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otion

Chapter Text

“萨万大人,您没事吧?”

萨尔德关切地望着他的主人。

就在刚才,他们把两名和邪教团体勾结的罪犯交给了卫兵,总算能够回到旅馆好好休息。但是,萨万看起来却不太对劲。他给萨万脱下脏污的斗篷、罩袍和铠甲,除了脸上的擦伤外,并没有在觉醒者身上看到其他明显的伤痕。不过,萨万的裤子后方被撕破了,注意到这一点的萨尔德皱起了眉头。

“他们对您——”

“我没事。”萨万简短地回答,于是萨尔德也不再多问。他从旅馆老板那里弄来一盆热水,脱下自己的钢制护手,打算给萨万擦拭汗湿的身体。可是,萨万却躲开了他的触碰。

“我自己擦。”他用有点局促的声音说道,从萨尔德的手中夺过了毛巾。萨尔德诧异地看着他,但见他的脸颊呈现出奇怪的潮红。

“萨万大人……”

“我只是有点吓到了。”

萨尔德感到不解。腐尸这种怪物对萨万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他的主人应该没理由害怕才对。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觉醒者,看着他褪下内衣,把毛巾浸在水盆中弄湿,然后拧干毛巾——

“——萨尔德。”萨万叹了口气。萨尔德眨了眨眼,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盯着他的主人。

萨万沉默地将身体擦洗了一遍,然后便躺到床上。萨尔德转回身来,只见他的主人整个蜷缩在被子底下,就像一个孩子似的。

“萨万大人,真的没有哪里不适吗?您的脸看起来很红。”萨尔德走到床边弯下腰来,他伸出手,想触摸觉醒者的额头探探温度,萨万却拉起被子盖住了头。

“不用管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从被子底下传来了闷闷的声音。“还有……谢谢你,多亏你能及时赶来,不然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这是我作为随从的职责,”萨尔德对着蜷缩在被子里的人略施一礼,“倒是我竟然让您被那种恶徒抓去,置身于那样的险境……”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您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萨万仍旧没有改变他的回答,萨尔德只好站在床边默默守候。他望着被单底下蜷成一团的身子,心想这样的萨万看起来真是瘦小。

过了几分钟,被子里的人开始颤抖起来。萨尔德隔着被子都可以看到那肩膀正在令他不安地抖动,从被子下传来的呼吸声也变得异常急促。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俯下身,一把掀开了盖在萨万身上的被子。

“萨尔德?!”蜷缩在床上的萨万似乎因为他突然的举动而吓了一跳,仿佛缩得更加小了。

看到从被子底下露出来的觉醒者,萨尔德的脸色更加严峻起来。只见他的刘海因为汗水而凌乱地黏在额头上。他脸色通红,眼睛也显得红红的,仿佛要哭出来一般,他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似乎在忍耐某种痛苦。

“萨万大人,您看起来生病了,为什么躲着不说?”

“萨尔德,我不是——”

“我这就让旅馆老板找个医生。”萨尔德转身就要出门,但萨万扯住了他的衣摆。

“不,萨尔德,别找人来!”萨万急促地嚷道,他连说话声都在颤抖,让萨尔德越发感到疑虑。

“您到底怎么了?”他在床边坐下,看着他主人的眼睛,“告诉我,我才能帮助您。”

萨万欲言又止。最后,他坐起身,分开双腿,让萨尔德看见他的股间。只见他的裤子上已经顶起一座高高的“帐篷”,顶端还有淡淡的潮湿痕迹。他别过头去,不敢面对萨尔德的视线。

“萨万大人,这?”萨尔德显得有点惊讶,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主人露出这种姿态。

“我被灌了奇怪的药。”萨万说着,又夹起双腿,缩回了被子里面,“在陵墓里时,那家伙想……对我干那些事,于是让我喝了一种魔药。它似乎会激起人的性欲。”

萨尔德突然觉得自己把那两个家伙揍晕的时候,应该下手更重一点。

“所以,萨万大人是想要性交吗?”他直白的提问方式,让萨万一时间哑口无言。见主人沉默不语,萨尔德干脆提出了他的建议:“如果性交就能让您舒服起来的话,我可以帮忙。”

萨万突然咳嗽起来,也许是想掩盖他的窘迫。看着这样的主人,萨尔德不禁叹了口气,他的觉醒者作为战士身经百战,但在这一方面却过分青涩,就在前几天,萨万还在领都欢乐区的巷子里被路边招揽顾客的妓女几句话逗得满脸通红。萨尔德认为这也许是因为他身边没有父亲的关系。据说萨万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为了不失亡父颜面,他总是对自己过分严厉,尤其是在他成为觉醒者之后,就更没有心思去触及男女之事了。

“不用你,萨尔德……我不想利用你做这种事。”

“那,去找女人如何?”萨尔德又问,虽然他已经猜到主人会怎么回答。

“也不要。我想只要忍一忍,让它自己消掉就好了……”

“恕我直言,萨万大人,但事实上您已经忍耐了很久,却根本没有变好。”萨尔德严肃地说道,“从陵墓那里喝下魔药,到现在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如果药里真的带有魔法,不赶紧解决的话,恐怕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可是——我——”

“还是让我帮您解决吧,或者说您自己来?”

“我、我自己,对了,我自己来!”萨万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从床上坐起。

萨尔德点点头,他站起身,伫立在床边望着他的主人。而萨万也愣在那里,回望着他。

“萨尔德。”过了一会儿,萨万终于忍不住开口。

“在。”

“你……你就打算站在这里看着我做吗?”

“如果您不想我看,我可以转过身去。”对了,萨尔德这才回想起来,对于性交这件事情,绝大多数人类确实特别注重隐私,与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荒野之中便可以交媾的动物大不相同。没考虑到这一点确实是他不够周到。

“萨尔德,你给我出去……我是说,”萨万好像头疼似的捂住了自己额头,“对不起,请你出去一下,你可以在楼下大厅等我。等我……做完之后,我会去叫你。”

“谨遵您的吩咐。”萨尔德向他的主人低头行礼,转身走出了房间。他掩上门,房间里响起萨万下床时踏到地板的吱呀声。喀哒——他听见门被锁上了。他朝着往下的楼梯方向迈出一步,又回过身来。果然,他还是不太放心。就在今晚早些时候,他才一阵子没跟在萨万身边,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他被迫喝下了可疑的魔药,怎知道那药还有没有其他副作用呢?他最好还是在门外等待,这样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也可以马上施以援手。

然后,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自萨万唇间漏出的声音。

萨尔德并没有打算要窃听他主人的私人时刻,但也许是因为药的关系,萨万似乎难以抑制自己的喘息。在他开始触碰自己的时候,一连串萨尔德未曾从他口中听到过的喘息声,透过隔音极差的木板门从他们的旅馆房间内传来。那声音听起来与平时的萨万截然不同,它黏黏糊糊地抚弄着萨尔德的耳膜,让他的后腰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痒意。然后,那声音戛然而止,萨尔德几乎可以想象萨万意识到自己在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后奋力捂住嘴巴的样子——他摇了摇头,打碎了自己脑海中的图像,因为萨万肯定不愿意他想象这样的情景。

房间内变得安静下来,但萨尔德仍旧可以听到一两声零碎的喘息。他闭上眼睛,耐心等待主人结束那隐秘之事。

砰咚。

门板后突然传来了人体倒地的撞击声,萨尔德一下子紧张起来。

“萨万大人?!”他隔着门呼喊主人的名字,想确认他的安危,可是萨万却没有回答,“萨万大人!萨万大人,您还好吗?我好像听到您摔倒的声音。”

“……萨尔德……”终于,里面传来了微弱的回应。

“萨万大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腿动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动不了?萨万大人?”萨尔德着急地敲起了门,“我可以进来吗?您可以开一下门吗?”

“等一下,我这就……不、不行……”

萨尔德在门前左右摇晃,犹豫着他该怎么行动,他希望萨万可以把门锁打开,可是面前的门却纹丝不动,于是,他作出了决定。

“失礼了,萨万大人!”

“等——你等等!”

哐当!在萨尔德两米高的身躯的撞击之下,旅馆房间的脆弱门板连一秒都没法阻挡,立马就阵亡了。他冲进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倒在地上的萨万。

“萨万大人,您还好吧?!”他冲过去,在主人身边跪下。萨万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狼狈:裤子卡在膝盖的位置,大腿上一片黏湿,看样子是他刚刚发泄出来的精液。然而,他腿间的欲望看起来却丝毫没有消退的样子,那随他的动作颤动着的顶端,还在哭泣般滴落着透明的汁液。

“别、别盯着看!”萨万伸手掩住股间,“我只是想擦洗一下,结果腿使不上力,一下床就这样了。”他一直侧着头,不愿与萨尔德对视,萨尔德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他的脸此刻也红得像熟透的果实一般,连耳根都红透。他抱住萨万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这才发觉他身上似乎附着一股异常的魔力。

“看来,那个药水确实被施加了魔咒,我可以感觉到。也许需要找个解咒的随从……”萨尔德试着再次向他的主人提出建议。

“不,萨尔德,我不想让别人看见这副模样……”萨万固执地回答。

萨尔德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一把抱起萨万,吓了他一大跳。

“萨尔德?!你想做什么?”

“请让我帮助您。”

“帮助,你是说……”萨万瞪大了眼睛。

“您身上的魔咒还没完全消退。”

“我不是说我自己可以做吗!”萨万焦急地抗议。

“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萨尔德把萨万放回地上,只见他双腿一软就要跌倒在地,但萨尔德牢牢地把他扶住,“这个时候,就依靠一下您的随从吧,被主人如此疏远,我也会伤心的。”

“你明明说过随从没有感情……”

萨尔德再次抱起还在不断小声抗议的觉醒者,把他带到了床上。他想了想,又走到房门前,把阵亡的门板安回到门框上,并用椅子支撑住。随后,他回到床边坐下,给萨万褪去碍事的裤子,然后伸手握住那还在垂泪的男根。

萨万捂住嘴巴,然后好像无处可逃的小动物一般把脸埋到萨尔德的肩头。

叩、叩。从被椅子撑着的门板后,响起了略带犹豫的敲门声。

“客人?抱歉这个时间还来打扰您,但刚才有很大的撞击声……咦,门板好像坏了?”是旅馆的女侍。萨尔德感到他怀中的觉醒者整个都僵住了。

“对不起,是我关门时用力过大,把它弄坏了。之后会赔偿的。”

“这、这样啊……我们明天会让人来修理,需要替您更换房间吗?”

萨尔德看向缩在他胸前的觉醒者,后者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大概是害怕自己羞耻的模样被女侍看见。

“不用了,今晚继续睡这个房间就好。”

“好的,那么打扰了。”

待女侍的脚步声远去之后,像石头一样僵在那儿的萨万一下子瘫软下来,但萨尔德放在他股间的手一开始动作,他便又绷紧了腰。

“不要太过紧张,萨万大人,尽请发泄出来的话,魔咒也许会消散得更快也说不定。”萨尔德在主人的耳边低语,说话时吐出的气息让萨万不禁瑟缩了一下。同时,他的手一刻不停,时而上下撸动,时而反复捻磨,用手指来回套弄头部的冠状边缘。受到抚慰的硬挺流出了更多液体,把萨尔德的手弄得湿淋淋的。

他垂下眼睛,看着紧靠在他怀中的觉醒者的身体。那是久经历练的战士的躯体,上面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汗津津的肌肤上可见几处老旧伤疤,萨尔德还记得其中一处是狮鹫兽的爪子造成的。不过,这些伤痕跟萨万胸前狰狞的爪痕相比,都不过是小伤罢了。在他们相遇之前,巨龙剜开了萨万的胸腔,取走了他的心脏,萨万也因而成为了人们所说的“觉醒者”。看着那道伤痕,萨尔德突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冲动,于是他低下头,让自己的嘴唇贴上那片凹凸不平的肌肤。

“萨尔德……?”

萨万轻唤他的名字,语气中似乎带有某种渴求的意味。萨尔德轻吮那丑陋的爪痕,舌尖尝到微咸的汗水。很快,萨万再次攀上了顶点,在萨尔德的手中颤抖着吐出欲望。他紧抓着萨尔德的衣襟,仿佛想要索取更多。

“萨万大人,您感觉好点了吗?”萨尔德轻声询问,却察觉附在主人身上的那股力量似乎不减反增,仿佛连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微微颤动,让他的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下一秒,他前方的视野突然变成了天花板,以及俯视着他的,赤裸着身体的萨万。

“萨万大人?”萨尔德讶异地望着他的觉醒者。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