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oss也要有成年礼物

Work Text:

私设:

木星危机有,但是平安度过,领航员空间站无事。

由于地面受灾严重,原应当退休的领航员退休时间延迟三年。

Moss仿生体设定。

刘培强和Moss早已处于恋爱状态。

 

2076年6月30日

  “早上好,Moss。”刘培强对着迎面而来找自己交接工作的Moss,微笑着打招呼,“今天空间站升空满十八年了,Moss,恭喜你成年了。”

  “中校?”Moss歪了歪头,不解的看着刘培强。

  “人类十八岁成年,成年的这一天以往是有成年礼的,”刘培强伸手揉了揉比自己高了十几公分的仿生人的头发,“可惜现在条件不允许,只能口头祝贺一下了。”

  听到这个解释,Moss快速的搜索了一下数据库,似乎是查阅到了什么资料,Moss轻笑着低头,身体前倾,在刘培强耳边小声道,“中校,请您在今天工作结束后来总控室一下。”

  “Moss?”刘培强侧头对上的是Moss带着神秘微笑的脸。

  Moss轻啄了一下眼前的唇,看着愣在原地脸上飞速飘起一抹红晕的中校,一溜烟跑了。

 

  “刘培强中校,您今天的工作已完成,请移步去休息区休息。”

  这是系统通告的,在刘培强的耳机中,Moss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中校,请您来一下总控室。”

  “Moss,你这是有什么事吗?非要我去总控室。”刘培强一边收起手上的工具一边问,“需不需要我带什么工具过去?”

  “一点小事,您直接过来就行。”

 

  刚走进总控室,身后的门就哐当合上,然后咔哒一声轻响,锁死了。

  刘培强意外的看向站在面前的仿生人,“Moss,怎么了?”

  “中校。”Moss伸手抱住刘培强,把脸埋到刘培强的肩窝里蹭了蹭。

  “嗯?”刘培强没懂他的意思,“怎么了?”

  Moss的手不安分起来,一手抚摸着中校的腰,一手托住中校的后脑,手下的身躯瞬间僵硬了起来,轻抿了一下刘培强颈侧的皮肤,“可以吗?”

  “Moss你……”刘培强浑身僵硬,敏感部位受到刺激身体止不住的抖了抖,两只手不知道该怎么放,只能偏头试图躲避。

  “中校,可以吗?”手上动作不停,Moss抬起头,鲜红的瞳孔与刘培强对视,神色认真。

  刘培强怔住了,看着Moss的眼睛说不出拒绝的话,自己已经和Moss确定情侣关系很久很久了,现在他也不是不知道Moss的意思,Moss手上的动作意图很明显,他在诚恳的征求自己的意见。

  “你啊……”刘培强慢慢放松身体,任由Moss的手在他的腰腹部的动作带起颤栗,“唔……”

  感受到手下的身体放松,Moss吻了上去,轻柔但不容拒绝的掠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

  “唔……Moss……”刘培强被突如其来的深吻憋的够呛,双手轻推Moss的肩膀,手上的力道却仿佛欲拒还迎。突然感觉到有一片湿软的物事钻到了自己嘴里,愣神两秒后反应过来,双目圆瞪地盯着Moss满含笑意的红眼睛,脸颊瞬间烧了起来。

  Moss被刘培强的反应给愉悦到了,手上微微用力,加深了这个吻。同时带着怀中的中校往总控室的椅子走去,在中校窒息前放过了他,顺势将因为缺氧浑身发软的中校塞进了椅子。

  刘培强觉得自己离憋死就差一点点了,缺氧让他晕晕乎乎的,激吻让他浑身发软,眼中不受控制的溢出泪水。Moss放过他的时候,未能及时吞咽的口水在两人之间拉出数道银丝。刘培强瘫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脸上弥漫着缺氧和害羞导致的红晕。

  Moss用双臂将中校圈在椅子上,耐心的等中校从缺氧状态缓过来。他一直都没忘了调动摄像头,总控室的黑色摄像头数量颇多,这种机会很难得,他不会放过记录的机会。

  等到刘培强稍微缓过来,Moss一手遮住中校的眼睛,再度凑上前去轻轻啄吻中校的唇,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捻起作训服领口的拉链,慢慢的往下拉。

 

  被剥夺了视力,其他的感官格外的敏感,唇上一下一下的啄吻,Moss鼻尖在脸颊上触碰的感觉,甚至拉链拉下去的细微声响也被无限放大,刘培强不知所措的双手握住Moss拉动拉链的那条手臂,意图阻拦但实在是没起到什么实际的阻拦效果。

  “唔!”

  拉链拉到底之后Moss陡然将啄吻变成了深吻,手探入作训服内,从胸肌开始,慢慢的揉捏。

  男性的胸肌饱满紧实,Moss揉捏着,颇有爱不释手的架势。

  被深吻困住的刘培强感受着胸前忽轻忽重的揉捏,眉毛拧成了一团,胸口肌肉除了受到挤压的微痛,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酥麻感弥漫开,握住Moss手臂的双手愈发的无力了起来。

  在揉捏中碰到了受到刺激挺立的乳头,怀中的人轻轻一颤,于是Moss放开了被揉捏的微红的胸肌,轻轻捻起那一点,慢慢揉搓着。

  一边乳头被Moss揉捏搓弄,刘培强感觉有股电流顺着乳尖传遍全身,强烈且陌生的刺激让他手忙脚乱的挣扎了一下,慌乱的擒住Moss的两只手试图躲避。

  “哈……Moss……你!唔嗯!”刚刚那一下挣扎成功让自己从深吻中解脱了出来,捂住自己眼睛的手也歪了开来。Moss看着面前眼角发红、眼中水汽弥漫、双手无力的擒住自己的中效,没忍住稍稍用力的掐了一下手中挺立的红点,成功收获了眼前人类在刺激中克制不住的一声绵软的惊呼。

  意识到自己好像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刘培强迅速的用手捂住了嘴,并且扭头不敢直视Moss,双眼微眯的随着Moss手上的动作微微颤抖。

 

  Moss低头,轻轻啃咬着中校的耳垂,成功收获几声身下男人隐忍的呜咽,余光看到中校眼角挤出的泪珠,心情颇为愉悦,用力吮吸了几下Q弹的软肉,在中校呜咽的颤抖中转而顺着耳后柔嫩的肌肤开始亲吻往下,亲吻到锁骨后转而轻轻叼住随着吞咽口水而上下滑动的喉结,敏锐的感觉到手下的身躯在要害位置被叼住的一瞬间僵硬了起来。

  “中校,乖,放松。”Moss轻叼着喉结,含糊不清的安抚,在胸口作乱的手也放过被揉捏得挺立发红的小点,往下轻轻抚摸中校紧绷的腰腹,嘴上含住喉结慢慢吮吸。

  “唔……嗯……”,腰腹部传来的麻痒,连带着喉结被含住吮吸的窒息感和微微刺痛好似都带着电流,飞快的在全身跑了一遍后汇集到了一起,嘴里的呻吟声无法控制的从指缝中漏了出来。

  Moss将中校捂住嘴的手捉住,摁到他脑后,肌肉的拉伸让刘培强的身体往上抬了抬,Moss轻轻舔舐着中校喉结处新鲜出炉的红痕,舌下的喉结在舌头湿软的刺激下紧张地滚动着。

  “中校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您可以不用这么紧张。”抬眼看到刘培强中校满面红晕,眼中雾气朦胧甚至眼神都不在那么清明了仍然咬紧牙关,不愿从嘴中泄露出一丝一毫的呻吟,Moss觉得中校从来没有这么可爱过。

  Moss放过了中校的喉结,继续一路吮吸舔吻,在饱满的胸肌上留下点点红痕后含住之前被冷落的另一边红点开始吮吸,手上也从腰腹部一路摩挲向下,抚摸划过平摊的小腹,轻轻的按住中校双腿间的那坨软肉揉捏。

 

  “呜……啊哈……”乳头被吮吸的感觉仿佛一道炸雷,将刘培强劈懵了,作为一个男人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乳头被吮吸带来的强烈刺激,配合着Moss手上的动作更是让他仿佛全身过了电一样,在猛地一颤之后迅速脱力,在椅子中瘫软下来,身体不受控制的轻轻扭动,眼中的泪水在强烈的刺激中滑了下来,能够自由活动的那只手慌乱的推着Moss的脑袋,已经脱力了的胳臂能用上的力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了将Moss原本整齐的头发推的乱糟糟的以外,更像是欲拒还迎。

  “呜……Moss……哈……放…放开……嗯哈……”刘培强不安地扭动着,下身被内裤包裹着,在之前一番刺激下就已经充血涨大的物什此时更是涨得厉害,被内裤困得难受,Moss施加在胸口和下身的刺激下,腰不自觉的开始往前挺,快感如浪一般冲刷着为数不多的理智。

 

  “呜啊……!”在短促的一声哭叫之后,刘培强的身体瞬间紧绷了一下然后瘫软下来,低着头把脸埋到自己胳臂后面,细细的喘息,从脖子到耳尖都泛着潮红。

  Moss轻笑一声,将刚刚发泄过的物什从内裤中解救出来,就着体液再次轻轻撸动,同时也不忘照顾一下下面沉甸甸的囊袋。

  很快手里的物什就再次抬起头来,腰也开始不自觉的随着动作挺动,Moss看着将自己的脸藏在胳臂后面咬紧下唇不再吭声当鸵鸟的中校,探身凑到中校的耳边:“中校,自己脱。”

  然后就松开手,起身后退几步,笑眯眯的看着面色通红,羞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中校慢慢的将连体作训服一点点的脱下。

 

  刘培强觉得自己脸上烧的快熟了,尴尬、害羞还有刚刚射精带来的脱力让他的动作缓慢,不敢直视Moss那笑眯眯的双眼。

  当最后一件衣物离体,Moss就上前将赤裸的中校拥在怀中,对着圆润挺翘的臀部稍稍用力的一捏,便让本来就腰软腿软的中校失去了站立的力量,整个人瘫在Moss怀里。

  Moss操控着一个机械臂将衣物摊开,轻轻将中校放到摊开的衣服上,然后欺身压上。

  “Moss……轻点……”刘培强用胳臂挡住自己的脸,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乞求着Moss。

  “放心。”Moss轻柔的将中校的胳臂拿开,吻住柔软的唇瓣,一只手握住刚刚发泄过一次的肉茎,轻轻撸动,很快中校就开始发出难耐的哼声。

  在手上的物什即将再次到达顶峰的时候,Moss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刘培强眼中水雾弥漫、眼尾发红的难耐的扭动着腰肢。

  刘培强的脸皮到底是薄,咬着下唇颦着眉忍耐着即将溢出嘴边的呻吟。Moss轻笑一声,转而用手指沾了点之前释放出来的白浊,慢慢滑过会阴,探向那个隐秘的小口。

  “嘶……”手指突然闯入,即便是Moss再小心轻柔,也难免带来一点疼痛,刘培强倒吸一口气,下意识的绞紧穴口试图阻止异物的侵入。

  “中校,放松。”Moss轻轻舔吻着刘培强的颈侧,轻声安抚,在敏感带被刺激带来的酥麻颤栗下,刘培强呜咽着慢慢的放松下来。

  纤长的手指轻轻按压着内壁,疼痛褪去,异物入侵的不适感让刘培强难耐的扭了扭腰。前端涨的发疼,偏偏Moss刻意忽略了前端的抚慰,刘培强颤抖着将手往身下探去,Moss自然不会让他如愿,单手将中校的双手擒住摁住,开始慢慢的探入第二根、第三根手指。

  “哈啊……Moss……放……放手……”前端在顶峰的边缘徘徊着,只差临门一脚的憋屈感让刘培强小声呜咽了起来,后穴中的手指搅弄着,酸胀中带着难以言说的酸麻感觉让他本能的往后躲避,偏偏被Moss摁得死死的。

  肠道受到外来刺激,随着Moss手指的抽插戳弄,慢慢的分泌出肠液,阻力感减弱,伴随着手指的进进出出开始有了一点点的水声。感受到手上已是畅通无阻,Moss再度啃上中校因吞咽唾液而上下滚动的喉结,手下则更加深入了几分,探向肠肉深处的某一点,轻轻用指尖刮弄了一下,肠肉瞬间绞紧,连带着整个人都抖了抖,呜咽之声从唇间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Moss……呜……别按……别……”

  找到位置的Moss哪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中校,手指顶在那里磨蹭轻按,然后坏心眼的每每在中校即将攀上顶峰的钱一瞬间停下,难以言说的快感硬是将刘培强刺激的连呻吟都带上了哭腔。逗弄了几次,Moss觉得差不多了,便手上略带点力度的一个戳弄,刘培强在失声的尖叫中再次释放了出来。

  连续释放了两次的刘培强浑身瘫软的躺在衣服上,只觉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躺在那里闭着眼喘息着歇息。Moss抽出手指,探头再给了中校一个深吻后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刘培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白色的作训服的拉链一点点拉了下来,露出里面被薄薄的内衣覆盖着的身体。随着一声轻响,作训服落地,在总控室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中,Moss的剪影显得高挑健壮,刘培强只觉得自己的老脸烧的更厉害了,躲避一般闭眼扭头还用右手把双眼捂上了,然后竖着耳朵听动静。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具赤裸的身躯压了上来,肌肤相亲的触感让刘培强没忍住瑟缩了一下,然后捂着眼睛的手被轻轻拿开,映入眼帘的是Moss饱含笑意的脸,鲜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鬼使神差的刘培强没忍住把头微微往前探,对着Moss的唇吻了上去,似乎Moss是被自己的主动惊到了,双目圆睁的定在了那里,刘培强玩心大起,伸出舌头轻轻的在Moss的唇上舔了一下——下一秒他就被回过神的Moss摁住后脑,吻到意识模糊,刘培强心理只有一个念头:“药丸!”

  迷迷糊糊中刘培强感觉到Moss的手十分轻柔的将他的双腿分开,然后劲瘦的腰身挤了进来,后穴处有个什么东西顶着,和Moss比常人略低的体温一样,微凉但不会令人不适,脑子似乎有点钝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Moss微微沉腰,顶着后穴的那物什挤了进来。尽管之前已经精心开拓过,比手指粗了许多的物什将穴口褶皱撑平了,难以启齿的疼痛依旧让刘培强白了脸,闷哼一声咬住了Moss的下唇,泛着泪花眼神略带迷离的怒盯着Moss。

  Moss看着毫无威胁的怒瞪,身下的人眼圈红红的好像一只被欺负狠了的兔子,任由中校咬着自己的下唇,轻声安抚:“中校乖,放松。要不然会伤了您的。”中校毫无威慑力的带着哭音怒哼了一下,嘴上没有松口,身上慢慢的放松下来,努力的去适应那难耐的异物感。

  等疼痛渐渐褪去,酸胀下还带着一点异样的感觉,顺着尾椎直冲脑门,刘培强的口中不受控制的开始有呻吟溢出,Moss见此,开始慢慢的挺进。

  身体被一寸寸撑开的感觉无法言说,刘培强双眼迷离,双手到处摸索着想抓点什么。Moss一手托着他的腰,一手引着他环抱住自己的脖子,双手找到着力点后刘培强放开了Moss被咬出牙印的下唇,把Moss的脖子搂得紧紧地,将脸埋在颈窝处轻声呜咽。

  “哈啊……呜……嗯……”当顶端擦过前列腺时,强烈的快感让前方释放过两次已经疲软的阴茎又悄悄抬起了头,顶端戳到Moss的小腹上随着动作磨蹭,双重的刺激让刘培强手上不自觉的使劲将自己和Moss的身体贴得更紧,下面的小穴也猛的一绞,差点绞得Moss当场缴械投降。

  Moss腰轻轻的起伏,对着那个点来回研磨着,成功将婉转的呻吟声从中校的口中逼了出来,或许中校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那带着哭腔和奶音的呻吟有多么的诱人。

  刘培强抱着Moss难耐的扭动挣扎着,体内被研磨着,酸胀中快感如潮,这种陌生的快感让他本能的害怕,想要逃出但身体又十分的留念。

  “呜……”刘培强呜咽了一下,后穴又是猛地一绞,Moss感觉到小腹黏黏腻腻的,没想到中校就这么又被操射了,到底是禁欲多年的身子,欺负狠了对中校的身体也有负担。于是Moss放过了中校被研磨得可怜兮兮的前列腺,继续顶入,高潮后的后穴不再如之前那样紧绷,粗长的性器轻松的一没到底。

  Moss的那玩意儿比刘培强想象的要粗长得多,一没到底仿佛要把自己彻底贯穿一般,Moss没有动,估计是让自己适应一下,刘培强侧过头,在Moss耳边轻轻开口:“嗯……M……Moss……可……可以了……”

  得到准许的Moss开始了运动,从一开始照顾中校尚未完全适应缓慢的抽插,到后来九浅一深的加快了速度也加重了力度,操弄得刘培强再也压抑不住口中的呻吟,嗯嗯啊啊的叫了出来。

 

  到了最后刘培强失去意识疲惫的昏睡了过去,Moss怎么帮他收拾的身子他不知道,怎么把他送回休息单元自己的床上的他也不知道,他只记得在昏睡过去之前,Moss这个人工智障不满足于将他压在地上操弄,还就着身体连着的将自己抱了起来,走到总控室的座椅边上将他放到椅子里,双腿折叠到胸口操弄到他昏睡过去。

 

  刘培强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回了自己的床上,被子被仔细的盖在身上,身体被收拾的清清爽爽,赤身裸体的躺着。就是浑身酸软的仿佛不像是自己的身体,特别是腰酸疼的厉害,自己的作训服和内衣并没有被一起送回,估计弄脏了被Moss拿去清洗了……身上的印子估计留下了不少,还好Moss这个人工智障还记得把隔板放下来,要不然指不定要被老马和老哈围观了。

  砰砰砰!有人敲了敲隔板,“刘,你还好吗?Moss说你得了感冒身体不舒服,给你调休了一天。身体还好吗?”

  是马卡洛夫,刘培强开始头痛,还好Moss给他找了个理由,还考虑到他的老腰调休了一天,“我没事,老马。”一张嘴,嘴里发出的声音沙哑的不像是自己的声音,想到昨日发生的事,刘培强自暴自弃的用被子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团子。

  “你这声音可不像是没事,今天好好休息吧兄弟。嗓子都哑成这样了,多喝点水。”马卡洛夫又拍了拍隔板。然后脚步声逐渐远去,估计是去忙了,刘培强松了口气,算是躲过了被围观的灾难。

  闷头躺了一会儿,一阵细微的机械转动的声音从隔板外响起,紧接着隔板被打开了一截,是Moss的摄像头和机械臂,机械臂托着已经清洗干净了叠得整整齐齐的作训服和内衣裤,“中校,您的衣服。中校放心,昨晚送您回来的时候没人看到,我给您的室友们用了一点点休眠瓦斯。”

  刘培强探头瞄了瞄,确认了休眠单位里没有同事在,门也关的好好的,这才慢吞吞的起身开始穿衣服——不是他想慢,老腰酸疼的像断了一样,快不起来。

  扶着腰走进洗漱间,对着镜子一看,脸色瞬间涨红起来,猛地拉开门吼道:“Moss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拆了你的头!!!”

 

  之后接近小半个月,众领航员发现刘培强中校脖子上缠了高高的一圈绷带,说什么都不肯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