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莱茵河畔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感谢共同作者 @取也 手动艾特组织QQ 850684107欢迎入群武装催更

ABO世界观,家庭喜剧,偶尔发刀,天雷滚滚,慎重阅读

01

在阳光明媚的德国慕尼黑,坐落着这样一家企业,夫夫二人白手起家,建立了德国南部市场份额最大的啤酒厂——慕尼黑啤酒厂。Alpha卡恩和他的Omega莱曼是青梅竹马,在创业的拼搏中感情日益深厚,决定相伴一生,于是结婚生子,有了两个特别可爱的儿子——哥哥alpha特尔施特根和弟弟Omega莱诺。

特尔施特根和莱诺都继承了卡恩的金发,莱诺还遗传了莱曼的卷毛,除了外表,两个小的还表现出如出一辙的火药桶脾气。即使工作中有万般困难,卡恩和莱曼都不会把负面情绪带回家,也不知道俩小的怎么学来父辈的性格,可能这就是亲生的儿子吧。

两个小孩子从小时候就打,卡恩抱一个,莱曼抱一个,这才能把孩子们分开。等到莱诺分化成Omega后,特尔施特根不再像以前一样闹弟弟了,卡恩身体力行的教育他要尊重Omega,这也就导致了特尔施特根彻底没有A权——晃着恶魔小尾巴的莱诺处处惹事,最后背锅的永远都是特尔施特根。

比如现在,莱诺大学毕业了,莱曼也不着急让他找工作,给了他信用卡,让他想干嘛就去干嘛,啥时候想工作了就回家。小王八蛋莱诺打听到公司最近不忙,用撒娇技能忽悠莱曼放特尔施特根和他去荷兰玩,被坑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特尔施特根没有底线的答应莱诺的请求,和弟弟一起去荷兰,给弟弟的毕业旅行当摄像师。

特尔施特根丝毫没有遗传卡恩细腻的心思,钢铁直A把弟弟1米9的身高拍成了1米5,莱诺一看照片自然不能忍,兄弟二人在荷兰街头吵了起来,最后各走各的,去往不同的方向。

自己活了25年的人生,有22年都在给该死的弟弟背锅,越想越生气的特尔施特根决定去酒吧买醉。去他妈的莱诺。

虽然荷兰的酿酒业不如德国,但一些创意配方让特尔施特根耳目一新,他一杯一杯的喝,渐渐的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在头晕脑胀间,他感受到了香槟的味道。

特尔施特根晃了晃脑袋,这又不是在伊斯坦布尔,怎么会有那么好闻的香槟呢。控制不住的他顺着香槟的味道四处找寻,在一个卡座找到了味道的根源——一个好看的金发Omega坐在那里喝酒,周边不少alpha偷偷向这边瞄。特尔施特根担心这个Omega被欺负,主动扛起他:“哥儿们,你朋友呢?你家住哪?要不要送你回去?”

金发Omega随口报了个地址,特尔施特根隐隐约约觉得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扛着Omega上了出租车,去往Omega所说的住址。司机师傅对这种伴侣组合一点也不意外,安静的开自己车,没有多余的八卦。

到了目的地,Omega从裤兜里掏出大张欧元纸币递给师傅,然后自己晃晃悠悠的打开家门,摔倒在地毯上。特尔施特根觉得自己信息素异常,被这个Omega吸引着跟进家门。

未标记的AO之间相互吸引是必然的,特尔施特根和金发Omega接吻与亲昵也是在所难免的,可是野性的金发Omega一定要占上位,特尔施特根多次反攻都不成,只好躺平了任由金发Omega运动,在情事的最后,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在生殖腔内成结,标记了金发Omega。

在头疼欲裂和和道歉中,特尔施特根选择了先睡觉要紧。

第二天早上,特尔施特根醒的很早,他往旁边一看,下了一跳——金发Omega浑身都是爱的痕迹,两腿之间更是泥泞不堪——坏了。还没等他叫醒身边的人,两个男性的声音传来:“贾斯帕,你怎么不关门啊,卧草……”

特尔施特根也发出了“卧草”的声音,他认得来人,是卡恩在荷兰的合作伙伴——alpha范德萨和alpha库伊特——合着自己把人家的宝贝儿子给标记了?!

贾斯帕-西莱森觉得气氛过于安静,睁开眼,吓得向后一哆嗦:“papa,daddy,你们怎么来了?”

范德萨一脸铁青的说:“你俩穿上衣服再跟我说话。”

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坐在长沙发的两端,范德萨开口:“我们怎么来了?我们再不来你是要上天吗?要不要我在给你点俩二踢脚送你一程?”

西莱森很无辜的说:“不就是约会打抛(错别字你懂得)吗?”

范德萨怒拍桌子,吓的西莱森不说话了,特尔施特根开口向解释什么,让库伊特怼回去了:“你说话没用,叫你俩爹来面谈。”

于是还在被窝里腻腻歪歪亲亲我我的卡恩和莱曼被同行一个电话从莱茵河北叫到了莱茵河南,面对标记成结的事实,卡恩无奈的说:“反正咱两家合作了挺长时间,彼此也算知根知底,要不就撮合他俩结婚?我保证西莱森在我们家绝不受委屈。”

想必优秀的合作伙伴能养出好孩子来,范德萨和库伊特点头同意了两个小辈的婚事。

啥玩意?都什么年代了,标记都可以洗掉,两个老古董要上天吗?西莱森一脸蒙圈的看着父辈把自己嫁出去了。

完犊子,又多了一个Omega。特尔施特根默认自己家庭地位又下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