚刚准备从射精得到快感的声音也便是如此。

 

 

“……你看你,被男人玩乳头快到高潮。”

 

 

语罢,药不然停止对许愿乳头的进攻,小许没能达到可以释放的爽感,颤颤巍巍立着却什么也射不出来,只有一些透明的液体溢出。

 

“唔……”许愿有些难受摇着头,咬着嘴唇却不愿意祈求身上的人给他释放。

 

 

脸皮薄。

药不然笑着想。

 

 

药不然沾了一些液体裹在最小的夜明珠身上,然后离开许愿,扯下西装外套揉成一团丢在脚下。

 

他抬起许愿的脚——许愿的脚很细,后跟那三角形十分立体,关节处细到药不然一只手就可以抓起两只脚,搭在他肩上便可以看到因为紧张而一缩一缩的后穴。

药不然趁液体没有干涸,抓紧时间把夜明珠塞进去,只用塞一半就好了——收缩频率更加大的后穴早就急不可耐,把那半截球体吞了进去。

“啊!……”许愿对此冰凉的硬物进入体内还不太适应,脚趾头一缩把床单抓得出皱子。

药不然生怕那调皮的小穴把夜明珠吐出来,便用手指堵上去,往里推了推。

“嗯……哈。……”许愿此刻说不出话来,喘息带着轻轻的呻吟,从嘴角倾泻出来。。

 

药不然饶有兴趣看着眼下这个男人皱着眉头在身下轻轻喘息的模样,那不自觉半开的双腿吞吐着暗暗发光的小珠子,殷红和青绿组合起来的完美线条,让人有一种想把这个男人全身折断的施虐感。

 

紧接着又是第二颗珠子,比先前的大了一圈,药不然以同样的方法塞入许愿体内。

大珠子推挤小珠子,圆润按揉着肠壁刺激着,许愿再也忍不住,前端颤抖了两下终是射了出来。

 

“呜呜……”许愿呜咽着,单单是两颗珠子足以刺激他落泪,可想而知那两颗珠子已经是他刺激的最下限了。

药不然把那一切都尽收眼底,不忍心再把第三颗珠子塞进去,也再也忍不住,拉开裤链扒下内裤,他那根便弹了出来。

 

药不然才刚二十岁出头,胯下那根阳物已经不容小觑。

 

“不要……”许愿有些绝望,但只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用胯下那根冲撞着自己。

 

……“好痛!”

 

珠子与肉棒同时嵌入,撑开那原本紧密的通道,强烈的撕裂感让许愿惊叫。

 

他一下下抽插到底,龟头从穴孔到穴深处,疯狂碾过内壁每一处。前端推动着珠子往前滚去,抚平肠壁的褶皱,酥麻的触感让许愿不停颤抖。

 

 

啪啪的声音响彻房间,许愿眼前一阵眩晕,感受阳物在肚子里四处冲撞。

 

“啊……啊、啊慢一点。……”逐渐快感取代了痛苦,许愿也晓得了享受,张开腿更加大限度接受来自药不然的冲击。

 

“慢一点”这三个字在床上是万万说不得的,男人好胜心强,你越说慢他就故意越快。

 

药不然也是如此,何况他不同于其他男人。

 

他听闻便加快了频率,囊袋在许愿会阴旁拍打,好像也要同阳物一同挤入小穴似的。

啪啪声越发响亮,许愿遏制不住自己对快感的反应,在药不然身下呻吟,竟与那部GV里那少年的呻吟声有几分相似!

药不然大起大落,把许愿小穴里的媚肉都干了出来,层层叠在一边。

梅开三度!

湿润的龟头在许愿内壁不停摩擦,这戳戳那戳戳,最终找到了那个敏感点。

“……啊……恩啊。……”媚叫泻出了嘴,许愿也意识不到,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之中。

药不然也爽到爆,那根在许愿体内因刺激收缩的内壁产生爽感,此时也在喘息着。

 

大抵是药不然绑松了些,许愿的手从领带中脱出。药不然就是趁着个时机托起许愿的屁股,在腰上扭转一圈,让许愿跪在床上从后面刺入,像母狗接受公狗的交配一样。

一边抽插药不然还在孜孜不倦寻找敏感点,不忘抽出一只手揉捏许愿的臀肉,软嫩的臀肉在药不然手中挤压揉捏至变形,直到臀瓣被捏出红印才肯撒手。

 

“啊、啊、啊……、”许愿又一次迎来高潮,跪在旁边的双足忍不住卷起。

药不然被许愿搅得前头发紧,低吼着终于释放出来,滚烫的精水冲刷内壁。

许愿此时也抖了两下,龟头在床单上摩擦,射了一摊。

一起的。

许愿顿时要被爽晕了过去,颤抖三四下才把精液完全射出。

药不然拔了出来,那两颗夜明珠也顺着精液和肠液一同滚落,在床单上印出一个长长的水印。

药不然大呼一口气,把许愿翻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人沉睡没有防备的样子,心里为之一颤,然后好像忍耐着什么闭起眼思索很久。

良久,他俯下头,用着颤抖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道:“……对不起,我爱你。”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
等到许愿真正的神志清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药不然端着坐在一边喝着咖啡,那神态自若的样子完全看不出着昨天他那失控的神情。

许愿全身都快要散架了,只能半倚着床头。

 

他记得昨晚的一切,那个叫药不然的男人干射了他至少四次。

 

药不然放下手中咖啡,抬起眼眸认真看着许愿:“首先我没有涉及洗钱。”

许愿一惊,看起来药不然已经猜测出了许愿来这里目的。

“再者,许愿,我喜欢你。昨晚……是我冲动了。”那个男人语气不稳,看着眼前这个坐在床上,叫许愿的男人满身都是他的痕迹,微微打抖的手不由自主摸了摸鼻头。

“……这。”许愿开了口,但发现已经沙哑说不出话来。
“所以能不能尝试与我真正交往呢……?”

那个男人俯身向前,轻轻落一吻在许愿手上,认真而又虔诚。

“……我,考虑一下。”许愿居然就脱口,回想起昨日那疯狂一幕,自己居然没有多少抵抗与对他的排斥。

有了这句话,药不然才真正舒展开,紧握许愿的手,一朵笑脸绽在脸上:“嗨,昨晚那一炮可是打去了我342万的英镑呢。”好像又恢复了许愿第一次见他的模样。

 

许愿面色一僵:“……”

 

果然,认真不过三秒。

 

 

灯火阑珊不见影,遥望星阁愿识君。

 

 

——————————————————————————

彩蛋:

许愿:为什么我说182你抬头看我呀?

药不然:难道不像我名字的谐音吗,那一瞬间我以为你在叫我呢。

许愿:(方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