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山组/少量竹马】无题(伪ABO/傻白甜/现实向/假车/不想取名字)

Work Text:

ARASHI,当红男子偶像团体。除开偶像这一身份,五位成员看起来也很普通——也只是看上去。事实上,成员间一直有一个秘密。
年上两个人并非普通的Beta。大野智是名Alpha,而很凑巧的是,啊不对,应该是很不巧的是,樱井翔是名Omega——是的你没有搞错,在番组中不怎么说话的大野智是Alpha,而立派的樱井翔却是个Omega;十几年前在夏威夷出道的时候两人便发现了这一点。这么多年来,大家也一直保护着年上二人,也所幸staff们基本都是Beta,毕竟Alpha与Omega也不太常见。
不过虽然两人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两人十几年来也相安无事——至少表面上相安无事,谁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兄さん~”刚单独拍摄完的樱井回到乐屋,露出标志性的仓鼠笑,“下一个是兄さん哦!”
“嗯。”大野也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表面看起来心平气和,内心实则暗流涌动——翔ちゃんかわいい,就算没有信息素也好想亲翔ちゃん啊~
“大野くん,准备拍摄了。”staff的声音打断了大野不切实际的幻想。

拍摄结束后,五人决定去喝一杯。但是樱井坐在那里没怎么喝——酒精对于一个Omega来说有点儿危险——大家也都明白,没有多去管他。
另一边,Alpha大野智倒是喝了不少酒,已经倒在了相叶身上。看着赖在相叶身上软软地说着什么的大野,樱井有点儿小小的不开心,也许自己有些嫉妒吧。等等,嫉妒?樱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想什么呢——樱井使劲儿摇头。
“翔ちゃん——”不远处相叶正在喊他,“过来一下好不好——”
“嗯?”带着疑惑的樱井走了过去。
“リーダー,翔ちゃん来了。”二宫对大野轻轻耳语了一句,然后拉上他家竹马加入了旁边松本喝酒的队伍。
“喏,墨镜。不用谢。”松本从包里掏出了三副墨镜。

“翔ちゃん?”喝醉了的大野伸出双手,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樱井脖子上,“翔ちゃんかなぁ~”
“はーい。”樱井伸出双手将大野搂住,轻轻地抚着他的背。大野顺势将头埋进樱井颈窝,略微凌乱的头发扫得樱井痒痒的。
“好溜啊。”大野莫名说了句。樱井顿时产生了推开他的想法,不过念头下一秒便被打消——“可是超级舒服的。”
“那兄さん就一直靠着吧。”樱井刚说完就后悔了——这个时候该说这种没营养的话?大概自己真的是个恋爱苦手吧。
——等等,恋爱苦手?我又没和兄さん谈恋爱。
下一秒,大野便轻轻地吻上樱井,如蜻蜓点水一般。
“软软的。”大野软绵绵地趴在樱井肩头说。——怎么能这么可爱?樱井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爆表了。
“咳咳。”为了防止下一步事件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二宫站起来咳嗽了两声,“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回家吧。リーダー就交给翔ちゃん了。”说完三人走出酒馆。
“ちょっ......”樱井正想说什么,却发现只剩下他们俩了。没办法,樱井只能将大野扶到自己车上,选择自己开车回家。轻车熟路地到达大野家——毕竟自己也许是成员中私底下和大野来往最频繁的一个了,而且是唯一一个去过大野家的,准确来说,是经常去。
将大野抱到床上后,樱井给他换上睡衣。坐在床上静静地看了会儿大野圆圆的脸(好吧他承认还戳了几下)准备离开。
“翔ちゃん......”床上的人发出呓语,“不要走......”说着伸出手探寻着樱井。

哎,没办法,谁叫自己喜欢他——这样想着的樱井伸出手抓住了大野的手,轻声安慰道:“好好,我不走。”——可自己总不能一直坐着吧?!

“抱抱~”大野又喃喃道。这使樱井产生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想法。まあ,明天休息日来着——于是樱井毫无顾虑地躺下抱住了大野,大野也不自觉地在樱井怀里蹭啊蹭的。到底谁是Alpha谁是Omega啊。

 

第二日。早晨醒来已经有点儿晚了,怀里的人还在睡觉,弄得樱井一动也不敢动。

不过,樱井没想到的是,一会儿,有一种略微奇怪的感觉涌了上来——遭了,发情期提前到了。

“没有抑制剂......”樱井的声音逐渐变沙哑。大野显然被吵醒,醒来时却在空气中嗅到浓郁的独属于樱井的气味。顿时,大野也慌了阵脚——自己的身体也有些不对劲儿的反应——想要挣脱樱井的怀抱,无奈发情期中Omega的气力不容小觑。

“兄さん...你...醒了...”樱井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强压住情欲勉强笑着对大野说。

“バカ!”大野同样强压住自己的冲动,“翔ちゃん这样让人很为难!”

“明知道我一直喜欢翔ちゃん还这样...”

“兄さん...是哪种喜欢呢?”樱井有些躁动,沙哑的声音带上一丝甜腻,“和我一样吗?”

大野没有说话,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樱井压倒在身下:“翔ちゃん可以感受一下我的喜欢哦!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几天后,乐屋里。

二宫不再缠着大野,转而和相叶一起打游戏。松本盯着手提电脑忙着近期的演唱会企划。

“翔ちゃん,草莓蛋糕要吗?”

“はーい。”樱井张大嘴巴。不一会儿便感觉到甜甜的奶油的味道,外加大野一个有点点侵略性的吻。

“甜吗?”

“兄さん更甜。”

另一边。

“nino你的药好有效果。”相叶惊叹。

“嘘,声音小点儿。”松本的声音飘过,“虽然那是第二天的事了,不过功效确实厉害。”

“谁叫他们加起来都七十岁了还不坦率。”二宫得意地笑着,“相葉ちゃん要亲身感受一下吗?”

“......いただきます......”

松本牌墨镜,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