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玩偶之家

Chapter Text

 

 

 

  從雅紀有記憶以來,他們家一直是這個小鎮裡最受歡迎的家庭,他們住在這個街區最漂亮的房子裡。街坊鄰居都說,他的父母親是一對多麼美好的夫妻,他和他的弟弟,又是多麼美好的一對手足。他們就像是受了神最多最多的恩典一樣,雅紀因此也和其他孩子不一樣,他特別喜歡周末上教會。

  從教會回來以後,媽媽圍上圍裙開始在廚房忙碌起來,他們家裡家電齊備,媽媽可以不用那麼忙碌,他的手藝也不如爸爸精湛,但他還是喜歡這樣表達自己對這個家的愛。

  媽媽有一雙十分迷人的眼睛,爸爸把媽媽圈進懷裡的時候總會這麼誇讚他的妻子,然後媽媽會笑得非常美,他會微微抬高脖子,輕輕噘起豐潤的嘴唇,小聲喊著爸爸的名字「潤」,等著爸爸在上面印下一個吻。

  他和弟弟小和在一旁格格地笑,等著爸爸也用鬍渣來蹭他們,吻吻他們的臉頰。

  雅紀非常珍惜能和爸爸待在一起的時光,他無時無刻在學習自己的父親,好讓自己也成長為像父親那樣克己穩重的男人。但是爸爸的工作實在太忙了,他總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雅紀很想他的時候就撥電話過去,這時候小和也會湊到話筒旁邊,很不情願地說自己也想爸爸。

  媽媽將他們一左一右抱在懷裡,他只聽電話的漏音,然後露出有點寂寞的微笑,雅紀不希望媽媽那樣笑,他適合更開心的表情,更幸福的表情,就像每次在爸爸懷裡那樣,有點羞澀的表情,那才適合媽媽。

  之後晚上媽媽會在房間裡,和爸爸講上一整晚的電話。

  本來他們的日子是這麼幸福美滿。

  七月份的時候雅紀上完棒球課回到家裡,小和跑在他後面,他們看見爸爸的湖水綠凱迪拉克帝威停在家門外。

  爸爸回來了!

  雅紀興奮地把大門推開,有好幾個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在客廳裡,他們圍繞著媽媽,媽媽看起來失魂落魄的,他的臉色蒼白,嘴唇不停打顫,甚至需要有個人攙扶住他,他才能夠站穩。

  媽媽讓他們過來,他緊緊地摟住自己的兩個孩子。雅紀拉著弟弟的手,他聞到了媽媽身上熟悉的香水味,突然間有種冰涼的感覺從雅紀的腳底竄上他的後腦杓,他知道爸爸出事了。

 

 

  爸爸失蹤在一個七月的清晨,據說他在一處停車場停好車子下車之後,再也沒有出現。

  鎮上出現各式各樣的流言蜚語,他們說媽媽謀害了自己的丈夫,又說爸爸是跑去自殺,甚至還有人謠傳爸爸是欠下了巨額債務才人間蒸發的。

  用各式各樣理由上門來找媽媽的男人愈來愈多,媽媽不太擅長拒絕他們,他是一個有教養到會被占便宜的人,所以他總是在門邊被男人們糾纏很久才能送走他們。媽媽從未請他們進屋,但是有人說,他勾引全鎮的男人。

  後來媽媽開始很少上市場買菜,也很少踏出家門。他一天比一天憔悴。

  雅紀開始不喜歡上學,小和同樣也是,他的弟弟變得沉默寡言,雅紀沒有很留心弟弟的改變,因為他也自顧不暇了,他和那些亂說話的同學起了衝突,他們竟然說他的媽媽是蕩婦,他把他們打了一頓,自己也受了傷。

  雅紀被留校察看,在教室裡一直待到晚上六點,媽媽才來接他。校長和媽媽說話的時候,目不轉睛地盯著年輕貌美的媽媽看,一直和媽媽打探爸爸的事情,雅紀感覺很屈辱,他想要保護自己的媽媽,他必須得保護自己的媽媽。

  可是媽媽究竟在想些什麼呢?和媽媽一起走路回家的那晚,夏日夜晚的微風掃過他們的臉頰,雅紀很內疚,又很徬徨。小和說,家裡是依靠著爸爸的薪水生活,現在爸爸失蹤都已經一年了,媽媽沒有出去工作,家裡依然維持著以前的生活方式,錢說不定很快就花光了。

  雅紀很討厭小和那麼說。他反駁和也,這不是他們該擔心的事情,而且說到底,事情是不可能變得這麼糟的。如果家裡真的缺錢的話,那麼他就輟學打工好了,他已經十六歲了,他可以代替爸爸養活這個家庭。

  當媽媽得知他的提議時,雅紀看見媽媽笑了。媽媽柔軟的雙手平放在他的肩膀上,雅紀發現自己已經比媽媽高了,或許也比爸爸高了也說不定,這幾年來他像顆小樹一樣瘋長,結實的胸膛和挺拔的身材,足以成為媽媽倚靠的力量。

  「雅紀懂得為媽媽著想,媽媽好感動。」媽媽輕輕地撫摸雅紀的臉頰。「不過錢的事情,不需要雅紀煩惱。」

  一旁的和也聞言抿緊了嘴唇。媽媽把兒子們召集過來,他拿出一本相簿,裡面有媽媽、爸爸,以及一些他們從未見過的人,這應該是一張全家福。雅紀覺得媽媽看起來好像才和自己差不多大而已,而爸爸看起來就和現在差不多,他英俊的外貌十分突出,雅紀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是你們的爺爺奶奶,他們就住在群馬縣。」媽媽指著相片裡的人這麼告訴他們。

  雅紀與和也都愣了一下,他們以為自己的祖父母已經過世了,畢竟爸爸和媽媽從來沒有提過他們。不過這是媽媽的爸媽,還是爸爸的爸媽?媽媽沒來得及讓他們提問,很快地又接著向下說。

  「我們回去和我的父母親一起住,好嗎?」他溫柔地牽住他們的手,也將雅紀的疑問堵回喉嚨裡。「雖然你們必須得和現在的同學分開……可是媽媽保證,一切都會和以前一樣,甚至更好。」

  一直沉默不語的和也搶在哥哥雅紀之前說話了:「離開這裡的話,爸爸還找得到我們嗎?」

  「那是當然啦,乖孩子。」媽媽說。他溫和地按住了小兒子的膝蓋。「爸爸當然會知道我們在哪裡,我們就是在那裡遇見彼此的。」媽媽臉上蕩漾出微笑,他又變回了那個幸福的妻子。

  雅紀點了點頭,他向媽媽承諾他會好好照顧弟弟。媽媽笑著從沙發起身,打算回到廚房裡替他們準備飯後的點心。那些照片就留在桌上,雅紀正要向前仔細地看一看,但相片的一角被媽媽纖細的指尖壓住了。

  「……媽媽?」

  「這張照片總是喚起我不好的回憶。」媽媽說。他把照片按在胸前,又很快收進了圍裙的口袋裡。「如果能夠全部忘記那就好了。」

  雅紀感到有點疑惑,如果那是爸爸和媽媽相遇的地方,又為什麼會喚起媽媽不好的回憶?但比起自己的疑問,他更心疼這樣難過的媽媽。

  「爸爸說,松本家的家規是家人要一起解決問題。」雅紀牽住了媽媽的手。「我們一定可以的,媽媽。」

  媽媽聽了他這麼說也點了點頭。「是啊,這就是你爸爸的風格。」提到爸爸的時候,他說話的聲音變得很輕,有點悵然,或者是、雅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覺得媽媽心不在焉。

  「不過,媽媽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雅紀與和也的母親在他們面前正坐下來。「從今以後我們的姓氏是櫻井。」

  「櫻、櫻井……」和也和雅紀都嚇了一跳。

  「沒錯,櫻井。我的名字是櫻井翔。」媽媽望著自己手上那只婚戒,他捏著輕輕轉動,沒有看著兒子們說話。「你們很快就會適應的。」他再次拉住了兒子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