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Exorcist/驱魔人】The Black Paradise (mob马库斯)

Work Text:


    他循着野狗的吠声,他又一次走入幽暗肮脏的湖边隧道里。

     瘾君子、死猫、疯子的低语。马库斯知道这些绝望的人被植入了恶魔的种子,病毒早已扩散,但他无能为力。

    在黑暗中,他像光明,像热源,人群逼近他。他仿佛是一枚成熟到近乎开始腐烂的果实,散发出甘美的气息。饥饿的人只想将他生吞活剥。抑或是舔过每一寸皮肤,细细品尝每一块血肉。

    “这个场景你可熟悉?”恶魔低语道,“马库斯神父。”我知道你肮脏的小秘密,你最隐秘的渴望。

    “以耶稣的名义……”圣言尚未说完,神父便已经被一股冲力撞倒在地。丧失理智的人群被不知名的力量驱使着,仍在不断向前,被压在底部的马库斯近乎窒息。他动弹不得,身体的每个部分,四肢到躯干,没有一处不受到那些看不清面目的人的侵犯。他的手臂上被抓出伤口,渗出血丝的地方很快吸引了一条,然后是好几条黏湿冰冷的舌头,他们吮吸,之后是啃咬,仿佛马库斯神父的血肉就是圣餐,神父能给他们带来天堂。

    这种感觉是屈辱的。马库斯想挣扎,他无法挣扎。那些冰冷到不似人类的手指爱抚他,撸动他,惩罚他。不适,疼痛,这些却无一不使他勃起得更加厉害,他的阴茎上的青筋弹跳着,前端不断滴下前列腺液。他从绝望中体会到了快感。如果他不因自己的罪孽深重而死,也会因这刺激下的心跳过速而亡。

    “我命令你们……”他的声音沙哑得几乎无法辨认,也毫无力量。

    他听到声音,熟悉的声音,“神父,只要你说一句好,我就能满足你想要的——我甚至愿意先给您一些甜头,您看怎么样?”恶魔惯用的伎俩。“不,你休想,离开那位女士!”每一个词都是从喉头的血腥味中挤出的。阴森的轻笑,“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你,神父。”没有回答。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破布被塞进了马库斯神父的嘴里,只剩下愤怒的呜咽声与不明的喘息声。

    “你这淫荡不忠的老狗,看你兴奋得连大腿根都在颤抖了。既然这样,就好好享受吧。”

    令人惊惧的寂静过后,地下隧道中再次骚动了起来。

    那身洗到泛白的旧衣服如今已彻底变成一堆废料,不知所踪,他感受到地面的粗粝,摩擦带来的疼痛。当第一根粗大狰狞的肉器毫不留情地捅入体内时,没有人知道马库斯几乎是松了一口气的。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他的确在渴望着,渴望被真真切切地填满。

    形状分明的龟头碾过不太湿润的内壁,被侵犯的感觉像电流一样穿过他的脊椎,如同被带着倒刺的鞭子刮过皮肉。马库斯四肢冰凉,他在颤抖,仿佛在受刑。然而,他的肠道却是那么火热,在一点点濡湿,甚至自发地开始收缩,像在邀请那根肉棒入侵得更深。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他被强行操上了高潮。

    马库斯断断续续地射出了自己的第一发,他的前端被含住,吮吸。有人在过于用力地撸着他的阴茎,像是在惩罚他射得不够多,一对尖牙咬住了他的茎体,刺穿了他的皮肤。那太痛了,神父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泪水已经从眼角滴落。由于疼痛而紧缩的肠壁被再次强行撞开,马库斯凝视着头顶黑黢黢砖墙,意识几乎抽离,他好像看到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人很可能已经换了,甬道内湿得不像话,那绝不是他自己的体液。“不……”可他又能向谁求救呢,在这黑暗的地下,犯下无可饶恕的淫乱罪行。

    被撑开许久的下颚酸痛不已,尘土,机油,铁锈混合的味道留在口腔内令人作呕。抹布被粗暴地扯出,取而代之的是横冲直撞的性器。马库斯被迫把脸扭到一边,下颚被捏得几乎骨折,脸颊被顶出凸起的形状。

    这一切看起来毫无尽头,令人绝望。

    透过人群,他看到隧道入口逆光站着一个人。

    “托马斯……”

    艰难的一天又开始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