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otion

Chapter Text

在格兰索伦城堡的大厅里,萨万不太自在地端着酒杯,站在摆满丰盛佳肴的长桌边上。他身披铠甲与战袍——不是那种擦得一尘不染,反射着光芒的靓丽甲胄——他的铠甲表面散布着新旧交错的刮痕,披挂在身后的鲜红斗篷也因为日晒雨淋而褪色,与周围穿着华丽礼服的人群格格不入。萨万注意到几名贵族正望着他这边窃窃私语,不禁露出苦笑,此刻的他看起来大概不像是一个应该出现在里的人物吧。

数日前,他奉霸王莱昂纳尔之命抵达格兰西斯半岛的领都格兰索伦,以使者身份为半岛领主送上莱昂纳尔王的亲笔信。与他一同前来的,则是自他成为觉醒者后,便一直侍奉在他左右的随从,萨尔德。

领主热情地欢迎了萨万。在读过信后,更邀请他在格兰西斯做客,感受当地风土人情。萨万一心想着讨伐巨龙的事,本想拒绝,但碍于自己是代表莱昂纳尔王的使者,拒绝领主的邀约会显得非常无礼,于是只得答应下来。最初,他被安排住在城堡专供宾客使用的卧室,但因有随从不得进入城堡的规矩,萨万向领主传达了打算与萨尔德一同入住旅馆的意愿。领主不以为意,慷慨地表示愿意为他们支付住宿费用,热情得让萨万都不禁生疑。也许这是半岛领主希望与莱昂纳尔王交好的表现吧,萨万心想。随后,他又应领主之邀,参加在城堡内举行的酒宴。本没打算在这边滞留的萨万,并未准备适合这种场合的服装,于是他向领主提出这一点。

“关于这件事你不用费心,毕竟是我突然邀约,你只要保持像平常一样的穿着就好。”领主望着他,笑容可掬,见萨万看起来仍有所顾虑,他又说道,“在当今巨龙作乱的世道,人们能看到传说中觉醒者的英姿,也会觉得安心又高兴吧。”

尽管领主这么说,在宴会前一天晚上,萨万还是在旅馆内与萨尔德一起反复地擦拭盔甲,并把因舟车劳顿而发皱的罩袍和斗篷熨烫了几遍。随后,在出发前,他又让萨尔德帮他梳理了一下乱翘的头发。萨尔德在给他使用发胶整理刘海的时候,还对他的“新发型”戏谑了一番。

宴会开始后,领主作了简短的致辞,萨万则拘谨地跟在他身后,被带领着一一介绍给亲信与其他贵族。随后,他便让萨万自便,“尽情享受愉快的夜晚”。萨万环顾四周,只见壮丽的城堡大厅内灯火通明,两边的石柱上挂着绣有鲜红格兰西斯纹章的旗帜,一张张长桌上摆满精心制作的佳肴,宾客们觥筹交错,女侍端着托盘穿行其中。这的确会是一场很棒的晚宴,然而萨万却无心享受,就在此刻,巨龙的威胁也像不散的乌云般,依旧笼罩着这个世界。他应该早已踏上前往腐山的征程才对,而不是在这种地方饮酒作乐。

“你是……霸王手下的那位觉醒者吧?怎么一脸严肃?”这时,一个穿着紫色长袍、满脸络腮胡的男人举着手中的酒杯走了过来,笑着向萨万招呼道。“别呆站在那儿,过来好好喝一杯嘛。”

萨万认出他是半岛领主的叔叔埃德温,对他略施一礼:“埃德温大人……没什么,我正在感叹今晚真是丰盛,很多没见过的菜肴。”

“哈哈哈,你是大陆那边来的,没怎么吃过这边的特色美味吧?不过我看你好像没怎么吃喝的样子呢,”埃德温倒满了萨万和自己的酒杯,“不必客气!干杯!”

萨万笑着回应,随后轻轻抿上一口,滑过喉咙的金色酒液散发出强烈香气,甚至灼痛了他的鼻腔。

“哎!这味道真是一绝……“埃德温干完一杯,看着萨万喝酒的样子,哈哈笑起来,“怎么你年轻力壮一小伙,喝起酒来却像小女子似的!”

“让您见笑了,我还不太习惯……”这酒对萨万来说有点过于浓烈,他想放下酒杯。为了成为不逊于父亲的出色骑士,他平时一直对自己相当严格,几乎只有在陪同莱昂纳尔王的时候才会沾酒。可是,埃德温不知他的顾虑,又在他杯中注满了金色佳酿。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在这种时候,就应该忘掉烦恼,好好放松一下。”

“实际上,我在担心巨龙的事。”萨万略带歉意地低下头。

“巨龙?真不愧是觉醒者!”埃德温拍着发福的肚子,“有你和莱昂纳尔王那样出色的人物在,我们这些不能打架的老爷子也安心多了。”

“不胜惶恐,跟莱昂纳尔陛下相比,我还——”

“哈哈哈,你就别谦虚了!我的侄子——也就是那边的领主大人,他告诉我,说你完成了不少莱昂纳尔王指派的艰巨任务呢!这么说来,你应该有不少精彩的冒险故事吧?不如分享给大家听听?”他边说着,大手一挥,几名贵族听到埃德温的话,也颇感兴趣的聚集过来。

“都是一些和怪物战斗的经历,恐怕不适合在这种场合提起。”

“没什么!没什么!我最喜欢听这类了。”埃德温拍拍萨万的肩膀,又喝干了一杯,“今晚的酒可真棒!你也不要客气,放开喝吧!”

在埃德温热情的招呼下,萨万不得已又喝下了好几杯,他感到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热,于是便坚决而又尽量礼貌地阻止了埃德温再给他倒酒。不过,他并不讨厌这个豪爽的贵族,他友好的态度让萨万心情轻松了不少,也不再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装束而感到拘谨。

突然,一名端着托盘的侍者撞了他一下,差点把酒泼洒在他身上。侍者不住地向他道歉,并递给他一条手帕,“很抱歉,大人,您的手帕掉了。”

萨万疑惑地接过手帕,他并没有这样的手帕——他正想向侍者问个究竟,那侍者却已经扭头走开了。萨万不解地握着手帕站在原地,这时,他注意到折叠起来的手帕里面,露出了纸片的一角。

“觉醒者,怎么了?”站在不远处的埃德温向他招呼道,萨万赶紧把手帕塞进了腰间的小包里。

宴会结束时已是深夜。萨万与埃德温一行道别,他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乎乎的。他走向城堡的门厅,捂着头,懊悔自己果然不该喝那些酒。这时,他想起那条神秘的手帕。他望了望周围,随后掏出手帕,作出擦脸的样子。只见手帕里藏着一张小纸条。

“请在宴会结束后,到城堡南侧的塔楼一层。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会面。
                             ——某位需要帮助的人”

要与身份不明的可疑人物见面,萨万感到有点犹疑,但是“需要帮助”几个字又让他十分在意。他假装在城堡的庭园里散步,尽量避人耳目地来到了纸条中所说的监视塔门前。这里本该有守卫值班巡逻,但此刻四周却寂静无人。

“觉醒者大人,您愿意来真是太好了!这边!”一个男子从塔楼的门后探出头来,边朝萨万招手,边压低声音叫他。因为夜晚昏暗的光线以及兜帽的遮挡,萨万看不清他的容貌。他正要朝男子的方向走过去,然而,也许是身为战士的直觉,他突然感到一阵警惕,不由得停住脚步。

“觉醒者大人,快过来,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萨万迟疑地站在原地,这时,他注意到旁边的树丛里有什么动静。萨万迅速把手伸向腰间,那是他平日佩戴长剑的地方——然而,此刻那里却空无一物。糟糕!他真是喝酒喝迷糊了,因为参加宴会的缘故,他没有把剑带在身上。不过,萨万还是一闪身躲过了从树丛里扑过来的攻击者。那人身材魁梧,蒙着脸,同样无法看清面容。

“真不愧是觉醒者大人,果然身手不凡。”见状,戴兜帽的男子不再装模做样,从塔楼里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萨万缓缓后退。

“这种事,你无需知道。”戴兜帽的男子说道,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喂,快动手。”他朝一开始攻击萨万的同伙示意。随后,两人同时朝萨万的方向冲过来。

萨万决定逃跑,毕竟没有武器的他要同时对付两个敌人实在太过不利。然而,宴会上烈酒的后劲突然直冲他的脑门,突如其来的晕眩感让萨万一时间失去了平衡。

“糟了……”

萨万感到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了他的后脑。

他失去了意识。

 

萨尔德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领都的卫兵们陆续点燃街道两边的火台。

此刻,他正伫立在距离格兰索伦城堡大门不远处的角落里。身为随从的他不被允许进入城堡,因此萨万让他今晚自个儿四处逛逛或者回旅馆休息,打发时间。然而萨尔德并不想休息,也对晚间散步兴趣缺缺,于是他决定在这里等待他的觉醒者。不过,萨万若是知道他在这儿站了大半个晚上等待自己,一定不会觉得高兴,因此萨尔德打算告诉萨万,他逛街逛得实在无聊了,所以来这里休息,顺便等他。

他的主人总是过分在乎他的感受,尤其是他刚被萨万“创造”出来的那阵子,尽管萨尔德一再向萨万强调,随从几乎没有感情,并不会真正体会到喜怒哀乐,他尽可不必顾虑地使唤自己。但是,萨万似乎更愿意把他视为“伙伴”而不是“仆从”。在萨尔德告诉萨万,自己的一言一笑都不过是基于知识和对人类的模仿所做出来的行为时,他似乎显得有点——失落?或是——萨尔德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萨万的表情。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大门,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说笑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随后,只见醉醺醺的宾客们开始三五成群地从缓缓开启的城堡大门里面走出来。看来,晚宴已经到了结束时间。

萨尔德的视线在人群中扫视着,寻找他主人的身影,直到从城堡里出来的人越来越少,参加宴会的客人似乎已经走得差不多,萨万却依旧迟迟没有现身。也许是被领主留住了?萨尔德想道。

这时,一辆载满干草的牛车从城堡大门里头驶出,上面坐着两个男人。在牛车驶过他旁边的大道时,萨尔德瞥了一眼,随后便把注意力再次转回城堡大门。

不久,城堡门前的大道再次安静下来。

有什么不对劲。

不知道为什么,萨尔德觉得他的主人已经不在城堡里了。作为萨万的随从,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纽带,也正是这种联系引起了萨尔德的注意。他有一种感觉:也许就在刚才,萨万已经离开了城堡。

可是,在什么时候呢?他一直监视着城堡大门,并没有看到萨万出现。

——那辆载满干草的牛车!

萨尔德心中一惊。他暗暗骂了一声,拔腿朝牛车离开的方向追去,引得巡逻的卫兵投来怀疑的目光。尽管还不能确定,但若他现在的感觉是真实的话,那么他的主人恐怕已经身陷险境。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