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迷渡

Chapter Text

稻见朗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当然,他并不是节食减肥的高中女生。只是单纯没钱而已。肚子空空就没法干活,没法干活就没钱吃饭。稻见朗在巷子里找了个背阴地坐下,抬头看向参差高楼中漏出的一条天蓝。

难道真的要沿街乞讨吗?他陷入了剧烈的心理斗争中。

他虽然看起来是个流浪汉,实际上也身无分文、流落街头,但是在被上一任主顾赶出门之前,他还勉强算是个社会人。

社会人稻见朗慢慢地摸了一遍身上的口袋。他这套旧西装穿了好几天了,兜里有什么他都一清二楚。虽然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慢慢地摸下去。

再说他也没别的事可干啊。

就在他慢悠悠地把手探进上衣内袋时,一个硬物抵上他后腰。

“你这家伙,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说话的人语气里透露着压抑不住的兴奋。稻见朗能量不足的脑子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那是幻想着立大功的兴奋。

以及背后那玩意儿是手枪。

“什么都没有,”他轻缓地说。

他不敢稍动,生怕这倒霉孩子一个手滑;自己可出不起医疗费,显然也不必肖想对方会遵守公序良俗支付赔偿。

背后的硬物压得更用力了一些。“什么都没有?你当我傻吗?你这样鬼鬼祟祟地站在这里这么久,喂喂,你是便衣吧?”

那个听起来还在变声期的孩子把头凑上前来,散发出浓烈的烟味。稻见朗抽了抽鼻子。

要是便衣现在早就打爆你的狗头了,混蛋!

“你可以自己来搜一搜,”稻见朗维持着轻缓的口吻,同时绷紧了肌肉。只要对方的枪口稍离,他就能制服这个年轻人。虽然说饿了两天,要处理一个毛头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唯一的问题是——

“怎么了?”从巷子深处拐出一个年长些的男人。

——这小子可能还有同伙在。

稻见朗现在的体力,爆发一下揍个人是可以的,逃跑就不可能了。他打量新出现的男人,对方身形瘦削,但身上的西装服服帖帖,显然衣服底下是结实的肌肉。

不像他身后的紧贴着的小混混,肋骨都快戳破他的肺了。

不过,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耳听小混混激动地复述了一遍自己的精彩推理,稻见暗自思忖着,这两人昭示着一场地下交易的存在。就算会死,拉这两人垫背也不亏。

正这么想着,男人已经开口了。

“别做多余的事。”他没什么表情,但从那双眼帘低垂的眼睛里透露出深深的不耐。“已经结束了,他不可能听到什么的。”

身后的人更大幅度地往前压,稻见余光中出现了一丛火红的乱发。

“喂!你别想抹消我的功劳!”

——枪口偏离了。

稻见朗一闪身挣脱了年轻人的挟制,毫不犹豫地敲晕了他。他握住红毛手中的抢支,以他为盾,才抬起头来,眼前一黑。稻见闭一闭眼,等那一阵眩晕过去后,视野重新清晰起来。

男人还站在原地不动。他若不过来,主动攻击对自己不利。稻见朗权衡了片刻,自己的肚子率先大叫起来。

“咕——”

“噗。”

稻见朗怀疑地看着男人。他的嘴角确实勾了起来,没错吧?

连他眼睛都稍稍弯下……是在笑吗?

肚子叫有什么好笑的?稻见感到一阵懊丧。自尊心这种东西他还没决心扔掉呢。

“把枪放下,”男人恢复了面无表情,但稻见总觉得他内里仍在发笑。“我请你去吃饭。”

吃饭这两个字比任何炮弹更加灼热地击中了稻见朗——主要是他的胃。

“我打晕了你的同伙,”他开口说道。

男人连个眼神都欠奉。“就扔这里吧,不会有人发现的。”

稻见的胃代替他的大脑做了决定。

红毛沉重地摔落在地,稻见跨过他,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人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

“就去街角那家拉面店吧,”男人语气和缓,似乎给稻见预留了讨价还价的余地——倒好像他还有那力气似的。

好在男人并不是真的跟他商量,嘴里一边说着,脚下已经迈起步子。稻见挣了一下,男人就松手让他自己走了。稻见不肯落后他半步,男人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稍稍向一旁避让,同稻见并肩走出小巷。

男人果然请了他一顿。因催得急,拉面火候不到,有点太硬了。其上放了两片叉烧,没觉出味就已经消失。稻见朗嘶嘶呼呼地吃完一大碗,店员又上了一碟炸鸡块。稻见郎没客气,继续吃了起来。

吃完炸鸡,喝干净面汤,稻见朗长叹了一声,感觉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谢谢,”他郑重地对男人说。

男人转头看他。他的眉眼明明是很温和的长相,稻见却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被一把手术刀剖开了一般。

“你……”男人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把自己给否定了。

“怎么了?”稻见朗问了一句。

“你吃饱了吗?”

稻见朗抽了张餐巾纸擦嘴,同时大点其头。男人于是也点点头,起身去结账。

他出门时见到显然是在等他的稻见,眉头微微一动,没说什么。稻见随他一道沿着街道走下去,在下一个街口,他清了清嗓子。

“你刚才要说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男人瞥了他一眼。“没什么。”

“你算是救了我一命,我总要报答你。”稻见认真地说。

这下男人终于把他看进眼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稻见从他神色读出一抹怜意。并非居高临下怜悯,更像是……同病相怜。

待要更细地品味,男人已经移开视线,面上是铜墙铁壁般的冷漠。“你有工作吗?”

这不是废话吗?稻见没回答。

“要是一周以后你还没有工作,就来这里找我吧,”男人说。“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不过你大概不会很喜欢。”

稻见盯着他瞧。“打手?”

男人迟疑地摇了摇头。“到时再说吧,”他似乎打定主意不再多说,正式地同稻见道了别,越过街道离开了。

稻见困惑地注视着他远行。

“喂!”他大声叫道。

男人回过身来,隔着马路望向他。

“我叫稻见朗——”稻见朗也没有过去的意思,继续大喊,“你叫什么!”

稻见朗已觉察到这场面有些滑稽,见男人的表情似乎柔和了一点,仿佛又在暗笑,他不禁又有些懊恼。还未等他放弃,对面的男人也提高了音量,回道:“到时再说——”

随后,他果断地转身离开, 不一时就消失在街头。

稻见朗揉了揉肚子,做了个鬼脸。

“一周啊……”他嘀咕着朝另一个方向离开。“去哪里找点活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