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喵了个咪(暴暴撸猫系列)

Chapter Text

第一章

 

Tyrant把车停进车库,从车道向家走去。半开的窗户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警惕地放轻脚步,走到窗边。一串带泥的小脚印从花园延伸过来,踩过窗台,消失在了屋子的地板上。

如果他养过“人类”,他就会认得出这是什么,眼下他只觉得这可能是某种小动物,而他对动物毫无兴趣。他拿起通讯器,打算报警或者通知动物保护部门,却正好有电话进来。

是Nemesis。

“什么事?”

“没什么,想知道你的帽子是在哪家店买的?”

他报出一个名字。

“会有适合我的款式吗?”

“我不知道。”他继续往窗户里望,敷衍地回答。

“你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了?”对方声音粗哑但很关切。

“有个动物闯进我家了,我不能判断到底是什么。”

“看得见它的样子吗?”

“不行,只有脚印。”

“拍照给我看。”

他拍了,然后发了过去。Nemesis沉默了一下,似乎叹了口气。

“我的伞帝啊,你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不认识这种脚印的家伙了吧。”

“怎么?”

“这是‘人类’。恭喜你,你得到了一只野生……不,应该是谁家走丢了的。它的脚印很小,应该很可爱。”

“我该联系哪个组织?”野生人类保护协会?关爱人类基金会?

“你先找到它,确认一下状况吧。”

他挂了电话,从外面关上窗户,然后打开了门。小脏脚印越来越浅,消失在去厨房的方向。他往厨房走去,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蓝色的小身影在他的冰箱前,似乎正拼了命地要开冰箱门。

是个“人类”没错,穿着蓝色的衣服,有点脏但看起来还整齐,圆圆的小脑袋上有深金色的绒毛。小人类抬起一条腿踩在冰箱门的一边,再次用上全身的力气去拔冰箱门,渐渐地让整个小身体都离了地,然后终于筋疲力尽地噗通掉了下来。

这一幕太滑稽了,竟然让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小人类回过头,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望着他,很快爬了起来,紧张地四处张望,发出了幼嫩但不明所以的声音。

嘶,好像有点意思。他心想,难怪这个世界上几乎BOW手一只了。这小东西应该是饿了,他往屋里走去,想要帮它打开冰箱门。

不知道它吃什么?

小东西望着他,全身都缩紧了,眼睛瞪得更大了。在他弯腰去开冰箱门时,竟然猛地从他腿边蹿了出去,哒哒哒地跑远了,消失在厨房门外。

呃……

他拨了Nemesis的号码。

“是你说的那种小东西,但它逃跑了。”

“你做了什么?”

“我过去帮它开冰箱。”

“那为什么要逃?”

“不知道。”他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动作不要太快,不要发出声音,可能它之前被什么事吓坏了。慢慢接近它,让它知道你没有恶意。”

“然后呢?”

“摸摸头,如果不抗拒,就抱起来。”

他想了一下抱起来是怎样的动作,脑子里闪过了好几个小东西被他拎得横七竖八的画面。

“怎么抱?”

“你等一下,正好我的来找我了,我给你拍个照。”

他收到一张照片,是一个小人类抱着Nemesis的手臂的样子,这个小人类也有暗金色的绒毛,和他这只有点像,但好像眼睛更蓝些。

下一张照片是小人类坐在Nemesis前臂上,小腿儿垂下来,在Nemesis侧腹晃悠,上半身靠着Nemesis的前臂和肩膀,一双小手抓着Nemesis的衣服,正好奇地望着镜头。

抱起来就是让它坐在我胳膊上?

又一张照片来了,这次Nemesis的手掌托着小人类的屁股,让小人类的整个身体都贴在他身上,双手正好搂着主人的脖子。

还是说把它按在自己胸口上?

这时电话重新响了,他接了起来。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了,本来还想照个公主抱给你看的,但它挠我脸了。”

那又是什么?

“它会攻击?”

“有的会,但是放心吧,没什么感觉。”

“那你为什么因为挠脸就停下了本来打算做的事?”

“因为……”Nemesis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着词句,最终好像放弃了。“到时候你自己会知道的。”

我不会知道啊,他想,我又不打算养。

他走出厨房,屋子里静悄悄的,不知道小东西现在躲在哪里了。他的房子有两层,算上阁楼的话有三层,还有地下室。小东西要躲的话,可选择的地方还是挺多的。他先去了最近的餐室,那里除了餐桌和橱柜外,一目了然。于是他继续往前,打算去客厅和洗手间找找。

也没有。于是他上了楼,听到台阶在自己的重量下嘎吱作响。在打开第一间客卧的门时一个东西也被扔向了他的脸部,他一歪头,发现是放在床头柜上的小摆件。小家伙咬着下嘴唇,慌乱地往后退,又在背碰到墙壁时吓得一僵。

动作不要太快,不要发出什么声音,慢慢接近,让它知道自己没有恶意。他在心里重复着Nemesis的话,也这么做了。小家伙发出尖利的喘息声,越缩越小,小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闪亮的东西。

他的水果叉。

为什么?

Tyrant不解地继续往前走,希望自己确实看起来没有任何恶意。但小东西的紧张却没有任何缓解的意思,就在他弯腰就能够着它时,它好像突然有了勇气,高高举起了水果叉,朝他的腿上扎了过来。

谁说它的攻击没有感觉的?Tyrant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腿上的水果叉,他明明有被扎到的感觉,虽然连皮也没破就是了。小东西好像也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攻击能见效。马上它就又故技重施,从他腿边溜走了。

“怎么样了?”Nemesis接了他的电话。

“用叉子扎我腿。”

“……看来很惊慌,你先让它自己呆一会。弄点食物和水放在离你远的地方,它自己会去吃。”

“它吃什么?”

Nemesis似乎发出了一声哀叹,“算了,我带点东西过去,你等我。”

要不你把它抓走好了。他想,但不知为何没有说出口。于是他先放着小人类不管了,去自顾自地吃饭和洗漱,期间他看到小东西偷偷摸摸地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又跑了出去,然后躲进了沙发底下。

半小时后Nemesis来了,还带着一个保鲜盒。

“它们喜欢吃这个植物,新鲜的最好,不方便的话也可以买现磨的粉,红色和绿色混在一起日常吃,要是生病了就加上蓝色的。”

Tyrant看着那些小袋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Nemesis好像说到小人类就话变很多。

“你有没有小碗……算了肯定没有,先用这个盒子好了,放在……它现在在哪?”

Tyrant走过去把沙发举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缩成一团的小东西。它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暴露在Tyrant和Nemesis的视线里,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看被举起的沙发,又看看他们俩,张开小嘴急促地呼吸起来。

“你太急了。”Nemsis说,弯下了腰把盒子递过去,嘴里还在说着什么乖了乖了。小东西爆发出一声尖叫,狼狈地爬起来就跑。Nemesis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后颈,把它拎了起来,它的手脚在空中乱舞,叫个不停,眼睛里开始凝聚晶莹的水滴。

到底是谁太急?Tyrant举着沙发默默地想。

“乖了,乖了,不怕。”Nemesis试图摸它的头,被它用小手用力地推拒了。接着Nemesis又想把食物喂到它嘴边,它抽了口气,扭开了头,肉眼可见地发起抖来。他有点于心不忍,想让Nemesis放开它,可还没来得及说,Nemesis已经松开了手。小人类落在地上,抽泣着连滚带爬地逃离了他们,又跑上了楼。

Tyrant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举着沙发。他把沙发放下,Nemesis坐了上去,若有所思。

“这不是野生的,是RPD新繁育的,非常可爱。”

“那我应该把它送去繁育中心?还是说发个招领启事?”

Nemesis看了他一眼,仿佛他是什么白痴。“谁捡到就是谁的,你不要就给我。”

“可以这样?”

Nemesis叹了口气,“他没有项圈,又这么害怕我们,像以前的野生小人类。但这个品相我不会认错的,就是RPD用最早的98-2型新培育的19-RE2型,更漂亮性格也更温顺。”

“温顺?”他对小人类的型号没有概念,但,温顺?

“我猜这只可能遇到了不好的主人,或者经历了什么伤害,所以这么害怕。你持续投喂吧,过几天大概就不怕你了。”

“那点东西它能吃那么久?”

Nemesis看了他一眼,仿佛他是什么白痴。“那是我带来给你应急的,最多吃两天。你要喂不会自己买吗?”

行吧。为了表示感谢,他送了一顶帽子给Nemesis,反正他还有很多,Nemesis这才满意地走了。他按照Nemesis的交待,把植物叶子的粉末和水碗分散放在了屋子的几个角落,然后去工作间加了会班,十一点时他洗了个澡准备睡觉,看到二楼走廊尽头的盘子空了。

小东西用它粉红的小舌头舔着吃的吗?还是用小爪子捧起来?他有点好奇,但觉得短时间里应该看不到小家伙吃饭的样子了。他想问Nemesis要点录像,可又不想再听对方说话,于是他在平板电脑打开视频网站,搜索了起来。

输入:小人类吃东西

确认。

视频数量超乎想象,他随便选了一个播放量靠前的,因为那个小人类看起来和自己的有点像。

不对,应该不能说是自己的,是和跑来他家这只有点像。但仔细一看,虽然也是穿着蓝色衣服,但是绒毛的颜色更浅一点,看起来非常安静,适合它身体大小的餐桌上放着精致的餐具,小碗里盛着三色的叶子粉末,小玻璃杯里还有看起来不太像是水的液体。小人类用勺子吃饭,看起来乖巧又优雅,时不时喝一口杯子里的饮料。Tyrant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但不知不觉看完了,还下拉到了视频评论区。

大植物42:up主土豪!这套餐桌和餐具很贵吧!

舌头长就是好:餐桌?这个型号才是真的贵,餐桌买不起的话也不用养了。

不是苍蝇是龙:怎么今天又吃蓝草?还在生病?这个型号太娇了,还好没买。

光明之主教:笑看LS装逼。

失心丧尸女: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求3.5型!什么状态都收!钱无所谓!

大植物42:LS死心吧,我看你到处复制粘贴好几年了,3.5型不可能有人出的。

不是苍蝇是龙:而且不好养,容易死。买了也白买。

光明之主教:LS又来了。云吸人还要指点江山烦不烦。

不是苍蝇是龙:@光明之主教 关你屁事,有唯一限量版了不起啊?

光明之主教:就是了不起啊。

光明之村长:就是了不起。

光明之城主:就是了不起。

不是苍蝇是龙:傻逼光明教去死。

Tyrant觉得自己看得半懂不懂,不过好像也有点了解了。他搜了一下3.5型,视频只有几个,确实很漂亮,但一看就很脆弱,还有点没精神,要说的话,他还是觉得自己这只比较可爱。

唔,不能说自己这只,是跑进他家这只。

Chapter Text

第二章

*Ivan指的是《安布雷拉编年史》里的伊凡暴君。

 

工作的时候他很少想别的,但这一天,他总会时不时想起家里的小人类,以及买食物的事情。到了下班时他突然开始了担心,担心小家伙的食物要是并不方便买到怎么办。他应该昨天就在网上预订的,不然就只能再去求助Nemesis了。

来到街上时他发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街上有着很多他之前未曾留心的小人类用品店,还有美容店甚至医院。他走进了一家用品店,遇到了Ivan,对方还是十分冷漠,墨镜下的眼神无从分辨,但Ivan也在买东西。店员是个G成体,有好几只G幼体爬来爬去帮他取东西,显然Ivan买得不少。

他安静地等待,终于,Ivan拎着两大包用品从他身边走过,G成体这才有空望向他。

“食物。”他说道。

“新鲜的还是冻干的?”G成体热情地询问,“你家有几只?多大了?什么型号?”

“都要。”他含糊地回答,不想多说话,但还是补充了一句,“一只。”

“那先给你两周的食物吧,”G成体话音刚落,一只G幼体就噼啪地跑来,顶着一个密封盒子,而另一只顶着一个冒着冷气的袋子,里面有带着泥土的植物。

“这是干什么?”他看着后者问道。

“在家里种起来啊!”G成体有些不解地望向他,巨大的眼球无辜地转动,“你没种过?你不会是刚开始养吧?”

他点了点头,随即后悔了。

“行吧,那你还得买花盆,要两个,一个种绿色一个种红色,能保持一周的鲜度,但不要每天只给吃新鲜叶子,要配合冻干粉一起。你的小人类活泼吗?有没有囤喷雾?总要准备两只,皮肤受伤的时候可以用,如果伤得厉害一定要去医院。衣服呢?它们每天都要洗澡,要有毛巾牙刷香皂,还要至少两套睡衣两套外套,它们对衣服有偏好,你最好告诉我型号——什么?你忘了?……旧的98什么改的?……啊!19-RE2型吧!这个最近很抢手,很不容易弄到啊!”

滔滔不绝的话语让他头疼,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猜出型号之后,G成体好像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像是窃笑。但到最后,他也像Ivan一样,出门时拎着两个大包了。

“不够再来!”G成体热情地对着他的后脑勺喊,“如果想要转手19-RE2型也可以找我!”

转手?这两天里他觉得自己听到的陌生语言也太多了。Tyrant把东西放进后车厢,开车回家,不知道小家伙多久才会对他放下戒心,看来在那之前他只能把用品四处放置,等待它自己取用了。它应该会自己用吧?不知道需不需要教?对于小人类他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晚上还得好好看点视频补补课。他边想边开车,终于快到家了。

没想到,远远地,他就看到窗户是开着的。

Tyrant心里一沉,他忘记锁上窗户了,小家伙多半像之前偷偷跑进来一样,又从窗户逃走了。他拎着两个大袋子,先走到窗边看了看,没有看到脚印。

也是,从屋里出来怎么会有脏脚印。Tyrant心情沉重地打开门,内心满是迷之惆怅。

本来就没打算养的,跑了就跑了吧。这些用品不知道能不能退,不能就送给Nemesis算了。Nemesis那几张照片又浮现在他脑海,不知道被小家伙坐在胳膊上会是什么感觉?他连摸都没有摸过自己的小人类一下。

呃,不能说是自己的,是跑来他家,又跑走的小人类。

Tyrant放下袋子,抱着不能理解的期待往厨房里走,看到墙角摆放的食物被吃了一半。这让他的希望之火又稍稍被点燃,至少,他的小家伙是吃饱了才离开的。

也许没有离开?也许窗户只是从昨天开始就忘记关了?小东西也许还在哪间屋子里,可能在玩耍,也可能在休息,说不定还爬上他的床好好睡了一觉。他再次放轻了脚步,挨个屋子找起来,举起床,举起柜子,查看每一个角落和柜子里的内部空间。

没有。更没有受惊逃跑的小脚嗒嗒声。

可能在地下室。Tyrant默默地往下走,打开灯,看着里面的洗衣机和杂物堆,没有。他甚至把洗衣机门打开,看了看里面,也没有。

电话响了起来。Nemesis。

“怎么样?它肯让你接近了吗?”

“跑掉了。”

“……”

“……”

“到处都找过了?角落里,抽屉里,柜子里翻翻?有时候它们喜欢藏在衣服里面。”

“没有。”

“怎么能跑出去的?你没关门吗?”

“窗户。”

“……哎,养小人类一定要注意关门关窗的,它们好奇心很强,总想跑出去。算了,反正也是自己跑来的,可能本来就比较野,你要是想养可以去繁育中心,还能挑一只喜欢的。”

但也不是那一只了。他想起那个小家伙睁大眼睛害怕地望着他,却抿紧小嘴唇的样子,腿上被水果叉扎过的地方幽灵般地轻微痒了一下。

“我不养。”他说,“但是下班时买了一些小人类用的东西,明天你来拿走吧。”

Nemesis似乎还想劝他买一只新的,他把电话挂了。屋子里安静又空旷,他在沙发上坐下,心里突然一紧,赶快站起,把沙发举了起来。

当然了,什么都没有。他重新坐下,知道自己该去吃饭和洗澡,然后加一会儿班睡觉,却完全不想动。大衣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拿出来一看,是一本小册子。

《小人类饲养指南》。似乎是离开用品店时,G成体塞在他口袋里的。封面是个非常美丽的小人类,他不知道型号,但它看起来精神奕奕,绒毛十分有光泽,撑着小下巴顽皮地看着你,和他那一直在害怕和哭泣的小人类看起来完全不一样。手册前面几页是简单的科普,后面几乎全都是商品目录,他完全没想到养这么一只小家伙需要用那么多东西,有些还价格不菲,包括昨天晚上视频里类似的小家具,比他屋子里真的家具都贵了好几倍。BOW竟然花这么多钱来养小人类,这要是以前,他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虽然现在他也不能说完全理解,但看着地上他懒得拆包的那两大袋用品,他也算是小有感触了。手册上有关于红绿植物的种植办法,他觉得要不先种上,免得植物在密封保湿袋里腐烂。但在这么做之前他又用电脑搜索了一下小人类吃新鲜叶子,还特意搜了一下19-RE2型。视频不多,投稿日期都很近,看来确实是很新的型号了。他点开,画面里那个和他的很像,抱着一盆绿色植物,张嘴咬下了一整片叶子,视频主人顿时发出了宠溺的笑声,听起来像是G1的声音。他把仅有的几个视频看完,关上电脑,把植物从袋子里拿出来,树在花盆中央,再倒上专用土。很快,一红一绿两盆植物就种好了,他把它们放在窗台上,又浇了点水,觉得其他东西Nemesis可以拿去,这个留下做装饰也不错。

也许小家伙路过时还可以吃一些。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就摇了摇头。小家伙不会回来了,它那么害怕他,也许就像手册里说的野生小人类,是养不亲的那种了。比起和他这样可怕巨大的BOW一起生活,小家伙大概更想自己躲起来,自由自在地过日子。于是,他离开窗台,开始了每一天回家的常规。话虽如此,但当他打开电脑准备加班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搜索起了更多小人类的视频,连下面的评论都一一看过,一点工作都没有做,就不知不觉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他站起来,耳朵却不自然地动了动。

敲门声,很小的敲门声,有点迟疑,似乎又有点急。

他的内心突然充满了巨大的难以名状的希冀,几步就走到了门口。

敲门声又没有了,像幻觉一样。

Tyrant沉默地等了一会儿,打开了门口的监控画面。昏黄的门灯下,一个小小的蓝色身影正靠在门上,小手摩挲着门板。当它抬起头时,他看到了熟悉的令bow心疼的小脸。小人类无声地大哭着,透明的水珠不停地滑下它脏兮兮的脸蛋。Tyrant一把打开了门,小东西吓得哭声没停就躲在了门框边,怯生生地望着他。

他想起了手册上的内容,于是半跪下来和小家伙平视,让对方感觉他没有那么巨大,因此也不会那么害怕。这个举动奏效了,蓝色的小人儿咬着手指看了他一会儿,还因为哭泣的余韵抽咽了一声,然后试探性地伸过来一只小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鼻尖。

他慢慢张开双臂,小东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蓝色眼睛泛着水光,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扑进了他怀里,小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

即便隔着衣服,这具小身体还是带来了又软又暖的感触,他小心地用手掌兜住它的腿和屁股,把它慢慢抱了起来。小家伙没有抗拒,反而把脑袋倚在了他的衣领边。他关上门,抱着它走回屋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应该一直抱着它吗?他倒没有意见,因为小家伙坐在手臂上的感觉,比他想得还要好。他无师自通地把另一只手放在它小小的背上,轻轻地抚摸,感到小身体渐渐变得更软,完全贴在了他的胸口和肩膀上,但出于他不明白的原因,小家伙还是时不时一抽一抽地哭泣。

你去哪里了?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又回来了,还把自己弄得这么脏?他满心疑问,不知道有没有弄清楚的可能。但眼下这些都不要紧,他的小人类在他怀里,这就够了。

Chapter Text

第三章

 

警告:角色死亡及描写。

 

Nemesis还在依依不舍地往卧室里张望,淡黄色的睡灯亮光里,薄毯下鼓起一个起伏的小轮廓,小人类半张小脸埋在大枕头边,软软的绒毛盖住了它的额头,泛红的眼角还带着一点点湿润的痕迹。

 

“真没想到——”

 

他不满地瞪了Nemesis一眼,迫使对方闭了嘴,离开卧室门口,走到他身边才小声继续说完。

 

“它肯定有来历,不是普通跑丢的。”

 

是就是吧。Tyrant心想,但既然已跑进了他的家,睡在了他的床上——客卧,不是他的卧室,他觉得小家伙应该还没到愿意和他一起睡的程度——他也说不出不养的话了,尤其是一旦说了,Nemesis肯定就会把小东西带走。

 

就在他之前满脑袋问号,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一直抱着小人类直到对方满意为止的时候,它却突然扭动挣扎了起来,小手推着他的胸口,扭头看着屋子里放着的他的购物收获,踢弹着腿儿显然是要下去。他弯下腰,小东西就急匆匆地跑去了两个大袋子那儿,似乎在使劲地翻找什么,半个小身体都探了进去。他默默地观察,虽然想帮忙,但毫无头绪。终于,它拿着一瓶急救喷雾往窗户跑去,跑到一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犹豫地看了看他,跑过来用小手牵住了他的衣角。

 

“???”Tyrant不解地低头看着它,它好像又要哭了,蓝色眼睛带着哀求的意思望向他,试探性地往门口走,手里还抓着他的衣服。这么小的小东西不可能拽得动Tyrant的,但他自发地跟着小人类的步伐,来到了门口,又在它的注视下打开了门。门一开,它就跑了起来,跑了几步又回头看看他,发现他跟上来时又继续跑了起来,这次没有回头。

 

他紧紧跟上,疑惑重重,简单地给Nemesis打了个电话。

 

小家伙还在跑,带着他穿过街道,来到了屋后的一处小树林。因为跑得太急,它被什么绊倒了,啪唧一下摔平在了地上,看得Tyrant忍不住嘶了一声,不过小东西很快就爬了起来,踉跄了两步之后继续往树林里跑。他持续跟随,直到它在一棵大树边停下并且跪下下来。

 

Tyrant小心地靠近,发现树后面还有另一个小人类,侧躺在落叶覆盖的泥地上一动不动。猛一看它和他的小家伙轮廓十分相像,只是衣服是深色的,可这时,Nemesis风驰电掣地来了,还很有经验地拿着电筒。

 

不,不是深色的。Tyrant吃了一惊,Nemesis也吸了口气。现在他们能看清了,这个小人类穿着和他的小家伙几乎一样的衣服,只是都被血染成了褐色。它的小脑袋旁边还放着一些食物,他看了看数量,和家里少了的几乎一样。小家伙晃了晃急救喷雾,喷在它血污的脖子上,又解开它的衣服,露出它苍白却伤痕累累的身体。Tyrant伸手把它的身体扶起来,发现它不但冰冷,而且僵硬,伤口的血液颜色也不新鲜。小家伙继续用喷雾做着徒劳的努力,全都喷完以后,蓝眼睛里闪出希望的光芒。

 

“应该死了一阵子了。”Nemesis低哑地说。小家伙疑虑地向Nemesis望了一眼,皱起了眉头,小手捧起了那具小尸体的脸。它们长得也很像,只是死去的这个有着纤巧的下颌,小巧的鼻子和嘴唇,眉眼也看起来更加柔和。

 

“这么漂亮的,太可惜了。”Nemesis无尽惋惜地说。可Tyrant觉得这不是可惜而已,小家伙抚摸着它的脸,似乎渐渐意识到了一切的无可挽回,或者终于相信无可挽回,大颗的泪珠滴在了那惨白的身体上。

 

“别呆在这儿了,把活的带走,死的留下通知相关组织——”Nemesis说。他倒不介意在这里多陪小家伙哀悼它那可怜的同伴,但Nemesis说得也有道理。他试着把小家伙抱起来,可它发出可怜的哀鸣,不断挣扎。他不是不能强行带走它,但他觉得这样不对。

 

“有没有规定说不能埋在后院?”他问。

 

Nemesis想了想,摇了摇头,会意地用双手捧起那具小尸体。小家伙尖叫一声,疯了一样扑过去对Nemesis又踢又打,Nemesis只好停下了动作,嘴里念叨着可怜和麻烦之类的词。

 

“我来。”他低声说,轻轻地从Nemesis手里抱过了小尸体,让它像活着似的坐在手臂上,身体倚着他的一侧肩膀。他的小人类睁大眼睛望着他,他耐心等待,它好一阵子才慢慢走过来,坐在了他另一条手臂上。他站起来往回走,Nemesis跟在后面,而小家伙趴在他胸口上,咬着嘴唇,一刻不停地望着对面死去同伴的脸。

 

一个简单的葬礼,他们洗掉了小尸体上的血污,弄干了它柔软的头发,换上他正好新买来的小衣服。它看起来安详多了。在把它埋在后院里时,他的小家伙脱下手套,放在小尸体的手里,然后看着他们填土。接下来的时间里它好像被哀伤和疲惫耗尽了精力,变得木呆呆的,任由他和Nemesis照料,洗干净身体,换上睡衣,在被抱上床的瞬间就陷入了昏睡。

 

“不知道它会难过多久。”Nemesis说。

 

“你家的有没有……”

 

“怎么可能。”Nemesis叹了口气,“周末我带我家的过来吧,有同伴也许会让它开心一点。”

 

或者让它更想念死去的同伴。Tyrant皱着眉,在Nemesis离开之后还在不断的回想着树林里的那一幕,觉得心烦意乱。于是他又上网搜起了小人类相关的东西,甚至找到了一个论坛,里面有各种BOW晒自己的小人类,也有许多的相关话题,即便是在这样的深夜也在不断刷新着回复。他想了想,输入了一个标题。

 

有帽子总是好的:小人类非常伤心怎么办?

 

发送。很快好几个回复冒了出来,都是问发生了什么。

 

有帽子总是好的:看到同伴死在面前了。

 

发送。这次的回复更快更多了,非常多流泪的表情符,夹杂着可怜,太惨了,小可怜,抱抱它之类的话。

 

他一一感谢,但并没有觉得好一些,好在接下来又有了新的回复。

 

大植物42:可以带它去小人类咖啡厅,它们喜欢同伴,不过要小心它玩得不愿意走。

 

我不是掉下来的右手:要是总是不高兴,就给一点白兰地。

 

光明之主教:白兰地很贵,不过本BOW有。

 

大植物42:别给多了,你的小人类多大?第一次只能尝一小口。

 

不是苍蝇是龙:一小口都不知道买不买得起。LLS别装逼了你能有多少。

 

光明之主教:@有帽子总是好的你给我地址,我寄一小瓶给你,不用你付病毒能量。

 

不是苍蝇是龙:啧。

 

有帽子总是好的:@光明之主教谢谢,需要的话我会买的。谢谢你们的建议,等它醒了我会观察它的状态的。

 

大植物42:等等你不晒个图吗?

 

有帽子总是好的:已经睡了。

 

大植物42:就拍个睡着的图啊!

 

舌头长就是好:就是。

 

失心丧尸女:就是。

 

不是苍蝇是龙:就是。

 

光明之主教:就是。

 

光明之村长:就是。

 

光明之城主:就是。

 

Tyrant犹豫了,他并没有把自己的小家伙给别BOW看的打算,可这些BOW这么喜欢小人类,又如此热心。于是他轻轻地去卧室拍了一张,发了出去。

 

大植物42:我的培养皿啊!太可爱了吧!

 

失心丧尸女:哦哦哦哦哦哦哦哦!AWSL!!!

 

不是苍蝇是龙:19-RE2型!是19-RE2型吧???

 

光明之主教:等等,死掉的那个不会也是吧?

 

Tyrant想了想,Nemesis好像说起过它的型号,是什么来着?

 

有帽子总是好的:样子和它特别像,但是好像是什么ORC什么的

 

大植物42:ORC-2?

 

舌头长就是好:ORC-2?

 

有帽子总是好的:对对,是这个。

 

不是苍蝇是龙:ORC-2型这款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死的好像总是它。

 

失心丧尸女:是啊明明很可爱。

 

应该叫我美BOW兽:因为之前有个放归计划,就是用的ORC-2型,结果一下死了一半。

 

失心丧尸女:唉。

 

Tyrant本来平复了的心情又凝重了起来。这些是他两天前完全不会涉及的话题,他不关心小人类,也不在乎什么型号,更不知道什么放归计划,现在他却不停地想象他的小家伙是怎么遇上ORC-2型,又是怎么相依为命的。也许它们相遇时ORC-2型就快死了,让这个小家伙铤而走险跑进了他的家寻找食物和急救喷雾,结果却刚好赶上他回家。难怪它害怕极了却还是鼓起勇气攻击他,还总是哭。他突然庆幸那两盆放在窗台上的植物,小东西多半把它们当成了某种友善的信号,所以才又回来找他,他无法想像当它敲门时要克服多大的恐惧。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坐在床边,轻轻地抚摩小人类的绒毛了。它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翻了个身,向他的方向依偎过来,小脑袋正好枕在了他的手心。这点重量和温度带来的幸福感从掌心一直炸裂到全身,Tyrant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小家伙,又不知道该作何举动才好了。

 

尤其是半小时后,他觉得胳膊好酸。

 

tbc

*死掉的型号是《浣熊市行动》里的二代Leon,是官方给你杀死他的机会。当然这是非cannon的,但,毕竟是官方动的手。

Chapter Text

第四章

 

小人类睡了一天一夜。

Tyrant终于看到它离开床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回家以后的事了。小家伙迷茫地爬起来,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头发向所有的方向翘起,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就跌跌撞撞地往浴室走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在走廊上的他。他带着不能被轻易察觉的微笑,看着它走进了浴室,知道它要开始习惯性的日常梳理,却没想到,突如其来的惨叫开始了。

Tyrant不假思索地打穿墙壁穿了过去,在墙砖碎裂的粉尘中寻找任何潜在的危险。发现镜子里只有他和小人类的身影时,他顿时想起了手册上的内容。

“在镜子面前时可能有持续惨叫的状况发生,多半是发现发型乱了,给它们梳子和定型喷雾,马上就好。”

他手忙脚乱地把之前随手放在柜子上的发型工具包拿来递了过去,小家伙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镇定了下来,抱着工具包蹦跳着来到了镜子面前,用熟练到看不清的动作很快打理好了头发,让圆圆的小脑袋从后面看起来简像颗饱满的小榛子,而前发又微微挡住了一侧眼睛,让他很手痒地想去拨一下。

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小家伙眨眨眼睛,嘴角微微向下撇了起来,好像记忆慢慢回到脑中,又想起了之前的事,蓝色眼睛里全是晶莹的哀伤。Tyrant把食物递过去,它看了看,推开了,像个幽灵一样无声又心不在焉地从墙洞回到走廊,又回到了之前的客卧里,在角落里面对着墙角坐在地上,抱住了双腿,小脸放在了膝盖上。

Tyrant的第一反应是拍照发上论坛问问这是怎么了,他拿出手机拍下那个自闭的小灯笼椒————别问他为什么是小灯笼椒,他就是觉得小东西团起来坐在那像个小灯笼椒——但手指却停在了发送键上。

他已经打算要养它了,不是吗?那么它的小情绪,它的喜好和行为,就应该都由自己来阅读和感受。眼下他知道它还在哀痛中,但也很担心它继续这样拒绝食物怎么办。他不知道这要多久才会好,也许小家伙一会儿就不难过了,也许会消沉很久。

试试他们说的白兰地?他不太确定,但觉得可以弄一些在家里备用。于是他把食物放在小灯笼椒身边,然后开车去小人类用品店。他没有去之前的那家,因为没开多远他就发现自己住的这条街上就有。

“白兰地?”店主是个U-3,听说他要买这个,缩不回去的舌头仿佛更长了。“很贵的。”

“我知道。”

“出了什么事吗?还是你就是很宠它?”

他没有回答。U-3仿佛也习惯他这类型的寡言,拿出了一张报价单,让他挑中哪个再去地窖里取。他看了看,果然很贵,就算买最小的一支,也需要他工作六个月。他想起视频里用杯子喝白兰地的那只小人类,总算理解了为什么评论都在说壕。但现在是小家伙最需要这瓶液体的时候,六个月就六个月吧。他指了指最小的那瓶,U-3会意地点了点头。

“是第一次喝吧?我会配给你滴管,一到两滴就可以了。”

他带着明显比其他货品包装更精致的瓶子回家了。小灯笼椒果然还在那儿,食物也没有动。他试着轻轻靠近,发现它没有反应之后,就更大胆地接近了些,半跪下来,几乎完全笼罩了它。

“你还好吗?”他低声问。小家伙没有回答,似乎轻轻叹了口气。

“吃一点?”他拿起小盘子,轻轻碰了碰它的胳膊肘。小人类这次扭过头望向了他,大大的蓝眼睛里还是那些哀伤。

“那,这个?”Tyrant不太确定地拿出了包装精致的纸盒,可它只是不解地看着这件东西,直到他拿出瓶子,打开瓶盖。

小家伙惊讶的神情出现了,他晃了晃瓶口,那双蓝眼睛也跟着动,目光锁定在了那些晃动的液体上,小鼻子还一抽一抽地嗅闻,好像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感兴趣。他心里踏实了一点,于是拿出配套的滴管,抽进一些液体,然后小心地拎着,因为滴管对于他的手指来说,实在太小了。

会喝吗?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小家伙茫然地微微张开了嘴。他再靠近一些,那嘴唇间粉粉的小舌头就伸出来了,他抓紧这个机会,将一滴金色的液体滴在上面。小人类仿佛吓了一跳般地缩回了舌头,接着瞪大了眼睛,仿佛被什么击中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眯起眼睛,全身的线条肉眼可见地放松了下来。

“喜欢?”

小人类又张开了嘴,期待地望着他。他能看到嫩红的嘴唇里粉色的舌头和白白的齐整小牙齿,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再给一滴。

这次小家伙又眯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身体也歪了一下。他赶紧用另一只手扶住,想起了一到两滴就够的叮嘱,于是把滴管放回去。还好它也没有再要,而是摇摇晃晃地转过身体面对着他,柔软白净的小脸上冒出了红晕,用难以描述的神情与他对视。

Tyrant看着它的睫毛,觉得像什么他形容不出来,但忍不住就想这样一直看下去,也想知道小家伙的在看着自己时到底看到了什么,如此全神贯注。

“啪!”小手突然一下打在他下巴的褶子上,他有些意外。小家伙歪着头望着他,眨着眼睛,接着又是一下,两下,然后突然发出了动听的富有韵律的声音,眼角也弯了起来。一时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核心爆裂开来,仿佛打碎了一块钢化玻璃一样让裂纹遍布了他体内的每一寸空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人类在笑,他才反应过来,他的小家伙笑了。它又打了他下巴一下,然后跌跌撞撞地从他身边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他。他站起身,跟了上去,听到了更加欢快的笑声,让他觉得头很轻,全身都要飘起来。于是他们在房子里追逐,小家伙东倒西歪,但还是很灵活,总是用拐弯来拖延他,或者从他身边贴着墙根逃跑。他不疾不徐地追着,觉得每一秒都是享受,他不明白为什么,但仿佛这件事情早该发生,又仿佛这一幕发生过千万遍。

小东西突然摔倒了,他伸手去扶,它却一扭一滚,躲开了他的手,又爬起来继续跑。不过这次它没选好路,被他追到了走廊的尽头。于是它靠着墙回过身来,喘息着,明亮的眼睛望向他。

Tyrant被触动了,他看着那双向自己伸出的小手,忍不住又半跪了下来,让那小手试探性地,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颊。温热的手心,微凉的手指,没有了小手套,看起来像是独立于小人类本身的存在,是映射阳光的融冰和风中轻颤的雏菊。

然后他头上一凉,膝盖和肩膀渐次一沉,小人类踩着他跳到了他背后,还拿走了他的帽子。他回过头,看到小家伙得意又顽皮地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把帽子扣到头上。黑色的宽沿帽对它来说太大了,完全罩住了那圆圆的小脑袋。小东西从帽沿下面伸出手,摸索着乱走起来,一下撞到墙,一下撞到栏杆,实在是很好笑。它自己大概也这么觉得,在帽子里笑得更大声了。

他看了一会儿,在它跌跌撞撞地跑向了自己的方向时,伸出手亮出掌心。它的手仍在摸索,不知不觉地贴在了他的手掌中。他没有动,它也没有,只是用另一只手抬起了帽子,露出了半张小脸和一只蓝眼睛,虽然还在笑,却流着眼泪。Tyrant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抱起了小家伙,让它靠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摸着它的背。

“哭吧。”

难过的心情都发泄出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