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莱茵河畔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莱茵河畔爱情故事07

离婚又复婚,极其狗血又沙雕的一章

下一章就是切诺基相遇啦

07

等荷兰客人们走了,莱曼让特尔施特根陪他去遛狗:“跟我说实话,你和Jasper到底怎么了?”

“我们……签订了一份协议,人前扮演恩爱伴侣,人后各自过各自的,遇到合适的人我们会和平分开。”特尔施特根和亲爹说了实话。

莱曼开始反思自己当初脑子为什么进水非要和范德萨把两个年轻人撮合到一起,但还是抱有希望的试探问:“儿子,那你现在对他还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特尔施特根突然之间回答不上来了,然后他憋了半天,莱曼都快看不下去了,他憋出来一句:“他不喜欢我。”莱曼看出来儿子的犹豫,决定大力出奇迹:“你连自己喜不喜欢人家都没搞清楚,居然有脸说他不喜欢你,算了,离婚吧,离婚后财产怎么分割,要给他们家多少赔偿款。”

于是莱诺看着特尔施特根和西莱森带着双方的律师谈判,他们和平离婚,西莱森搬离了他们家的别墅,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等手头的项目结束后再决定要不要辞职。

这就导致了一点不好,两个人在公司还是会碰到的,有点尴尬,但特尔施特根没让西莱森难堪,这让西莱森对他的好感多了一点点。

公司年会,卡恩和莱曼象征性的讲几句话后撤退共度良(你猜旅长怎么说(宵,给员工们留下自己吃喝玩乐的空间,西莱森喝了一点酒,觉得浑身燥热,他以为是喝多酒后的正常反应,没太在意,但随着后(你猜旅长怎么说(穴逐渐湿润,他意识到发情期来了,他惊恐的抬头,对上了特尔施特根的目光,他匆匆和同事告别,特尔施特根追着他到停车场。

去他妈的离婚,先搞了再说。

于是乎刚刚离异的两个人在车里搞了一发,进了生殖(你猜旅长怎么说(腔还没戴套。

搞完之后的贤者时间,特尔施特根想捶死自己,西莱森也很尴尬,可他开口却是另一番意思:“我还要。”

就这么着,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在外面开房搞事,搞着搞着,事就大了——西莱森怀孕了。他看到验孕棒,下意识的对特尔施特根隐瞒这个消息。恰好此时工作结束,西莱森辞职逃回荷兰。

但西莱森不知道的是,特尔施特根主动跟卡恩和莱曼说起因感情到位而复婚的想法,旁听的莱诺觉得哥哥和西莱森太闹:“papa,daddy,这剧情狗血,我要去伦敦工作顺便避难。”

莱曼对小儿子摆手:“赶紧滚,别打岔。”

卡恩已经没脸见人了,对大儿子说:“爱结结,不结拉到给我滚出去。”特尔施特根说:“我……我想啊,但是他不一定愿意回来啊……”

老两口对大儿子无语了:“那你想人家回来你倒是去追啊!”

一语点醒梦中人,特尔施特根立马飞机飞荷兰,然后在机场被到范德萨的人拦下来了,一路护送到书房准备谈话。

范德萨不紧不慢地说:“我已经安排了Jasper洗标记手术,已经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还来干什么。”然后贾府总监单方面嘴炮输出指责特尔施特根的不对,特尔施特根也不敢说话单方面挨骂,就差没跟着点头附和:是是是岳父大人您说的是。

声音越来越大,西莱森听见动静,站书房门口听完了后半程范德萨数落特尔施特根。

其实范德萨也没说的多狠,毕竟这个婚姻闹剧他自己的孩子也有一半责任。西莱森听不下去了,推门进来站在特尔施特根身边,突然间特尔施特根很有安全感。西莱森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蹦出来一句:“爸你别凶他了。”

总监看着西莱森走过来把自己按坐在椅子上,然后有些自责地说:“搞成这样也有我的一半责任,当初是我和他商量好的协议,如果你要骂,也该连我一起骂。”

“我怎么养了你这个败家玩意。”范德萨轻轻捏西莱森的鼻头。

特尔施特根心想:感恩ing,Jasper他应该还是有一点喜欢我的吧。

西莱森噘嘴撒娇:“爸你太吵了。”他瞥向特尔施特根,觉得心里感情很奇妙,他跟卡恩和莱曼都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时候。这个人看着傻傻的,还真傻了吧唧的任凭我爸训啊也不知道给自己辩解一句。

库伊特拉走范德萨:“让孩子们自己把话说开,你搅和什么。”长辈们都出去了,就留两个人在书房里谈。过来人都看得出来他俩相互有意,纯粹是俩人没搞明白自己的心所以荷兰老两口也就没多难为他。

西莱森还是有点儿抗拒,他一想到自己跟特尔施特根是“包办婚姻”就不舒服,特尔施特根说:“那反正现在咱也离婚了,你看我慢慢追你把步骤都补上行不行?”

西莱森心想:孩子都有了追个屁啊,还能真打了还是咋的。嘴上不饶人:“你到底来干什么 把话说清楚 我没时间跟你耗。”其实是他肚子耗不起。

特尔施特根一开始还扭扭捏捏的说不清楚话。西莱森的小暴脾气瞬间上头:“你再这样就给我立马滚蛋!”他下意识的:“不行!我来就是找你的!要滚也得把你带上!”

西莱森被他逗笑了,捂着脸摇头,真是个傻子,又气又笑:“说你傻你还真傻,你闻闻信息素。”

特尔施特根没怀过孕也不知道信息素有什么变化:“好闻……”

西莱森:???

特尔施特根诚恳的说:“要怎么才能追回你啊,我想和你在一起,像我的父辈你的父辈一样,可能是我脑子都被我弟弟带走了,我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我爹说我天生反骨仔,被逼着结婚我真的不乐意,我想着是很自然的恋爱然后结婚,所以跟你签订了那个合同,可是相处下来,还是有点喜欢你的,就过来追你了。”

结果蹲门口偷听的范德萨和库伊特腿麻了摔在地上,撞开了书房门,西莱森心疼老两口,不顾自己带娃,过去搀扶他们。

库伊特被死活不开窍没有意识到西莱森怀孕的儿子对象气到没话说:“我们jasper怀孕了,你的孩子!”

他一脸蒙圈:“我当爹了?”西莱森把彩超图片给他看:“我们的孩子。”特尔施特根抱着西莱森肚子:“儿啊,我对不起你。”

把荷兰宝贝追回来复婚,特尔施特根从网店买了一堆婴儿用品,恶补育儿知识,和西莱森一起去上孕妇瑜伽,用行动证明虽然自己对待伴侣可能欠缺点脑子,但会慢慢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