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柯王子】Dark Paradise (吸血鬼AU)

Work Text:

烂俗故事,烂俗剧情。
这就是个从梦里面延伸出来的故事,剧情很混乱诡异。我补不上了。将就看看。

00.
他曲起右腿叠放在左腿上,闭着眼睛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任由那些液体争先恐后地从两股之间流淌出去,将赤裸的臀部下方的床单弄得潮湿而污浊。他在黑暗中也能感受到柯蒂斯火焰一样的目光灼烧过来,紧随其后的就是一个个如热烈的亲吻。印在他的小腹,胸膛,锁骨,伴随着迟钝的疼痛。
柯蒂斯重新将他压在身下,火热的性器兴奋又渴求地紧贴着他还在向外流淌液体的下体。杰克手里那支烟早就不知丢到了哪里。他大大方方将长腿重新交缠在柯蒂斯的腰部,掐着柯蒂斯的下巴将残余的烟渡入对方口中。吸血鬼紧搂着他的腰部,像是要将他摁入自己体内。
“我爱你。”
他说。刻意地喘息着挺腰进入他;杰克却沉默地凝视着那个逐渐完全交合的入口,柯蒂斯将他狠狠地压回去发疯似地亲吻。“我爱你。”他执拗地重复,胡茬将杰克颈部的皮肤蹭得发红,“杰克,我爱你。我爱你。”
他再次占有了他。杰克轻轻地呻吟出声,而他最原始的冲动引诱着他为次发出低吼,并向滚烫的、隐秘的后穴发起连续不断的冲撞。“杰克……”他沙哑地喊他。但杰克咬着嘴唇不肯出声,眼角与臀部都泛起极艳丽的红色。
他俯下身去轻柔地吻他。“我错了。”他讨好地说,生硬地用嘴唇轻轻触碰杰克的肌肤。身下的动作变得缓慢。杰克怒视着他但不过几秒就败下阵来,呻吟声从嘴角一点点地溢出,被柯蒂斯尽数吞下。“我爱你。”他又说。杰克的声音变得细碎而放松,他无力地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大方地接受了柯蒂斯颤抖的给予。
“我也爱你。”他凑上去亲吻柯蒂斯的下颌,“但是不要再来一次了。”

01.
他们第一次性爱之后,杰克躺在柔软的、光滑的被子上,眼神不聚焦地盯着天花板,直到那片繁复的花纹被柯蒂斯性感、健美的身躯挡住。
他们接吻,不带一丝欲望和情色意味。有一滴汗水从柯蒂斯的颈间落下,落在杰克仍泛着热气和粉红的锁骨。
“您再那样盯着天花板,”柯蒂斯说,“我发誓会把天花板的花纹破坏掉。”
杰克眨眨眼:“我不在乎。您要是掀了无辜的天花板,那我不介意欣赏星空。”
柯蒂斯没有回答。他深蓝色的眼珠染上血红;杰克大方地递过自己的手腕到他的唇边,然后闭上双眼接受尖锐而绵长的疼痛。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杰克站在破败的,霓虹灯抽搐般闪耀着的“theatre”牌子下,领带歪挂着,最上的一颗扣子不翼而飞;白色衬衫的袖子被他挽起褪至手肘,鲜血流下来染红了一块纯白手帕。
但是没人上前搭话。一来,这里没什么人了;有也是吸血鬼。二来,他的黑色皮鞋旁边躺着一只吸血鬼的尸体。
杰克嫌恶地踹开吸血鬼的尸体向前跨了两步;但他很快发现了紧跟着他的柯蒂斯。他没有迅速抽出腰间的手枪,也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地擦去手臂上的血迹,然后转头看着对方。
“我只想要那个。”柯蒂斯面无表情地说,指了指杰克被血浸湿的手帕,“您可以选择将那个丢过来,然后立刻逃跑——或是站在那里,等着我过来。”
杰克意外地哼笑出声,上下打量着柯蒂斯。
“我觉得您似乎需要帮助。”他的浅绿色的眼睛下瞥,看到柯蒂斯胯间变得鼓鼓囊囊的部分,“夜安,先生。”
“夜安。”柯蒂斯不安地动了动。
“噢,您也夜安。”杰克狡黠地牵动嘴角,目光大幅度地从人胯间转移到他脸上,“但我说的不是您。”
但那一夜他们什么也没发生。柯蒂斯好心将杰克带回家疗伤,甚至拒绝杰克给他做个手活。
“吸血鬼好心带一位血流不止的先生回家?”杰克嗤笑,“这话题可过分荒谬。”
柯蒂斯仍旧面无表情地开过一个街角:“而这位血流不止的先生则自创后续,要给对方来一个手活聊表谢意。”
杰克扯了扯领带,“还是您需要更多帮助?”
柯蒂斯缄默不言。他的经历告诉他,少和人类斗嘴是个不错的选择。

02.
杰克以为柯蒂斯对他是没有兴趣的——除了他鼓鼓跳动的颈动脉。但即使是饮血,柯蒂斯也是适量并且不逾矩的。他有一夜穿着那天的白衬衫站在柯蒂斯的窗前,柯蒂斯只捉起他的手腕,将利齿没入他手腕处脆弱的皮肤。
他入住柯蒂斯家后,仍旧会见到柯蒂斯将一些吸血鬼女伴带回家。有一些看起来像是约会对象。杰克透过门缝看见她们娇笑着攀着柯蒂斯的手臂,将自己丰满的胸部往他身上蹭。柯蒂斯却总是忽略,或着直接不解风情地躲开。
于是杰克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他甚至学着他曾经从一些直男口中得知的,他们的小女朋友会做的事情——单穿一件衬衫或长外套在柯蒂斯眼皮子底下晃。
柯蒂斯差点将当作早餐的一杯血浆喷出去。杰克则大方地坐下来吃早餐。不一会儿就看到他吃完了,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餐桌。

他将这件事情抱怨给常来柯蒂斯家做客的娜塔莎。
“我可没见过你这样的。”美艳的女士吸血鬼拨弄着自己酒红色的卷发,坐在柯蒂斯的会客室里,“你总不会是真的爱上他了吧?”
“不会。”杰克干脆地说,点燃了叼在口中的烟,“我就想跟他来一炮。现在人类已经没多少了——再说和吸血鬼干上一炮,多爽。”
娜塔莎不置可否:“这两件事情虽没有本质上的关联,可又不冲突。”
杰克于是习惯性地端起红酒杯,轻轻碰了碰娜塔莎手上的那一杯:“我多爱您啊,女士,可我就不想和您来上一炮。”
娜塔莎意味不明地勾起红唇,向会客室门口的站了半天的柯蒂斯虚空碰杯:“那可真遗憾。”
柯蒂斯的目光在杰克身上放了一会儿。杰克打了个寒颤,他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感觉。有点像巨兽发怒时审视又有隐忍的目光,像一座火山下汩汩流动的岩浆,蓄势而发。
他徐徐吐出一口烟,烟雾从他的嘴唇处缓缓溢出又上升,热度在柯蒂斯的注视下不断变得滚烫,难以忍受。他不安地挪动,挪动,直到柯蒂斯转移了目光,大步走进会客室并坐在了娜塔莎对面。他像是被摁下了开关一样,砰一声站起来;但柯蒂斯似乎不让他如愿。
“您可以选择把那个丢过来,然后立刻逃跑。”柯蒂斯指了指他面前的罐子——是小支的血浆管,“或是站在那里,等我过来。”
杰克将那管血浆丢了过去,然后跌跌撞撞地冲出会客室;他感受到柯蒂斯截然不同的目光,灼热、滚烫,像是蛰伏已久的巨兽,要将他拆吃入腹。
他仓皇而逃。

 

03.
他看见车灯在远远地照射过来时,瑟缩着把赤裸的双脚往回收了收。
他从没这么狼狈过。柯蒂斯此前从未用过那种目光看着他。他说不清楚。一开始他只是不甘心,难以置信柯蒂斯都对他硬了还能拒绝和他上床;后来是很不好意思,柯蒂斯帮了他,他至少可以提供一些鲜血。到现在,大概是见到柯蒂斯开始一切都过于荒谬,像一个梦,于是他干脆不愿醒来。
柯蒂斯走了过来。他穿着那件黑色的长款大衣,平日里绝不会穿的白色衬衫,修身的黑色长裤和军靴。忽略苍白的脸色,他绝对是杰克从前最钟爱的类型。
柯蒂斯停在杰克面前。他低头时杰克仍旧不安地不看他,双脚在地面上轻轻拍打;下一秒,柯蒂斯蹲下身来握住他的双脚。杰克差点惊叫出声。
“夜安,本杰明先生。”
“您从卧室跳窗逃跑。”
柯蒂斯打断他的不安和失声尖叫,海蓝色的眼睛里闪过奇怪的情绪。像是巨兽的畏缩。
“您真的……不怕死。”
柯蒂斯微凉的手掌在他的脚背轻轻拍打。“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杰克的大脑陷入混乱,他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逃跑。他大概是被柯蒂斯那样的眼神惊吓到,更多的则是愤慨。
“埃弗雷特先生,您既然和吸血鬼女伴的约会也不接受我的暗示,那说明您不爱我,更没有像我对您一样的,对我一见钟情。那样的眼神就不适合出现在我身上了。”
他脱口而出。

他清晰地看见柯蒂斯眼中片刻的错愕,和迅速地席卷而来的一片风暴,染上血腥、暴戾等一系列原本与他无关的词。
“您要为这话付出代价,杰克·本杰明。”柯蒂斯单手握住他脚踝的力量大得惊人,眼里的蓝色像是一片让人沉溺的深海,“我收回我的前言,没有夜安。您的今夜,明夜,从此以后的每一个夜晚,都将不得安宁。我发誓,您要为这句不负责任的话付出代价。”

04.
“您不该逃跑。”他说,声音里带着十足的困惑和无措,“您真的不该逃跑。您若有那些疑问,我可以解释给您听。”
杰克从喉咙间溢出叹息般的、长长的呻吟。他光裸的脊背磨蹭过光滑柔软的被面,跟着脖颈一起扬起一个优美迷人的弧度。顺着脊背弧线没入臀缝之间的部分却被死死地、长久地钉在了柯蒂斯炙热的阴茎上。
“杰克。”柯蒂斯不依不饶,他的右手扣紧了杰克的,顺着指节一点一点,亲吻蔓延过腕骨,突突跳动的血脉,柔软细腻的内臂肌肤,犬齿划出分寸的红痕,“你不能走。”
“我不——呃,我不走……”杰克的双腿被蛮横地架在柯蒂斯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岩浆被柯蒂斯顺着那个隐秘的入口传送过来,一滴不剩地灌入他的大脑。他的世界只有岩浆——只有柯蒂斯,只有性爱,只有亲吻,在他的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灼灼燃烧。
“您可以,将您喜欢的一切全拿去。”柯蒂斯缓慢而大幅度地挺动着腰身,他着迷地望向杰克潮红汗湿的脸和混沌的绿色眼睛,“这间房子,外面的星空,我的性命——即使我的心脏分文不值。杰克。”
“但我是爱着您的。那番言论是诬告。”
“我、我知道……”
柯蒂斯注视着他,用一个猛烈的抽插夺走他的呼吸。
“您尽可以憎恨我。因为这个严重的代价。”他从喉咙间滚动出意味不明的笑声,“但您不能拿这个来抨击我——这罪名可过于沉重了。”
柯蒂斯附身亲吻杰克的嘴唇,将他细碎的呻吟和喘息吞入腹中。
“我爱你。”

-END-

我知道这个很乱但是我尽力了。
这就是个梦,我不知道怎么衍生……梦都是混乱的。
就,将就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