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本无意穿堂风

Work Text:

天养生喝了口咖啡,醇香苦涩的味道在口腔蔓延,他微微皱眉,问一旁哈欠连天的助理
“我这么可怕吗?”
小助理打了个哈欠:“老板你说啥呢?明明是他业务不过关,演技不行。”
演技不行?天养生摇了摇头,他们两对手戏不多,他偶尔看过对方演戏的状态,虽然带着青涩但在同辈里也算是登峰造极,不知为何今日这场戏却卡了这么多次,眼看着导演快要发飚,他虽并没有为对方解围的打算,却不想浪费自己少的可怜的休息时间。
他将咖啡放在桌上,起身走了过去。
副导演正在给对方讲戏,他笑着打了个招呼,将手搭在对方肩上。
然后,他明显感觉到手下的身体抖了一下。
天养生叹了口气:“……”
“对不起!”对方猛然后退90度的鞠躬,态度诚实,语气诚恳。
天养生噎了下,他其实没有问罪的打算的。
对方抬起头,他眼尖的发现对方眼底泛着淡淡的青黑,随手拿起一边的速溶咖啡,拉开拉环递给他。
“高岗啊,别太紧张,自己调整一下。”
高岗忙不迭的点头,将咖啡喝的精光。然后对他腼腆的笑了笑。
天养生觉的可能是自己的安慰真的起了作用,再次开拍时,高岗发挥的流畅了许多,连被他扣着脖子压在墙上这种之前的大坎,眼神也表现的凶狠到位了许多,比之前躲躲闪闪的状况好了数倍。
导演终于心满意足的喊了卡。
天养生喘了口气,将差点要跌下去的高岗拉住。笑着夸了他几句。
高岗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嘴角翘起:“前辈你真好。”
他看着对方湿漉漉幼犬般的眼神,鬼使神差的揉了揉对方的发顶。
“说什么傻话呢。”
天养生出道二十年,演技磨炼的炉火纯青,性格纯良绯闻绝缘,鲜少有人与之为难。粉丝也理智机灵的几乎让人寻不到错处,总之是个圈里圈外都好评满满的顶级演员。
高岗不过是个只有三四年经验的小演员,长相又略显稚嫩软糯,性格也是木讷的令人发指,故理所当然的戏路稍窄,资源匮乏,唯一的优点就是武戏好看,拳脚利落。
说实话,天养生对高岗的好感度很高。
“拍完这部一起喝一杯啊?”
“啊?啊!好的好的!”高岗眼中仿似拨开云雾的夜空,乍见星光。
天养生失笑。
临尽杀青,戏份多的天养生喘不过气,每每休息都死鱼一般的瘫在软椅上。然后这时,旁边殷勤侯着的高岗手脚齐上的为他松软筋骨。天养生也是拒绝过的,但高岗瞬间低落的表情,连沙哑的声线也透露出被拒绝的难过:“我想跟着老师学些东西,一定不会太烦老师的。”
天养生自然是乐意的,得知高岗最近没有通告,虽百般拒绝高岗如此这般的狗腿行为,但抵不过高岗的热情似火,加之高岗按摩的手法实在太好,便随他去了。
天养生接过高岗递过来的咖啡,轻抿一口,是难得的甜味。天养生有个谁也不知道的小怪癖,饮品什么的几乎都偏爱甜口的,像不喜欢苦的咖啡,不喜欢啤酒之类的。不过他一来懒的麻烦别人,二来自己也觉得自己癖好奇怪。便连助理也没有告诉。
天养生喝了口咖啡觉得心情突然就好多了,哪怕是接下来的高难度戏份也觉得没有那么棘手了。他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高岗干燥温暖的手指轻柔的按压着他的太阳穴:“老师拍完这场就要杀青了吧,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天养生眼睫低垂,含糊不清的从鼻腔里发出了嗯的声音。伸手拍了拍高岗的手:“你也歇会吧。”
高岗停顿了下,顺从的在他身边坐下。
天养生好像突然间睡了过去,梦到了尚未成名时的日子,整日不辞辛劳的奔波在片场,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想做,却也什么都做不了。演艺圈成名真的很难,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运气。很幸运,他等到了。有了粉丝基础也就有了发展空间,他可以接更多的戏饰演更多的角色尝试更多的人生,却再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同一件事情忙碌的太多,就忘记了原本要做它的意义。他很厌烦每日里将自己伪装的八面玲珑,滴水不漏。自从出名之后,他便鲜少暴露自己的真实性格。而最令他轻松的事情就是每日里假借着去健身房的名义躲开经纪人的监管。偷偷到全国武术队的训练基地去。彼时他身份敏感,偶然与武术队的教练有过一架的交情,教练对他的身手赞叹不已,言辞交谈间透露过想请他指导的意思。他尚不知道向来喜欢正统的国家武术队为何要学他这些旁门左道出手便是杀招的功夫,直到有一次,他偶然得知,教练也曾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过,却被那混混一板砖撂倒。
原本只是指导他一人,不知后来就怎么发展成了指导全队,还好他还是很乐意的。
武术队里都是些整天只知道训练的少年,他教导了许久也没人识破他当红明星的身份,少年们只会恭敬的叫他老师。
“天老师?”听到声音他回头,眼前的少年留着一头清爽利落的板寸,眼神明亮,额际还带着刚才训练留下的薄汗。
“天老师?”
天养生突然睁眼,看见高岗担忧的看着他:“你没事吧,要不和导演说休息会?”
突如其来的现实感卷袭而来,印象中有些模糊的少年形象和高岗渐渐重叠起来。天养生摇了摇头,试图甩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没事,道具组好了吗?”
“好了,你真的没事吗?”
“唠叨。”
凌晨三点,天养生终于杀青。
导演喊卡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要闭上眼睛,席地而卧睡上一觉,他已经几天都没怎么合过眼了。
强忍着睡意寒暄了一翻,高岗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是真的忍不住栽在高岗怀里,嘴里嘟囔着:“睡一下,一下就好…”
高岗伸手揽住他,半抱着哄他:“好好好,现在就可以睡了…”
之后又过了许多个月,他终于在行程表里看到了他与高岗一起拍的那部电影的发布会,而他与高岗自从那部电影拍摄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现在,好像终于有一个理由一样。
他偶然得知高岗是被从全国武术队里挖过来的。导演一眼就相中了他。
他总觉得,高岗许是早就认出了他。
而他直到发布会结束,才被高岗以询问剧本的名义叫住。
高岗倒是很中规中矩,认真的询问他剧本上不懂的地方。他数次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问什么呢?
然后就在他的犹豫中,房门被敲响,高岗起身去开门。他听见娇软的女声传过来:“我找天老师有事。”
高岗无措的跟在一名妆容精致,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身后走了进来,抿了抿唇跟他告别。
女人目的他一眼就看了出来,平时他是无所谓,现在倒是没了应付的心思。
不过这女人实在奇怪,似乎志在必得的样子。天养生确定不是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人,也确是不知道她的自信哪里来的。几次三番躲开她有意朝自己这儿蹭过来的打算,终于忍不住皱眉。
天养生打发走了她,余光瞥到茶几上摊开的剧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那是他于高岗讲习时高岗的笔记。他突然想到两人错手间恍惚交换的酒杯以及高岗从离开时便略有奇怪的脸色。天养生颇为为难的皱起了眉,思索半晌还是决定去看高岗一眼。
高岗的房门只虚掩着,天养生收回了要敲门的手,叹了口气推门而入。
高岗不在床上,天养生巡视了一圈。耳朵里落了些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是从浴室的方向传过来的。
天养生推开浴室门,一眼便看见浴缸里的高岗。高岗身上尚穿着发布会上的那一场,只不过湿的干净,浴缸不停的溢出水,水迹几要蔓延至天养生脚边。高岗尚不自知的一手扒着浴缸边缘,一手在胯间撸动。左腿搭在浴缸上,右腿屈起,牛仔裤下是结实紧致的肌肉线条。时断时续的喘息着。
天养生看着高岗泛着绯红的脸颊和黏在脸上湿漉漉的头发,强忍着想要转身离去的欲望,假装看不见高岗的动作,走过去将高岗从浴缸中捞出来。
他将高岗扒的精光扔在床上,刚打算去找个情趣用品店,就被高岗拉住了手腕。
他转头,高岗已睁开了眼,挣扎着坐了起来,眼尾还带着情欲的潮红,唤他:“老师…”
他舒了口气,还认人就好办:“自己能撸出来吗?”
高岗委屈的摇了摇头。
“那我…”
高岗猛然发力拽着天养生趴在了他身上,天养生一只手被高岗拽着,只有一只手使着力气撑着自己,刚要气急败坏的训斥高岗,就被一个带着红酒香气的吻堵住了嘴巴。
高岗吻的生涩,来来回回只会嘬着天养生的嘴巴不松口,天养生单手使不上力气,被高岗亲的气息不稳,想抽手打他一巴掌,又不想跌在光溜溜的高岗身上。
犹豫间已被高岗翻身压倒在床上,高岗单手扣住他双手举过头顶,匀出一只手来摸他的脸,叹息般的轻声唤他:“老师……老师…”
语气一声比一声缱绻。
天养生莫名被他叫的两颊发红。
高岗将他衬衫下摆撩起,顺着他的腰线向上摩挲。粗砺的掌心剐蹭的皮肤像是起了火,天养生不自觉的躲了下,高岗将他拦腰抱起,另一只手还扣着天养生双手,胯间的滚烫就抵上了天养生的小腹。偏着头将天养生的耳朵舔的湿漉漉的然后才裹进口中心满意足的吮吸的啧啧作响。
天养生一口咬上了他的肩,高岗闷哼一声,松了握住他双手的手,喘着粗气的靠在他肩上,然后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一边,天养生抬眼望去,高岗全身都被无法发泄的情欲蒸的通红,氲氤着红霞的眼睛带着些生理性的泪水,注视着天养生时带了些委屈与可怜,胯间却依旧毫不示弱的挺立着。
天养生恨不得一手掐死他,可又想着毕竟是自己带着的后辈,还是因为他出的事。演员这职业本就容易受人诟病,他泄愤般的伸出右手掐住了高岗两颊:“你给我乖一点,不然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一松开手,高岗脸颊两侧便浮起了鲜红的指印。天养生嫌弃的撇了撇嘴,认命的开始自己的飞机杯工作。
天养生觉得自己实在是揽了个极为棘手的麻烦,他有些受不住高岗盯着他的认真又热烈的眼神以及他动作间对方喉间压抑且又色气的喘息。他掀起一旁的被褥盖上了高岗的脸,眼看着高岗动作有挣扎,报复般的加重了手上的动作。直到高岗终于乖乖的不再反抗。
结束时他才发现高岗已经安稳的睡着了,他简单的清理了下,伸手拨了拨高岗的头发,然后整个都掀上去,这张脸比起记忆中的要瘦削了不少。天养生心想,果然是这崽子没错。
当时少年叫住他,提出要跟他比试一场的请求,他不甚在意的拒绝了。
一来他下手实在是不知轻重,二嘛,他总不能欺负小孩子不是。
少年抿着唇,一脸不服输。
“你很厉害,总有一天我要比你还厉害。”
翌日,赖床的天养生被敲门声叫起, 起床气颇大的他怒气冲冲地开了门,门外站着手足无措的高岗。
然后他砰的一声甩上了门,门外的高岗委屈的眼都红了。拳头握了又握,才再次推开门。
天养生趴在床上,半张没有陷在枕头里的脸微微皱着眉,一只脚还留在外面。
高岗握着他的脚踝塞进了被子里,坐在他床边酝酿了半晌。
“对不起。”
“嗯…”
“昨天真的很抱歉。”
“嗯…”
“希望你能原谅我。”
“嗯…”
“天老师可以和我交往吗?”
“嗯…”
“啊?”
天养生忍无可忍的坐起来,将身边的枕头恶狠狠地砸过去:“滚!”
高岗被他砸的向后仰,明明是软的枕头,还是砸的他鼻梁发疼。然后听话的起身带上门出去了。
天养生彻底没了睡觉的心思,自己闷着气坐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答应了高岗什么。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转眼间看到高岗放在一边的早餐,眉头倒是渐渐松动了。
自那次拒绝以后,他原本以为按照少年不服输的性子,肯定会缠着他,少年却意外的没有太黏着他,他出现的次数不多,每次出现少年都会同其他人一样恭恭敬敬的叫他老师,唯一不同的是,在他人训练完瘫着休息的时候,少年就会端着杯水凑过来,然后眼睛亮亮的问他一些问题。
他并不讨厌。
眼前的少年热烈又纯粹,他觉得难得,心里是想着要保护的。
天养生和高岗的cp上了热搜,起因是高岗那个笨蛋上错了号,大号给天养生打榜,马甲号发宣传照,虽说秒删,还是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截了图,两人tag霎时被推到前排。
网友一:啊妈妈我搞到真的了
网友二:站定天岗不动摇
网友三:谁能告诉我高岗是谁?
网友四:想做天养生老公?这名字很直白啊。
网友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蹭热度好吧,腐女能不能不要自嗨?
高岗马甲号被网友翻了个底朝天,然后一堆cp粉跑到天养生微博下面哀嚎:天影帝收了高岗小哥哥吧,太深情了!
原本快要掐起来的两家粉丝正忙着血洗自己广场,两方绞紧脑汁的拆字洗地,一唱一和宛如情歌对唱。
天养生此时正生着高岗装模作样骗他的气,经纪人就发来信息说他回应不回应都无所谓,回应的话就大大方方的。
天影帝才没有那个心情呢,他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高岗是他的人,可心里又生着气,微博泡泡冒了一个又一个,到底也什么都没有憋出来。
他打开了被粉丝推到首页的一个视频,一开始便是高岗的采访,画外记者问道:“你觉得天养生怎么样?和他合作有发生什么吗?”
高岗似乎认真思考了下,露出了一个在他脸上堪称温柔的笑容:“天老师特别好,我喜欢他…的戏。”
然后便是他们在片场时的点滴,天养生平日里被高岗狗腿惯了,一看视频才发现高岗对他简直殷勤之至,他卧在软椅里时对方单手举着剧本挡住照着他的光,按摩时神色温柔,搂着昏睡的他时笑容宠溺。
天养生知道高岗对他的好,远比视频里的多的多。
继续看下去,便是拿他们本毫不相干的片段拼成的故事,故事最后的落幕是截取自某个影视资源的亲吻镜头。画外音又响起,加了处理的声音像深夜里梦呓般的自言自语
“他特别好,我喜欢他…”
其实仔细想想少年时代的高岗也是表白过的,在他答应切磋的时候。
少年实战经验少的可怜,天养生出招的路数又和平日里与他喂招的同学老师截然不同。天养生轻而易举的就将他制服,他侧着脸看天养生微勾的嘴角和眼神里的自信戏谑,胸腔里跳动的心脏突的就加了快。
少年禁不起心上人无意识的逗弄,热血的青春刺激着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天养生笑着看他:“我是不是很厉害?”
少年认真的点头。
“那我不需要你啊。”
少年热血迅速冷却,原本红润的脸色变的苍白。
天养生很快就接到了高岗的电话,透过电波传过来的声线让他不自觉的想起那个憋着眼泪的少年。
“对不起,又给老师你添麻烦了…”
“高岗。”天养生出声打断了他。
“…啊?”
“过来。”
高岗动作很快,距离他放下电话也不过一刻钟而已。
他看着眼前坐在沙发气喘吁吁的人,将桌上的茶杯推了过去:“够快啊。”
高岗端着茶杯,尚未喝上一口就开口解释:“我也觉得当面道歉比较好…”
“哪件事?吃错药亲我还是想做我老公?”
高岗的脸色红了又白,张了张口还是深深低下了头,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对不起…”
天养生凑过去捏住了他的下巴,轻描淡写的吻了一下:“叫老公。”
高岗动了动唇,还是顺从又听话的叫了声。
“这样就算扯平了。”
高岗喉结上下动了动,那厢天养生挑眉看他:“说吧,觊觎我多久了?”
“…很久。”
“很喜欢我?”
高岗突然收了声,天养生看到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了,指节泛白。
“我还是没有成为你需要的人。”
天养生轻笑了一声:“需不需要我说了算。”

高岗接了个时间紧任务重条件又艰苦的剧,再次见到天养生时,两个人已经隔着手机交流了很久很久。还是天养生终于忍不住探班去了。
洗完澡出来的天养生刚和高岗打了个照面就被扑倒。
高岗一边像只不熟练的大狗一般的啃着天养生,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只喜欢你,我喜欢你…”
天养生难耐的仰起了头,骨骼明显的下颚像拉满了弦的弓,听到高岗的这句话,低低的笑了声,伸手插进高岗软软的头发里:“狗崽子…”
高岗忽的嘴下用力,天养生不满的手上使劲拽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头,挑眉看他:“我说错了吗?”
天养生表情带着些许戏谑邪气,眉毛挑着,眼睛里映着高岗的脸,高岗特喜欢这种表情的天养生,一时看呆了去,不顾自己还在天养生手中的头发,冒着秃头的风险吻上了他的嘴角。
天养生对他这种一逗弄就发疯的性格有种莫名的说不上来的满意。任他亲吻了会,直到实在厌烦了咬了他一口,天养生真的蛮不适合这种情人间的打闹的,直到高岗吃痛的松开嘴,他才发现高岗唇上已带着明显渗血的牙印。
其实是高岗老是不松口,他下口又没个轻重。看到出血他也着实吓了一跳,伸手摸过去时高岗刚好伸舌头去舔。湿漉漉的舌尖碰到柔软的指尖,两个人都忘记了缩回去。
天养生将原本被高岗双腿分开的脚踩上高岗胸膛,微微用力将他撑起:“做不做?”
高岗伸手握住他脚踝,意外纤细的骨骼被薄薄的一层皮肉包覆着,入手是微凉的润滑触感。高岗低头吻了上去,一路落下细密的吻痕直到大腿内侧。
天养生皮肤上是刚沐浴完的清新味道,他喜欢的很,忍不住又凑到天养生唇边吻了吻。
“我想…”高岗的脸红的通透,天养生双腿环住他的腰,看着纯情的不得了的少年心里想要不要在给他灌药,嘴上说:“别想了,来吧。”
得了心上人实打实的应允,他从天养生的下巴一路吻到小腹,心上人若有若无的喘息声落到耳朵里像是着了火,从四肢百骸一路烧到身下某处。
他其实暗地里看了不少钙片,剔除他觉得重口味的,自觉还是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他心里默念不要慌不要慌,循序渐进,慢慢扩张,然后就发现自己没有准备润滑剂。
他转眼就发现床头放着一瓶润滑剂,和各种尺寸的避孕套。他枯了,自己人妻攻的愿望什么时候能实现。
他涂抹了些润滑液在自己手上,扶着天养生的腿缓缓送进了一指,他觉得钙片在骗人。实在是紧致的过分了,手指被压迫的感觉明显的很,他忍不住抬头看天养生的表情,天养生胸膛起伏着,手搭在脸上看不清表情。
他咬了咬牙缓缓抽送了下,低头吻上了天养生的小腹,在天养生体内的手指缓缓移动着寻找他搜索发现的敏感点。
“你快点…”沉默了良久的天养生出声就是不耐烦的催促。然后恰巧被手指蹭过了体内的敏感处,尾音转了又转,小腹也不自觉的紧了紧。
送进两根三根的时候便要简单的多了,随着天养生压抑的喘息声,高岗将自己的灼热缓缓抵进了已经被他充分开扩的地方。
两人具是满足的叹气,高岗环着他的脖颈,贴着他的唇,唇舌间的动作模仿着身下两人交合的频率,与身下一样,进出间银丝黏连,天养生是难得的配合,唇齿间溢出的情动的喘息无疑是高岗最好的催情剂。心上人微合着眼,脸上带着薄红,唇边挂着的是两人的津液,在往下是他密密落下的吻痕。
他忍不住加快了身下的动作,抽送间将他涂抹的过量的润滑液拍打出愉悦的水声。
“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他一手撑住天养生的腿将它折起,一手逗弄着他的胸膛。
胸前本不是天养生的敏感点,或者他的敏感点也没有多少,此时沉浸在情欲中,高岗的一个触碰就让他忍不住挺了挺胸膛:“嗯…”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高岗收回划弄着他胸膛的手,将他另一只腿也折起,将他抬高了些将自己埋入的更深了些。
太深了,他双眼迷离:“啊…你…慢点…”
“你没有跟我说过喜欢…”高岗身下的动作越发凶猛,带着些得不到回应的委屈。
“我…”他被高岗激烈的动作弄的一口气都要分好几下喘,只蹦出一个音节就被撞散。
“也没事的…我永远都喜欢你…”高岗收了手,胸膛贴着他的,一只手拖着他后颈与他亲吻,一手将他身下的挺立也妥帖的照料着。
“永远喜欢你…”
两人发泄过后都有些脱力,高岗将天养生抱起去浴室清理,天养生勾着他脖子热烈又凶狠的吻他:“不是永远,我现在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