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星云铁】

Work Text:

ABO/暂时标记/病弱铁/GB/无感情向慈善帮助

正文:

当那股熟悉的热流窜过后颈时,托尼正在修缮飞船的动力系统。

托尼没有精力去计算他可悲的太空漂流日期,日益缺少的水和氧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 —不出意外的,他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

我操他妈的耶稣基督。

托尼想。然后后颈的肌肉开始小幅度痉挛,熟悉的热度像潮湿的舌舔过他的全身,卷走了四肢所有的力气,绵软的手腕让扳手掉在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他能感受到一股酥麻的痒意顺着尾椎骨爬上后颈,后穴开始不由自主的绞紧,一小股温热黏稠的水液渐渐分泌,顺着股缝往下渗透。

再次的。我操他妈的耶稣基督啊。

托尼近乎惶恐的捂住屁股,他已经能感受到那水液浸透了内裤,指尖能碰到涓涓的湿意。而最让他绝望的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星云显然听到了这不正常的响动,正在往这边赶来。

“斯塔克?出了什么事吗?”
星云的声音顺着腔壁由远及近,这个寡言干练的姑娘音色紧绷,而淡淡飘来的、强势辛辣的、独属于alpha的信息素让omega没能压住喉咙里无措的喘息,他大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汗滴已经浸湿了额发,四肢酥软的半坐在地上,后穴一股一股的溢出水液,那几乎打湿了地板。

托尼大口的喘息着,眼神惊慌。高热的情欲几乎烧坏他的脑子,在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推脱之前,星云已经推开了舱门,黑曜石一般暗沉的眼睛怔愣的盯着他,从潮红的面庞到湿透的底裤,而omega在这样侵略性的目光下颤栗,他没法预料星云下一步的举动— —她是个好姑娘,是笨拙善良的小狗狗,可不可否认她也是个冷硬的成熟alpha— —这也就代表着,倘若下一秒星云扒下他的裤子,他只会婊子一样的遵从本能的扭动自己流水湿软的屁股。

他— —无能为力,也无处可逃。

“...你从没表明过自己是个omega。”女alpha非常有礼的驻足在门口,眉头扭在一起,竟然还算得上冷静:“斯塔克,你不必担心我会被引诱发情,萨诺斯在这方面对我和姐姐下了很大功夫训练。事实上,除了一点信息素外泄,我不会有任何不理性冲动。”

托尼已经有些迷糊了,眼圈泛着红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腻人的信息素粘稠的填满整个屋子。他眨了眨眼,又缓慢的抬起头,吐息柔软而湿润。慢慢的,他几乎是一团浆糊的脑子终于理解了星云的意思,这让他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腰部肌肉像一摊水一样松软下来。他知道星云没必要骗他。

又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儿,托尼能感受到第一股热潮期即将褪去,而第二次情欲会汹涌百倍。他必须在中间这可怜的一段时间内思考好接下来的打算。

“...帮帮我,蓝妹妹。”
托尼踌躇着小声说,语调嘶哑而破碎。“我没法就这样度过发情期,omega的热潮会丧失太多水分,我们没那么多水供我补充。”

“我有一管抑制剂,但那不够我撑过去。我想拜托你— —”

“我想拜托你临时标记我。”

托尼羞怯无力的哽了一下,他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可能托尼斯塔克总有这样一种魔力,他善于搞砸所有事情,并把身边所有人拖进泥沼。包括他凶狠的小狗狗,他的蓝妹妹。

星云静静的盯着他,歪着脑袋。“可以。”她干脆的应允,眼睛泛着无机质的光泽。“如果这能让你好过一点。”

omega艰难的撑起自己,睫毛湿漉漉的颤抖,他轻轻侧过头,把洁白的后颈暴露出来,精巧的腺体散发出浓郁的求欢气味。
“谢谢。”托尼轻声说,他用尽全力才挤出了一个轻松的微笑。“抑制剂在外套口袋里,它能减短我的热潮期时长— —”

星云依言从他的外套里找出了那管抑制剂,浅蓝色的液体折射出金属光泽。

“现在?”星云扬起那玻璃管问道。

“不,等到第二次热潮结束再说。如果运气好,我或许就不用忍受第三次热潮了。”托尼小口的喘着气,“可以开始了吗?”

星云从不是个多话的人,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精确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剂量控制的适中,不会过于浓郁让男人加倍情热,而是能很好的安抚omega。锋利阴冷的金属味道像铺天盖地的密网把托尼包裹起来,与甜腻的信息素交缠混杂,让托尼关不紧嘴巴里潮湿的呻吟。

星云俯下身,顺着男人的手臂轻柔的安抚,长时间的饥饿让omega脆弱又消瘦,皮肤紧致却透着病态的苍白。女alpha没法控制心中生理性的怜惜和保护欲,可最终她只是掰过了omega的脖颈,让腺体暴露在她的视线下,并伸出舌尖试探性的在腺体周围舔抵打转,那引的omega一阵带着哭腔的痉挛,男人无力的挣扎起来,暖棕色的眼睛满溢水光。

“拜托— —呃...”托尼小声而迷茫的叹息,他费力的弓起腰,然后扒下自己的裤子,两根手指毫不受阻的插进冒水的穴口,过电般的刺激让omega无声的喘息。

星云还是没能忍住喉咙的干哑。她是个alpha,哪怕忍耐力绝佳也不代表她对发情的omega毫无感觉。更何况托尼斯塔克,这个棕发小个子有着漂亮的脸蛋和绝佳的魅力,他是个尤物。

女alpha愤怒的咕哝一声,她也伸出手指摸到omega湿软流水的屁股上,两瓣肥厚的臀肉上沾满粘稠水渍,手指几乎是毫无阻力的进入了那潮湿温软的穴内,细腻的肠肉绞紧了她,男人为突如其来的刺激浑身发颤,喉咙里只剩哽咽的气音,双眼无神的涣散着。

手指富有技巧性的扣挖,星云终于找到了肠壁上微微凸起的那一点,指尖转着圈的搔刮挤压,这让肠肉更加不知足的吸附她的手指,棕发omega整个人都在激烈的痉挛,发出虚弱又色情的啜泣,眼泪让睫毛变成一缕一缕的,在那张消瘦的面庞上显得格外瞩目。

“我快— —哈,到了,就现在— —”星云勉强在一连串嘶哑的呻吟里找到omega的话语,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猛然加快玩弄前列腺的速度,舌尖毫不犹豫的舔抵着脆弱的腺体,尖利的齿尖划过皮肤,像是掩盖暴烈的最后一次柔情。随即牙齿咬穿了腺体,血腥味和甜腻的信息素同时在星云口腔里炸开,锋利冷硬的alpha气味被注入血液,过分的刺激让托尼半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后穴激烈的痉挛,连续的喷出好几股情液,一直无人照料的阴茎也可怜兮兮的冒出白浊,星星点点落在地板上。

omega显然还沉浸在高潮的余律里,浑身酥软而腿根颤抖,星云最后在后穴浅浅的抽插两下,就把自己的手指拔了出来,那上边已经沾满了omega亮晶晶的淫液。没在多做停顿,星云动作干脆的把抑制剂打进omega的腺体中,这又引得托尼再次呻吟起来,红肿的腺体散落着针孔和带血的牙印,看起来颇为可怜。

很长一段时间,船舱里只有托尼渐渐平息的喘息。没有人说话。

“你感觉还好吗?”星云冷静的问,她把自己的外套解下来盖在omega身上。临时标记能持续两个星期,而适当的alpha信息素对刚被标记的omega有好处。

“...还不赖。”托尼困倦的说,他本就身体虚弱,发情期和激烈的高潮带走了太多体力。他现在非常想休息。

星云又替他拉了拉衣服,然后打横把托尼抱了起来,这让omega下意识的挣扎,有点惊慌的看着女alpha。

“这是— —做什么?”

“你该休息会儿。躺在你湿漉漉的地
体液里可不是好选择,脆弱的中庭人。”星云口气硬邦邦的回答,这让托尼有点忍不住微笑起来。

“谢谢,蓝妹妹。”omega在被放到床上时轻轻的道了谢,随即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他真的累极了,却依旧口吻含糊的小声说:“别担心,我们会得救的。相信托尼斯塔克准没错。”

星云表情渐渐柔和下来,她为omega关上舱门时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