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停电时刻

Work Text:

房间里只开了盏灯,磨砂灯罩里透出暖黄的光,只能说给屋子照个亮,但是照不透。王晰进门换了拖鞋,把钥匙放在鞋柜上,看见阿云嘎捧着本书低着头看,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入迷了,嘴巴还微微张着。王晰皱着眉头,一抬手“啪”地一声就把客厅最亮的那盏灯给打开了。阿云嘎戴着耳机没听到王晰关门的声音,这时眼前突然大亮,他表情虽然没变,身子却下意识地一颤,这才抬头看到王晰回来了。“开这么亮的灯干什么?”阿云嘎倒是先出声,王晰把包搁在椅子上,说:“那么暗,不伤眼睛啊。”阿云嘎撇了下嘴,说:“不暗,我视力可好了。”他边说着,边用眼神在王晰的黑框眼镜上溜了一圈,嘴角颇有些得意的弧度。王晰斜着眼睛瞥他一眼,扶了下眼镜框,说:“行了,吃饭了没?”阿云嘎趿着拖鞋走到灯开关边上,又把灯换成暗的,说:“吃了面。”王晰正从包里翻出来谱子看,房里暗了,他“啧”了声,走过去把灯重新打开,说:“什么岁数了还不爱惜眼睛,啊?”阿云嘎还没来得及反驳几句,灯突然一下就灭了。

“你看看,”阿云嘎故作腔调地拉长声音说,“把灯都闪坏了。”

王晰错了下牙,伸手去开另一盏灯,没亮。他又试了试其他开关,屋子里还是一片漆黑。

“得,停电了。”王晰下了结论。而一旁嘎吱嘎吱停下来的电风扇也是有力证明。

两人借着手机的手电筒光在抽屉里翻蜡烛。王晰问:“我上次让你买的蜡烛呢?”阿云嘎坐在地上往抽屉里扒拉了会儿,突然“啊”了声,说:“我给忘了。”王晰把手机放下,问:“忘记放哪儿了还是忘买了?”阿云嘎诚实地说:“忘买了。”王晰把手机的光关掉,靠在柜子上,说:“阿云嘎你真行。”

阿云嘎作为弥补,则是一边说着“行了行了”,一边把王晰按着亲了。

夏天老城区的电路好像总爱出问题,以往停电的时候他俩就从柜子里翻出蜡烛来点上,看看充电宝还有没有电能不能让手机多苟活一会儿,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把公园大爷的那种蒲扇找出来躺在地板上扇风,扇子一摇一晃的,暗示着自己心静自然凉。但是现在,两个男人在夏夜里,把汗水滴在了沙发上。

其实本来两人还挺正经的。王晰一个不会跳舞的把阿云嘎拉起来说:“跳一下呗。”阿云嘎站起来:“你又不会。”王晰把手放在阿云嘎腰上,态度诚恳:“教一下哥呗。”阿云嘎扶着王晰的肩,在王晰看不清的时候眉梢一撇,说:“节奏,知道吧,节奏很重要。”他好不容易用一外给王晰讲了舞步,但是才一开始实际跳了没几步,王晰就踩了他一脚。“你故意的是吧!”阿云嘎甩开手说。“重来重来。”王晰伸手又把阿云嘎的腰够回来。舞蹈这种东西,大概的确无法速成,尝试了好几次,要么是王晰又踩到阿云嘎的脚,要么就是退太迟跟阿云嘎脚碰到一起。最后阿云嘎本来说着“算了”,就想抹黑去拿手机照明,但是王晰把手机里新录的demo放出来,缓缓悠悠的调,他搂住阿云嘎,抱着他靠在他肩上,缓缓地带着他晃动。阿云嘎愣了愣,耳边音乐像是和煦的咒语,他把下巴搁在王晰肩上,闭上了眼睛。两人就在黑暗中轻轻随音乐晃动,似乎忘记了时间一样。也……忘记了客厅里摆着的小板凳和垃圾桶。两人于是踉跄着摔在了沙发上,王晰捂着自己的肋骨,说:“阿云嘎你是不是长重了?”阿云嘎不满地捶了下他,胡乱摸着把他的黑框眼镜摘下来甩在一边

屋子里黑乎乎的,睁开眼也只能借着夜色看到点轮廓。阿云嘎摸索着王晰的肩膀,分开腿跪在王晰身侧一点点往下坐把王晰吞下去,他停了停,咬着嘴唇皱眉。王晰看不清阿云嘎的表情,就去握住阿云嘎的手,扣住他的手指,拇指在他手背摩挲着安抚他。
“痛吗?”王晰问。

阿云嘎捏着王晰的肩膀,胸膛起伏了瞬,声音像是憋着气,说:“有点。”

王晰手伸进他衣服下摆,指尖按着阿云嘎乳尖一下一下地蹭。阿云嘎的腰软了下,把王晰吞了个彻底。两人都闷闷哼了声,王晰埋在阿云嘎脖颈间,亲着他让他骑在自己身上。阿云嘎把着王晰的肩,动着腰起伏,不知道是不是他会骑马的原因,他的腰能够随着那股劲儿动,弯出道弧来,自己操控着节奏让自己舒服。而阿云嘎在一次次实践出真知后,没多久就找到让自己舒服的地方,稍稍重点坐下去时,不由地呻吟了声。王晰笑了下,阿云嘎扭了下腰,说:“你能不能动动呀。”王晰于是往上顶着他,还握着他的手伸进他的衣服,带着他的手摸着他的肚子,让他感受着一下下往上顶的劲儿。黑暗里眼睛失去了自己的作用,大脑只好从其他地方收集信息,于是身体其他感官就更加敏感。阿云嘎感到自己被王晰的阴茎破入,频率不高,但是顶得太是地方,内壁包裹着阴茎,被顶端触及着敏感,而王晰还撩起了阿云嘎的衣服去亲他胸口。阿云嘎抖了下,忍无可忍似的捧起王晰的脸,晕乎乎地亲上去,结果一片黑暗中亲到了王晰的鼻子上,他也没说顺着滑下去够王晰的嘴唇,反而破罐破摔地啃了口王晰的鼻子。王晰被他逗笑了,闷闷地笑着伸手揽着阿云嘎的后颈子把他拉下来亲他嘴唇。亲吻时,王晰嘴角还带笑,他不仅笑得喉咙轻颤,埋在阿云嘎体内的顶端也在阿云嘎的敏感处轻颤,他边笑边把自己的阴茎顶在了阿云嘎的腺体上。阿云嘎顿时就狠狠一颤,他坐在王晰身上想撑起来,膝盖却在沙发边滑了下重新坐了下去。

这一下有点深,阿云嘎趴在王晰肩头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射了,他慢慢坐起来让王晰退出来,手从王晰大腿摸上去想去够王晰还硬着的阴茎,说:“我帮你弄出来……”话音还没落,王晰抓着他手腕子把他压在了沙发上,接着他就被分开腿,重新被王晰进入。阿云嘎搂着王晰的后背叫出来声,他不知道王晰哪里攒的劲儿,兴许刚才就趁他在他身上骑得累得慌的时候偷着省力气,现在肏他肏得又快又狠,还专挑着他敏感处顶,也不管他刚刚才高潮过后身体还敏感得很。阿云嘎鼻音呜咽着又被王晰顶到个小高潮,王晰才射了出来。两人倒在沙发上搂在一块儿喘着粗气。

客厅的灯闪了闪,亮了。这时才看得清阿云嘎全然瘫在沙发上,脸到脖子都红成一片,因为喘着气起伏的胸口都漫上了红色。阿云嘎躺着,眼睛正对着光,他把眼睛遮住,脚尖推了推王晰,让王晰出去。刚才因为没来得及退出来,又是停电后突发的性事,连安全套都没戴,阿云嘎腿间滑腻腻一片流出来。王晰从旁边的桌子上抽了纸巾,说:“给你擦擦。”阿云嘎有些不好意思,把腿并起来,催王晰:“你别管了,你先去洗澡去。”王晰却没管他,拿着纸巾就凑过去了。阿云嘎从沙发上跳起来,光着脚就往浴室跑,背着王晰大声说:“你不去我就先去了!”王晰就看到他白花花一片,后腰上还有点手印的红,腿间的东西似乎也流下来了些,他看得有点心痒,把纸巾扔了,也朝浴室走去。

阿云嘎一进浴室就把门锁了,丝毫不给王晰留机会。王晰试了下门锁,还真打不开,也不急,就靠在门边,拿着自己那把磁性低音给阿云嘎唱儿歌,他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他唱了句就笑,但锲而不舍地唱。阿云嘎在里面敲着门说他烦人,王晰不唱了,还把声音装得很是一本正经,说:“不玩儿了,我要刷牙,开门吧,我不耽误你。”浴室做了干湿分离,所以王晰的话说得很是有点信服力。阿云嘎把门慢慢打开,探出半个脑袋看他。王晰故意做出种不耐烦的表情,手握着门把,说:“别磨蹭了。”他好像还嫌弃阿云嘎耽误了他刷牙一样。阿云嘎这才放心地把门敞开,然而王晰一迈进去就把阿云嘎抵在墙上亲了,他的手探下去,刻意沉着嗓音:“弄好湿,我帮你洗。”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