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喝醉了的大包平会变大哦

Work Text:

“喝醉了的大包平会变大哦。”

在本丸小伙伴面前说出这句话时,莺丸倒没想的属于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这么快就应验在大包平身上。彼时长义正忙着找山姥切国广,欢迎会的众人和南泉正忙着追长义,三池兄弟与陆奥守忙着搬东西,而莺丸追着找被单的醉酒大包平跑到新本丸的一隅,目睹仿佛脱缰的红毛狗子冲进一间房屋,里面再次发出了砰砰乓乓的响动。

那间屋子堆放着从旧本丸搬来的器物,尚未移至新房间便被大包平撞了个七零八落。莺丸进屋后扶起倒下的柜子与矮桌,正笑盈盈说着“这里也没有你要的被单”,不曾想大包平倏地从后搂住他的腰,整个人欺身压上,把头埋在他颈间使劲嗅起来。

莺丸被他压在面前柜子上,只能半侧着头揉揉对方凌乱的红毛,“大包平,不是在找被单吗?”

“找……被单?我到底在找什么!”大包平似乎因为醉酒对自己做了什么略显迷茫,颦眉甩了甩头将事情抛之脑后,专注在眼前最吸引自己的人身上,埋在莺丸脖颈又深深吸了几下,闷闷道:“你真好闻。”

“说什么啊,大包平又在犯傻了吗?”

莺丸话里依旧笑意不减,感到颈根上喷来的吐息越发滚烫,如同被灼伤般下意识挪了挪身子,却不料大包平将他搂得更紧,结实胳膊仿佛铁钳般难以撼动。莺丸只得安抚似的拍拍他环在自己身前的手背,低低说了句“大包平,有点痛”。

大包平闻言稍稍放松了胳膊,莺丸正想趁机抽身,大包平浑厚的嗓音突然又在耳畔炸开,混着鼻息的低吟充满平日不曾有磁性与诱惑。

“莺,你闻起来好香,我想吃掉你,就像刚刚喝酒一样。”

他每说一个字,就更靠近莺丸耳廓一分,最后几个音节几乎是顺着炽热气流钻入耳膜,让莺丸不自觉地轻轻一颤。

“……大包平?”

莺丸知道对大包平而言这样的话绝非刻意为之,而是在酒醉情况下不假思索的真心话。他方一转头,大包平晶亮的钢色眼眸便撞入视线,比起往常添了更多的野性与迫切。莺丸清晰地看到红发太刀随着唾沫吞咽上下滑动的喉结,下身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某个位置的变化,那根粗壮的凸起再怎么遮掩都已经顶在了他的腰窝,更何况大包平根本没有掩饰的打算。

一瞬间,莺丸明白了大包平的意思,撇着眉纵容地笑起来,不论是什么情况,他总是对恋人时不时便会打出的直球感到无可奈何。

“好呀,大包平想继续喝酒的话,我来陪你。”

长久的相处也让大包平听出莺丸话里隐藏的期待,喉咙里发出一声按捺不住的低吼,将那比自己娇小一圈的身体翻转过来,重重吻了下去。

 

酒水浇下胸膛缓缓流下时,莺丸倚着柜子的后背不由得向上弓起,轻微的刺痛使得唇边泻出不易察觉的嘤咛。由于屋子里堆满了从上一个本丸搬来的东西,莺丸并不意外大包平在其中找到了一瓶酒,当他关上障子门褪下外套时,大包平正拿着酒眼神直白地看他,而后上前将大掌从T恤底下探入,沿着柔韧肌肤一点点摸上。

黑色T恤随着他的动作向上掀起,大包平干脆将这碍事的布料卷在了莺丸腋下。就在他想埋头亲吻时,莺丸却攥住了他的手指,将那瓶握在他掌中的酒慢慢抬起,用拇指挑开盖子,弯弯眼角含满意味深长的邀请。

“大包平,不是想像喝酒一样吃掉我吗?”

下一秒,不知是谁的手腕先压下,瓶中酒水涓涓流出,落在莺丸白皙的胸脯上,顺着肉体曲线细蛇般流下。

大包平惊了一下,想也不想就伸出舌尖接住酒滴,舌头从莺丸光滑的皮肤上舔过,将酒水的痕迹尽数抹去,留下唾液的湿润。

粗粝舌苔带来的摩擦让莺丸如同触电般地轻颤,忍不住低吟出声,而刺激尚未过去,大包平已经舔在胸膛。他似乎感觉还不足够,瓶口一斜又往莺丸胸上斟出酒水,透明液体一落在肌肤便被他吸吮喝下,几分钟后莺丸的胸膛已经染上绯色。

视野里,大包平埋头在自己胸前认真舔吻,线条分明的颈上喉结随着吞咽上下滑动,莺丸忽然感到全身感官都集中在了与舌尖濡湿的相碰,上身不禁拉伸而起,像是想要更贴近大包平一般,让腰部凹进新月般的弧度。

“啊……大包平……”

乳首被含住的一刻,酒的冰凉刺痛与大包平的舔舐一同袭来,莺丸的呻吟也不由拔高,又因为不远处走廊的脚步声惊得捂住嘴。

仔细一想,放置旧本丸物品的几间屋子相邻而立,那几位搬运东西的刃极有可能不期而入,将目前香艳景象看在眼里。然而一旦意识到这个事实,却与大包平的舔吸以及酒水的刺激一同成为了上好的催情剂,莺丸很快发现自己更加兴奋,身上每一个毛孔、每一条血脉竟然都在渴望着大包平的爱抚与亲吻。

大包平迅速注意到了恋人挺起的下体,想也不想便拉下他的运动裤,再一次扬起了酒瓶。

“大包平!别……”

意识到对方打算做什么,莺丸急忙拉住他的手腕,却终是在力量上略输一筹,清凉的酒猝然泼在小腹,沿着腹肌浅浅的线条流过,往私处而去。呻吟不由自主从喉咙溢出,莺丸抬手捂住嘴,便没法再阻止大包平的动作,于是大包平仔仔细细把他下腹的美酒舔掉,又含住扬起的分身卖力吸吮。

适才被酒水浸染的舌头带来一种奇妙触感,交织着令人清醒的浅浅痛楚与引人沉沦的飘飘欲仙,舌苔摩挲过皱褶,吸吮着铃口,莺丸摁在嘴上的手已经失去功效,高高低低叫声从喉中抑制不住地倾泻,混合着大包平吞吐时的水声在空气中碰撞。

他的身体下意识后退,却因为柜子的阻挡无处可退,大包平这时也放下所剩不多的酒瓶,两手捉住莺丸腰肢,近乎蛮不讲理地把他桎梏身前,将性器更深地纳入口中,发梢一下下搔在莺丸小腹。

柔软口腔带来的快感过于强烈,接连不断的吞吐中,莺丸几乎是晕眩般地仰起头,一把摁住大包平肩头,“啊……大包平……让开、要……”

话到一半,莺丸意识到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走廊,急忙挪回手捂住嘴唇。而大包平也没有让开,反倒用力一吸,逼得莺丸泄在了自己嘴里。

高潮的眩目感过去,莺丸放下手时眼角与鼻尖都憋得发红,莺色眼中也泛着若隐若现的泪雾。过大的舒爽带来一阵疲软,莺丸软绵绵倚在柜上,任由大包平褪下二人衣裤,有气无力的话里一如既往含着戏谑。

“大包平,还没满足吗?”

“当然了!这么一点根本不够!”大包平瞪一眼酒瓶,猛地托住莺丸的腰,将他抬得比自己高出些许。

后背紧贴着柜子,莺丸身子顿时失衡,只能用双臂搂住大包平肩头。大包平继续分开他的腿高高抬起,抓了适才找到的丁子油胡乱往手上一倒,便往恋人后穴抹去。

手指的侵入使得莺丸皱了皱脸,为了稳住身子只能把大包平搂得更紧,双腿也盘在精实的腰上,“不要太乱来啊,外面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一般,脚步声在门外走廊响起,莺丸不禁身子一绷,便听见骚速剑的声音传了过来,“兄弟,咱们屋的桌子放在哪儿呢?”

大典太的回答即刻响起,“没找到……我们去那边问问陆奥守……”

他正睁大眼睛盯着障子门外晃动的影子,没想到大包平就在这一刻挤了进来。后穴被肉柱霍然撑开,肠壁的摩擦让莺丸低低叫了出来,又因为没有手可以捂嘴,只能把脸埋在大包平肩上。

“笨蛋!”

莺丸用气音在大包平耳边说了一句,结果换来对方理直气壮的“说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肠壁随着绷起的身体一瞬收缩,吸得大包平爽快地闷闷一哼,腰部一顶进得更深,莺丸也在撞击中发出急促低吟。

这声轻软呻吟激得大包平脑子里回荡起舔酒时莺丸身体细腻润泽的触感,鼻尖不自觉地往他颈上凑去,细碎地亲吻起来,下身也没闲着,接连不断的抽插推得莺丸不受控制地上下滑动。

莺丸这时终于领教了喝醉的大包平有多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咬紧嘴唇压下叫声,还是止不住地嘤嘤低喘。他想辨认三池兄弟的脚步声往何处而去,脑中却因为大包平的冲刺一片混乱,皮肤撞击的啪啪声起起伏伏,没一会儿莺丸已经感到腰肢酸软,却因为一波波的顶入不得不继续向上弓起。

“唔……大包平……我不行了……哈啊……慢点……”

莺丸忍不住想问大包平为何喝醉了还是这么持久,双腿在快感与疲惫中已经夹不住大包平,一个劲向下滑去。于是大包平干脆把他抱住,往旁边桌上一放,手托住膝下分开双腿,再一次长驱直入。

体位的更换使得这次插入更深,整根性器一瞬没至茎根,快速摩擦引得莺丸不由自主拔高了叫声,喊出大包平的名字。

他用双手搂住大包平肩膀才勉强维持平衡,恋人的肉体却带来一种欲罢不能的饱满,大包平冲撞时凸出的腹肌上粘着点点汗珠,暗暗光泽此刻看来是那样的迷人诱惑。

大包平用一只胳膊垫在莺丸上曲的腰下,一面爱抚着在酒水滋润下泛着微光的紧致肉体,一面看他在自己的顶动中瘫软了身子呻吟,用沙哑嗓音硬邦邦道:

“你平时锻炼太少了才会坚持不住!”

“……这和锻炼……啊……有什么……关系……”

“从明天起早上我带你晨练!”

“……唔……大包平这个……笨蛋!”

莺丸断断续续的话音夹杂在低吟中,身子在征伐里乱颤,两腿不自觉地搭上大包平后背。大包平正想回嘴,脚步声又由远及近,莺丸急忙抱住他吻了上去,唇齿的交融让大包平的动作稍稍顿了顿。

“喂,你们要的东西在这边!”

陆奥守的喊声从门外划过,脚步声接近后又朝另一个方向远去,随后三池兄弟也奔过走廊。莺丸刚松了一口气,激动的心情却使身体更加敏感,大包平的亲吻与触碰都如同触电般地沿着神经末梢传入,引得叫声脱口而出。

而后,酒水的冰凉又在身上蔓延,莺丸看着大包平把剩下的酒倒在身上舔舐,嘴唇开合,吐出的字句含了满足的笑意。

“大包平,就这么想吃掉我吗?”

回答他的并非话语,而是更加猛烈的冲撞与粗鲁的拥抱。舌尖在肌肤游荡时夹杂了细碎的啃咬,让莺丸身上每一寸皮肉都在情欲中绷得轻颤,足底也不自觉地弓起。此刻他已将身体完全交给了大包平,任由对方把自己带入光影迷幻的境地,不论前方等待的是天堂抑或地狱。

 

澡堂的浴池里,莺丸笑眼盈盈看着因为又灌了一瓶酒而精神亢奋的大包平,趴在水池边向他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大包平,还要找被单吗?”

“被单?”大包平在水中猛然而立,溅了一地水迹,“对了!我不是在找被单吗!被单在哪里——!”

话音落时,红发太刀已经跨出浴池冲进更衣间,莺丸不禁噗嗤笑了出声,舒舒服服独占了浴池倚在边缘。

“大包平还真是精神呢,我还是先稍作休息再去看他犯傻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