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魏】无忧

Work Text:

魏民谣被白读书按在了墙上。

无忧客栈的事情之后几个被卷入案件的嫌疑人关系反倒好了起来,时不时地便会约在一起聚一聚。魏民谣收拾了餐桌残局,正准备回房间洗个澡,忽然听到有人叫他,他一扭头,便撞进少年琥珀色的清澈眸子。

白读书大约是才洗过澡,发尾还带着点潮湿,刘海柔顺地贴在额头上,站在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乖乖地又喊了他一声:“魏哥。”

魏民谣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一边走过去一边问他:“怎么了?”

白读书一脸无辜地说:“魏哥,我有点事,你能过来一下吗。”他往里侧了侧身,攥住魏民谣的手腕把他拉进来。他力气很大,掌心微凉,却好像一把火,汹涌而安静地点燃了魏民谣,从手腕一直燃到心口。

魏民谣指尖下意识颤了颤,被白读书拉进了他的房间。他似乎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却毫无反抗,任由白读书带上门,翻手将他抵在门上。魏民谣的手腕被抓住按在头顶,另外一只手垂在身侧,手指安分地蜷着,像是疲于反抗的囚徒。

白读书凑上来,额头抵着魏民谣的,低声说话:“今天怎么了,终于不抵触了?”

魏民谣闭着眼睛,靠着墙微微仰着头,轻轻笑了一下,同样压低了声音:“生日礼物。”

“所以前几次都是欲擒故纵?”

“非要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过分。”白读书倾身去吻他,魏民谣唇瓣柔软,口腔里还含着点清冽的啤酒味,混在白读书裹挟着清新薄荷的亲吻里,冰凉又热烈。舌尖卷起一团温热,纠缠出不可言喻的暧昧。

许久两人才喘息着分开。魏民谣一手被制,另一只手却不知何时揽住了白读书的脖子,搭在肩上,缓缓睁开眼,眼睛里盛着温柔的笑意。白读书掀起魏民谣的T恤下摆,摸上肌肉紧实皮肤细腻的腰,又指尖顺着腰线一路向上,激起一阵颤栗。魏民谣咬着下唇抬眼看他,白读书却垂着眼帘,手指抚上乳尖,捏了几下,又覆上去揉了两把,魏民谣略微皱起眉,搭在肩上的手指收紧了些,却不说话,只是偏过头又去亲他。白读书便任由他贴着自己的唇,把他抵在墙上一边吻一边在他胸膛上揉搓,把两边乳尖直揉弄得愈发红润挺立才停了手,抵着魏民谣的唇模模糊糊地小声告状:“我嘴唇肯定被你咬破了。”

魏民谣的回应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唇。

白读书抽一口气,抬手直接把魏民谣的上衣扒了丢在脚边,原本微低的头抬起来一点,下意识地也自己舔了一下唇,眼睛里闪着狼崽子一样的光。

“哥,你别招我了。”

魏民谣不语,低下眼伸手去解白读书的衬衫扣子。屋子里光线太暗,魏民谣眯起眼凑近了去看扣眼,温热的呼吸喷在脖颈,白读书呼吸不由急促了些,于是伸手去摸门边的开关。灯光乍然亮起两个人都有点不适应,白读书比魏民谣白很多,此时更加白得耀眼,魏民谣骨节分明的手指解开纽扣,衬着他白皙的皮肤和清晰的锁骨线条,只觉秀色可餐。白读书搂着他的腰摩挲,手慢慢地探进裤腰,顺着臀缝摸下去,还时不时捏两下手感颇好的臀肉。魏民谣下意识地有点紧张,肌肉有些紧绷,白读书又抬腿顶了顶魏民谣的胯下,意味深长地在他耳边低声喷气:“哥,你硬了。”

魏民谣干脆叉开一点腿放他把膝盖卡进来,顺从得让白读书都不太敢相信,挑起半边眉,把他的裤子往下脱。黑色的内裤被顶起一个小帐篷,顶端已经被渗出来的液体濡湿,白读书隔着布料揉了几下,又握住。魏民谣的手指有些颤抖,终于解开最后一颗扣子,白读书敞着领口,侧过头去亲他已经红得快要滴血的耳垂,叼在唇齿间轻轻吮吸。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魏民谣内裤褪下,耷拉着半挂在脚踝,手上动作也不见停下,魏民谣搂住白读书的肩膀,几乎快要站不稳,只能断断续续地轻声抵抗:“你别咬……嘶——痒。”

他们贴得很近,衬衫略微粗糙的布料蹭着刚被玩弄过还很敏感的乳尖带来莫名的战栗与不满,魏民谣偏着脑袋仰脸靠着墙,腿有点发软,初次被他人握在手中的阴茎兴奋得很,半晌才终于在白读书手里发泄出来。魏民谣喘着粗气挂在白读书身上,如果刚才不是环抱着白读书,他怕是要当场坐在地上。

白读书饶过魏民谣温软的耳垂,也饶过才释放过的阴茎,半蹲下去捞他的膝弯。魏民谣搂着白读书的脖颈被他整个抱起来,压在几步之外柔软的床上,两条白皙的长腿顺势被折起来压在两旁,露出身下尚未被开拓的领域。白读书探手从床头自己的包里摸出一管润滑来,拧开挤在自己手上,顺着臀缝慢慢下探。

沾了润滑剂的泛着凉意的手指在敏感处流连,魏民谣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以至于白读书手指才探进去一点,魏民谣就皱着眉头哼出了声。白读书就又伸手去抚慰魏民谣,从小腹摸到胸膛,抚过仍然硬挺的乳尖,停在魏民谣唇舌之间。

他手上还残留一点魏民谣的精液,腿弯沾了些,乳尖留了些,余下的,都在白读书的暗示下,被魏民谣舔了去。湿热的舌尖在手心里打着转,就像猫爪在心里轻挠,撕扯着理智崩溃。
魏民谣慢慢放松下来,眼睛亮亮的,嘬着白读书的手指,又咬又舔地勾引,白读书勉力扩张到三指,终于把手从上下两口撤出来,动作迅速地脱下裤子,给自己忍耐许久的阴茎套上避孕套,抵在穴口塞了进去。

纵然扩张时有些微不适,然而手指撤出后瞬间的空虚让魏民谣心里一瞬间空落了许多,紧接着白读书尺寸傲人的阴茎又慢慢挤进来,魏民谣感觉满足又痛楚,蹙着眉抓紧了床单,咬着下唇喘息。

“哥,别紧张,放松点。”白读书轻声说。他的声音染着情欲的低沉,咬着牙缓缓进入,额头已经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薄汗,一直到底。

肠肉紧密地咬合着阴茎,白读书缓了一会儿又慢慢开始动作,撤出一点又进去,继而提速,冲撞出旖旎的声音。

魏民谣随着白读书的撞击,还试图咬着自己手腕不出声,被白读书生生拽开,十指相扣地按在两侧,双腿搭在白读书的胳膊上,被动地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顶撞,酥麻感与快感逐渐替代痛楚,从尾椎一路爬上来,搅弄得大脑一片空白。

“哥……”白读书忽然恶趣味地减慢了速度,小腹蹭了蹭又一次挺立起来的阴茎,附在魏民谣耳边,低声唤他,“哥,怎么又硬了?”

魏民谣正在兴起又被打断,难耐地抬起腰去主动寻求,嘟嘟囔囔地偏开头躲避白读书喷在他耳侧的呼吸——那是令他更加难以忍受的温热瘙痒。

白读书一挺身,抵在他刚才无意中发现的魏民谣最敏感的那点,魏民谣当即一僵,白读书便低低地笑起来,又狠狠地撞过去,魏民谣仰起脖子,喉咙里钻出一声压抑的呻吟,不算诱人,却扣人心弦。

于是狂风骤雨席卷而来,裹着引人遐思的撞击摩擦的声音,夹着青年情动时一两声低哑的轻唤与亲吻,纠缠着身下人抑制不住的喘息和呻吟,在夏夜清澈的星空下,模糊成一团暧昧的影子。

直到白读书终于和魏民谣一同射出来,白读书抽出来,把避孕套打结丢掉,又抽了几张纸细细地清理,末了问魏民谣:“我抱你去洗澡吗?”

魏民谣手搭在额头,疲惫地摇头:“我缓一会儿自己去,你给我洗指不定就洗不成了。”

白读书失笑:“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魏民谣揪起旁边的枕头砸他:“你的嘴骗人的鬼,当我不知道吗?”

白读书挨了砸也不恼,笑眯眯地举起双手起身:“成,我给你放水去,好好歇着啊。”

魏民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半晌,低低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