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J钙奶】《优等生和差等生》肉番外1

Work Text:

6月6日是商振博的生日,但是不能庆祝,因为7号8号就是高考,保持稳定的心态是高考非常重要的一点。所以那天,赖煜哲也只是给商振博发了一个祝福短信,并没有见面。
两个人的考场在同一所学校,但是不在同一栋教学楼,商振博的考场距离近楼层低,考完迅速的就出来了,在学校门口约定的位置等他。
赖煜哲随着拥挤的人流下了一层又一层的楼梯,飞速的越过人多得像在跳广场舞一样的操场,挤出学校门口家长的围堵,看到不断张望着的心心念念的人,直接冲过来抱住他的腰,把他抱起来转圈圈,逼得商振博一直叫他放下来。
“你就是商振博?”
旁边传来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
“姐姐!”
“真的是看都看不到我。”
赖煜哲轻轻地放下怀里的人,给他介绍“奶茶,这是我姐姐。”
“姐姐好。”
商振博听赖煜哲提到过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只是没想到突然的见面,尤其刚刚还被抱起来转圈圈,想钻地缝,可惜没有。
“好啦,考也考完了,先去吃饭!我餐厅都订好了。”
“那我就先回家啦,姐姐再见。”商振博想着,可能是赖煜哲的家庭聚餐,那我也不能瞎掺和。
“一起吃啊,你回什么家啊。”
“不太好吧。”
“没事,只有咱们三个,他爸爸妈妈还有事。”
“姐姐请客,不黑她一顿怎么行,宝贝一起去吧~”
虽然平常是这么称呼,但是在你的姐姐面前叫我宝贝!我的天哪!
赖煜哲的姐姐是开车过来的,在车上赖煜哲没有陪她的姐姐做副驾驶,而是和商振博一起坐在了后排。看奶茶宝贝正襟危坐的样子有一点可爱。
商振博耳语:“你怎么和你姐姐介绍的我啊。”
赖煜哲真是音量一点也没有控制,“男朋友啊。”
!!!!!!!!
商振博的眼睛快瞪出眼眶了,直接说了吗?
姐姐开着车在前面大笑:“哈哈哈哈哈,我都知道哦,我家阿哲的小男友~”
啊!!!!
车里有缝吗?
赖煜哲看他躲,反而把他搂进了怀里“姐姐也很喜欢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姐的笑声真爽朗……
到了餐厅,是一个不太大的小包间。
姐姐看商振博还是有点拘谨,招呼着“听说平常很能说的嘛,不要害羞,都是一家人。”
实在是太没想到了,什么都没想好,突然就见了家长,紧张得说话有一些卡顿:“我……”
“不用把我当家长,我比阿哲也没大几岁。”
吃着饭的时候,姐姐问:“考完试有什么计划?”
“有的。”
“要出去玩吗?”
商振博有点低沉,家中不给这个钱,也申请不了补助。“还是要打工赚一点学费。”
“打工很好啊!”
“姐姐,我也准备一起去。”
“做什么的?”
“在舞社教小孩子,小孩也都放暑假了嘛,很多学跳舞的。”
“算一算,大概两个多月,学费可以赚出来。”
“我们和社长商量了一下,如果教得还蛮好的话,大学也可以继续在那里当老师。”
姐姐小心的叮嘱:“小心不要被骗哦~”
商振博在赖煜哲的姐姐那里,居然久违的感受到了一点长辈的温暖,还是蛮好的姐姐嘛。
聊天聊起来,气氛就慢慢的缓和了,成为了一场和谐的家庭聚餐。
聚餐结束,姐姐将车开到商振博家门口停稳,拿出了两个礼物袋,一人给了一个。
“送你们的礼物。”
商振博看着姐姐的笑容有点微妙,莫名的汗毛有点竖,怎么回事?
“拜拜~”
“姐姐再见~”
“乖哈~”
和姐姐道别后,赖煜哲没有和他的姐姐回家,反而下车随着商振博回了家。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步一步地迈上台阶,虽然赖煜哲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但是反而和第一次带他回家的感觉一样,莫名的紧张。
感觉今晚会发生什么。
开门,进门。
“砰!”
赖煜哲直接把他压在了防盗门上,防盗门被压到关门。
“奶茶宝贝,毕业快乐。”
没有去等回复,直接亲上去,啃着对方的嘴唇,追缴对方的唾液,然后向下占领身体的每一处。
商振博被压在门上,站得不稳也没有关系,揽着赖煜哲的肩膀,仰着头喘息任他在身上点燃每一朵欲火。
高考不允许身上有金属物品,大家穿的都是运动裤,赖煜哲双手从后腰伸进内裤,直接把下半身的全部扒掉,揉捏他的屁股。
商振博也懂他要干嘛了,其实他也想了很久,曾经问过赖煜哲,为什么两个人什么都做了,却仍然差那最后一步。
赖煜哲告诉他,这种事是会食髓知味的,高考更重要。
所以还只是两个人在床上缠绵的亲吻,帮对方。虽然商振博觉得他帮自己撸也挺上瘾的。曾经悄悄地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介绍,也知道自己的位置,都说第一次还是会比较惨的。
被点燃的两个人已经硬得不行,商振博后背被硌得有点疼,“去床上,我不要在这搞。”
“好的,宝贝。”
踢掉掉在脚踝的裤子和内裤,直接被公主抱抱到卧室的床上。
唇齿交缠的同时把衣服都剥离身体,像两条光滑的鱼儿在床上游动,缺少的水分只能从对方的身上汲取。
亲吻过后,商振博的智商回炉,突然反应了一下。
“喂,你要直接搞啊!”
啵唧亲了一口嘴唇,“看姐姐送的东西了么?”
“哎?不是一个手环么?”
“不是送你的,是送我的。”说完还神秘的笑了一下。
商振博好奇地打开被赖煜哲带着放在床头柜的,姐姐送给他的礼物袋,里面居然就是一盒安全套和一管润滑液。
羞愤欲死,“你居然让你姐买这个!”
“没有啊,本来准备自己等会买的,姐姐很懂我对不对?”
懂的过分了啊!!!!!
赖煜哲打开那盒新的套套,递给商振博,“宝贝帮我戴。”
冷酷无情地把眼前的手拍走,“谁帮你戴,自己戴!”
即使已经敞开大腿被压在身下,气势也不能输。
“第一次会很疼的。”
“我知道。”
“忍一忍哦。”
“我知道。”
“疼了要说哦。”
“我知道。”
“我会温柔一些的。”
“还搞不搞,再磨叽我操你。”
赖煜哲感觉这人,总有一种赴刑场怎么都要来一刀的悲壮感。
但是想着,还是先放松精神比较好,这么紧张进去也困难,毕竟练了几年的舞,臀部肌肉还是很实的,海绵体断裂就完了。
唇齿交缠的亲吻,伴随着手指的扩张,逐渐肌肉的紧绷感才降了下来,看他沉溺于其中的时候,抽出手指,缓缓的插进去。
“你他妈!”真的好疼啊!眼泪一下子就被逼了出来,挂在眼角。
“还剩一点。”
“居然还他妈……啊!”伴随着高声的叫骂和尖叫,终于全部插入进去,抵到根部。
商振博本来还比较硬的阴茎,现在怎么撸都是半软不硬,疼痛感还是太重了。
“操!别动!”
看着商振博的痛苦的表情,赖煜哲一动也不敢动,这个姿势维持了几分钟,同时一直在帮他撸,这才稍微好了一点。
“有没有好一些。”
“没有。”像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呆滞的躺着,额头都是汗,疼出来的。
“宝贝,我动了。”
这么一直维持着也不行,赖煜哲开始慢慢的抽插,像放了0.5倍速。
过了一会,一直没有什么声息的人突然小小的叫了一声,不是疼痛的声音,是舒服的呻吟。
赖煜哲开心得眼睛亮晶晶,“宝贝,有感觉了。”
“闭嘴。”
这个位置确实是前列腺的位置,每一次重重的碾上去,伴随着的都是身下人的呻吟,阴茎终于在逐渐的抬头。
赖煜哲忍了太久,终于可以开始了。
第一次开荤的少年,莽撞又被情欲控制着,最爱的人的身体,挂着泪珠的眼角,贴着耳膜的呼吸,震动耳鼓的呻吟,缠在腰上的双腿,和下面紧紧箍住的位置,都刺激着每一根神经。抽插仿佛成为了本能,带着写在基因里的方式,去追求肉体的快乐。
商振博红着眼睛,双手用力地抓着赖煜哲的肩膀,伴随着抽插节奏的哭腔,“慢点…太疼了……”
“呼……宝贝,我慢不下来。”
“一起好不好。”
“呜……不行,啊!”所有想说的话、想骂的人,都被堵在呻吟里,伴随着快感和疼痛放了一场盛大的烟花。
两个少年共同的第一次,时间都不长,但是好像有一点特别的意义。
把射精过后的阴茎抽出来,把商振博被汗水洇湿的刘海儿扒开,不太自信的问:“舒服么?”
弱弱地回答:“疼……”
身体上,相比于舒服,更多的还是疼。即使是已经拔出去了,却好像还有一根东西插在里面一样,疼到仿佛肛门失去了弹性,即使最后射精了,却仿佛是强制的。
但是做爱这件事又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爱情这种神奇的东西,使大脑里的激素刺激着神经、身体和欲望,让人忍耐着疼痛沉溺其中,而其中还为数不多的快感像一个钩子,勾引着去寻觅下一次的高峰。
这么多复杂的想法充斥着大脑,但是总结起来很简单:虽然疼,但是我想要做下一次。
赖煜哲听到商振博叫疼,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小狗,“我下次会努力的。”
好好笑啊,“要怎么努力啊?”
“下次不会这么疼的。”
“下次疼了我就打你。”
“嗯,打吧。”
说着把商振博的手掌拿起来贴在自己的脸上,。
商振博摸了摸他白皙的脸,“我不舍得。”
另一只手摸到赖煜哲的蛋蛋。
“下次掐蛋蛋吧。”
“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