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夜

Work Text:

Buiron问他:你有没有做过?那时Jaye正在和Buiron高定的衬衫纽扣作斗争,几粒圆型的小家伙几次从他急吼吼的指尖滑下,焦急又羞涩到了极致,手指尖都是红色。他不敢看Buiron,听到他的声音从容流过耳边后愣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当然是做过的,在他高中毕业时。那天是毕业舞会,他甚至还记得那天的灯光是亮黄色的,播放的音乐是《Rebirth Of Cool》。在萨克斯响起时他暗恋的姑娘的校外男友,一个长了模特脸的高个子男人端着香槟找他搭话。那天他们都喝得大醉,恍惚之间他眼前一片昏暗,然后他就和一副漂亮肌肉滚在一起。对方腼腆羞涩又不乏性感的喘息他至今都能回忆起。

他想,那天的具体细节他已经不记得了,于是他摇摇头;他又想到在床上应该对床伴坦陈,又没出息地点点头。Buiron被他逗笑了。

法兰西男人的声音又在他耳边飘过,Jaye花了三五秒辨别对方是在安慰他,还是在通知他:没事,我不是第一次。似乎他还没完全从分神中反应来,对方就握住他停在胸前的手,像舵手握住舵柄;Jaye则变成一只在茫茫海洋上漂泊的小船了。——Buiron没骗他,他的确经验丰富、手法娴熟,文质彬彬的西装三件套下是温柔又强势的海洛因,沾染了就难以全身而退。Jaye在他伸手探入自己时不得不用双腿缠紧他的腰腹才能阻止自己滑下。门外派对声喧闹嚣沸,门内的寂静让他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可是Buiron的存在又是那么强烈真切。他埋在自己身体里寻找着什么出路一般,原本附在他衣物上的男士香水浸染了他的肌肤,薄汗朦胧的肌腹都有海和玫瑰的香。而横行的快感是翻涌来的潮水,把Jaye的脑袋和意识都拍向天外。迷糊间Jaye似乎又听到了萨克斯的声音,但他不能分辨是派对上有人再吹《Rebirth Of Cool》,还是他又在情迷中想起毕业的那一夜了。

Buiron技术实在太好。——他脑内被这样的想法充斥了。无论他如何封锁自己的咽喉都无法将喷涌出的呼喊堵塞住,他甚至在被戳中腺体是鼻腔酸软,眼泪珠脱离控制地乱落。他想要Buiron轻一点、慢一点,于是发了半截的“Bui”音被他卡在喉咙里没有下文。仿若活在上世纪的法国男人的低喘还在耳边绕来绕去,只是他狐狸一样的敏锐和狡猾驱使他俯下身。他对着Jaye的耳边吹气:Wilfried。

Jaye淹没在名叫“Wilfried Buiron”的深渊。